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脏 太脏了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在这里做什么?”沈家大宅里的一间屋子,沈一正在里面翻箱倒柜,夏管家手里托着托盘,站在门口,冷眼看了沈一一会儿,出声叫停。

    突如其来的声音,沈一微惊,下一秒扭头看了过去:“啊是你啊。”

    夏管家灰眉微不可查地抖动了一下,视线寸寸下移,落在了沈一手上的本子上:“你手上拿着什么?”

    “哦,你说这个啊,不就是薇茗小姐的班级通讯录吗?”

    “你那个做什么?”

    “当然是”沈一正要解释,另一道声音叫住他:“沈一,快点啊,兄弟们等你有事儿。”一抬头,沈二正朝着他和夏管家走过来。

    沈一又不傻,兄弟们又没有和他约定,哪儿来的什么事儿?那就是沈二故意打断了他和夏管家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哦,”应了一声:“夏管家,我还有事儿忙,回聊。”

    夏管家几十年如一日,刻板严肃的老脸上,显现出了思虑之色,昏黄的眼珠动了动:“薇茗的班级通讯录他要这个东西做什么?”

    心里存了疑虑,夏管家转身大步走,不是去追沈一的身影问清楚,而是往庄园里属于自己的卧室快步走去。

    走进自己的卧室,反手就把门锁住,眉心紧紧锁紧,思索片刻,立刻就拿出手机,拨打出了一个很久没有拨打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懒散的一声调侃:“哟,我说是谁的电话,夏管家您老有何贵干?”分明,电话那头的那道声音的主人,对这个夏管家,有一丝轻视。

    夏管家眉心紧锁,也不在乎电话那头人的调侃和话里显露出来的轻视,匆匆开口:“刚刚沈一进了杂物间,拿走了薇茗的班级通讯录,太不对劲了,你得帮帮忙,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呵呵夏老头啊,你心知肚明,沈一是他的人,沈一一个保镖,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找当年的班级通讯录,会致使沈一这么做的唯一可能,就是他的主子吩咐了他什么新的任务。”

    此间,夏管家的老脸上已经浮现了难以压制的怒气,对着电话那头那人压抑地怒吼:“薇茗已经死了!”

    薇茗都死了,尘归尘土归土了!

    那还要翻出当年的班级通讯录做什么!

    “行了,夏老头,我帮你跟过去看看,你家的主子,到底想要做什么。”正说着,那头的人突然的轻笑起来:“不过我说,夏老头,你这算不算背主?”

    哪有做家奴的背后跟踪调查起自己的主子?

    夏管家老脸一黑,粗声粗气哼唧道:“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告诉你,陆明初,谁都不比谁干净,屁股后面都沾着驴粪蛋子。你是目的不纯,而我,只是为了我那个可怜早逝的女儿。”

    陆明初在电话的那一头无声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但眼底深处,分明是对夏管家的轻蔑和鄙视说的好听,为了自己可怜早逝的女儿。背后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不比他那个宝贝女儿遭的罪更加恐怖骇人十倍百倍?

    不过,这事情不归他管。

    天下可怜人多了是了,难道他还同情心泛滥的一个一个去援手帮助?

    要怪也只能够怪那个姓简的倒霉催的,怎么就认识了夏薇茗这个蛇蝎毒妇!

    “夏老头,你也不用拿话激我,有好处的我做,没好处的我不会说。”

    夏管家眯了眯眼,得到了陆明初的口头保证,心下微安,但却还要特意再煽情一把:“你体谅体谅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苦心情。明初,你应该更能够体谅我痛失爱女的心情,丢掉自己很重要的人和东西,那种心情

    明初,你本不该姓陆,你本该光芒四射耀眼”

    “闭嘴!”电话那头,陆明初咬牙切齿:“夏老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一个沈家养的狗,能够对我指手画脚吗!

    我姓什么,关你屁事!

    我姓什么,我都光芒四射!跟我姓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

    “砰”!

    陆明初手里的手机,重重地扣在办公桌上,眼底一片阴翳!

    那张脸,怎么看,都有些熟悉,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个倒扣的相框,陆明初扶起相框,相框里的照片,赫然入目!

    “沈修瑾!”他咬牙切齿,眼底的怨恨,似要从眼眶里溢出来,“咚”的一声重响,拳头砸在金丝楠木的办公桌上,阴冷的气息节节攀升,从后槽牙里硬要挤出三个字:“等着瞧!”

    倏然站起身,他身量极高,竟逼沈修瑾身高,揣起桌上的车钥匙,风驰电掣出了门。

    另一边,沈一和沈二并排走:“你刚刚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沈一问沈二,但实则却并不是真的在问,沈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沈一真的问的是:你沈二刚才为什么会阻拦我告诉夏管家真相。

    “大哥,”沈二顿住了脚步,干脆直面面对沈一,“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既然bss让你查的事情,是三年前的那件事情,那么定然牵扯到了夏薇茗,夏管家是夏薇茗的父亲,难逃关系。

    刚刚刚刚要不是我突然打断了你的话,大哥,”沈二刚毅的脸上,越发严肃,盯着面前的沈一:“你刚刚,是想将错就错,把bss的意思,顺道就不动声色地告诉了夏管家吧?”

    沈一面色骤变,色厉内荏,大声喝道:“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把bss要再查三年前案子的事情故意告诉夏管家!”

    话刚落地,沈一色厉内荏的脸上,急色的神情顿时大变!“唰”的一下子,血色从脸上抽尽!他不敢对视沈二的眼,沈二正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沈一“咔擦”一声咬紧牙根“你套我话?”

    “大哥,你如果真的是因为疏忽,没有理清楚夏管家和这件事的冲突关系,而说漏了嘴的话,我又怎么能够一句话套出你的真话来?

    你自己刚刚说什么?说你怎么会把bss要再查三年前案子的事情故意告诉夏管家?你也知道这件事不应该让夏管家知情啊?

    大哥,我知道当年薇茗小姐过世,你心里也难受但是大哥!薇茗小姐就算活着,你和她也不可能!”

    沈一面色惨白:“住嘴!我从来就没有觊觎过薇茗小姐!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大哥你说你没有,那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简小姐?”

    沈一面露狰狞:“我不过就是看不惯那个女人仗着自己的身份,为非作歹胡作非为,害人性命歹毒成性,这世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够了!大哥!bss让你去查当年的事情,说明bss认为当年的事情有隐情你现在给简小姐定罪,是不是太说不过去?”沈二有些悲痛地望着沈一:

    “大哥,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漏嘴。但你必须放下偏见,认认真真地查一查当年的事情。”

    沈一深深望了沈二一眼:“我没这么下作!bss吩咐下来的事情,我会如实去做!至于能够查到多少,我不知道。

    时隔三年,当年的事情不好查,那几个小混混不见踪迹,知情的人也就只有简童那女人了。唯一能够下手的地方,也许当年薇茗小姐的同班同学能够知道一些。”

    沈一按照班级通讯录,一个个打电话约见面。

    一家咖啡馆里,三四个女孩子坐在一张咖啡桌上,同桌的还有一个西装男子,这男子就是沈一。

    “你们再想想,当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夏薇茗可有没有说过什么?”

    那四个女孩子一脸的愁眉不展:“没有,真的不记得了。”

    他们的桌子靠窗户,是个半开间的小包厢,殊不知,包厢的隔间里,坐着一个长腿长手的男子,优雅地把玩手里的咖啡杯,却漫不经心地听着隔壁间的对话。

    沈一抿着嘴唇,站起身:“这样吧,你们回去再仔细回忆一下,如果想到什么的话,给这只手机号码打电话。”几张名片推向了四个女孩儿:“我先走了,账单我已经结了,几位慢用。”

    沈一从隔间的入口路过,却没有看到里面的人。

    陆明初薄唇轻勾了勾,嘴角旋出几丝讽笑沈修瑾,何必呢?

    既知今日情动,何必当初狠绝毒辣?

    陆明初何等人也?这也是个精明市侩的主儿,只需要听到始末,便能够猜出一堆的事情,就比如,通过沈一的所作所为,就能够猜出,沈修瑾对简童用情了。

    “当初以为那个天使脸孔蛇蝎心肠的乖乖女是你沈修瑾的软肋,却原来是我错了。”难怪了难怪那个乖乖女生前受辱而亡,姓沈的无动于衷。

    “却原来是我搞错了。”轻嗤一声:“也好,也好。”

    便拿出手机:“查到了,你家的主子怕是对你的杀女仇人动了真情了。”

    话未说完,耳朵里传来噼里啪啦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电话那头,夏管家的手一软,手机没拿稳,便摔在了地上,瞳孔放大,呼吸紊乱,嘴唇紫绀好半晌,颤颤巍巍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来手机:“沈一在查当年的事。”

    夏管家这句话说的是陈述句,而不是反问句。

    “嗤”陆明初不免幸灾乐祸:“能不能查出当年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但既然要查当年的事情,免不了也要查一查这三年里的事情。夏老头,你得抓紧时间,擦干净了你那朵老菊花。”

    说完,掐断电话。

    三年里的事情,那也就是要查监狱里的猫腻了。

    这里头事情够脏!

    夏管家匆匆忙忙换了衣裳往外走。

    他很清楚,此时此刻争分夺秒!

    而他此间凭借的,也不过就是自己对沈修瑾这几十年来如一日的照顾的情义,沈修瑾对自己的信任。

    一旦信任被打破夏管家不敢去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