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愿意相信我吗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

    她是跟着祖父身边长大的,而简陌白却更喜欢待在父母身边。

    祖父有一次玩笑的说了一句:交给你们两个小任务,谁能够从你们唐伯伯那里拿到他随身携带的宝贝的老钢笔,谁就拿第一,爷爷书房里的玉貔貅就归谁。

    后来她拿了第一,拿到那只玉貔貅的时候,开心极了。玉貔貅她生在那样家庭里,从小也见过许多,但祖父的那只玉貔貅,却和其他的都不一样,颜色很透很透,举着玉貔貅,对着阳光,透透的,女孩子喜欢晶晶亮亮的东西,小时候,她也不例外。

    简陌白看见了,就想抢。她不给,顺势推了简陌白一下,也没用多大力,却把简陌白推到地上。

    照看简陌白的张阿姨正好看到了,当时恼了,就冲着还小的她说了一句:

    果然是没爹没妈的孩子,没教养,还把少爷推到地上去!

    她惊呆了……没爹没妈?

    当时就反问了张阿姨:“我有爸爸妈妈的,你怎么说我没有爸爸妈妈?”

    张阿姨也愣住了下,才撇撇嘴说:“你不是跟在老爷子身边长大的吗?没有见你跟太太老爷亲近……是张阿姨见到小少爷摔倒地上,心里一急,话就说错了。小童,你别去和老爷子告状,好不好?张阿姨说错话,给你赔礼道歉。”

    那时候年纪小,也信了张阿姨的话。

    而此时此刻,因为夏管家的那一句“我的女儿右脚掌心里有颗黑痣”,简童觉得右脚如有实质的火烧一般的疼,难耐的疼。

    “你就、你就因为脚底板的一颗黑痣,就认定了那不是你的女儿吗?除了那颗黑痣,还有什么证据证明,夏薇茗不是你的女儿?”

    光脚底板有一颗黑痣,还不能够印证她心里的想法……这个世界上,脚底板有黑痣的人,又不是只有一个。

    夏管家张嘴刚要说话,突然,一声异动突然响起。

    “是谁!”夏管家浑身紧绷,警惕地环视了一圈周围,浑浊的眼球转动着,一寸一寸从周围的角角落落滑过去,虽然没有捕捉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是这一声轻微的异动声响,同时也让夏管家有所压力。

    恐事情多变,夏管家面色一变:“不能多说了!……我活不成了,你也别想活!也……给薇茗陪葬去吧!”

    夏管家说着,凶形毕露!

    一把弹簧刀,尖锐的刀尖逼近过来。

    “住手!”

    苏梦见不能够再躲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这么警惕,稍有异动,立刻警觉,毫不犹豫就准备动手。

    她手背在身后,悄悄给沈修瑾的手机发去了定位。

    又匆忙扔到了一旁角落……要是手机被这个老家伙看到的话,那么她给沈修瑾发去的定位,也会被发现。

    “梦姐?”简童喝道:“你快走!”

    “别说傻话了。”苏梦摇摇头,“我现在走,也难逃boss的惩戒。”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傻子,我自己追过来的。我想走的话,就不必来了。”

    “你是先生身边的那个苏梦!”夏管家喝道:“本来没有你什么事情,你却为了这个贱女人,要来送死,那就怪不得我下手了!”

    “呵呵,话说的真好听,其实是因为你的丑事被我全部都听到了,你怕我说出去才想要灭口吧?”

    夏管家老脸青红交加,狠狠啐了一口:“反正今天你们都要陪我下去,听到了又怎么样!”

    “丧心病狂!你们一家子的恩怨,却牵连到别人的身上,还义正辞的说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说夏薇茗不是你女儿我都不信!

    当年她想害小童失贞受辱,结果自己反受其害。今天你又把自己杀女的丑事,硬要盖在小童身上……我看你们不是父女,胜似父女!一样的自私冷血!”

    “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只许你做,不许我说嘛?只许州官放火?呵呵?”

    苏梦辞激烈地呵斥夏管家,简童渐渐地冷静了下来……若有所思地望着不停刺激夏管家的苏梦——梦姐故意在拖时间!

    她的视线往大铁门看了去……

    ……

    车子里,沈修瑾的手机传来苏梦的短消息,急匆匆地点开,立即跳出来一个位置定位,心里猛然一跳,那股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厉害!

    发的是位置定位,除此之外,一个字都没有……这两个女人处境不妙。

    车子更是玩儿命地往前开,只求快点、快点、再快点地抵达目的地!

    那是一个老旧仓库,不远不近,城乡结合处。

    仓库里,苏梦成功地把夏管家气得够呛,与之唇枪舌战,你来我往,仓库外急刹车的声音,十分的响亮,就算在里面的人,也听到了这一声轮胎剧烈摩擦地面而发出来的声音。

    苏梦艳红的唇瓣缓缓勾了起来,瞧了夏管家一眼,便好整以暇地转过身,缓步走到角落,十分优雅地弯下身去,从地上捡起来什么。

    夏管家定睛一看:“你用手机做了什么!”

    “你不会看吗?做了什么,你不是心里已经猜到了吗?”

    “你刚刚……是拖延时间???”

    “呵呵。”

    夏管家后知后觉,终于明白了,刚刚苏梦是故意拖延着时间。

    他来不及再去和苏梦多说什么,手里拽着刀子,就冲着被绑在一旁歪脚椅子上的简童冲了过去,咬牙切齿,发狠地骂道:“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臭丫头!”

    苏梦脸色大变,没有想到,沈修瑾人都已经在外面了,夏管家竟然还会一不做二不休……他这是要同归于尽!

    不做多想,行动先于了脑子,她的脚,在看到夏管家冲出去的瞬间,也立刻拔腿朝着同一个方向追了过去:“不许碰她!”

    苏梦精致的妆容全花了,但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满脑子都是一定要不能让那把凶器捅进简童的身体里去。

    她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拽住了夏管家举着刀的那只胳膊:“别再错上加错!”

    “滚开!”夏管家简苏梦死死拽住了自己的胳膊,抬腿朝着身后苏梦的肚子踢过去,“嗬!”肚子一阵肿痛,苏梦睁大双眼,痛的抓着夏管家胳膊的手背上,都是一条条暴起的青筋。

    大口大口喘息……嗬~嗬~嗬~就是死死地拽住夏管家不肯松手。

    夏管家急了,又想往苏梦的肚子上补两家,简童心脏加速,心急之下,重心往歪了一条椅子腿的那个方向倾身倒下,“碰”的一声,连人带椅倒在地上,挡在了苏梦身前,夏管家的那两脚,生生地踹在了简童的肩膀上。

    “小童,你……”苏梦呆了呆,“傻不傻?”

    “梦姐,真正傻的人是你。”简童说:“你我最初只是陌生人,后来我是你的雇员,你是我的老板,哪个老板会替雇员生生挨上一脚?”

    “好啊,你们倒是姐妹情深,那我送你们一起下去,也好做个伴!”大声喝着,闪烁着寒芒的刀尖就毫不留情地朝着简童的脖子刺了下去!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简童和苏梦,都在这一刻,下意识地吓得闭上了眼睛,就在刀子刺入脖子的那一刻,她们闭上了眼。

    滴答、滴答、滴答……

    温热的液体,一滴又一滴地低落在简童的脸上,她没有察觉到脖子处该有的疼,不解地睁开了双眼……

    下一秒!

    “咔擦!”她恨不得咬碎了一口牙!

    “手握刀刃……不痛吗?”简童呆滞地盯着那只徒手抓住锋利刀刃的手掌,血液滴在她的脸上。

    沈修瑾面色铁青,紧紧抿着薄唇,深邃的眸子盯着简童好大一会儿,直到确认了自己面前这个女人真真切切的安然无恙,胸口那颗提起的心,才放了下去。

    一回头,冷眼怒视脸色惨白的夏管家,还不曾出口怒喝夏管家一声,后者已经老脸惨白,嘴唇清灰地说道:

    “我要替薇茗报仇!既然薇茗因为她丢了一条性命,那她为什么还要活下去!”老管家偏执地怒喊,满眼仇恨地怒视着地上的简童。

    苏梦不敢相信,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人能够这么无耻!

    “夏薇茗的死明明就不是……”

    苏梦的话不及说完,夏管家更加大声地怒喝道:“先生,杀人偿命!薇茗死的惨,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难过!先生,你说过的,要替薇茗讨回公道!先生当初说过的话,先生敢忘,我这个老父亲,不敢忘!先生下不了手,那我就自己下手!”

    苏梦简直被气得够,不敢置信,怎么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她张口就想要把之前听到的说出来,简童却冲着她摇了下头,她不解,却暂时地选择了消声。

    “沈修瑾,如果,我告诉你,夏薇茗会惨遭蹂躏,是因为她咎由自取,而她的死,是……”简童忽而抬头,望着沈修瑾。

    “住嘴!”她话没有说完,夏管家恼怒咒骂:“你还好意思说!”

    “你闭嘴!”沈修瑾冷冷地呵向夏管家,又看着简童:“你继续说。”

    “夏薇茗不是我让人加害的。她会死,是因为夏管家捂死的。”她说着,抬头极为认真地问向沈修瑾:“你愿意信我说的话吗?你愿意相信我是清白的吗?”

    她的眼睛,扫向沈修瑾滴血的手掌……

    还在找"蚀骨危情"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