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逼问出的真相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蚀骨危情

    “贱女人!你还笑!你还笑!你这个杀人犯!心肠歹毒的贱女人!”

    那道声音更加愤怒地嘶吼叫骂:“当初要不是你,我的薇茗怎么会年纪轻轻就早逝?要不是你的话,薇茗怎么会被那些畜生玷污!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心肠歹毒的臭丫头!”

    简童就被绑坐在断了半只椅子腿的椅子上,不发一地望着面前的老者辱骂。

    “亏薇茗和你还是好朋友,亏薇茗把你当做最要好吃的朋友,你呢!你做了什么!啊!!”

    老者的辱骂泄愤一般地摇晃被绑在椅子上的简童,一双老眼尽染上恨意!

    简童任由老者发泄地骂着,直到老者说出“薇茗把你当做最要好的朋友”……再也不能忍!

    “许多年前,我也这么认为。夏薇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夏薇茗拿我当最要好的朋友。”老者怒目盯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无声地笑起来,他心里就跟染了毒一样,乌黑蔓延开来……“啪”!

    “你还笑!你还有脸笑!”

    这一巴掌,狠狠地扇歪了简童的半张脸,她的脖子向一侧扭了过去,半靠在椅子上,她没有动,就着侧首靠在椅子上的姿势,尽管嘴角被那一巴掌扇裂了的疼,她却仿佛不曾察觉,淡淡地开了口:

    “夏管家,你拿我当傻子吗?还是你以为,那三年的牢狱时间,还不够我把那件事情想明白?”她的头缓缓地扭向前,目光终究落在了面前老者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

    “是谁,算计了谁。是谁,不怀好意,又是谁,偷鸡不成蚀把米,自食了恶果。”她缓缓地开口说着,一字一字,说的很清楚,尽管嘴角被那一巴掌打裂,却坚持一定要咬字清楚,一字一字都必须清楚!

    只有每个字清楚了,她和夏薇茗之间的那股烂账,才能够算清楚!……这也是,时隔多年之后,她对夏薇茗罪行的控诉!

    怎么能够……不清楚呢!

    从什么都不缺站在金字塔顶端,落到泥潭之zhong的人,才能够明白,这些微乎其微的别人也许不在乎的细节,自己却异常地计较,才能够明白,那是自己所坚持的,所在乎的!

    “你……”夏管家心里“咯噔”一下,心跳乱了半拍,望着那椅子上被绑着的人,老眼之zhong,浮现了怀疑之色……她,知道了?

    不!

    怎么可能!

    如果她知道了的话,为什么出狱之后没有立刻找到沈家庄园来?

    如果她真的知道什么的话,为什么之前在沈家庄园里,对于他针对她的那些刻薄和苛待,她不做任何的表示?

    她不可能知道!

    如果,如果她真的知道,为什么她还能够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说!

    简童仿佛没有看见面前老者满脸的震惊,又或者说,她不在乎这老者是震惊还是其他。她不在乎这个人的任何想法,只一字一字,幽幽地望着头顶的那盏白炽灯,似回忆一般:

    “夏管家,你还记得,小的时候,我和薇茗一起坐在庄园的花园里玩耍吗?我和她两个人,背靠着背坐在花园里那棵最大的树下,即使一天不说话,两个人各自捧着一本书,也能够呆着一天。

    我祖父在世的时候,管着我很严,要学得东西,比同龄的人多很多,常常是半夜三更还在学着,其实休息的时间很有限,一旦有了休息的时间,我就跑去沈家庄园,沈修瑾不太耐烦理我,很多时候,反而是薇茗和我一起的时间更多。”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夏管家满脸狐疑和戒备:“你不会以为现在打感情牌还有用吧?”

    简童的视线,终于从那盏白炽灯上转向了老管家,看久了白炽灯,忽然又去看夏管家,其实是看不清楚的,但……这,就是她的本意啊——谁又愿意真的看清楚面前这个面目可憎的老者?

    “我的意思是,这样一起长大的我们,我不认为,薇茗是会自杀的人。”

    “薇茗会自杀,不就是因为你陷害她被糟践的吗!”

    夏管家腮帮子咬得紧紧!

    简童轻笑一声,摇摇头,只觉得可笑:“我很清楚,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不是我陷害的。是谁陷害的谁,我们都清楚。夏管家……你能告诉我,薇茗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你……你……胡说什么!不是你陷害的,是谁?就是你害死薇茗的!”

    她觉得,眼睛有些疼了起来,大约、可能、也许……她应该一直一直盯着白炽灯看。

    “夏管家,我如今,人被绑着,我是鱼肉你是刀俎,而你大概是不太想我活着的吧?”否则,她出事的事情,那个人迟早会查到夏管家身上来,到那时,夏管家大约也没有活路了吧。

    她又看了看面前这个老者:“夏叔,”难得的,多少年后,她又叫了一声“夏叔”,她说:“夏叔,你既然已经不想活下去了,而你,也不会放我活着,既然,都是要死的人了。

    你就告诉我,薇茗到底是怎么死的?”她坚信,夏薇茗绝不会自杀。

    一个隐忍这么多年,在所有人面前演着戏的人,一个连死都要算计别人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地自杀?

    “薇茗是自杀的!是被你害得自杀的!”夏管家苍老的脸上,莫名的青黑一片。

    “夏薇茗绝不可能自杀。”

    “她就是自杀的!”

    “她不是自杀!”

    “她是!她就是自杀!”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她就是!”

    两个人互不相让,简童咬定夏薇茗不可能自杀!

    而夏管家越说越激动!

    “她不是!”

    “她不是自杀又怎么样?”夏管家激动无比的叫嚷,双目赤红,本就凹陷的两颊,浮现诡异的红晕,激烈地叫道:“就算告诉你,她是我动手杀死的又怎么样!”

    轰!

    耳畔仿佛炸雷,时间静止了一般。

    而夏管家的声音,也忽然戛然而止!

    夏管家老脸上青红白紫交加,变化莫测,像足了调色盘!

    “夏薇茗……是你……杀死的?”简童怔然,不敢置信:“为,为……什么?”她不明白,眼前这个老者,不是夏薇茗的亲生父亲吗?

    他怎么能够做出这种弑女的事情来!

    还在找"蚀骨危情"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精彩!

    (..=)(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