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是姓沈的能够满足你还是我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雨之中,有个女人,从东皇的大楼里走了出来,走进了风雨之中,雨伞是在储物柜里找来的,那个男人不管多么可恶,但有一句话说对了。

    她是逃兵,是懦夫。

    但,怎甘心?

    走到了路旁,路旁已然有一辆黑色的宾利等在那边。

    一眼便认出来,那车的主人,除了那不可一世的沈修瑾,还有谁?

    举步走了过去,窗户玻璃降了下来,露出驾驶座的人脸来。

    “简小姐,请上车。”车里沈二下了车,绕到了后座位旁,拉开了车门。

    抬脚坐进了车子里,沈二也回到了驾驶座。

    “他叫你来的?”

    沈二听到后车座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视镜照着后车座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很安静,侧着脸,静静望着车窗外。

    沈二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就在两个小时前,她神情癫狂地从那栋楼里冲出去,那个时候,她的身上,流露出浓浓的绝望,几乎溢出来了,清晰地让他这个180的壮汉都能够感受到,她的身上,从心而出的绝望和恐惧。

    沈二又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后车座的女人……太安静了。

    “嗯,沈总让我把车开在楼下等您。”

    简童望着窗外,其实根本看不清窗外的景,雨水打湿了窗玻璃,一片模糊。但她却看得出神,车子平缓地驶上路上,直到下车,沈二都没有猜透过后车座那个女人的心思。

    见识过她的绝望,又亲眼看到她的平静……诡异的反差。

    “简小姐,到了。”

    简童这才降下一点窗户玻璃,看清楚了不远处“唯爱基金”四个金字,嘴角浅勾了勾:“我没说过要来‘唯爱’。”

    “boss说,无论简小姐要去哪里,必须先来‘唯爱’。”

    “去‘零度咖啡’。”

    “可是bo……”

    “你可以向他汇报,但现在,我要去‘零度’。”

    沈二稍有微词,又听到车后座那粗嘎的声音缓缓说道:“或者,我自己打的。”

    沈二的嘴角抽搐了下,见简童真的推开了车门。

    “等下,简小姐,我送你过去吧。”

    车子重新驶上马路,不多时,就到了‘零度’。简童推门下车,没有在意沈二会不会打电话跟那个人汇报。

    咖啡厅里一间包厢

    “刷拉”一声,门打开,包厢里的男人抬起了头,玩世不恭地轻笑一声:“许久不见,你成长了。”

    简童垂头看着脚下,不发一言,等候他下一句讥讽。

    “勾搭男人的本事见长了。”

    萧珩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简童并无意外,埋头望着地面,萧珩看不见的角落,她轻轻勾了勾唇角,眼底的锐痛,来不及表现,已经隐匿无踪:“萧珩。”

    从来只叫他“萧先生”的简童,破天荒地直呼其名,男人猛然恼羞成怒:“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我的名字,我只觉得恶心。”

    简童看了萧珩一眼,默不作声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推到了萧珩面前,没说话,眼却落在对面的男人脸上。

    视频很短,不到一分钟,但在萧珩看到这段视频的第一眼的时候,简童心里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就已经得到了证实。

    没再说什么,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机,“萧总,天下熙熙皆为利忘,天下攘攘皆为利来,理儿是这个理儿,但你这次的手段,卑劣了。”

    萧珩一恼,“简童,你一个当了婊子的女人,跟我谈道理?”

    她这种女人,也配跟他大谈人生道理吗?卑劣?“我再卑劣,能够比你卑劣吗?卖苦情,装可怜,勾搭了我,现在又勾搭了沈修瑾,”萧珩提起沈修瑾,更加口不择言,“呵呵”,突然冷笑一声:“我倒是好奇,你这次又是那什么勾引的姓沈的?”

    修长的手指伸出来,勾住简童的下巴,“是什么?你的身体?还是你的……贱?”

    简童气血起伏,血色从脸上褪去,她绝想不到,这般羞辱的话,会从萧珩的嘴里说出来……或者说,她预料到萧珩会羞辱她,却没有想到萧珩的口不择言,已经到了绝对侮辱的程度。

    “松手。”

    粗嘎的声音淡淡响起,但仔细听的话,平静的口吻下情绪澎湃,并不如表面看到的那样平静。

    “呵~装什么装?”

    简童抬眼,直视面前的大男孩儿,依稀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这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后来接触下来,她知,别人眼中的萧珩并不是真正的萧珩,“你是认真的?”

    萧珩怔了一下,薄唇勾出一道邪魅的笑。

    这一笑,好初次在楼梯里撞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一切已经在不言之中,简童已然明白,尽管她不想和她正面冲突,这是她灰暗世界里突然出现的一道光亮,如果可以的话,她绝不会愿意和他有所冲突。

    但现在,冲突在所难免。

    “萧珩,我不欠你的。”女人粗嘎的声音说道。

    闻言,萧珩愤怒不已:“谁说你不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

    “你欠我、欠我……”这该死的女人,到底欠他什么啊!为什么她刚刚那句话,让他无名地愤怒无名地暴躁!

    恼羞成怒的男人,向来没有什么理智。

    “萧珩,我不欠你的,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亏欠过的,是一个死人。”她举起手里手机:“我不知道这视频从哪儿来的,但是萧珩,你一定看过这个视频。”否则,刚才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他的表现太沉重太无所谓,就像是看过无数遍一样,

    “今天,这个视频,在我‘唯爱’内部传开了,每个内部员工都看过,而此时此刻,这个视频,估计已经散播得外界去了,明日……不,不用明日,今天,此刻,说不定,整个圈子里的人,都已经看到了。

    萧珩,我明知道此时此刻,应该争分夺秒地去控制住局势的恶化,而我却用现在无比宝贵的时间,来见你……萧珩,这个视频,是你放出去的吧。”虽然不知道,这个视频是怎么来的,她也不想追究,为什么那一日的视频,会被人录下来。

    不知为什么,在看到女人脸上出现的那一抹失望的时候,萧珩心口陡然疼起来了,“你以为这视频是我拍的吗?呵,我不会这么无聊。”

    他咬牙切齿,自己却不知道,此刻这句话,正是在极力地自证清白……可他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那么在意简童的失望呢。

    简童伸手坚定地拉开萧珩紧紧拽住她手腕的那只手掌,望着萧珩:“都过去了。如果你认为,在今天之前,我欠你萧珩的一个事情真相,那在你放出这个视频之后,我们两不相欠了。”她和他,都是明白人,所以她说,视频是他放出的,而他也没有反驳。诚然,视频不是他拍摄的,但……最后却是通过他的手放出的。

    一抬头,那女人转身离开的太过潇洒……她又凭什么离开得那么潇洒!

    倏然伸出手,狠狠抓住简童的手臂,用力拽向自己,那张俊美的脸上,须臾之间,狰狞如恶鬼,“简童!做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她说互不相欠,就互不相欠吗!她戏耍了自己,把自己当做傻子一样戏弄,她说不相欠,就要不相欠?

    做梦!

    “就看看,是姓沈的能够满足你,还是我能够满足你!”

    狠狠地拽住简童的手臂,他迫切地朝着那唇瓣吻上去!(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