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只要她死掉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距离他们之间那一晚之后,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沈氏集团里,下班的点一到,男人就飞快地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朝着地下室,急匆匆而去。

    车子开动,驶出地下室,车子在高架上飞驰,他的心,都快飞回家中去。

    冬日暮色中的沈家庄园,披上了一层薄暮,天色暗得快,只有两排路灯明灭着,黑色铁艺的大门,也比夏日的时候,更显得稳重,只是在这黑色中,整个庄园都显得没有生气,无比沉闷。

    黑色的宾利车,打着大灯,朝着正在向着两边打开的大门里驶入了进去,所过之处,地面上庄园园丁没有来得及手指的枯叶,打着卷儿扬起又在宾利车驶离后,在它的身后,打着卷儿落下。

    推门而下,脚下步伐稳健,挺拔健硕的身躯,当真是脱衣有肉穿衣有型,老天爷太眷顾这个男人了,就连每一个头发丝,都尽善尽美。

    “先生,您回来了。”老管家一贯地静默地立在玄关口,伸手接过男人手中的公文包,递上去一块丝绒布巾,后者修长的手指接过了温热还冒着热气的湿毛巾,匆促地擦了擦脸,就丢回给了老管家:“她呢?”

    “”老管家听到这道低沉简短地问话,打了个顿,但他掩藏太好,下一秒,又是那个公事公办毫不偏颇的合格的管家:“简小姐在卧室。”

    “一天都没下来?”

    “是的。”

    男人黑眸一眯:“午饭又没吃?”

    老管家眼观鼻鼻观心,垂着老眉,“简小姐不肯出来卧室,只好将午饭送到卧室的门口。”

    男人点点头,俊美的面容紧绷着,“十分钟后,将晚饭送到卧室的门口来。”

    淡淡吩咐了一句,男人抬脚举步上楼,脚下显得匆忙。

    举步走到了卧室门口,垂眼看了一眼卧室门口的餐车上的食物眉心微拧又不吃?

    抬手敲了敲门,门里没有一丝动静,他却见怪不怪,这一个星期里,不都是如此?

    伸手就握住门把手,按下,推开。

    门开时候,入目所及,他的心脏,一度快要蹦出胸腔来。

    脸色骤然大变,“简童!下来!”

    他喝道!

    窗台上,女人就那么坐在上面,一双脚还悬空在窗户外,晃呀晃呀晃。

    听到身后男人的声音,脑袋动了动,扭头朝着身后望了过去。

    “小童,乖下来。”沈修瑾此刻俊美的脸上,露出焦急。

    女人朝后看,才一眼,又无喜无怒地把脑袋扭回去,后脑勺子,对着他。

    那脚,依然挂在窗外,一晃一晃的,对于他的话,充耳不闻。

    他举步,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

    而坐在窗上的女人,也没有任何的异动,沈修瑾这才稍稍安心一些,这女人并没有想要寻死的想法。

    双手紧紧箍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起,丢到了床上:“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有多危险!”

    简童淡淡地抬起头,唇瓣动了动,只吐出三个字:“好玩儿。”

    “好玩儿?”沈修瑾快要气炸了!

    “你说好玩儿?你到底知不知道!刚刚那个的危险性?弄不好就会摔下去!你说好玩儿?这种事情能够开玩笑的吗?

    这种事情是好玩儿的吗!”

    “好玩儿。”她还是这句话。

    “你!”男人气得五脏六腑都在疼,速度飞快地就拽起了她,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摁,扒了她的裤子,就是一顿胖揍!

    啪啪啪啪啪啪!

    连续打下去几巴掌,心口那股担忧,才稍微散去一些,紧绷的神经,才终于彻底地松了下来。

    简童被脸朝下背朝上的摁在了男人的大腿上,臀部一凉的时候,她还来不及反应,直到耳朵里听到了清脆的巴掌声,她才终于明白了,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住手!你快住手!”

    看着她挣扎的身影,还有一点“你凭什么打我”的神情,沈修瑾原本已经压下去的怒火,又被重新燃起,眉眼之间,染上了冷意,

    “还敢不敢?”

    突然的,简童有一种无比荒谬怪诞的感觉,被打屁股的不都是不听话的小孩儿吗?

    家长打了小孩儿的屁股,然后逮住哭哭啼啼的小孩子问:还敢不敢。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凭什么打我!”

    她暴起怒瞪,质问他!

    “怎么,我打错了?”他长眉入鬓,微微半条一侧眉时,通身的气质,竟如玉一般清冷,又显得无比理智。

    可这理智清冷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此刻还噗通噗通跳得飞快的心刚刚,没吓死算他命大。

    简童依旧怒瞪:“我做错什么了?我又不是小孩儿!”

    正说着,卧室的门,传来两声叩响:“先生,可以进来吗?”

    床上两人皆是一惊,男人手飞快,抓住了一旁的被褥,就盖住了腿上的女人,才淡淡“嗯”了一声:“进来吧。”

    老管家推着餐车进来卧室。

    卧室的大门,因为沈修瑾刚刚进来的匆促,并没有关上,就在刚刚,房间里两个人的对方,老管家也都听到了。

    老管家目不斜视地将餐车推到了床前,“先生,还需要什么吩咐吗?”十分恭敬地问道。

    沈修瑾挥了挥手:“你下去休息吧。”

    老管家恭敬地弯了弯腰,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刻,老管家一向严肃刻板的脸上,变得无比的狰狞,垂在身侧的拳头,死死地握紧他的薇茗,到底算什么!

    薇茗活着的时候,先生从来没有像对那个女人一样对待薇茗,从来都是止乎于礼而已!何曾有过这么亲密无间?

    他的薇茗不可以就这么没名没分,最后在先生的心中逐渐淡去,最终再也没了这个人!

    只要只要这个女人死掉!

    夏管家拿起了手机,又一次地播出了那个不常联系的电话号码,恐怕这个号码,是除了沈修瑾的手机号之外,他记得最清楚的了。

    “我要她死!”

    电话那头的人,接过电话的时候,稍稍愣住了一下,随后,一声轻笑,透过听筒,轻扬地响起:“我凭什么帮你?”(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