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风雨欲来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人静,忆居也入了梦乡。

    洱海的夜,很静。

    白天还很热,夜里,风却来了。

    一道黑影,闪闪灭灭,往忆居一个角门走了去,那里有一个不长开启的木门,就是在忆居工作许久的帮工,也没见到过这扇门开启过。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钥匙入了孔,“咔嚓”一声,木门开了,门口的人,站着好一会儿,才抬脚走了进去。

    她,是忆居的老板。

    一个周围所有人眼中,脾气极好,温和平和的民宿老板。

    但此刻,熟识她的人,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此刻人们眼中脾气温和的老板,神情冷漠,眼中却藏着掩饰不住的哀痛。

    冷漠的脸,哀痛的眼,还有沉重的脚……“我,来看你了。”粗噶的声音,缓缓响起。

    但屋子里,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人。

    抬脚,往里走,忆居里,恐怕她最熟悉的地方,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这里。

    没有开灯,黑暗中摸索着前行,她很放心,这里的一物一件,都是她熟悉的得不能够再熟悉的了。

    一路往前走去,意料之中,摸到了桌子的边缘,她的手,又在桌案上摸索一阵,摸到一物,‘咔嚓’,刹那,火光亮了起来,她的手,举着点燃的火柴棍子,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还是凑到桌上两根香烛,点亮了起来。

    “还记不记得,那一天,火光冲天,那么多的人,都在外头看着,也许火太大,也许我太不招人喜欢,那么多人只有你带头冲了进来……你这个傻瓜啊……”

    蜡烛亮了,火柴灭了,她又从供桌上拿起香,凑到了烛光里点燃,慢吞吞地插进去香炉里,一切都很慢,抬起头,她看着面前的遗照:

    “又是一年一度鬼节到,酆都城门(鬼门,传闻故去之人通往人间的必经之处)开的时候,阿鹿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桌案上的遗照,阿鹿笑的很灿烂,女人默然在桌案前,看着面前的遗照,她当然没有阿鹿的照片,也没有阿鹿的骨灰,遗照是她跟着自己的记忆,请路过洱海旅行的流浪画家画的。

    明明……就是笑得那么灿烂。

    女人狠狠捏住手掌……好不甘心啊。

    “隔了阴阳了……阿鹿,你来看看我好不好?”女人鼻中发酸:“没有来洱海前,时常能够梦到你,怎么圆了阿鹿你的洱海梦了,你却不肯再来我梦里了?”

    女人说着,眼中渐渐湿润:“阿鹿,你再不出现在我的梦里,我都快要把你的容貌忘记了。”

    她不说孤单,却真的孤单。

    她想念阿鹿,阿鹿却再也不出现在她的梦中。

    昭昭很好,却走不进她心里去。

    她说要好好的过每一天,就像她和阿鹿在那个铁笼子里的时候,阿鹿说的那样的看天看海看云,悠闲清静的每一天。

    她很认真地照着阿鹿想要的生活,过着每一天……每一天的躺椅上躺着,品茶看天赏风景……却沉重得喘不过气。

    她蹲下身,先前准备好的纸钱,一张一张捻起,丢进火盆里,一边与阿鹿絮絮叨叨,就好像阿鹿不曾死去,阿鹿就在她身边一样。

    “你没有家人,我就是你的家人,在那边……再也不要这么倒霉的遇上我这样的会连累你的朋友了。”

    话家常一般,直到纸钱烧光了,女人才缓缓站起身,蹲着久了,站起的时候,腿麻得一软,就要往后倒去。

    来不及惊呼,她心知,这一下摔下去,绝对不轻。

    快要倒仰摔倒地上的身体,腰上一个力道,将她扶住。

    “小心点。”

    女人下意识朝着身后看去,看到来人,脸色乍变:“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眼角余光往门口看去,明明记得很清楚,进来的时候,她把门关上了。

    一双眼,警惕地盯着身后人,他……到底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

    来人一脸无辜:“我睡不着,下来散散步,正好走到这边啊,我看里头有亮光,就站在门口往里头看了一眼,真好看到你站起来的时候没站稳……”

    他又觑了一眼地上还有星火闪烁的火盆:“这么晚了,你在……烧纸?”

    女人抿唇不说话。

    “是亲人吗?”他微不可查拧了一下眉……阿陆是谁?

    下意识就要往桌案上看,站在门口的时候,看不清楚这遗照的人。

    女人有意去挡他的视线,无奈……个儿比他矮。

    虽然遮住大半,他也还是能够看到。

    女的?

    “我听你喊阿陆……你的亲人吗?”

    他试探地问。

    女人脸色一变:“陆先生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吗?”

    阿鹿,是链接她的现在和过去的那个人,尽管她很想忘记那段过去,很想忘记那个人那段爱,但它却真实存在着。

    陆明初赶紧伸出手来举起:“okok,是我不好。老板,有吃的吗?”

    ……

    深夜的s市,简家别墅,一场暴风雨要来。

    简陌白颤抖的手里,拿着三份检查报告,他已经看着这三份报告大半天了。他的额头上还在滴着汗,不敢置信,甚至惊恐。

    忽然,“唰”的站起来,举步大步朝着简振东和简夫人的卧室,急匆匆地跑过去,走廊里余留下简陌白急促的脚步声。

    咚咚咚!

    急促的抠门声,惹恼了卧室里刚刚准备入睡的简振东,他脸上不耐发,“谁?”

    “爸,快开门,是我。”

    简振东听到是简陌白,脸色稍稍好转,一旁已经躺下的简夫人,也醒了:“陌白啊,你爸都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吧。”

    门口的人,却不走:

    “爸,你先开门,很重要的事情。”

    简振东推一把简夫人:“去开门。”

    简夫人无奈,只好起床套了一件家居服,走到门口,依然有些不高兴:

    “陌白,这都这么晚了……”一边开门,一边说。

    门一开,门口的儿子,如疾风骤雨,冲了进来,简夫人身上披着的一件外套都被冲撞落了地:“诶,你这孩子……”

    “爸,你们知道妹妹在哪里,对不对!”简陌白一进来,就急不可耐地对着简振东质问。

    气氛陡然清冷了下来。

    简振东沉下来脸:“你哪有妹妹。”

    “小童啊,简童!”

    “我们家哪有什么简童小童的。以后不要再提这个逆女了。好了,天晚了,回去睡吧。”

    “爸!我诊断出了白血病!你和我妈的配型都不成功!”三份报告,一份是他的白血病诊断报告,另外两份是他得知自己白血病之后,趁着他爸妈上个星期半年一次固定的身体全面检查,请相熟的医生,帮忙查配型的报告。(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