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平静下的绝望你看不出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怎么可以在这里!

    先生怎么可以带她进来这里!

    这是薇茗从小生活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允许这个女人的到来!

    老管家银发垂落的额头上,青筋毕露!

    极力忍耐着胸口呼啸而出的愤怒!

    到底是沈家御用的老管家,世代都是服侍沈家人,老管家此刻极力地忍耐,脑子里那根弦就快要崩断了,却还是保持了最后一丝的理智:“先生,她简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提及“简小姐”三个字的时候,老管家几近咬牙切齿,森冷的目光,瞥向简童。

    简童依然坐在车后座里,却也不平静。

    深埋的头颅,不是因为愧疚,只因为她多看这个从小叫着“夏管家”的老人,却不知此刻该如何与之相处。

    夏薇茗的死,和她简童的的确确的冤屈,这个已经满头银发的老人,他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又该是谁来承担。

    “我不想住在这里。”

    车内的女人,破天荒的打破了沉寂。

    车外的男人一脸的讶然。

    随即向车内的女人招招手:“过来。”低沉的声音,带着不许反抗的霸道。

    看车内的女人没有动,沈修瑾忽然探身进去,手掌陡然抓住车内女人的小臂,巧劲儿一带,将她带了出来。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简童惊呼出声“啊”,来不及多想,被拽出了车外时候,脚下不稳,下一秒腰间就被一道结实滚热的长臂箍住,随之,头顶响起那人冷然的声音:

    “夏管家要是不愿意待在这庄园里,大可以今天就收拾收拾东西回祖父身边去,当然,我也会给你一笔不菲的养老金,夏管家不愿意回祖父身边的话,这一笔养老金也足够夏管家舒舒服服享乐晚年。”

    咯噔!

    夏管家心里突如其来的惊吓,猛然抬起头:“先生误会了,我只是好奇简小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是对简小姐的突然出现,有些措手不及。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是这样吗?”磁沉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吐出疑问。

    夏管家此刻后背一片湿透,头顶上那倒目光,如同利刃,能够洞穿他心,硬着头皮点头:“先生请放心,我们夏家人,世代忠诚于主家。而夏家人出生第一个要学的就是,遵循管家职业道德,无论我与简小姐之间是否有什么不愉快,我都会秉承着一个管家的自我修养,礼貌地对待夏小姐。”

    夏管家弯着腰,虽然看不见沈修瑾的神色,但却全身紧绷,心里已经紧张无比,直到头顶上的那道目光不在了,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沈修瑾是否真的信了夏管家的话,他淡淡扫了夏管家一眼:“你最好说到做到。”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着,物色接替夏管家的人了。

    只是夏家已经服侍沈家几代人了,贸然将夏管家换掉的话念着这么多年的主仆情谊,沈修瑾看着面前虽然身姿依然矍铄,却已显老态的老人,从记忆起,夏管家便照顾了他的生活起居。

    “十分钟后,你到我的书房来。”他丢下一句话,便带着简童往屋子里走。

    “是的,先生。”夏管家依旧保持着弯腰恭敬的态度,直到身后不再有脚步声了,才缓缓直起了老腰,背对着身后的偌大庄园,早就已经被毒浸泡的心,此刻那叫做“怨恨”的毒,已经蔓延开来。

    “先休息一下,吃了中饭,我让苏梦陪你去逛商场。”沈修瑾领着简童进了一间卧室。

    简童其实对这庄园的构造熟于心,他一路领着她往二楼走的时候,便已经知道,这是要往哪儿去,沈修瑾看不到身旁女人复杂的神色,自然不知道她此刻的想法。

    只把她领进屋子,轻声吩咐了一句之后,转身离去。

    而简童,站在原地,好半晌,才缓缓地扭头脖子,环视一圈,她看的很慢,似乎要360的将这个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看个遍。

    突然,她的视线,顿住了!

    目光所及,是他床头的方向。

    如果沈修瑾此刻并没有去书房,而是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女人此刻的神情,古怪的不正常。

    说不上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瘦削的脸上,呈现出怪诞无比的神情似悲,似怨,似留恋脚步,要抬起,又犹豫。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方向。

    终于!

    抬起了脚,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实木的床头柜,着实有一份重量,里头也不知那人堆了一些什么东西,越发地重了。

    手把手,搭在床头柜上,用力往外拉,擦一把汗,再继续。

    又不敢弄出声音来,这活儿,越发的不好干。

    她倒还有心思调侃自己,那年自己还年少,也不知打哪儿来得力气,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硬是偷偷潜入他的房间,凭着那股子按耐不住的“爱”,将这个沉重的实木柜给拉了开来。

    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他没有换过床

    “吭咚”,到底最后还是发出了一声响动,立刻如同惊弓之鸟,绷紧了身子,做贼心虚地往门口看去。

    五秒之后,门还是关的好好的,这才想起来:那人是去书房了,她是去过那个书房的,离着卧室有一段距离,那人进了书房,又喜欢把门关着。

    想到此,她就忍不住对着自己翻个白眼儿怕个球啊,他又听不见。

    擦把汗,然后继续埋头苦干,又是抠又是挖,终于把记忆力床头柜下,当年被她挖开的三块地板起了起来。

    地板起开来,赫然露出一张陈旧的纸张。

    纸张上写着什么,如今,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她看了看地板下那张陈旧的信纸,看了足有五分钟,最后还是无声叹息一声,连手指碰都没有去碰一下。

    “笑自己年少轻狂,讽自己自大无知才想着如此蠢笨算计了缘分。终究是一朝入狱,心死如灰。此生错爱,葬送了一生。”闭上了眼,泪已经湿了脸,她笑自己爱错了人,毁了这一生。

    举起手臂,擦干了眼泪,她的脸上再一次地恢复了平静无波,好似刚才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手把手将三块地板重新装上,又用了把力气,将床头柜推了回去。

    那信纸,就留在这里吧终有一天,绝望心头,再也无望自由时,那就不挣扎了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