第三百一十七章 绝望处的疯狂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了,明天上午,我不去简氏了。”

    “你有事?”

    “有些累,想休息一下。”简童说完,一脸疲惫:“薇薇安,我可把简氏的一半交给你了,你可不能够辜负我。”

    她半真半假地说着,站起身:“不留你吃饭了。让我睡一会儿,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容易疲惫。”

    薇薇安闻言,一脸心疼:“你啊,就是这样子。行,我先了,不用急着上班,公司里的事情有我,

    你都把简氏的股份分我了……嗯,你真的不后悔?”

    她还是狐疑,说收买人心,其实简童不用拿出简氏的股份来,她薇薇安这辈子也唯简童马首是瞻。

    薇薇安走到门口的时候,简童叫了一句:“等一下。”

    “嗯?”

    “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薇薇安……岁月是把杀猪刀,你的眼角,我的眼角,都已经有了皱纹。”

    “是啊,还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放肆的大笑,现在笑也不敢那么的放肆的笑……”两人说笑着,气氛十分轻快,“行,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我送你到电梯口。”

    “这么客套?又不是生死相见。”

    说着笑,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屋门,电梯门打开,薇薇安走了进去,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抬眼,看到电梯门外,简童笑着凝望着自己……莫名,心漏了一拍。

    摇了摇头,也想不出为什么心会漏一拍。

    离开大楼,回去的路上,薇薇安一路都有些不安。

    却又想不出,有什么不安的地方。

    翌日

    一个女人,低调地来到了医院。

    “简小姐,还和昨天一样吗?”

    负责给她注射生长因子的,还是昨天那个护士。

    “他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女人开口问。

    “您稍等一下,医院每一天都会安排简先生的身体各项检查,”护士说着,抬头看了看钟头:“您稍等,报告马上就出来。”

    正说着,一个白大褂手里揣着一叠资料,脚步急促地走了过来:“简小姐来的正好。

    这是简陌白最新的报告单。

    您看一下,这个指标不正常,“

    那白大褂急匆匆地走到简童面前,翻开报告单,指着上面的检查结果:

    “其实简陌白先生,最近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差劲。

    但是今天这个结果,这份报告出来……如果情况再恶化下去,简先生也许不只是需要骨髓移植。”

    女人清澈的眸子微微烁了下:“什么情况,你直说。”

    “简先生的这份报告,已经有了肾衰竭的趋势。”医生看了一眼对面沉默的女子,说着抿住了嘴唇。

    她心里猛地漏了一拍……如果她没有意会错误的话,那是……

    “肾衰竭的后果是?”

    此刻,不禁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不会是……

    “换肾。”

    她倏然捏紧了拳头……果然!

    “我已经在注射生长因子,今天是第二天。他的情况,能否……”

    “我知道简小姐想要问什么。

    按照现在的报告上的来看,按理,应该是可以等到骨髓移植那天。”

    说着,顿了下,才继续说道:

    “但实际情况会如何,我们也不能够保证。”

    说着,又拿出另一份身体检测报告:

    “这是简小姐你的报告单,根据简小姐的情况……我们只能够希望,简先生的身体状况,能够一直保持现有的情况。”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简童自然也清楚。

    “继续吧。”她做下结论。

    “简小姐,真的要向被捐赠者,隐瞒真实情况吗?”

    医生有些狐疑地问道:“简小姐和简先生本身就是直系亲属,完全没有隐瞒情况的必要,何况,以简小姐的身体状况捐献骨髓,本身有一定失败的危险。

    医院只是提出一个可能性,如果简小姐在捐献的过程或者事后,出现危险,那么简小姐怎么自处?”

    简童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有去想自己捐献骨髓之后的事情。

    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里一片清明,“继续注射生长因子。”

    上天,也真是会开玩笑。

    可是,简童仿佛不畏死,仿佛不在乎一切,仿佛丢下了一切,仿佛……放弃了自己。

    还有心里从来不敢说出来的希冀……她想的……一并放弃。

    寒凉的针管,冰凉入骨,进了皮肉,她如枯木,仿佛标本一样,任由着身边的护士在她的身上,戳进针管。

    砰——的一声,门被人重重推开,砸在墙上,发出巨大声响。

    护士的手,抖了一下,正要呵斥推门的人,一扭头,看到门口的那道高大身影,便被那门口的人,满脸的冰寒,冻得后背一哆嗦:“你这人怎么擅闯……”

    一道目光,猛地如利刃,射向她,吓得护士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人,好可怕!

    简童不敢置信地望着门口那人,心都漏跳了半拍,手在颤抖,她很想控制住这颤抖,可是肌肉仿佛有着自我的记忆,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那身影,一步一步逼近,却带着暴风骤雨的可怖,那人俊美无涛的面庞上,寒霜笼罩,狰狞而可怖,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要将她撕碎。

    她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也死死地按住自己颤抖的手臂,她又努力地把胸背挺直,她想要光明正大地面对他,她想要用这些,向他宣誓:我不怕。

    可这些在女人眼中,几乎用尽了全力的抵抗,在男人的眼中,可笑幼稚得不值得一提。

    皮鞋,踩在冰凉的地面,敲击的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深处,她猛地站起,不加理智地慌不择路去逃。

    砰!

    又是一声巨响。

    他重重把她重新按下,按进了靠椅上,这一掌,力道之大,却只是砸在了椅背上,至此,却不肯落下一分力气,在那女人的身上。

    “这就是你的‘一个人静一静’?”男人咬牙切齿地问道,即便如此,两腮抖动的频率,依旧说明了男人极力的隐忍。

    冰凉的话语,落在女人的耳里,瞬间结了冰,小巧的脸上,面白如纸!

    “你又要逃了?”

    男人压着愤怒,低沉在女人耳边问道。

    “你又要逃!”他肯定地咬牙道!

    如果不是细心的人,根本听不出,这咬牙切齿的四个字里,除了无穷的愤怒,还有伤心,绝望!

    是的,绝望!

    男人菲薄的唇瓣,轻轻地,极为缓慢地,轻扯出一道弧度,很微小的一道弧度:

    “那时,你逃到洱海。

    现在……你要逃到哪里?”

    女人嘴唇渐渐灰白,依旧哆嗦。

    “嘘……”一根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她哆嗦的嘴唇上,他笑了,“三年前,你用一切小心思逃了,逃到了洱海。

    现在……你要用死亡逃跑么?

    你要用‘死’来逃离我?”

    女人不说话,额头上沁出排排冷汗。

    男人在笑,眼底却一片冰凉:

    “简童,我在问你话……这一次,你要逃到哪里去?嗯?回答!”

    她想撇开眼,那样赤红的眼,她……不敢看!

    下巴猛地被捉住,“我在问你话!你看着我,回答我,你要逃到哪里去?”

    他望着她,望着面前咫尺的女人,他们……明明靠着这么近,他却冷的发凉。

    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简童!你行!”即使是死,也要逃离他!

    你行!

    “我告诉你,我说你生,你就生,我说你死,你就死!你还冠着我的姓,你以为,做鬼就能够安生?

    上天入地下黄泉,我不放手,你死也逃不脱!”

    女人脸上血色退尽!

    他猛的弯腰,横抱起:“跟我走!”

    “我不!”

    “呵……容不得你!”男人冷笑,横抱着女人,大步而去。

    护士反应过来,就去阻拦:“先生,你不能够……”

    话未说完,便被他带来的保镖拦住。

    简童这才看到,沈二已经回国。

    看着那人俊美面容上的决绝,她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沈修瑾!你放手!”她声音粗嘎又疲惫。

    “呵……”回应她的,只有一声轻嘲,男人眼底深处弥漫的疼痛,和……绝望。

    还有绝望后的……疯狂!(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