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要恨的人不是这个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法国德门米发尔的合作和照顾沈修瑾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薇薇安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气急败坏地打给简童,“你疯了吗,小童,你知道知道现在简氏是个什么状况。

    好!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全盛时期的简氏,能够结交米发尔,也绝对是一件对简氏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

    简童并没有立即给予回答,她愣了一下:“你怎么会知道米发尔的事情。”

    薇薇安冷笑一声:“小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可惜这次你想错了。

    凯恩.费洛奇之前亲自来公司找过你。

    我自然不会随便将你的联系方式给别人。

    他来找你的时候,我看他的模样有些匆忙,打听之下,才知道,他之所以那么急着找你,就是因为米发尔的事情。

    米发尔的行踪向来不定,等到他现身,原本就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结果再次打听的时候,才从凯恩.费洛奇那里知道,你不愿意去了。”

    薇薇安急躁的说道:“小童,你生病的话,那就算是你想去,我也不会让你去。

    但你现在病也好了。

    为什么?”

    薇薇安带着一丝强势的问道。

    简童抿着嘴唇,“没什么,就是不想去。”

    “你到底在想什么!”薇薇安吼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简童家门口,响起急促的门铃声。

    她以为是叫的外卖到了,就去门口开门,一开门,却是薇薇安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小童,我不信你没有缘由,就做出这么不理智的选择。”她气得嘴里冒火,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往嘴里灌。

    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茶杯就被人抢走了。

    薇薇安看着来人,微微愣住了,“沈总?”

    沈修瑾在意大利罗马中枪重伤的事情,简童知道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后来简童回来了,那,沈修瑾自然也就脱离危险,回到s市了。

    她只是惊讶于,会在简童暂居的家中,见到这个人。

    “沈总你好……”她立刻商务型地伸出手去。

    “这是童童的水杯,你不许喝。”那人疏离地瞪着她,手中的茶杯,防备地紧紧抱住,不让她拿到。

    看着这样的沈修瑾,薇薇安心中突然浮现一丝怪诞,奇怪地多看了那男人一眼,简童不着痕迹地挡住了薇薇安的视线:“你先回去,有事情等到了公司,我们再说。”

    薇薇安眼中一闪即逝的惊讶,望着简童……她是在赶自己走?

    “小童!我忍不了那么长时间。

    今天你必须告诉我原因,为什么放着那么大好的机会不要?这不是平时的你。”简童能够为了工作,几天几夜加班,绝不会放任如此大好机会,对简氏而言,转危为安的大好机会,就这么放弃不管不顾。

    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童童,阿修冷。”男人稚气的声音,打断了薇薇安的思路。

    听着这童言童语的撒娇,她差点儿下巴没落地上。

    简童已经抓住了沈修瑾:“你先回房。”压着声音暗喝道。

    她也只能够先将沈修瑾哄回卧房去。这人失智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她是万万没有想到,薇薇安会突然跑到她家里来。

    不是不信任薇薇安,而是这事情,越少人知道,自然越安全。

    “小童,他……沈总是不是?”薇薇安很精明,已经发现不对劲,她伸手拉住了简童的胳膊,另一只手在太阳穴的位置做了一个“脑子出了问题”的动作。

    “没……”

    “童童,冷,阿修好冷。”

    简童几乎想把这拆她台的家伙,丢出去。

    “不会吧,他真的这里……”

    “够了,薇薇安。”简童沉下脸去。

    她不喜欢别人说这人脑子出了毛病,莫名的就是不喜欢。

    但见已经瞒不住薇薇安,再多余的去解释,那就是多此一举,越描越黑。

    紧抿着唇瓣,她去厨房给那人倒了一杯水,又进卧室去拿来了一件厚衣服:“生病了,就躺下休息,谁叫你出来的?”

    薇薇安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简童示意她:“坐吧。”

    她才一边活见鬼的看着一旁的安静喝水的沈修瑾,一边坐进了沙发里,她何等精明,立即明白了一件事:

    “小童,你不会就是因为他,才放弃了接近米发尔的机会吧?”

    简童没说话。

    薇薇安一急,“简童,你就为了他?你疯了吧!”

    简童先转头对沈修瑾道:“你先回卧室去,乖。”那人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离开。

    她才道:

    “他病了,高烧。我无法走开。”

    “他病了,你就放弃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薇薇安气极反笑:

    “他只是发烧而已!”

    薇薇安越说越气,越说越怒,胸口跌宕起伏:

    “他病了,可以找人照顾他。

    可以把他送回沈家去。

    可以有那么多的方式,你却为他留下来。

    你知不知道,你放弃的不只是接近米发尔的一个机会。

    你放弃的是,简氏全体员工的一次机会!

    你让简氏全体员工陪你一起放弃一条轻快的途径,而选择另一条艰难有风险的道路。

    小童,你这次,太让人失望了。”

    她如果不知道简氏真正的问题,那便不会如现在这么焦急。

    眼看着一条终南捷径的出现,却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不走,就不走了。

    简童沉默,薇薇安猛地站起来:

    “小童,你中邪了!失心疯了!你别忘记,他从前都对你做过什么事情!”薇薇安看着简童脸上倏然惨淡,自觉自己说错话,可是此刻,更多的,却是对简童的怒其不争:

    “他对你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不是罄竹难书。哪一件是值得你为他放弃见米发尔的机会。他亲口对你说过对不起吗?

    他亲口对你说过他爱你吗?

    何况他现在这个模样,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

    难道你要一辈子照顾一个孩子吗?!”

    字字如刀,刀刀直中要害!

    简童身形微不可查的晃了下,手掌立即握紧沙发,才让自己不至于支撑不住……他这样之后,她藏在心里的话,可以避开的事实,就这么被薇薇安毫不留情地摆在了她的面前。

    垂着脑袋,她整个人都仿佛没了灵魂。

    缓缓地,抬起头,“薇薇安,如果他恢复了清醒,我倒是反而可以对他冷漠以待。

    清醒的沈修瑾,我憎恨着,从来无法原谅。只愿这辈子与这人再见时,阴曹地府。”

    这人若是清醒的那个沈修瑾,恩仇怨恨,是两个人的事情,她恨她怨,他都得受着。

    可这人却不清醒,恩仇怨恨,他忘了,却只成了她一个人的事情,她恨她怨,他不解。懵懂问她为什么讨厌他,她却无法把过去那些龌龊肮脏压抑的事情,摊开在一个心智只有八岁的孩子面前……再不济,她也不能够这么做。

    “他不清醒,不清醒的沈修瑾,不是过去那个沈修瑾,不清醒的沈修瑾,用他能够想到的所有方式对我好,尽管很幼稚。却是对我简童这个人好,无关其他。

    我承认,我贪婪了。

    贪恋来自一个八岁孩子的温暖。薇薇安……你要我做什么?亲手推开为数不多的‘暖’吗?”

    “我就是要恨要怨,那也是怨恨清醒着的那个人,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