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何必让她想起来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啊想起来了,怎么能够不痛?

    假如不痛,为什么折进自己半辈子进去?

    假如不痛,哪个傻子会拿自己的半辈子人生去豪赌这一场胜败?

    而奖励只是,他终于肯转身看一看自己?

    用了三年的时间,逼迫自己学会了那人的冷漠和绝情,逼迫自己认清了事实,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真是残忍啊,连让自己当一只缩头乌龟的机会,都要收回吗?

    拼命地说服自己,不在乎了,不爱,从此就可以逃出这个怪圈子了。最后也以为不在乎了,不爱了,却还是没有逃出这圈子外去。

    原来,还是介意。

    原来,那里,还是会痛。

    原来,痴恋一人的感觉,一直会刻骨铭心的记在心里。

    她仰头望了望天花板,此时此刻,多么希望,像是里的那样,撞车了,失忆了,从此,忘记了。

    如果真能够如此,那该多好。

    在这屋子的一干人的眼皮子底下,那女人似乎有些不一样了,看得人心情无比沉重起来。

    造型师刚要开口出言继续冷嘲热讽一番,“真以”那女人缓缓地拿起了衣服,粗嘎的命令声,淡漠却不容置疑地响起:

    “出去。”

    造型师心里无端觉得羞辱:“简小姐,你把自己当做这个家的女主人了?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

    “出去。”

    众人以为那女人会难堪,会像之前那样,被造型师羞辱冷嘲得满脸苍白,却没有想到,那女人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咔擦”!

    “你做什么!”造型师急切地吼道!

    没人发现,女人的手在颤抖,更没有人发现,女人在努力地克制这具身体,该死的不受控制的颤抖。

    简童自嘲的眼眸,扫了一眼,拿着剪刀和连衣裙的双手,自嘲的一眼她怎么不知道,无论她做出什么决定,无论她心里的悲和痛,这具身体只从那三年里学来了永远也忘不掉的“恐惧”。

    无论她简童的脊背挺得有多直,可这具身体,却在那三年里,打上了“卑贱”的烙印,遇上了害怕的事情,就会条件反射地产生恐惧,而后颤抖害怕。

    深呼吸,她粗嘎声音暗喝道:“出去。如果你们还想要这份工作的话。”

    “你”

    “另外转告夏管家,这样的小把戏不要再耍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造型师面色一白,犹自辩解。

    “沈修瑾他,喜欢的不是白色,是粉色。”简童粗嘎声音,淡淡道。

    “啊?”简童的话,说的莫名其妙,造型师一开始没听明白,但三秒之后,陡然懂了。

    也许是理亏,也许是这个女人此刻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好欺负,软柿子好捏,又或者是有了把柄在这个女人的手里,造型师精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不敢多言。

    “我们走。”半晌,造型师暗沉沉地喝道。

    简童转身,从衣橱里挑出了一件黑色礼服。披上了外套,换上了高跟鞋,转身,走出了卧室。

    哒,哒,哒

    一步,两步,三步

    一步何必清醒?何不让她浑浑噩噩,就从此以为不在乎了,不爱了?

    两步到底是爱,还是恨?亦或者,爱和恨?

    三步从此之后,是逃,是留?该怎么抉择?叫她,该怎么抉择!还是在乎着,于她而言,内心深处,却难以接受这份在乎。

    原来不是不爱,只是爱得太难太痛,而后宁愿每一天每一刻时时刻刻地不断地催眠自己:再也不在乎了。

    为什么,今天要遇到这该死的造型师!

    为什么,这该死的造型师要多嘴多舌地跟她说这些话!

    为什么,该死的那心痛的感觉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沈修瑾,我该,如何面对你。

    在乎着,但却再也难以接受自己的这份“在乎”。

    恨着!

    恨着他,更恨着自己!

    这卑微的去爱着一个人的这份执着,于她而言,只觉无比卑贱,可怕的是,她竟无法拒绝这份卑贱!简童,不如你去死吧。她闭了闭眼,终于,站在了楼梯口。(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