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崩溃的简童疯了的沈修瑾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简童浑身僵硬着,那人身上的温度,隔着两层布料,依旧清晰地传递过来。

    她不敢动,她怕。

    至少,她此刻难以接受这种事情。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但很多的事情,却在时间中变成了刻骨铭心的痛。

    肩膀上的手掌,烫的惊人,不只是他的手掌,他的胸膛,他身体的每一处,都烫的惊人。

    起初,呼吸喷洒在她的耳骨上,之后,却寸寸的下移,耳垂,脖颈。

    女人紧紧地咬着牙,不知是忍耐还是什么,一只火烫的手,窜入睡衣,她眼中浮出愤怒,依旧死死咬着牙。

    却紧紧扣紧了手掌,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中。

    她努力想要忽视掉,但那只手如影随形,游走在她的腰际线,她对自己说,再忍耐一下,再一下就好。

    但下一秒!

    她蓦然惊恐,瞪大双眼!

    眼底,终于有了愤怒和忍耐以外的另一种情绪——惧怕。

    “沈修瑾!你疯了吗!”坏了多年的嗓子,硬是在这一刻,尖锐到了破音。

    她以为她很勇敢,她以为她能够承受,但她高估自己了!

    后腰上那只手,死死的扣紧她的,“别碰那里!”她朝他喊叫,被烟熏坏的嗓子,却要如常人一样尖叫,刺耳无比的难听,换做以前,她会故意压低声音说话,为了藏着这难听至极的嗓音,也为了显示自己与别人都是一样的。

    但今天,她顾不得这些。

    “别碰,别碰,沈修瑾,你别碰。”她挣扎,剧烈的挣扎,想要逃脱开,但男人的手掌如铁钳,扣得她紧紧的,一丝都不肯放松。

    “别碰那里,沈修瑾……”女人的眼中,终于浮现了泪意,沙哑粗糙的嗓音:“哪里都可以,那里不行……沈修瑾,求求你,就是那里不可以……”

    男人的手紧紧扣住女人的腰,她的挣扎,她的恐惧,她颤抖的身躯,他的掌心,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恐惧的颤抖,从他掌心一路蔓延,直击他的心口。

    痛!

    无比的痛!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痛!

    这是她的伤,却是他的痛。

    女人挣扎恐惧身躯止不住的颤抖,男人紧扣她腰的大掌,也微微颤抖着,如果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一双大掌颤抖着,却依旧稳稳扣着她的细腰。

    沈修瑾一言不发,眼中早已经痛得快要弥漫出来,依旧,紧抿薄唇,一言不发地大手一翻,将怀中女人翻个身,面朝下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简童眼中弥漫泪意,却又倔强地不肯落下,她含着泪,似乎示弱,却用这种不明显的方式与之抗衡。

    她挣扎,一双腿儿乱踢,她乱踢,身上男人结实的小腿便压了上去,腿儿动不了,她就伸手乱挥,看不见身后,但能挥到什么就挥到什么。

    她乱挥,一只铁钳便禁锢了她两只手腕,倒扣着,紧紧压在她的后背。

    “沈修瑾!你王八蛋!你混蛋!你说过的!

    你说过的!你说的过的啊!!!”

    她喊,她眼眶越来越红,那泪水,她就是死死忍住,为什么要流泪,凭什么要流泪?

    为谁?

    为了什么?

    他?

    不!

    就不!

    男人眼中的沉痛,几乎凝结,只专心致志做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手上的动作越发粗野,看似粗野,但每个动作,又是那样小心翼翼。

    倏然!

    简童惶恐的睁大双眼,也不叫了不喊了,身子几乎抖落成筛糠,喉咙像是堵了棉絮。

    后背蓦然一凉,她的睡衣就被掀开。

    “啊!”拼尽力气的尖叫,刺耳难听:“沈修瑾!我恨你!”

    男人狭长眼中,剧烈的痛意,心如刀锯!

    他按着身下女人,结实的小腿压住她乱动的腿儿,有力的手掌单手紧扣她的双腕,蓦然一低头,黑色的头颅,虔诚地伏在她的后腰上,灼热的吻,落在那狰狞的刀疤,那里,空荡荡的缺着的,他愿意挖出自己的心,填补进去。

    简童挣扎的越发厉害,她的额头上,长及腰间的长发,卷着细汗,贴在脸上,胶在她瘦骨嶙峋的背脊上。

    她似要用生命去挣扎,但她越挣扎,身上沈修瑾吻得越紧促,一个一个又一个。

    “沈修瑾!我恨你!你听不见吗!我恨你!恨你!恨你!”她疯狂扭动腰际,试图躲开那一串串绵密的吻,她喊着叫着骂着哭着。一直忍着不肯落下的眼泪,崩溃一般,汹涌而出。

    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能让身上这个疯子停下这疯了的举动,怎样都行!

    “停下!停下来!”她粗嘎的嗓音,发出了小孩儿般的尖叫。

    但身上那个疯子,他根本不理会!

    简童死死扣紧了手掌,几乎掐出血来,“沈修瑾!别碰,别再碰那里。”

    男人只字不语,仿若未闻,他静静落下一串绵长绵密的吻,一个接着一个的。腿间早已经忍得难受,可他要的,不只是她的身体。

    黑色的头颅,埋在她的后腰,俊美淡漠的容颜上,此刻满是虔诚的膜拜,薄唇火烫,烙下一个个吻。

    那一个个吻,仿若是忏悔的悔意,他恨不得把心里藏了无数的悔恨全部都埋进她的身体,他也有私心,他要她对他有反应,不是那淡淡的眼神,无所谓的语句。

    残忍……是!他总是对她残忍。

    可他再没有别的办法证明,她的心底,有他沈修瑾这个人。

    怕!

    剧烈的怕!

    怕她心中,早已经没了他沈修瑾的地位!

    怕她已经彻底不在乎他了。

    这些天,她的淡漠,她的冷淡,她的平缓,她眼中的死水,在在他都怕啊!怕得心都疼了!他想要她对他起一些反应,不是枯枝一样没了灵魂的那个躯壳。

    他逼迫她正视他,正视他们的过去,正视他们的爱情。

    哪怕疼!

    简童大口大口的喘息,她的体力,本就不好,这破烂不堪的躯壳,早已经腐朽不堪。

    她眼中的泪,汹涌着,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呜咽。

    眼底的苦涩让人心疼,眸子里的星辰渐渐暗淡,似乎委屈,似乎妥协,似乎求饶:“我让你做。我什么都让你做。怎样都行。”

    她甚至已经不顾体面,说出这样的话:“沈修瑾,我可以自己掰开屁股让你干,可以帮你口活让你舒服,你想怎样都行,求你,求你了,别再,碰那里。”哪里都可以,那样卑微下贱也可以……就是别再碰那里。

    痛,好痛……眼泪溃堤,止不住的往下淌。(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