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个白天,那人在书房里忙碌一天,仅仅是吃过了中饭之后,又匆匆地进了书房里。

    只是叮嘱了她一句,有事的话,可以找佣人。

    简童坐在庄园外的长廊下,看着庄园里的园丁拾掇花花草草,阳光很好,天空很蓝,连风,都有着淡淡花香,恍惚着,似回到了从前。

    没人来打扰她,不知不觉,便在竹编的长椅上躺着打起了瞌睡。

    一切都很好,好的不够真实。

    如果忽视掉长廊尽头的那道刻板笔直的身影的话,那一切,真的就很好很好了。

    不远处的长廊尽处,银白发丝偶随风动,掩不住灰白眉下浑浊老眼里的怨毒。

    老管家手扶着一旁的柱子,一双老眼阴毒无比,落在长廊下那道睡着的人影身上咔擦!

    手指抠住了木质的柱子,手背上一条条青色的血管浮上,他不甘心!

    死的为什么是他的薇茗!

    他的女儿,孝顺又乖巧,怎么老天爷不长眼,死掉的是他这么好的女儿!

    心头无比的沉重,老管家悄无声息地迈步走向了那道睡熟的人,停在了长椅旁,灰褐色的老眸,就像是机械一样,无比的凉薄,无比的冷清,寸寸下移,一寸、一寸、又一寸视线陡然定格住,就锁在简童的脸上。

    “醒醒。”

    他在看了长椅上歪睡着的女人好一会儿后,刻板地开口:“醒一醒。”

    简童迷迷糊糊中听到声响,惊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旁的夏管家,那一点存留的睡意,顿时消散无踪。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的没了声音面对夏薇茗的父亲,她能够说什么呢?

    叫屈?

    喊冤?

    恐怕这个老人并不想听吧?

    道歉?

    悔过?

    凭什么!

    干脆,缓缓地垂下了头,她不说话。旁边的老管家倒是看了她身前的女子好大一会儿他倒是想要等她开口,想要听一听事隔三年之后,她会对他说什么!

    夏管家久久等不到面前女子,这个在他眼中害死他女儿的罪人,主动和他说一句话。

    “简小姐,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张了张嘴,沉默的女人,更加的沉默说什么呢?叫她道歉吗?

    面对谁,她都能够坦然地又违心地说一句“对不起”,因为“对不起”这三个字能够换来她少挨一顿毒打,能够让那些无穷无尽恨不得摁着她的脑袋一定要她承认自己是罪人的那些人近乎变态自私的满足感,

    但,唯独是夏薇茗的父亲面前他这辈子也别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他想要听到的那三个字!

    永远也别想!

    在别人的眼中,她太卑微,卑微到可以出卖一切,可以毫无尊严,可以任由别人将她看作小丑对,在别人的眼中,她简童,如今,就是这么一个低贱的人。

    “简小姐真的没有什么要对我,这个夏薇茗的亲人,这个三年前丧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亲说么!”

    夏管家心头如火燎,无比凌然地对着简童喝道!

    他要看一看,一定要看一看,这个万死难辞的简童,她的脸上的忏悔!

    但!

    面前的女子,原本低低的垂着脑袋。

    此刻,在他激动愤怒的眼神的注视下,她那个一直沉默以对的简童,缓缓地抬起了头颅,高高地扬起了脑袋,她的眼,一丝不落地对上面前夏管家的充满怨恨的眼睛,与夏管家不同的是,简童的眼神清澈、干净、磊落!

    “你要对我说的话呢?”你脸上的忏悔呢!为什么没有?

    为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她的脸上一丝一毫的忏悔都没有?他的女儿死了!

    换不回这女人一丝一毫的忏悔吗!

    看着面前面目隐约露出狰狞的老者,简童平静无波的面容上,缓缓地露出一抹轻笑:“夏管家看不出来吗?我,已经回答了你。”

    她常常弓着的背,蜷缩得毫无一点气质甚至十分畏手畏脚的模样,舒展开来,堂堂正正地对上夏管家怨恨的眼,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坦荡而磊落!这,就是简童的回答!

    还有言辞可以胜过她此刻坦荡磊落的举动吗?(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