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能说的事情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简陌白帅气斯文的脸上,浮现了红晕,简童的话,不只是对他内心的打击,更是让他觉得在众人的面前丢尽了面子!

    按照她所说的,她虽然是简老爷子亲自带在身边教导的,但是她有的,自己也有,可是最后,简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几乎所有人提气简家,便想到了简童,其次才是自己。

    简振东的脸上更不好看,简振东没面子,自己也跟着没面子,老眼中阴沉沉一片,冲着简童喝道:

    “够了!今天这里不欢迎你,三年前,你让简家几乎一夜之间,沦为了上海滩的笑话还不够,今日这个场合你还要来闹腾,还要捣乱!

    你是什么居心!

    简家生你养你,无愧于你!三年之前,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情!你错的太离谱了!这之后,简家所有人走出去好长一段时间,都要被别人指着脊梁骨——看,那个就是简振东,有一个杀人犯的女儿!

    你兄长在外应酬,也多被人嬉笑嘲弄。

    你母亲更是在一众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

    孽畜!

    你实在是让我们伤透了心!”

    简童浑身的血液逆流!

    我让你们伤透了心?

    我错的太离谱?

    我是杀人犯?

    当所有人都可以不相信她的时候,甚至沈修瑾都可以不相信她,可是身为她家人的爸爸妈妈哥哥都不相信!

    是不相信,还是根本就不想相信?

    她承认,迫于沈修瑾沈家的压力,面前的那一家人可以忍气吞声放弃她,可是如果有心,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见她,连自己亲口问一问亲生女儿事情的真相都不愿意?

    胸口里堵着一口气,她拼命地睁着眼睛,不肯眨一下,她怕眨一下之后,眼泪就控制不住了!

    何必……那么多的借口!

    “想要‘唯爱’,直接向我开口,我一定会给!”那女人,容貌依稀有着当年简童的痕迹,却多了一丝沧桑,苦涩蔓延,她依旧牵动唇角,扯出一抹微笑,她想要这微笑温暖,却无意中透露了心里的苦涩,

    她望着那边的三个人,唇瓣动了动:“因为我们是,家人。”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连忙垂下头去,伸手飞快地胡乱抹了抹脸,却忘记,她今日的脸上带着妆容,一下子,妆容花了,糊了满脸。

    她只当擦干了泪,又抬起头,别人就看不出。

    怎知道,弄巧成拙,那糊花了的妆容,傻子才看不出来。

    只是此时此刻,也不会有人特意就这个问题,专门去提醒一下她。

    普通人花了妆容,走到大街上,尚且会引来侧目,而况是这个最最虚伪最最冷漠的圈子,男人们还好,年轻的千金们,便一个个的看好戏一样看着简童。

    沈修瑾眯起了眼,脚刚刚抬起,就顿住了。

    “不需要你给,‘唯爱’现在跟你没关系。”丑态毕露,简振东掷地有声地宣布:“现在‘唯爱’已经是贺老爷子的了。”

    “我不同意!”简童怒斥:“这是爷爷和我一起的心血!”

    “你还好意思提起老爷子?老爷子以你为耻,我们简家以你为耻!我们简家没有你这个心肠歹毒的杀人犯!”

    心肠歹毒的杀人犯!

    简童狠狠咬住了嘴唇!心脏被巨锤捶了一下!尽管,早已经习惯了才对,可是今日,依然心绪波动!

    “杀人犯,杀人犯,一口一个杀人犯!你亲眼看见我杀人了?”她轻声地问道,这句话,已经藏在心里许久许久,无数次,想要脱口而出,却因心里无比的明白,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而她更是找不到当年那些犯事的混混,找不到任何对她有利的证据,便只能绝望地闭上了嘴,背负下了一切。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轻,和她说这句话时候的态度一样,云淡风轻的有些怪异。

    外人只看到了她平静的外表,怎么也穿不透那层皮囊,看到灵魂在哭泣!

    一旁,沈修瑾如鹤立鸡群,无比耀眼的男人,呼吸一滞,却没有去阻拦和呵斥。

    简振东也是一滞,不得不说,商场混迹的老狐狸反应极快:“三年前手机里的电话和短信在那里,还要别人亲眼看见吗!”

    的确,如果简童不是事件的当事人,那么,那样的短信对话,还有最后的几通电话都是打给自己的,如果她十分确定自己的无辜,恐怕连她都要怀疑了。

    这世间,万般事情,却这么巧合……自嘲轻笑一声:错了,不是巧合,而是算计人的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算计进去了,而她简童却成了这场失误的算计中的牺牲品。

    而知道真相的,除了自己,就是死去的夏薇茗,还有自从事发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几个混混。

    除非能够找到当年的那些混混,否则她大概这辈子都洗不清了。

    巧的是,当年的简家其他人,恰好早已经瞄准了她手里的‘唯爱’,这一下,一拍即合。若是当年简家所有人凝聚一起,能够稍微拖延一下沈修瑾对她出手的时间,那么,也许还给她留出了时间,找到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然而,时隔三年,当年即使有什么蛛丝马迹,也早就已经湮灭无踪。

    所以……自打被送进那个地方之后,她便已经明白——即使出狱,也再无话语权。因为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丝当年留存下的蛛丝马迹。

    出狱之后,不是没有去当年事发地点看过……每当休息日,“夜色”酒吧的周围,她去过一次又一次,尽管她去的时候,‘夜色’早已经关门大吉,推倒了当年的建筑,变成了一个咖啡厅。

    她无言反驳,狠狠咬碎一口牙,把这指控,把这些指责的目光,鄙夷的眼神,把这‘杀人犯’的罪名,背下去。

    简振东对在场的人表示抱歉:“真是抱歉,今日的宴会被打乱,简某人向大家道歉。”说着,举起杯子:“我罚酒。”一干二净。

    又一阵恭喜贺老爷子。

    贺老爷子笑呵呵的,显得十分得意。

    简童的面色变了又变:

    “贺峰北,你拿了我爷爷的东西,就不怕我爷爷晚上来找你!”

    贺老爷子旁边的贺武听了,恼怒冲上前:“贱人!你敢一而再再而三诅咒我爷爷,我……”

    贺武几乎是冲到简童面前了,众人睁大眼睛,眼看一场血腥场面就要发生。

    一道身影,不着痕迹地挡在简童面前,“你要怎么样?”

    贺武停住了脚步,呆了呆,周围其他人也呆了呆……今日因为是‘唯爱’的拍卖会,沈修瑾带简童过来,所有人几乎约定成俗地默认了沈修瑾是为了羞辱简童,才会带简童过来的这个事实。

    可……可……可不对啊?

    众人呆了呆,望过去,男人俊美容颜冰冰冷冷,没有一丝温度,长臂一揽,环住身旁那个简童的肩膀,狭长凤眼眯起,“贺武,她就是一而再再而三诅咒了贺峰北,你能怎么样?”

    你能,怎么样!

    多么嚣张!(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