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们结婚吧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时间过去很快,转瞬已经入冬。

    一切都很平静,但也平静的让简童心里莫名发黄。

    自大沈修瑾带着他住进了沈家大寨,日吃而坐,日落而息,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他对她的照顾无意识好到跳不出毛病来。

    换做他人,恐怕已经感动的无以复加,可,他越是如此,她却越是不舒坦。

    他总是喜欢在她洗澡的时候,坐在卧室的床边,就着床头灯,看着书,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便悄然站起身,无比自然地拿着吹风机,站在她的身后,每一根手指,细腻地滑过她的发丝。

    他也喜欢在清晨的时候,刷牙的时候,挤牙膏给她也顺便挤好。

    他也会霸道的索吻。

    类似这些情侣之间的事情,还有许多。

    但情侣之间应该做的,唯独同睡一张床这件事没有做,他们两人一直分房而睡。

    但是每一次他对她做出那些只有恩爱的夫妻或者情侣才会做的那些关怀的时候,简童就想笑。

    此刻,吹风机低微的嗡嗡声,一直回旋在耳边,如同以往的夜晚一样,简童头发湿漉漉地坐在床梆子上,天渐渐凉了起来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粉色加厚睡袍,裹得紧紧的这件新睡袍,还是身后的这个人,昨日刚刚给她购入的。

    衣服的做工自然是精致无比,想来,价位一定也“精致无比”,可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认为,她会喜欢这粉色。

    听着耳畔的吹风机的声响,有着频率的嗡嗡,感受着发顶轻微揉动的触感,突然之间,女人垂着脑袋,藏在胸口的脸上,露出荒凉的笑,无声的笑着,眼底里恨不得沁出泪花可不就是好笑嘛!

    这又算作什么?

    “干了。”她开口,低低的说道,潜意识里拒绝着他的关怀,他的每一个举动。

    说“干了”的时候,简童已经微微侧开了脑袋,身后的男人,黑眸缩了缩她不自知的小动作,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深处的想法。

    她就这么的抗拒他的靠近吗?

    失落。

    难受。

    还有一丝难言的悔恨。

    到底是在悔恨什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依言,摁掉了吹风机的开关,放下了吹风机。

    床上传来丝丝拉拉的声音,他看了过去,下一秒,伸手抓住了正要挪到大床另一侧的女人。

    “我们结婚吧。”

    猝不及防地,男人突然出声。

    而简童,俨然吓了一跳,看着身前的空气,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她是幻听了。

    然而,身后的那只手,正搭在她的肩膀上。

    四周很静,静的让简童觉得冷。

    一阵无声地战栗,像电流一样,流过全身,最后,狠狠地一哆嗦。

    好半晌,她没转身过去,只是依然冷眼望着面前的空气,粗嘎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杀人犯,配不上大名鼎鼎的沈先生。”

    说完,便三下五除二地合衣躺下,拉了一旁的被褥,盖在身上,整个人转个身,背对着身后的人,肩膀又往被子下缩了缩,也仅仅就露出半个脑袋在被子外了抗拒的意思何须多言。

    床边的男人,手还伸在半空中,眯眼望着床上女人的背影:“你也说过,你没有害过夏薇茗如果,如果我说,我信你呢?”

    骄傲的沈家修瑾,第一次垂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他的黑眸,依然紧紧锁住床上的背影。

    他在,期待着。

    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不自知的紧张。

    “不,我杀过。我害死了夏薇茗,我是个杀人犯。”她依然没有转过身去,依然背对着他,双眼空洞洞地看着一团空气,只是眼泪,却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滑落下来死死咬住了嘴唇,压抑住喉咙里的哽咽,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叫他听到一丝一毫的哭音!

    无声地落泪,无声的压制,无声地紧紧咬住嘴唇迟了,迟了!你的相信,一文不值了!(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