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一切都结束了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沈修瑾喊一声:“沈一。”沈一立刻拿出一叠钱,约莫五千块:“先生,这是我们大老板谢你的。出门匆忙,现金带的不多,见谅。”

    说着,不管司机已经呆了,将钱塞到司机手里,沈一立刻追上沈修瑾,上了车。

    “打电话询问,飞厦门的航班,这个时间段是不是只有一班,最近这一班有没有起飞。”

    “是。”

    过一会儿,沈一答道:“boss,刚起飞,怎么办?”

    “我记得杭州的张总是有一架私人飞机?”他一边说着,却立刻给他嘴里的“张总”打电话,借飞机。

    苏梦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沈修瑾眯眼:“苏梦,你很热吗?”

    “嗯,有一点。不太适应杭州的天气。”她答得中规中矩,沈修瑾眯眼又盯了苏梦一会儿,才把视线挪开。

    而无人知道,苏梦的后背上,早已经黏腻的一片。

    沈修瑾借来的私人飞机起飞了。

    他正在往厦门的路上。

    简童却没有乘坐上去厦门的航班,在机场直接改了方向,往市里去,先是办了一张银行卡,又里在一家门脸十分上档次的典当行,典当掉了铁盒子里的一串钻石项链和一只玉镯子,她看着这那一串钻石手链和那只玉镯子,觉得生活有时候真的很讽刺。

    她要逃了,逃资却是他送的礼物。

    沈修瑾送她的首饰,价值都不菲,那一只玉镯子单价就要三十万,她是知道的,更别说那一串钻石项链,而如今典当行里故意地克扣,把价格压到了一只玉镯子和一串钻石手链三十万。

    “这个价格欺负欺负不懂行的人还行。这一只玉镯子就能卖上三十万的价。”她说着,话锋一转:“不过要是你们能够立刻拿出三十万现金的话,也行。”

    “货干净么?”

    简童了悟,对方怕是看她急着脱手,所以怕是来历不明的货物。

    简童从铁盒子里翻找出收据:“都有收据的。”

    对方看到收据,这才放心。至于为什么简童会以这么低的价格出手,做这一行的,只要货物来历干净,其他可就不管。自然不会多问缘由,对方只说:

    “收据留给我。”说着,叫来个服务生:“去准备三十万的现金出来。”

    干这一行的,有时候就需要这大笔大笔的现金,财务的保险柜里,留着一大笔的现金,以防备用。

    “派人送您?”

    简童似笑非笑回望对方一眼:“谢您,不用麻烦。”

    她拎着个黑布挎包,也就是那种平日里某宝的超大单肩挎包那种,三十万取出来,再塞进挎包里,真的不见堆头,走出去,也还不至于扎眼。

    低调地往银行去,而后,把钱存到了卡中,只留下一万现金备用。

    如此,她打车去宁波,在宁波又换掉小部分铁盒子里的珠宝,换做钱,存入卡中。

    继续打车,去苏州,再继续把铁盒子的珠宝换做钱,存起来。

    不是不坐火车飞机巴士,而是乘坐这些,她身上这只铁盒子,安检的时候过不了关。唯有搭乘出租车,打一枪换一个地儿,直到铁盒子里,只剩下一只钻戒,摩挲着钻戒,她杵在那里很久很久。

    缓缓地,将钻戒穿过了苏梦给她的项链,重新戴回脖子上。

    轻车简行,买了一张去丽江的机票。

    直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她松缓地吐出一口浊气,感受着飞机上行的幅度,她明白,与飞机起飞一起实现的是,她终于,从那个泥潭之中拔身而出!

    丽江的天,很蓝很近,近得好像一伸手,就能够摸到。走出机场的那一刻,她几乎按耐不住的要高声大呼:自由了!

    “去哪儿,小姐?”

    “洱海……洱海!”她先说了一遍,又更大声地对着司机说了第二遍,“我要去洱海!”又更加坚定地说了第三遍。

    就像是自己还不相信这日日夜夜盼来的一切,是真的,她一遍又一遍地跟自己确认。

    “听到了,听到了~小姐,不要那么大声,我不是残障人士,听到了~”司机开玩笑地说着,很友好,很风趣,后来,简童一路上仿佛换了一个人,和司机聊天,话也多了起来,才知道,这司机是少数民族。

    “你定了旅社了吗?洱海的旅社都非常的有特色的。”

    一路上,司机也随和,二人闲谈,司机从丽江方向往洱海方向开,路途稍远,聊天打发时间。

    简童这才猛然想起,她只想要赶紧来到这个地方,却忘记了到了洱海之后,又要做些什么。

    开一家旅社,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却没有头绪。幸而是那一盒子的首饰,当卖了一大笔的钱财。

    “我想……我想找一家热闹的地方,我是第一次来洱海,你有认识的吗?”

    “不太热闹?你真奇怪,别人都是往某某古镇里跑,你却要找偏僻的地方。我家是住在洱海边上的,去年也将家里祖传的房子,改成了旅社,你要是还没有定旅社,就先住在我家旅社吧?”

    洱海并不是海,可这是简童看过的最最澄澈的湖,它真的很大,大的一眼望不两边。

    “开窗。”

    车窗摇了下来,她伸出手掌去,只敢伸出一点,感受风在指尖滑动,那是自由的感觉。每次风流动,从指尖带走一丝热度,她脑海里过往的事情,好的坏的,就被多一点的带走。

    她对自己说:一切,都过去了。

    这一次,是真的过去了。

    她不晓得的是,她离开的日子里,有个人快疯了,掀了整个s市,也找不到人。

    沈家大换血,沈一跪在地上,他不知道,人可畏是可以杀死人的,他不知道他过往的那些或明白或暗示的话语,对于那个女人而,也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更不知道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却像所有人一样,给那个已经走得连踪迹都找不到的女人,贴上了一个又一个让人不齿的标签。

    可到头来……那个女人,才是最无辜的!

    “我给你理由解释。”客厅的沙发上,男人满脸颓废,鬓角凌乱,长满胡渣的下巴,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沧桑,但眼神却冷得叫人骨子里发寒。

    还在找"蚀骨危情"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