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最新章节!

    简童站在了素白的大门前,久久伫立,终于,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门。

    “我不吃。”屋子里一张病床上,简陌白形容枯槁,这些时日,他活在焦虑之中,想要活下去的欲望,让他在病痛中挣扎。

    但是太痛太痛,也随着时日一日一日的过去,越发的绝望。

    在病魔和绝望中挣扎,他想要活着,想要活着享受灯红酒绿,回到过去无忧的日子里。

    简夫人整日以泪洗面,简陌白看不得成天有个人在自己的身边抹眼泪,唉声叹气,简夫人最近也病了,简陌白却松了一口气,能够让这个成日在自己眼前唉声叹息的人,离开自己的跟前了。

    只剩下家里的管家会来送吃的,简夫人给她心疼的儿子,雇了最好的护工,成天候24小时,轮流倒班,照顾她的儿子。

    简陌白已经看够了这四面白墙的屋子,清醒的时候,便看着窗外的景致,从前精神的眼眸,也只剩下了灰暗。

    门悄然开启,他下意识地以为又是家里的管家来送东西,身体用着药,长久的化疗,早就让嘴里没了味道,吃什么都是苦哈哈的。

    如今,只要不饿到胃里面空荡荡的难受,他便不想张开嘴,去吞咽任何的食物。

    因为虚弱,连说话也不太愿意了。

    更不要说,有人推门进来,他愿意转过头去看一眼了。

    简陌白靠坐在床上,枯望着窗外。

    直到他的床前,笼罩了一道黑影。

    他虽然虚弱,不愿意多浪费一丝力气,消瘦的脸庞上,也依旧隐隐露出了厌烦。

    是的,厌烦,厌烦了这些健健康康,然后一脸关怀地人……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做后者——健健康康的身体,而后一脸同情怜悯地去怜惜别人。

    “出去。”简陌白气息微弱,隐隐有些烦躁:“我是病了没错。”

    “身体病久了,是不是心也病了?”

    一个粗嘎的女音,淡淡响起。

    简陌白仿佛受到刺激,半个身子都肉眼可见的僵硬了。

    他缓缓地扭过头,不过是从窗口扭向床畔,以小学数学里学到的知识,不过就是区区的四十五度角,他的神情,却发生了质的改变。

    抬头,仰望床畔的那道人影,久久,他自嘲地笑了:“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

    床畔,女人不说话,一不发地拉过一旁的靠椅,坐在了床畔,眸子掠过了简陌白的身后,她起身,从沙发上拿起靠枕,拉拔着简陌白的上半身,一不发将靠枕垫在了简陌白的身后。

    “干嘛?同情我?怜悯我?”

    简童看着床上的人,凹陷的脸颊,盯得久了,才能够依稀可以看到从前潇洒俊逸的五官,若是这么一眼望过去,她几乎不能够从人群之中,找到曾经那么简陌白来。

    她伸出手指,轻扣上简陌白的病人服扣子。

    “做什么?”后者发白抿着发白的唇瓣,一脸警惕。

    女人落下简陌白扣在她手背上的手,轻缓,却不容置疑地解开了简陌白的衣扣,衣领滑落,露出肩膀上,淡淡地伤痕,伤痕已经痊愈,却依旧留下一道狰狞的疤痕。

    “你还记得,这道疤,是怎么来的?”女人粗嘎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简陌白肩膀一颤,那块被简童指腹摩挲的疤痕,滚烫得他本能地就想要躲避。

    “你要是来念旧的,那就免了。我都快死了,你要跟个病人回忆往昔?”

    简童无视了简陌白尖利刻薄的话,指腹轻轻摩挲着,将简陌白无视个彻底,自顾自地接着说:

    “小时候的时候,祖父还在,我从小就在祖父跟前长大。”

    “你又要炫耀祖父更偏爱你?简童,祖父已经死了,你也早就已经没有那么宠你入骨的祖父了。”

    女人依旧无视这刻薄的话语,继续说道:

    “我那时候,很羡慕你。

    爸爸妈妈疼你爱你,那时候小,什么都不懂,只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爸爸妈妈才不喜欢我。

    所以我拼命的想要做好,我想,如果我比你出色,那么爸爸妈妈的目光就会从你的身上,关注到我的身上。

    其实我很笨,祖父说,你比我聪明,但我不服气。你玩儿的时候,我就学东西,我也不知道什么有用什么没用。

    那时候看到什么,都觉得要去学会,学会了就优秀了,优秀了,爸爸妈妈也会像你一样爱我。

    我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可是后来,我越来越出色的时候,我发现,爸爸妈妈越来越不喜欢我,我才知道,其实……爸爸妈妈并不希望我那么出色。

    我不服气,你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我也是。

    我不服气,所以赌气一样,让自己更加忙成了陀螺,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我还安慰自己,有什么关系,爸妈不爱我,但是我还有祖父。

    那时候,祖父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很长时间里,让自己活得有价值的一点就是,得到祖父的肯定,那让我觉得,我在那个家里,是有价值的,是有人爱护的。

    不是没有人爱我的。

    知道有一次,

    有一次,祖父说,其实,你哥比你聪明有天赋。而我看到祖父眼中对你的期望。我才知道,祖父并不是更爱我。

    但那有什么关系,祖父是爱我的,那就行。”

    简陌白从不敢置信,到渐渐安静地凝听。

    病房里,只剩下那道粗嘎的女音,缓慢却有着自己节奏地,讲着自己的故事。

    “可是我更讨厌你了,我一度认为,是你抢走了爸爸妈妈,你都已经有爸爸妈妈了,为什么还要来和我抢祖父,我只剩下祖父了啊。”

    女人好似讲着的不是自己的故事,她好像旁观者一样,讲着别人的故事。

    “你还记得这伤疤,是怎么来的吗?”她抬眸,落在那已经变成褐色的疤痕上,食指轻轻抚着。

    简陌白太虚弱,面如白纸,蠕动着嘴唇,好半晌,才道:“忘记了……”

    床畔,女人轻轻笑了一下:“我上小学的时候,隐瞒了家世,然后入学被高年级的人欺负了。

    后来被你发现,你逮着我就拖到了自己的卧室,你还很粗鲁地揭了我的衣服,把那些衣服下的伤痕露了出来。

    简陌白,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你处理伤口的手法那么好。

    你把我处理好伤口,就丢出你的房间。

    我怕你告诉祖父,这样祖父就会对我失望,觉得我没有用。

    结果我胆战心惊了一整天,见祖父都没有责怪我,才相信你没告状。

    后来有很长时间里,我每天带伤回家,你每天逮着我就扔到你卧室处理伤口。”

    女人的指尖微微用力,摁在简陌白肩膀上的伤痕上:“你这个伤痕,是跟社会小混混打斗弄伤的,是为了替我挡住那一刀子受伤的。后来我就觉得,我哥很厉害,我哥会保护我。”

    简童问向对面的简陌白:“你还记得,当时你打架的时候,说了什么吗?”(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