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沈氏危机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睁眼,一室苍白。

    “醒了?”

    “郗辰?”

    她又转了转眼珠,才适应了窗外明媚的阳光,也不开口询问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记忆断了层,现在醒过来,那些断层的记忆,一点点的回笼。

    她想起来了,是简夫人。

    慢吞吞问一旁的人:“她人呢?”

    “阿修不在。”

    “我问,简夫人。”

    郗辰听了,顿时怒从中来:

    “在你心里,阿修还不如一个简夫人?”他冷嘲:“简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沈修瑾这个人!”

    如果爱过,怎么那样的漠不关心?

    简童闻言,心里由衷地涌出一种荒谬。

    她把郗辰仔细的看,看得认真无比。

    “看什么看?”郗辰却被看得恼羞成怒,她那是什么眼神?

    他倒不觉得他那句话,有多可笑。

    床上的女人收回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眸光透过窗户,望向了窗外。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不见吗?”郗辰没来由的急躁,她这模样……她这模样!

    他也说不上来,他到底是对现在的简童,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就是对着现在这个叫做简童的女人,莫名的烦躁。

    但他烦躁归他烦躁,他眼角余光扫到床上的女人,突然之间愣住了,只觉得她的世界,包裹在了玻璃罩中,空气中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无形气层,将外界的一切,都隔绝了。

    外面的,进不去。

    里面的,不想出来。

    于是,便出现这样奇怪违和的画面。

    床上的女人安静的看着窗外的天,床前的男人看着床上的女人发呆。

    终于,郗辰叹了一口气,先败下阵来,他算是明白了,谁要和这女人比耐力,比定力,一定输得裤衩都没。

    最先落下阵的郗辰,主动提起:

    “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

    他拿起一个苹果,满满削起来,一边说着:

    “这是第三天。

    明明没有多大问题,早该醒过来了,也不知道怎么都叫不醒你。”可能,太累了吧?

    “阿修在医院陪了你两天两夜,昨天夜里接了一通电话,急匆匆的借调了陆五爷的私人飞机,连夜赶往s市。”

    陆五爷,简童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本地的大豪绅,脾气不太好,人也不太好打交道。

    没想,那男人匆忙问陆五爷借了私人飞机……她眉心微微蹙起,无波的眼底,起了一丝外人不易察觉的担忧。

    郗辰看她无动于衷,气得想把手中苹果扔掉。还是说,她还没有听明白——沈修瑾遇到了大麻烦!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已经一点点都不在乎那个人的安危了吗?”郗辰把苹果放下,盯着床上女人的脸看,他是一丝一毫都不愿意错过她脸上细微的表情,

    “沈氏。”

    轰~

    耳边惊雷!

    床上女人无波的眼中,震惊无比!

    庞然大物的沈氏,要易主?

    沈氏,那个人的帝国,要崩碎?

    沈氏,那个人的全部心血!

    她的手指,不自知地紧紧抓紧了床单。

    郗辰敏锐的察觉她内心的波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假如她真的再也不在乎阿修了,他郗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意外死亡”。

    是,她是历经了磨难,可他郗辰本来就不是好人,就算所有的事情都对她不公,但如果只有她死去,才能够救赎阿修,他郗辰也会眼也不眨地做了。

    所谓偏心,大约就是如此。

    一方再好,不关心就是不关心。

    另一方再坏,他也是好的,也必须全须全好。

    “你走了的这几年,阿修疯了一样找你。

    他说,走遍所有能够走到的地界,就是找到老死,也绝对不会放弃找你的决心。

    他又没日没夜的工作,事业的版图,不停的扩张。

    就连那少有的休息时间,全部都拿来大江南北的寻一个人。

    简童,他心心念念的那人,就是你啊。”

    简童无来由的烦躁,冲郗辰发了脾气: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管我什么事?

    说的好像他沈修瑾是个大情圣,对我情深不寿。

    我只求求他,放过我。

    一别两宽,两不相欠,这是我与他之间最好的结局。”

    如今呢?

    派个郗辰过来做说客?

    她身上,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沈修瑾牵肠挂肚惦记着想要占有的?

    让他来说啊!

    “郗辰,你看看我!看看我!”她砰地坐起身,苍白的面容上,又浮上浅浅的红晕,大气乱喘着,她指自己:

    “这些年,我任由你们抡圆搓扁,想要我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是个人,都能够甩上一叠钞票,然后就告诉我:你、简童,拿着钱让我们开心开心。”

    她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情绪:“我爱过他,我从不否认。

    我简童这一生,唯独爱过沈修瑾一个人,再没对谁动过心。

    可是你们不能够仗着我的爱,就这么欺负人!”

    她说的斩钉截铁,字字咬牙切齿!

    你们不能够仗着我的爱,就欺负我!

    郗辰心里无比震撼!

    他从没有和简童这么单独正式的坐下来,谈过心。

    这些年,他只看到了这女人和沈修瑾的痴缠。

    前几年,看她屁颠屁颠的倒追阿修,忙得不亦乐乎。

    后来就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后几年,看她惧怕阿修躲也来不及。

    他也好,煜行也好,好像对这女人,从始至终都是漠不关心,她爱也好,怕也好。

    他和煜行只是冷眼看着,直到她逃了,阿修疯了。

    然后他和煜行嘴上不说,心里却把这女人给怨上了,是她害得孤傲清冷的阿修,人不人鬼不鬼。

    即使在得到那份监控视频之后。

    也是他和煜行,从始至终都冷眼旁观,她出狱,他们看不到她死水一样没有希望的眼睛,只抱臂上观,动动嘴皮子惋惜两声:啊,当年那个傲骨满存名满上海滩的简童,怎么会变成这种畏畏缩缩的模样。

    可是,简童现在就在他面前,声嘶力竭地喊着:“你们不能仗着我的爱,就这么欺负人!”郗辰知道,“你们”不止包括沈修瑾,还包括他和煜行。

    只这句话,也足够说明,这女人对他和煜行两个人心里的心思想法,清楚的很。她是看透了他和煜行逼着她低头逼着她妥协逼着她糊里糊涂跟在沈修瑾身边,糊里糊涂就这么把一辈子过掉算了。

    “郗辰,”简童深呼吸,她此刻已经平静了些:“你觉得,我和那个人,应该是什么结局?”

    郗辰张口就想说,你好好过日子吧。

    简童打断他的话:

    “我要是够聪明,就应该乖乖听话,做个玩偶,不知沈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之他想要的时候我就乖乖给,等到他腻了厌了烦了我就又该乖乖滚蛋。

    这样,他也得偿所愿,你们也满意了。”

    郗辰愣住……原来看起来事事不管的她,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啊。

    “郗辰,皮肉受伤,会长好。

    心里那一刀一刀的口子,就是长好也会留下痕迹。”她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要我怎么还能够正常的面对那个人!”

    这一刻,面对这一声质问,郗辰百口莫辩,所有的诡辩和偏心,在这个女人眼中疼的能够溢出来的眼神下,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你叫我,怎么面对那个人?

    怎么原谅?

    怎么接受?

    怎么……相信!

    谁又知道,那男人又想要玩什么花招?他说他恨她,说怎么死的那个人不是你,说你不配,说你活着也要为夏薇茗赎罪。

    呐~她还活着。

    却已经身心皆疲惫得难以支撑起那份爱意,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恨。

    可她与那男人之间,却已经说不清道不明了,全部缠绕在了一起,那是一个混乱不堪解不开的乱麻。

    曾经渴望的,现在却惧怕。

    床上的女人,闭上了眼……苦涩一笑,阿鹿,世上没有世外桃源啊,洱海也不安全呀。

    s市

    男人趁夜归来,时久未睡,睁着赤红血丝遍布的眼,带着一身冷露的潮意,在沈家老宅,找到了正下棋的沈家老爷子。

    “为什么这么做?”

    他脸上除了那双因为时久未曾入睡而血丝遍布的眼,其余一切,都平静无波,淡漠地望着一人之隔的老人。

    他看也不看,与老者下棋的,正是那前几日还在洱海边的民宿里,与他打架的陆明初。

    “你不爱江山爱美人,那把沈氏留给你做什么?我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孙子。”

    沈修瑾并没有动怒,看着下棋的老者,似乎是在衡量他这句话。

    “随你。”片刻,男人不在意地说,只是眸光落在老者身上,说不出的淡漠:

    “有本事,你就从我手里,夺走沈氏。”

    他这些年没日没夜的工作,只想着不断的扩张事业的地图,也只有这种不停的忙碌和扩张,也才能够让他填补空虚的心,却还是不及那女人分毫。

    但也,聊胜于无。

    只是,他在前头打仗,却忘记扩张之后,还要整顿后院。

    望着老者,沈修瑾转身离去,头也不回……他万万没有想到,后院点火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爷爷。

    至于陆明初想要的,他都不会给。

    沈氏也好,小童也罢。(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