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互相折磨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发一言的人,比吵吵闹闹的时候还要让人胆怯。

    “松手,沈啊!”不及说完的话,完全淹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他跟疯了一样,将她甩在床上,一次次地进攻,似乎紧紧拥抱住她,才能够感受到这个女人的温度,才能够从这个女人的温度上,感受到她还在他的身边,并没有离去。

    一场情爱的大戏,谁也并不酣畅,她如破败的洋娃娃,四肢毫无力气地瘫软在床上,而他,大口大口的喘息,野兽一般的重重喘息声,从他的喉咙里一声一声溢出。

    她不看他,她就是看着天花板发呆,也不愿意看他。

    身上的男人动了动,撑着手臂,从她的身上站起来,显见的,她的身上一轻,而后,身下的床,也是一轻,他下床,一向体面的男人,连鞋子都忽视掉,赤着脚,踩在地上,大步走到了梳妆台前,拉开抽屉,拿出来药瓶子。

    又大步冲到了床头边,伸出了手臂:“不吃药吗?”

    “你”她刹那慌乱。

    他立即冷笑:“维生素片,对吧?”薄唇缓缓勾起一道弧度,没有任何一丝人类的温度,另一只空着的手,拧开了瓶盖,漆黑的瞳子直勾勾地锁住面前的女人,手掌一转,倒出来一大把的药片,薄唇弯起的弧度,越来越大,而冷意,也越来越甚。

    仰头,手掌里大把的药片,全部都塞进了嘴里,他当着她的面前,吞下了几十片的药片。

    简童瞳子骤然收缩,来不及顾及其他,来不及细思,几乎扑上去地勾住他的手臂:“别!你不能吃!”

    “我为什么不能够吃?不是维生素片吗?”他笑,笑容不达眼底:“你都可以吃,不是吗?”

    “我,我”我什么呢?她能够说什么?说这不是维生素片?

    他一边嚼着嘴里的药片,一边垂眸望着这个女人,嘴里的药片,一片就是极苦的,何况那一大把,他似乎感受不到唇腔里满满的药味的苦,似乎他吃下去的不是很苦很苦的药片,他只是在嚼口香糖那样,毫无感受。

    简童张了张嘴,每次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她什么都不能够说。

    她盯着他的喉咙,看着他的喉咙每一次的吞咽,他还在嚼着药片,她胸口有些闷疼,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仰起头,望着他的眼:“吐出来吧。”

    “为什么要吐出来?亲亲这么小气?这点维生素片都舍不得跟我分享?吃完了我再给你买。”他还要亲昵地宠溺地对她说着话,可眼睛里的涩痛,心口里好似被一双手生生地撕裂,发出“刺啦刺啦”的撕碎声,他极力去忽视。他想,至少这个女人,还是舍不得他的,否则他就算吃下去的是剧毒,她又何须在意?可笑的是,他才发现,这是他所剩无几的最后的筹码!

    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

    她说:“维生素片吃多了也不好啊,吐掉吧,好不好?”

    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

    他说:“好。”原本那些翻牌的话,全部都藏在了心里,继续假装不知情。

    吐掉了嘴里的药片渣滓,他蹙着眉头,假装咂咂嘴地品位:“这个维生素片不好吃。下次,你也别吃了吧。我给你换新的。”

    她脸色骤然大变,几乎是从他的手中抢走药瓶,然后脸色不自然地跟他解释:“我喜欢这个口感,等这个吃完了吧。”

    他忽然摸上她的后腰,而她,全身瞬间僵硬,脸色更加不自然:“别碰!”

    几乎用吼的。而她的眼神更是难掩痛意和难堪。

    “你说,会不会就这么巧合的,我的肾可以装进你的这里?”

    简童脸色大变,向后瑟缩:“什么意思?”无比防备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物换一物的事情,那你说,我若是把我的肾给了你,你能不能给我另一样东西?”

    他眸光柔和地望着她。

    而简童,浑身发冷,“不要玩了不要玩了好不好?不是说,我们好好过日子的?我们好好过,好好过。你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也不要再想这种事情。”

    她还以为他想出了新的办法来折腾她。而她怕了。

    沈修瑾听着简童的话,听着她说“我们好好过”,他想笑,又想哭天可怜见,不可一世的沈修瑾,也有如此矛盾的人类感情的时候。

    “好,你说我们好好过,我们就好好过。”他将她的脑袋摁进自己的肩膀里,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左手,紧紧握成拳

    “小童你怎么不问问,如果我把我的肾给了你,我想要你给我另一样东西,你怎么不问问,我想要的这个东西是什么?”他轻声在她的耳边低语。

    清晰地感受到怀中女人的僵硬。

    “不要闹了好不好?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听着她顾左右言其他地故意避开问题,轻笑了起来,眼底越发柔和,柔和中又似有痛色闪过,轻声说:“好,不开这个不好笑的玩笑了。”

    “维生素片我们不吃了,好不好?”沈修瑾眼角余光看到,即使被他抱进怀中,却还死死抓着的瓶子,他想,如果这一次她能够妥协,他立即捐出个人资产的一半给社会。还有一半用来养她养孩子,足矣。

    时间仿佛静止,几秒的时间,却仿佛一个世纪,他等的心都焦了。

    他才发现,已经在意着这个女人到了疯魔的境地。

    “这一瓶吃掉吧不浪费。”

    轰隆!

    心里的墙,坍塌了!

    她还是要吃那该死的“维生素片”!

    她哪里是要吃“维生素片”!她只是不想为他生孩子!她只是不再能爱他!她只是想要与他划清界限!

    沈修瑾轻轻将怀中女人推开,轻轻从她的手中抽走药瓶,她很焦急,他对她安抚地笑了笑,而后,重新倒出一粒药丸,捏着药丸,放进了他自己的薄唇里,在她呆滞的目光下,环住她的后脑勺,他的薄唇,堵住了她的。

    苦涩,从他的唇瓣,渡进她的唇腔。

    这一刻,简童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左胸腔,死死的摁住,似这样做,才能够缓解快要漫出胸腔的疼。

    有那么一刻,她迷茫,是不是,她做错了?

    但只是刹那,她的眼神坚毅无比他是她的劫,不该有瓜葛!她没错!

    这一吻,苦涩绵长涩然,还有一丝难言的心动,只是双方谁也没有把这微乎其微的一丝心动,看进眼里,注意到心里。

    他轻轻松开她,轻轻漾起笑,真的,他笑起来很好看,只是长着一张俊美的脸,平时都冷漠着对人。

    大掌揉乱了她一头的发:“好,听你的,这一瓶不浪费,但吃掉之后,我们不吃这个牌子的维生素片了,好不好?”

    入夜

    双人床上,一男一女。

    简童看着身旁的男人他是知道的吧?

    知道那不是维生素片。

    所以气得拽住她就往楼上跑。

    可他如果知道,为什么最后却妥协?

    她左思右想,她想不明白,摇了摇头,不去想了。

    只是这身边的人,让她越发的心烦意燥。

    越来越不懂他,越来越不明白。

    他让她烦躁不安,让她又恨又痛!她绝不承认,恨由爱起。否则,她该如何面对他,如何再面对自己?

    可是这个人,却越来越成了她的心魔

    缓缓地伸出手,够住了床头的水果刀,刺啦一声,轻微的弹片声响起,黑夜里,刀尖闪烁着寒芒,渐渐靠近了他的脖子可她的手,颤抖的厉害。

    睁大的眼睛里,眼泪在眼眶打转,但还是颤抖着握紧水果刀,靠向熟睡的男人。

    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剧烈的颤抖,越是靠近,越是颤抖的厉害。

    简童,刺下去,刺下去,一切都结束了!

    简童,你还在犹豫什么!

    简童,你难道忘记了是谁给你苦难?是谁让你人不如狗?是谁将你羞辱殆尽?

    简童,快啊,刺啊!刺啊!!刺啊!!!

    简童!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啪嗒!

    刀子落下,她慌乱地立刻收了起来。又看了看熟睡的人,并没有惊醒他。

    闭上眼,右手依旧握紧了水果刀的刀柄,似要把这刀子握碎!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紧闭的双眼里“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她控制不住泪腺,就像她控制不住举着刀的那只手拼命地颤抖有什么可怕的?

    反正你的身上都已经背着一条人命了?还怕多一条吗?

    为什么刺不下去!

    没用!没用!!没用!!!

    她眼睛里坚毅一闪即逝,又望了望身边的人,不甘心,她不是没有。更不是在乎!

    刀子重新悬在熟睡的男人的头顶,简童深呼吸,她说她不在乎,她说他死了她就可以轻松了,可她还是下不去手。颤抖着手,恨着自己的无能,手里的刀子就像是烫手的山芋,慌乱地将刀子扔的远远的!

    她捂着脸,闷声的哭。她恨,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不舍。

    她恨自己做不到!

    刀子落地的声音,惊醒了身边的男人。

    “怎么了?怎么哭了?”沈修瑾连忙坐起来,伸手过去想抱简童,后者条件反射地挥开他的手。

    挥开之后,又觉得不对,解释起来:“做恶梦了。”

    男人松了一口气,“不怕不怕,有我在。”他抱着她,又把她塞进了被单里,哄着小孩儿一样哄着简童,而身下的女人,竟然在这哄睡中,发出微微的鼾声。

    许是真的累了,这是她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第一次真的睡着。

    男人漆黑的眸子,准确地落在墙角角落里那把水果刀上,黑眸烁了烁,垂下眼皮,关了灯,躺了下去,手将怀中女人更加拢紧。(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