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攻心为上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最新章节!

    陆明初的眼神,冷了下来,“我找死?为什么我就是‘找死’?

    因为我动了你想要的东西?

    哈哈哈哈……你果然,还是没有变化,多少年过去了,固执的还是固执,偏执的还是偏执,自私的还是自私!”

    他每一个字,都透着无尽的寒,明明,有着一张与对面的人,几分相似的脸,明明,相似的眼轮廓,狭长且冷,飞眉入鬓,墨浓似深夜,明明……就是那么似曾相识的轮廓!

    但,陆明初却视对面那人为首恶,若语能够伤人,恨不得将对面的沈修瑾,千刀万剐,作为人彘!

    出乎意料之外的,沈修瑾并没有被激怒,淡眸望了过去:“固执,是。偏执,是。自私,是。”菲薄唇瓣蛮横地往下一压,蔑视地反问回去:“但,与你何干!”

    字落,霸道,如他这个人!

    不认输,不低头,从来,都是帝王,藐视众人,

    即便,对面的人,与他,有一张轮廓相似的面容!

    陆明初垂在身侧的手,狠狠地一握!

    眼中似要喷火,他怒,他恼,他道:

    “你那么的对待她,对待这个女人,她爱你时,你不珍惜,你视若敝帚,你不问青红皂白,你送她进监狱!

    你当真不知道吗?

    你当真不知道,在那个地方,会把一个人的人性给磨灭掉?

    她出狱,她不想见你,她放下尊严,她做着从前一个大小姐从来都不会去做的清洁工!

    你莫非真的不清楚,她只是想要和和过去,和从前,和那个像个白痴一样爱着你的简童,划清界限?

    你不顾她的意愿,你羞辱于她,当着清洁工的她,还有着紧守住的那一点点的尊严……不!你不愿意啊,你是谁?

    你是说一不二的沈修瑾啊!

    你是那个轻易一个决定,一句话,就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生命轨道的沈氏集团的当家人啊!

    从来没有人可以违背你,她怎么行?

    她一个劳改犯,一个你从前看不上眼的女人,一个在你的眼中,早早就被判了死刑的女人!

    她——简童!

    怎么可以违背你?!

    哈~!

    你不愿意她不肯彻彻底底的向你低头。

    你用尽了办法,也要逼迫她彻底的顺服。

    最后呢?

    最后你成功的泯灭了她最后那一点点的尊严。

    老天爷开恩啊!

    它老人家都看不过眼了!

    终于啊,她总算是逃出来了。”

    陆明初的语速越说越快,他眼底的讽刺,也越发的嘲弄:“沈修瑾,恭喜你啊,成功逼走了这个世界上,曾经最爱你的那个女人!恭喜恭喜~改天,我一定要给你送上一份大贺礼。”

    语之中的嘲弄之意,想藏都是藏不住。

    郗辰原本是不准备插足其中,一直安静的隐在打听的暗角里,斜倚在墙壁壁角,静静看一切——这是沈修瑾自己的事情,他所能够帮到的忙,就是帮沈修瑾找到他心中的那个人,其余的,便是他最好不要插手的事情了。

    但,此刻,郗辰从放松的状态,全身的筋肉瞬间都紧绷了起来,一向吊儿郎当的桃花眼中,少见的冷意弥漫,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他的动作太快太快,昭昭刚看到一个人影冲了过去,再一眨眼,那个身影,已经站在了那位沈先生的身后。

    郗辰一个箭步冲过去,不着痕迹的伸手扶了身前的好友一把。

    猛然一抬头,桃花眼利刃一般,射向陆明初:

    “都道陆总玩儿的一手好阳谋。今日,郗某人算是领教了。”

    攻心不备,利刃穿心!

    陆明初!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换做往常的时候,阿修心性之坚韧,一定不会就被陆明初这明显故意拨动他心性的几句措辞,给败了。

    但……郗辰小心地瞥了一眼身前的男人,眼底一闪即逝的担忧……阿修,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这三年里,俨然化身工作狂,几乎是把一个星期的工作压到三天里完成,偶然几次也就罢了,可阿修这三年里,却是一直这样子……只为了,一周里腾挪出的那四天的时间,跑遍各个地方,去寻找一个毫无音讯的影子。

    来大理古都之后,更是连着好几天没有睡。

    如今,更是经历了终于的查那个所愿见到那个心心念念三年的人,而自己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女人,却和别的男人,就在自己的面前眉来眼去,恩爱有加……这个人还是陆明初!

    就是铁打的人,也经受不住啊!

    郗辰眯眼望向对面的陆明初……这个男人,有勇有谋,心思极其复杂,可别说,这不是他早就猜到的!

    郗辰扶住了沈修瑾,身前的男人转过头,看向他,冲他摇摇头。

    但那张失血的唇瓣,怎么也无法说服郗辰——这个男人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有事”。

    低头看了一眼沈修瑾的脚,两只脚,前后错开了半步……要不是刚刚自己那及时的一扶,阿修此刻还能够在这儿逞强吗?

    心里虽然不信,但是还是松开了扶着前面人手臂的手,只是站在沈修瑾的身后,冷冷的目光,锁紧了对面的陆明初。

    “郗大少想多了什么阳谋阴谋,我陆明初可不会那些玩意儿。

    以前听别人说,心里充满善,看谁都是善。

    心里充满恶,看谁都是恶。”

    郗辰脸色一变,这指桑骂槐,也太明显,正要冷笑反驳,一道声音抢在前:

    “这么说,你是自诩为善?”沈修瑾轻轻看了过去,他虽没有面露嘲讽,那句话里,却藏着讽:“善的人,会做出鸡鸣狗盗的事情来?”

    他说:“陆明初,你若是善,那也是伪善。”

    陆明初猛然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射向沈修瑾:

    “沈修瑾,许多年过去,你什么都没变!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陆明初冷笑着:“因为你自私!就如同当年的那个女人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会改,看来是我高估了你。

    毕竟,你是那个自私自利的女人生的,你身上也留存着那个自私自利的女人的血!”

    此话一出,郗辰最先脸色大变!

    喝道:“陆明初!你快闭嘴!”

    郗辰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身前一道风,迅速闪过!

    他心里咯噔一下,快速地伸出手去,但,还是没有拉住那个人!

    “陆明初!你找死!我成全你!”一道幽冷的声音,爆喝而起!(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