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再也不会求你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身体一阵的舒畅,在那一刻两人的身体极为契合地一起达到了**。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情动了,心却冷了。

    “沈修瑾,我会恨你。”

    男人指尖颤抖了一下,依然伸出了手,缓缓地擦了擦她额头上的密密麻麻的汗珠,深邃的眸子,似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简童看不懂,但在对上这双眼睛的时候,左胸腔的心口,包裹着的那一刻,早就已经麻木不仁的心脏,传来了久违而熟悉的涩痛一咬牙,她纳闷又懊悔,早该就麻木了,为什么又仿佛当年那样,因为他的一个目光,心口那撕裂的痛。

    额头上,他手指的触感,轻轻拂去她额头上的汗水啪!

    “别碰我!”简童冷冷的目光,注视着身上的男人:“沈总,我会恨你,有生之年,我都会恨你。就算有一天,我忘记了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我唯一不会忘记的就是,我恨你。”

    她后槽牙里,一字一句的蹦出来:“简童,恨沈修瑾!”

    简童,恨,沈修瑾!

    男人眸子剧烈的收缩,他很想把手,死死地捂住左心房,捂住那里撕裂一般的痛!

    放手,和她恨他他的选择,从没有变过绝不放手,恨吧!

    但是当她说着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的时候,“简童,恨沈修瑾”!

    “你以前说过,你爱我,就算是有朝一日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也绝对不会忘记,你爱沈修瑾这个人小童,你说过的!”

    你明明说过的,怎么可以反悔!

    怎么可以说变就变!

    “不记得了。”

    沈修瑾无言的沉痛他注视着她。

    他那么认真,那么焦灼,等来的只是一句“不记得了”?

    从未,这么的痛过。

    即使在她百般迫切地想要从他身边逃离开的时候,那痛,却比不上此刻的。

    心口,仿若安装了炸弹,而她,就是那根导火索,点燃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伸出手,沈修瑾修长的指骨,缓缓爬上她的下巴,她的嘴巴,她的鼻子,直到她的眼睛,赫然,捂住!

    “我不在乎。”低沉的声音,无比凉薄的说道:“简童,你哪儿来的资格说恨我?你又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我沈修瑾会在乎你简童的想法。”

    冷情的言语,毫不留情地吐出,一字一句,戳心的狠绝。

    可他别无选择了!

    “简童,我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不管你心中怎么想的,都给我憋着。”

    简童听着沈修瑾凉薄无情的话语,心脏依然不可避免的抽痛了一下,她的眼睛被他的大掌遮住了,看不见身上的男人,漆黑眼眸里浓郁地快要沁出来的痛。

    这一刻,那眼中复杂的情绪交织,有悔恨,有懊恼,有祈求更多的却是死死压抑的憎恨,对他自己的憎恨!

    陡然一个翻身,下了床,男人弯腰一把将床上的女人横抱起来。

    “啊!”

    身子突然的腾空,她尖叫一声,“沈修瑾!你又想要做什么!”

    “沈修瑾!放我下来!”

    “沈修瑾!我不想陪你发疯!”

    男人不发一言,横抱着她,大步朝着盥洗室走了进去,一把将她丢进了浴缸了,说不上动作有温柔,却也没有真的弄痛她。

    “晚了。”把她丢进了浴缸中,男人薄唇勾起一道没有温度的弧度,静静地盯着她看:“这一场狩猎,我是猎人,你是猎物,我说了才算。”

    简童,恨沈修瑾,有生之年,即使忘记了她自己是谁,也绝不会忘记她恨着他既然一切不可改,既然她要恨他一辈子那就恨吧!

    恨吧恨吧恨吧!

    恨到天荒地老再好不过,那就是他沈修瑾这下半辈子最最幸福的事情了只因为,如果只有这种方式,能够跟她纠缠一辈子,那么,她的恨,他接受,并甘之如饴!

    闻言,简童面色一白是啊,是谁给她的勇气和自信,在他的面前,她根本什么都不是!

    沈修瑾蹲下身去,朝着简童伸出了手掌,女人想躲,被他抓住,赫然抬头,黑眸深邃,一眼穿透了人:“二十多年来,我想要做的事情,一向得偿所愿。”

    咯噔的一声脆响,简童低呼出声:“嘶”一抬眼,无比倔强地瞪着他看这个疯子!再次低头去看自己的小腿,肌肤上已然浮现一个五指印。

    “和你说过的不是?乖一点,少受一点苦。”

    “我恨你!”

    她今天已经多次地提及这句话。

    “随便你。”淡漠地吐出三个字,沈修瑾动作利落地放热水,给她全身洗个遍。

    “我自己可以。”

    简童伸手就去夺沈修瑾手中的毛巾。

    却被他灵巧一闪,避开她的手,不发一言地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洗干净,站起身时,单手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块浴巾,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便就连浴巾带人一起将她抱起,走到床边,往床上一扔。

    自己也飞快地坐上了床,她抬脚就要溜下床,大步匆匆地往卧室大门走。

    曙光就在眼前,突然腾空,横腰被扛,简童小脸一白,眼底决然,张嘴,狠狠地对着他的肩膀咬下去!

    那一块被咬得出血的肌肉,一阵紧缩,却没有躲避。

    “沈修瑾!你是个疯子!”

    她尖叫着吼,但粗嘎的声音,让这尖叫声听起来更加的刺耳。

    砰!

    天旋地转,整个人被丢在了床褥上,一睁眼,熟悉的面孔近在眼前,那人就站在自己的床边,垂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睡觉。”薄唇只吐出两个字。

    简童眼底的倔强一丝不减,手撑着床褥,飞快地又爬起来,够着手,连滚带爬,又往床下去,一旁床边的男人,并不立即阻止。

    她的腿脚无比痛,还是连滚带爬地往大门匆匆而去。

    和刚刚一样,曙光面前,被拦腰横着往肩膀上一扛,这一次,她不光张嘴咬,她还用脚踢,踢着他的小腹一下,第二下的时候,一双腿儿就被一只大掌控制住了。

    砰!

    再次被丢进床褥,沈修瑾依然站在床边垂眸望着床上女人。

    “睡觉!”

    她不死心,再爬再逃,和之前一样的结局,重新地被他逮回,丢进床里。

    “还逃吗?”男人磁沉的嗓音说了说。

    她咬牙,不甘心地垂下眼皮,掩饰住眼底的倔强,缓缓说道:“你想要什么?”她捏住拳头:“我不会再求你!”

    他想要她的求饶吗?

    做梦去吧!

    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委曲求全!

    再也不会开口求他!

    “嘴硬。”他薄唇只吐出这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却间接让简童心里认定了他,就是要折磨她,就是要看她卑微,就是要看她求饶绝望之后,谁还在乎?

    男人望着床上女人,心里无声轻叹了一声,她问他想要什么,她说她再也不会求他他要的,从来不是她的卑微,她的求饶!

    他要的是那二十来年如一日一样爱着他的那个女人,他要那个女人,回来!

    一把将她塞入了被褥下,自己立即跟着钻了进去,伸手紧紧抱住她,被褥下,男人伸脚缠住她乱动乱踢的腿脚:“要么睡觉,要么再来一次,做到你累,累了自然就睡了。怎样?”

    怎样?

    他问她怎样?

    呵

    “沈总,请您记住了,你正和一个杀人犯同床共枕!”

    男人本来闭上的眼睛,陡然睁开,黑亮漆黑的眸子,盯着床侧人儿看,俊美的面容上,唇角上翘,菲薄唇瓣勾勒出一道古怪的笑容,随即,没有只言片语,重新合上了眼。

    不多时,传来稍重的呼吸声。

    简童趁机想要从他怀中爬起。

    腰间铁臂如同钳子,死死地箍住了她,动弹不得。

    夜深了,反而更加安静,既然挪不开,倒是看着他,简童的神色,无比的复杂。

    眼角余光,又扫了扫床头柜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玩笑的心情,她想,那信纸,大约比她陪在他身边的时间还要多吧?

    真是讽刺无比。

    到底,是缘浅情深,还是缘深情浅?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可以确定的是,这缘,是孽缘!

    对!孽缘!

    孽缘就该早日终结!

    这般想着,她缓缓伸出一只尚且算作自由的手,缓缓地,缓缓地,靠向了身旁男人修长的脖子,缓缓地,扣住了他的脖子是不是,只要她用力地掐下去,便斩断了他俩这段孽缘?

    便可以从此自由了,便可以去往洱海的边上,去还那一辈子都不能还上的人命债了?她的眼神越来越迷茫越来越恍惚。

    她的五指一点一点地合上,一点一点地压缩着他身体里的空气倏然之间!身子陡然一颤,眼神渐渐清明,望着眼前的一切,望着她的手落在他的脖子上她她到底做了什么!

    她到底要做什么!

    眼底满是惊恐,眼眶顿时之间湿润!

    吓得陡然松手,那只刚刚就要杀了他的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勉强压制住喉咙里的呜咽声!

    夜深人静,仔细听,却依然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她神经质地把头侧了侧,埋进了枕头里不看,不听,不想手掌此刻,依然颤抖地厉害,

    而她没有发现,她的身体,更是从头凉到脚,在他的怀中,颤抖着。

    男人睁开眼,眸光落在身侧女人黑漆漆的头颅上,眼底的悲痛,却也漾出温柔傻瓜。他重新地闭上了眼,没惊动此刻如同惊弓之鸟的女人。

    被褥下的手,却更加地箍紧,还有双脚,也更加紧密地缠绕女人的腿脚。(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