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你是在求我还是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嘟——

    沉冷的铃音,在铁冷的办公室里响起来的时候,音咲划破的不只是寂静的气流,还有办公室里怪异的气氛。

    清瘦了许多的男人,随意的扫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手机屏幕,“不介意吧?”

    淡淡抬起眼皮,扫过办公桌对面客椅上,同样出色的另一个男人。

    虽是询问,但显然,无论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是介意还是不介意,他都并不是那么在意。

    不待对方表态,修长的手指已经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下接通键。

    郗辰按下拨通键,屏幕上显示接通的时候,他沉默地把已经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递给那只朝着他伸过来的纤细手掌中。

    简童的手有些抖,一句话也不说,硬是把眼眶憋得红了一圈。

    电话另一头,沈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办公桌后的男人,久久没有听到电话里任何的声音,换做平时,他耐心早已告罄,想当然就会直接掐断通话。

    这一次,他却鬼使神差,冷硬的手机,就一直举在耳畔,即使电话里,依旧安静无声。

    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电话,不能挂。

    足足半分钟过去

    “放过简氏。”

    电话里,女人硬邦邦的说了四个字。

    这声音响起的时候,办公桌后的男人,狭长凤眼里狂喜起,让他这个生冷得几乎没有人气的人,一下子活了一般,

    但很快,喜意散去,留下深思。

    他嘴角忽而一勾,磁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响起:

    “你是在求我,还是要求我?”

    求,和,要求,一字之差,意思可就相差甚远了。

    电话那头,简童倔强地紧抿嘴唇,她这辈子,“求”他“求”得太多了,三年而已,洱海河畔的和煦安宁,差一点点让她忘记了,沈修瑾是谁,她又是谁。

    她那眼,嘲讽地掠过一旁打扮得体的贵妇人,那个贵妇人,正一脸紧张着急地关注着她——简童,此刻的一举一动。

    竟比她还要紧张。

    落下的眼帘,寥落无比,紧抿的唇瓣,细细品味,又觉讽刺无比。

    她想要从这一切漩涡中,拔身而出,却每每以为终于得逃脱生的时候,又狠狠摔进那烂泥潭中。

    都在拿着她最珍贵的东西,无视她伤痕累累的痂痕,又捅得血淋淋。

    “求……”她喉咙异常的难受起来,不知不觉,唇腔里,已经火烧火燎的痛,拧下眉,垂下眼:“求你,又怎样?要求你,又是怎样?”

    电话那边,男人眼中异样笑意闪烁,闲适地勾着唇瓣:

    “你如果求我的话,”他眼中笑意,几分腹黑,薄唇闲适地勾着,声音轻快无比:“我有权不答应。”

    “所以,你拒绝?”她问。

    眼角余光扫到简夫人脸上一瞬间的焦急百倍放大:“小童,你快和沈总求求情,不能让简氏完蛋。”

    郗辰一个刀子眼,射了过去,简夫人惧怕地退后半步。

    沈修瑾并没有意外听到简夫人的声音,从简童要他放过简氏的时候起,他就已经预料到了,简家,有人去求简童。

    而简夫人,就在云南。

    他和简童之间,苍蝇真多。这么想着,沈修瑾凤眼掠过对面坐着的那个,心中傲娇冷哼。

    再去应对电话里的那个女人,神色立即变得缓和,多了几分暖意。

    “你求我的话,以什么身份?”

    简童眼神闪烁:“朋友。”终是说道。

    电话这边的男人,也没有发怒迹象,声音温和但果断:“抱歉,我能不答应你。”他拒绝的毫不拖泥带水,斩钉截铁道。

    简童脸色变了变,她预料到他有可能的拒绝,却没有预料到,这人会考虑都不考虑,拒绝的毫不留情,一分情面都不留。

    男人轻叹了一声,假惺惺地解释起来:

    “小童,你也要知道,我虽然是沈氏的总裁,可是上面还有董事会。

    吞并简氏,是整个董事会做下的决定。

    简氏如今再落魄,也是一个庞大的资产,这么一个大案件,就凭我沈修瑾一个朋友求了情,就放过那么一大笔资产。

    于钱,说不过去,于理,就因为我一个朋友求情,我无法向董事会交代。

    小童,你自己也是商人起家。

    你说我们是朋友,那你不会让朋友为难吧?”

    郗辰靠简童很近,他耳朵极好,电话里沈修瑾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

    那张一向嘻嘻哈哈的脸,就便秘了起来。

    假惺惺忽悠谁?

    沈氏的董事会?

    沈氏的董事会要是能够起到决策作用,沈氏现在就不在他沈修瑾的手中了。

    沈氏董事会现行成员,自己此刻都是泥菩萨过江。

    他沈修瑾ag全权注资,几乎又把董事会里其他董事的股权稀释了。能好心放过董事会里那些老头子,已经是算他沈修瑾心没黑了。

    还董事会?

    没法向董事会交代?

    放——x!

    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男人狭长的凤眼,轻轻阖上上眼脸……老天爷给的机会,不能过狠,吓走这女人,谁给他做老婆?

    似有转圜,轻叹一声,凤眸中又多了一分腹黑,勾着唇角,“当然了,如果你是强制要求我放过简氏的话,”他顿了下,“那我就没法拒绝了。”

    话锋一转:“不过——能够对我沈修瑾提出要求的,只有我沈修瑾的妻子。”

    简童狠狠一捏手中手机,眼中迸射出怒意——他就是不肯放过她,放过彼此吗?

    怒意中,思绪飞乱。

    好半晌,才恢复平静,那双充满怒意的眼,又沉冰一样枯枝一样:“这一次,沈总又要我如何取乐您?三年复三年,又是一个三年吗?”她垂眸,淡问,眼底细碎的疼,不必让人知道。

    那边,男人举着手机的大手,同样一紧,心口似有无形的剑,一箭穿心,他呼吸沉了沉,眸中全是痛意,却故作轻松,扬着好看的唇角,如游戏花丛的公子哥儿,满不在乎轻扬着声音:

    “是啊,又一个三年,你应不应?”

    他是要与她不清不白纠缠一辈子的,三年?怎么够?

    哄哄她罢了,再把她吓跑,他从哪儿去逮人?

    女人说:“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求你!”咬了牙切了齿,牙缝里挤出来的一串字。

    通话至此,戛然而止——(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