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丢了吧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最新章节!

    沙发上的女人,睡得不安稳,不多时,额头上沁出一排细密的汗珠。

    梦里

    一会儿是小时候她在简家老宅子里的生活场景,祖父依旧健在,一会儿是她轰轰烈烈追求沈修瑾的场景,一会儿又是十八岁那年她最鼎峰时候,一时风光无两的场景。

    画面一变,她锒铛入狱的惨状。

    一会儿又是阿鹿那个傻姑娘临死时候的画面,画面又一转,她出狱,辛苦生活的一切,依然逃脱不了的那个人。

    梦里还有她父母,但几乎都是模糊的。

    “童童,阿修要一辈子陪着童童,一辈子都要童童开开心心。”

    一道天真纯粹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猛地睁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好大一会儿,才终于晃过神来,弄明白,刚刚的那些,不过就是一个梦。

    女人从沙发上坐起,阳台的推拉门没有关,风从缝隙里穿过,一阵冷意袭上肌肤,她猛地一个哆嗦,才发觉,不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

    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她却如老僧入定一般,定定地坐在了沙发上,如同一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发呆起来。

    这场梦,真实的不像是梦,却好像将她一生回放了一遍。

    从盛到衰。

    从骄傲无畏,到哆哆嗦嗦不敢与人面对。

    也拜这场梦所赐,她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小时候,祖父健在那时候,她还不懂得那么多,只知道,祖父对她很严厉,却也真的好,比她的父母对她更好。

    一转眼,便到了入学的年纪,她上了他哥所在的小学。

    祖父没叫人大张旗鼓地送她去学校,他哥向来是得父母更多的照顾关爱,也因此,她和她哥,每一天里并不相同。

    她哥有家里的司机接送,而她却不会和她哥一起坐车上学去。

    刚入学那会儿,她看起来并不特别起眼,没上几天学,便被学校里的霸凌缠上,她在课间,被堵在厕所里,各种的恶作剧。

    祖父对她的要求是,不许拿家世欺压别人,有本事,自己把欺负自己的人摆平。

    但她那时候,人小力气也不大,高年级的学姐喜欢扎堆,常常欺负人的时候,是好几个人一起。

    她那时候每天回到家中,身上不免带着一些挫伤,那些欺负人的学姐,虽然欺负人,却也不是没脑子,她们专挑衣服遮住的地方下狠手。

    也因此,祖父也好,家里的佣人也罢,也没有发现。

    直到有一天,她吃完晚饭,按例上楼去做功课,她哥不声不响地堵在楼梯口,拽了她就往他卧室里跑,她哥一下子就把她的校服衣领拽到肩膀下,她还记得那时候她气得整个人都发晕,对着她哥就是一阵恼羞成怒的口不择。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哥偷偷从床底下拿出来医药箱,不不语地给她上药,她那时候还发脾气,因为羞恼,因为不想要别人看到自己被欺负的惨状,所以对她哥冷嘲热讽,叫她哥别多管闲事,不许跟祖父告状,

    那时候说的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简陌白,你别以为你抓住我的小把柄了,那些太妹我自己有能耐对付,你别想用这个把柄到祖父面前告状。”

    她哥那时候特别看不上她的说:“切~不就是打架打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经常打架,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要藏着一个医药箱子在床下?”话说完就拎着她的衣领,不由分说把她丢到了门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那时候其实作为家里的女孩儿,一个缺失父母关爱的女孩儿,心里对她哥是很嫉妒的,看着自己面前那扇紧闭的门扉,她还跺脚叫嚣:“简陌白,我会赢的,不就是打架吗?我肯定能赢那些个太妹!”

    后来每天她都会对那些霸凌的学姐太妹更加的反抗,也总是弄了一身伤,她哥一连一周把她拎到自己的房间里上药,上完药就给她丢出去。

    当她终于制服了那些欺压人的高年级学姐,学姐却叫来了外头的小混混,那时候的小混混,其实也就是初中生高中生,那时候流行古惑仔。

    她被人堵在了校园的教学楼后头,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她哥却从天而降,她第一次见到她哥打架那么狠,结果是,她哥自己弄了一身伤,脸肿得跟猪头一样,却还在她面前耍帅:“瞧瞧,这才是打架,你那是花拳绣腿。”

    沙发上,女人有些恍惚,那些已经遗失在时间里的过往,那些小事,好像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她也记起来了,她哥和几个高年级的小混混打架时候,嘴里狠狠地叫嚣的话:“我妹只有我能欺负,谁敢欺负我妹,我弄死他!”

    她也记起来,她哥说这话时候的凶狠眼神,如狼一般,好像下一刻就要把被他看到的人一口咬死。

    女人又在沙发上直挺挺地坐了足足三个小时。

    她的眼神很虚,看不到实处,却好似穿过空荡荡的空气,看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她似乎在回忆,唇角有时轻轻扯出一抹笑,有时有紧紧抿紧,她好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回忆并不都是美好,但,回忆里,有美好。

    寂静的客厅了,手机铃音急促地响起,她一惊,清醒过来,眼神便变得冷漠,和幽深。

    看了一眼屏幕,是沈修瑾。

    她没挂断电话,也没有接那人的电话。

    悄然从沙发上站起,拿起背包,走到了玄关处。

    却突然停住了,玄关处,两双室内拖鞋并排摆放着。

    她就这样笔直地站着,垂眸直勾勾地盯着那两双情侣拖鞋,看了好一会儿。

    如同木桩子一样,笔挺沉默。

    时间仿佛过去很久很久,女人终于有了动作,缓缓地,蹲了下来,伸手拿了两双拖鞋,回走到客厅,丢进了垃圾桶。

    她又转身到了吧台,情侣杯丢进了垃圾桶。

    盥洗室里,牙刷,牙刷杯,毛巾,但凡成双成对的东西,一一扔进了垃圾桶。

    望着满满地快要满出来了垃圾桶,女人站在垃圾桶前,淡色的唇瓣,讽刺地笑了……难怪了,难怪他要装傻。

    瞧,这不是一步一步地占据了她的生活吗?

    不知何时起,家里成双成对的东西,越来越多,而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

    若不是今天整理了出来,也许,她会一辈子都没发现。

    转身,不再留恋,出门离去。(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