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她心最软呢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的一声!

    简夫人面色倏然发白!

    脚步虚浮像是承受不住,踉跄着后退几步,她满眼慌乱着急: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如果沈修瑾不肯放过简氏,不肯放过简振东。那我今后也没有指望了。

    你以为我想帮简振东这个老混蛋吗?

    你哥哥陌白还在病床上躺着!

    简氏要是倒了,简振东这个老混蛋要是玩儿完了,你哥的治疗费怎么办!

    就算你哥病好了,也一无所有了!

    他是简家的大少,从小就没有吃过苦,圈子就那么大,他一个不缺钱的富二代,突然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圈子里谁还看得起他,他怎么能够受得了这些!

    简振东他的确不是个玩意儿,但他要是完蛋,我一个妇道人家,我能够怎么办!”

    简童直勾勾地看着那已经泪如雨下的妇人,心口的裂痕,又大了一圈。

    深呼吸,她伸手,死死扣住藤椅的扶手,力气之大,几乎传来藤椅咯吱声。

    似乎只有借此,才能够稳住心中难言的痛。

    早些年,她或许会尖锐地反问简夫人:简陌白不能够受,她就可以吗!

    可如今,她望着那妇人,心中只余下无尽悲凉。

    人心长歪,竟能够歪成这样。

    呵~

    “你祖父……”简夫人讷讷着,蠕动嘴角,眼中有着不甘,她所有的武器,能够握在手中的,就剩下已过世的简老太爷。

    “够了。”一声低沉压抑的低喝,藤椅上的那女子,眼中的痛楚,似能够蔓延开来,然而时间快的一闪即逝……够狼狈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剩下。

    简童高高扬着下巴,眼底的余光,清晰地落在简夫人的那张脸上,彼时,简夫人只看到了这张脸上的高傲。

    她心中一阵不喜……在简夫人的认知中,就算她现在在求简童,简童也依旧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没有她,怎么会有简童。

    她是求小童,但要是小童拿乔端架子,想来,换做谁都不喜欢。

    但她却不敢说什么,只是不喜的蹙了下眉。

    “那简氏……”

    简童高扬着下巴,眼底那点高傲下的空洞,简夫人看不懂,简童只是垂眼看着简夫人,足足盯着那张贵妇人的脸十多分钟。

    简夫人几次提及“简氏”“简振东”“简陌白”,简童从不去打断简夫人絮絮叨叨的诉苦,简夫人这些时日着实受了很多委屈,儿子生那样的病,老公瞒了她半辈子,其实早早在外面有了私生子,儿子病了,老公根本不在乎。

    简夫人这些苦痛,无处与人说。

    平时打麻将的“好姐妹”,真心也不知假意的宽慰两句不痛不痒。

    后来更是疏远了她。

    简夫人说,她一个女人,就在儿子病重,老公离弃的背景下,惶恐地过着每一天。

    她自己独自一人深夜忍受着内心的煎熬和害怕,一个人承受了许多许多,她承受的那些她不愿意也不想与人说,没有人知道她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只有她自己明白,自己每天都在遭遇经受着什么。

    从头到尾,简童只是拿着那双在简夫人眼中,傲慢无礼的眼神,直勾勾地垂着眼睛看着简夫人,

    静静听着那贵妇人抹着眼泪哭诉难处。

    “小童,我也是有难处啊……”简夫人哭得两眼像核桃,她依旧风韵犹存,徐娘半老的风姿,绊上这葱白玉手轻抹眼泪,也凭空多了一分可怜,让人同情怜悯,忍不住心疼哄上两句。

    简童又笑了:“哦,难处啊……是是,简夫人有难处,难怪了。”

    郗辰看着藤椅上笑容清浅的女人,心口一阵窒息,凭空涌出几分艰涩的疼,桃花眼中失神了下……他知道,他这疼,不是因为自己,是为了藤椅上还笑着从容的那个女人。

    也有些明白了,怪不得,怪不得这女人叫沈修瑾那样的男人,心心念念不肯放手。

    要不是他郗辰向来有自制力,此刻就恨不得朝那女人吼道:别笑了!

    你就不能够朝着你那个妈吼一句:简夫人你有难处,谁没有难处啊!

    你就不能够直接吼一声?

    你非得那样笑?

    笑得我也胸口沉闷又压抑?

    “所以我真的是有难处啊,小童,你最乖巧懂事,一定能够体谅我这个当妈的吧?”简夫人在那一通哭诉后,松了好大一口气,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小童都知道了,小童一定能够明白,她的无奈吧。

    她见简童不说话,心中微微发冷,眼中一丝苦涩,还有不易察觉的埋怨,只得再提及了简老太爷:“你不为妈和你哥,也看在你祖父的面上吧……”

    郗辰再也看不下去,他原是不想插手,这是他们简家的事情。

    但……这也太不像话!

    也太不要脸了!

    真的欺负人啊!

    “简振东那只养不熟的柴狗,自作自受,自己做的孽自己偿,这么大人,有本事做却没本事收?还要一个自己早就不认了女儿,替她收尾擦屁股!

    当初信誓旦旦说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他简振东登报不认这个女儿,现在用得着了,又跑过来认回丢出去的女儿?

    还有你,简夫人,你这样咄咄相逼,是对仇人呐,还是对仇人呐!

    不要脸!”

    简夫人面色煞白如纸,被郗辰毫不客气的奚落羞辱,她只觉得无脸见人。

    但一想到,简家的危机,没了简家,她就不是简夫人了!

    “小童,你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你祖父一辈子的心血被人毁掉?”

    她凄楚地看向藤椅上的人,简童却已经狠狠地闭上眼,简夫人心中这才彻底慌了:“小童!那是你祖父啊!小时候最喜欢你的祖父啊!那是对你最好的人啊!”

    她声嘶力竭喊声中,简童睁开眼,一双木然的眸子,盯着简夫人,平静地说道:

    “你赢了。”

    所有的痛,都藏在这平静之下。

    她缓慢朝一旁郗辰伸出去一只手:“打给他。”

    “什么?”郗辰一阵愕然,以为听错了,但余光却落在那只纤细苍白的手腕上,他眼中复杂之色一闪,“不后悔?”

    简童蓦然,她和郗辰都知道,这个电话,不只是一个电话。

    简夫人已经在一旁欢喜开了:“小童,我就知道你心最软。”

    简童垂眸,眼底除了痛色,还有无限讽刺……是呢,她心最软呢。

    “条件他开。”简童对郗辰动了下嘴唇,满目淡漠。

    想从沈修瑾那样的人手里获得东西,不扒一层皮下来,怎么可能?

    郗辰看着简童,按下了通话键。

    嘟——(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