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醒了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最新章节!

    白煜行和郗辰不知道简童在这独处的时间里,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

    门再一次打开的时候,是沈修瑾的又一次的抢救。

    走廊里仓促的脚步声,每一次的抢救,众人都提心吊胆。

    简童就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那个正在急救的男人身上。

    没有人说话,直到折腾到傍晚时候,医生才宣布了危机暂时解除。

    但这并没有结束,在她抵达他身边的五天五夜时间里,如这一次的濒临死亡的危机,一直笼罩在他的头顶。

    五天五夜,十一次。

    她数过,每一次抢救,便在心里数下一个数字。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继续在心里,怨恨着他。

    她连自己都搞不懂,又怎么能够弄明白沈修瑾。

    那是一个清晨,有了一丝希望的清晨。

    她守着他的病床边,已经习惯了彻夜彻夜的盯着他失血消瘦的脸颊,静静看着,直到连她自己都扛不住的疲惫,依旧不敢深睡过去。

    夜深的时候,她就那样坐在他的病床前,看着那张熟悉得她一生也不会忘记的面庞,有时候她会看得着了魔,心里隐隐一个恶念——死掉她就自由了。

    可每当她一想到,这人会死,会离开这世间的时候,心中翻滚的疼,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甚至是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是盼着他活着,还是盼着他就这样再也别醒过来。

    “你就不盼着他醒来吗?”白煜行咬牙切齿地问她。

    她给不出答案来。

    “他要是醒不过来了,你这里,就不会疼吗!”白煜行激动地用手指,狠狠指着自己的左心房,质问一滴眼泪都没有的女人。

    会!会疼!几乎不做他想,她的灵魂已经深切呐喊:会!会疼!很疼很疼!

    “我以前尝试过许多种痛。”她只是这样说着,也不知道白煜行听不听得懂,也不管是说给白煜行听的,还是说给她自己。

    我以前尝试过许多种痛,已经吃遍了许多种痛。你问我他醒不过来,会不会疼。会,会疼,但也就是疼了。反正疼着痛着的什么的,早都已经麻木了。

    对,麻木了。她心里一遍一遍对自己说。好像那样就不会疼了,可她却怎么觉得这空气凝重的缺氧的呼吸不畅:“我出去吹吹风。”

    白煜行在她身后紧握着拳头,他,无权责怪她,却有怨恨她的冷漠无情。

    可是如果她是冷漠无情,连续好几个夜晚,她又一步不肯离的守在病床边,守着那个病床上的人。

    白煜行默默转头,看向病床上躺着的沈修瑾。

    ……

    是夜

    这是唯一一个她疲惫的睡过去的一个晚上。

    那样疲惫,趴在他的病床边,就那么睡了过去。

    清晨的时候,她是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的。

    睁开眼,床四周,围满了人。

    她首先看到床对面的白煜行和郗辰,只是他俩脸上的表情很激动,似乎都在看着……她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病床上……猛地!

    瞳孔骤然收缩!

    她就那样愣愣地张着嘴巴,傻乎乎地一眼也不眨一下地,看着病床上的那个男人,向着她眨着眼睛。

    眨着眼睛???

    蓦然清醒了过来,脑子里的瞌睡虫全部一下子跑光!

    沈修瑾,醒了!

    心里一下子弥漫了喜意,可她下一刻便意识到她内心无穷无尽的欢喜,一股自我厌恶漫上了心头……为什么为他欢喜?

    又凭什么为他欢喜?

    她把这自我的厌恶,发泄到他的身上,变成语,攻击了过去:

    “我没有为你流一滴眼泪。我不会为你哭。”

    当下,所有人猛地对她怒目相视,郗辰压着怒气喝道:“你过分吧!”

    “阿修才刚醒,你就这样刺激他的话?难道你真想要气死他?”白煜行紧随其后。

    简童话说完,就立即后悔了,却不肯示弱,一句抱歉的话都不说,倔强地紧紧抿着嘴唇不语。

    突然一道声音:

    “大姐姐,你很讨厌我吗?”一个大男人的声音,却委屈又难过,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

    简童呆滞地盯着床上满脸委屈难过的男人:“你……”(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