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知道怎样才是调情吗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的信任,她等的太久太久了,久到已经绝望。沈修瑾,有那么久的时间,你不去信任,既然不信任了,那就请你不信任到底!

    心如荒漠的时候,却来告诉她,他愿意信她。

    “夜深了,沈总,你该回去睡觉了。”简童说。

    男人站在她的床侧,看着另一侧背对着他的女人,有些发呆,有些不知什么感觉心口,被挖掉了一块。

    她再也不在乎他的眼中她的模样了。

    不在乎他的不信任,同样也不在乎他的信任了。

    就站在床沿边,挺拔的身躯昂藏笔挺,深眸里却有着茫然他在想,这些年,她怎么就变了?

    明明,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怎么就觉得,就远的没有天际?

    很多年前漂洋过海她去美国只为了见他一面,再远的距离都挡不住她的热情,飞蛾扑火如她,所以是他,把她燃烧殆尽了?

    怎么如今,一张床,却让他们远如最熟悉的陌生人?

    沈修瑾一向淡漠的脸上,出现了焦急。

    他从没有想过,一转身永远都能够看到的人,无论他走得多远,走去了哪里,只要他转身,她就在他的身后,某一天,突然当他转身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了熟悉的身影。

    是他太自负了?

    是他太绝情了?

    是他消磨掉了那个女人最后的爱意?

    两个人,一个背对着身后人躺在床上,看似无动于衷的冷漠,脸上早就已经湿濡一片,哭得不能自已。

    终究,简童还是女人,她依然在他的面前,软弱了。

    另一个人,站在床边,呆呆地看着床上女人的背影,从来清冷,不知情爱,心底却已经慌作了一团。

    床褥突然地沉了下去。

    简童清晰地感受到后背的热源,第一个反应,便是抬手擦泪。她绝不让他看到这该死的眼泪!

    却不及他快,男人陡然灵敏地一翻身,压覆了上去。低头看身下女人,那女人却抬起了手臂,紧紧地捂住了一张脸。

    他有疑惑,伸手就去拨开她的手臂。

    “别。”

    她的拒绝,抵不住他执意要拨开她手臂的决心她挡着脸,难道就这么不想看到他吗?

    沈修瑾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执意却扯开她的手臂,可简童今日无比的执拗,就是不肯放下遮住脸的手臂,沈修瑾急了,他霸道地双手突然地抓住简童的两只手腕,巧力一用,猝不及防,便将她的手臂拉下,一边喝道:“看着我的”脸

    他终于拽下她的手臂,也呆住了。

    他的目光如同实质,被他注视着,简童难堪地撇开头,将脑袋侧到一边去。

    “你”他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呆呆地看着她湿濡的睫毛,未干透的眼眶,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心疼,又有一丝窃喜:“你哭了”她哭了是不是说,在她淡漠的外表下,木然的伪装下,在她心底的深处,其实,还是有在乎着他的?

    简童咬了咬嘴唇,“跟你没有关系。”

    我的眼泪,不是为你流的。

    她想告诉他的,就是这个。

    但男人此刻,俊美的面容上,扬起了笑意,忽然低下头,飞快地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口:“小童。”

    似乎不过瘾,又埋头啄了一口:“小童。”

    每啄一口,就喊一声小童。

    简童有些恍惚该信他吗?

    能信他吗?

    不!

    给过无数的机会,她的信任,等来的永远是失望。

    伸手,推了身上人一把:“沈总,想做吗?”

    沈修瑾欣喜的笑容,顿住了,不敢相信地望着身下女人她说了什么?

    “沈总应该知道,我简童是坐过牢,犯过错的劳改犯。这一点,是改不了的。

    我与沈总的关系,就像是娼妓与恩客。”

    她主动伸手,拉开自己的被子,扯开自己身上的睡衣。

    一只手臂如蛇一般,向着沈修瑾的脖颈,缠绕了上去,此刻的简童,比平常多了一份妩媚。

    但压在她身上的沈修瑾却拔身而起,避开了她的缠上来的手臂。

    简童又如蛇一样撑着床褥,坐起了身子,一边如影随形地缠了过去,一边轻笑:“沈总,难道不想吗?”

    沈修瑾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面前已然妩媚的无比陌生的简童,眼底沁出一丝丝的痛惜。

    简童狠狠一咬牙,敏感如她他眼底的痛惜,自然清晰地感受到可是,他眼底的痛惜,又是怎么回事。

    是为了她?

    不不不。

    一步一步,将她逼成如今这不人不鬼的模样的罪魁祸首,正是这眼前正一脸痛惜地望着自己的沈总!

    可那痛惜,又是怎么回事?

    管他呢,简童自嘲一声。

    “沈总”她又如蛇一样,缠上去,一双手臂,细细弱弱,缠住了男人的脖颈,便半跪在床褥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微微仰着头。

    “沈总你是我的大金主,我可还欠着你好几个亿。沈总躺上床,不正是暗示我,沈总有需求吗?”

    在这一刻,她强迫自己丢掉自己的灵魂,丢掉那所剩不多的廉耻,她一边如同妖精一般勾引着眼前的男人,一边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洗脑:

    没事的,没事的,都会没事。

    在他的眼中,你早已经低贱如泥,还在乎什么呐,只要他想,简童你就还可以更加低贱,怕什么,牢都坐过。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吧。

    也许也许他觉得她太低贱,便也没了那一点兴趣了。

    那最好不过,就放着她发霉发臭吧,谁也不要跨进来一步。

    这样想着,她的表演,越发地卖力起来,两颊酡红,明明破锣嗓子,偏偏还要捏着嗓子娇滴滴地娇嗔一声:“沈总真的不想吗?”

    她知道,她此刻的模样,一定无比下贱。她知道,她此刻在这个男人的眼底不!只要看到此刻的她的人的眼底,她简童就是个用钱可以估量的货物。

    她都知道!

    那又怎么样?

    反正,她不在乎。

    她的手指引诱地划过他的喉头,沈修瑾黑冷的眸子,眯了眯,眼底突然闪过一丝了然,垂眼再去看面前的女人,那眼神,看穿了一切。

    不再像之前那样闪躲,修长的手掌陡然伸出,扣住了她正滑到他锁骨的手,“这些动作,是谁教你的?”

    低沉的声音,如玉石落在盘中一般好听沉沉,轻声“嗯?”了一声,不过一个音节,却勾人犯罪,轻而易举就把简童刚刚的**比了下去,若论**,沈家修瑾,果真手段高明。

    简童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沈总,您忘记了,我是做什么的?这些东西,哪里需要别人教?若真要说起是谁教的,那应该就是出入东皇的男人们吧。”

    沈修瑾握住简童的那只手掌,细细摩挲把玩儿了一会儿,才不疾不徐地说道:“你大概理解错了。我是指,你这技巧和动作,太生涩了。

    如果你非要说是出入东皇的男人教的你,那只能说,他、不、行。”

    简童一脸的愕然沈修瑾会说这样子的黄段子?

    “你知道怎样才是**吗?”男人无比优雅地说着,一边把玩她的手指:“来,”突然伸手拉了她一把,简童只觉昏天地暗,醒悟时,已然整个人被他揽住,身子横陈在他的怀中:“来,我教你。”(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