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是谁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简振东气得全身发抖!

    手指着简童:“孽债!孽债!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种!”

    忍着眼底的酸涩,简童紧紧咬住牙关,她怕她这一不小心松了牙关,道出来的是无尽怨恨的言语!

    深呼吸,她才尽量平静的言语说道:“简先生,简太太,时候不早了,二位早点回去吧。”

    两只手都被开水烫红,她却不察觉到疼痛。

    出狱后的第一次见面,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下。

    “你把这一笔笔的钱的来源,给我解释清楚!”简振东犹自不肯放过简童,怒目相视:“还是要我帮你说?你这些钱,都不干净!”

    一句“不干净”,简童身子剧烈一颤!

    “出去!你们给我出去!”她依然还是把头垂着,手指狠狠指着大门:“再不出去,我就报警!明天的头版新闻就是简氏集团的总裁和总裁夫人,深夜擅闯民宅!”

    她双眼通红一片,她可以不要温情,可以不要亲情,也接受了被抛弃的事实,但是,面前这对夫妻,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骂她的钱不干净?

    “你敢!”

    简童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当真当着简振东的面,就要拨打手机,一旁简夫人冲了过来:“童童,别冲动,你父亲他也是因为听到风言风语,你父亲也是关心你的,否则,大半夜跑来这个地方。你父亲也是想要你好的。”

    简夫人把简童的手机抓在手里。

    简振东冷哼一声:“几日前,你贺爷爷深夜打电话来,说他家贺武在东皇看到你。我还不信,叫侦探社的熟人打听你的事情,我还是不信,今天这一桌子的钱,结结实实打了我一巴掌!

    三年前,你做错了事情,还不知道悔改!

    出狱之后,不思好好做人,好好悔过,你堕落到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去!你让我们简家丢尽了人!

    我简振东这张老脸,在这上海滩上,成了一个笑话!”

    简童死死咬紧牙根,她浑身都在发抖!

    她闭了闭眼……真傻!

    今日见到这对夫妻,她以为是他们念及父母之情母女之情,是想念她,才会深夜找过来。

    她还想着,今日他们来找自己,那么心底的那些怨念,就让它都消失吧。

    她还想着,他们今天能够来见自己,至少他们还是想着念着自己的,三年前只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权势,不敢得罪。

    终究,是她异想天开!

    怎么就这么傻!

    如果他们真的是因为想念自己,才来见自己的,那么早该在她出狱时候,就来见自己了。

    如今离她出狱已经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对夫妻也好,简陌白也好,简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主动来找自己。

    而今天,他们大半夜来找自己,进门不是叙旧,而是斥责……侦探社,原来是因为贺武在东皇见到她,他们还找侦探社来调查自己。

    “童童,你快和你爸爸说,那些事情都是子虚乌有的是误会,都是有隐情的,你快和你爸爸解释清楚,别让你爸爸生气。”

    简夫人紧张地抓着简童的手臂,不停地劝说简童。

    简童垂在身侧的手掌,死死的掐进掌肉里去,旁边的这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正在帮她“说话”!

    可每说一句话,简童只觉得心如死灰!

    简振东在一旁,冷着脸,等着简童的解释。

    这对夫妻今天来,就是来等她的解释的吗?……简童低垂着的脑袋下,忽然传来一阵阵怪异的笑声,一点点的似痛似怨似心死。

    “童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啊。”简夫人离简童最近,那笑声,怪诞得让人心惊,简夫人心里有些害怕颤抖。

    “没有误会,没有隐情,我就是在东皇上班,简太太想要我跟简先生解释什么?

    解释我为了钱,曾经跪在客人面前,趴在地上像狗一样摇着尾巴吗?

    还是解释我为了钱,被不同的男人抱在怀里任由他们又摸又亲?

    或者是解释我为了钱,躺在男人的床上,用我这身体费力地讨……”好……

    “啪!”

    话未说完,一记巴掌狠狠甩过来,把简童甩得摔倒地上,简振东气得浑身颤抖,冰冷的眼神,怒瞪着摔在地上的女儿:

    “孽畜!孽畜!!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畜!出狱之后,不图好好改过,好好做人!你去做娼!

    居然为了钱,跑去东皇,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

    好好改过?好好做人?

    简童“哈哈”地笑,被打的那张脸上,清晰的五指印,她有些麻木地问道:“按照简先生所说的,我要怎么好好做人,好好改过呢?”

    “你就是去便利店里当个服务生,也好过自轻自贱地去做娼!”

    简振东怒目丢下这句话!看着简童的眼神,就好像是看仇人!

    简夫人蹲下身,去扶摔做在地上的女儿,简童没有拒绝,她缓缓抬起头,她也不再刻意去遮掩她破碎的嗓音,

    为了遮掩那粗嘎难听的声音,她捏着嗓子说话,就是疼得不想再开口说话了,也不想叫生养自己的爸妈,听到这难听的嗓音,

    但,此刻却觉得,自己又犯傻了,他们今天是来教训自己的,是来斥责自己的,又怎么会在意她的嗓子,他们连她这个活生生的人,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一个被毁了的嗓子吗?

    “简先生,您说的这么好听,您怎么不在我出狱的当天,给我搭把手呢?您瞧瞧我这张脸,您大约也忘记了,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了,我是一个坐过牢的劳改犯,我没有过去,没有亲人,没有背景。

    我这样一个人,您让我出狱的当天去哪里找一家愿意收留我的便利店工作?

    我如果不去东皇,我就要饿肚子,睡大街了。那时候,您在哪里?”

    简夫人离简童最近,在简童抬起头的那一刻,她眼中露出惊恐,松开了抓住简童手臂的双手,吓得摔做在地上:“你你,你的脸?”

    她指着简童的脸,又想到了简童的声音:“你的嗓子……”

    这不是她的简童!

    这不是她的女儿!

    她的女儿是这个上海滩上最飞扬骄傲的红玫瑰!

    “你,你……你是谁!”(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