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沈修瑾情根深种不自知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问她,可知道错?

    错?

    什么是对?

    什么是错?

    “我没错。”

    她说。

    心里已经痛到极致!

    他居然问她,可知道错?

    哈哈!

    “沈总,如果你说我有错,那我就只能是有错,但是你问我,可知道错。”她扬着下巴,骄傲的模样,让人晃眼,牵动受伤的嘴角,她的笑容,仿佛当年上海滩上最耀眼的那个简童:“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恨!

    对夏薇茗的恨。已经无法再去欺骗自己,简童对自己说,那就疯癫一次,又怎样?大不了,再去被送进那个吃人的地方去!

    “放我走!”她抬头,死死锁住那道身影:“放我走!”

    她就这么想要离开自己?

    放她走?放她离开,去和陆琛双宿双飞?

    沈修瑾又想起了这女人在梦中,依然深情呼唤着“阿陆阿陆”,心底,怒火澎湃,他冷眼望向床上的女人:“趁早死了这条心,你我之间,我不说停,永远也不会停!”

    想要离开?想要去和陆琛那个家伙,过上恩恩爱爱你侬我侬的日子?

    做梦!

    简童忍不住颤栗,但依然高高扬着下巴,“沈修瑾!你刚刚问我,可知道错。我想起来了,”她嘴角含笑着说:“我有错!”

    她眼角划过痛楚,不经意之间,便把这痛楚藏在最深处,她看着他,无比认真地说道:

    “我错了,我大错特错。此生最大的错,就是爱上你!

    我错了!错了就要改,我改!”

    她那么认真的眼神,那么认真地一句一句说着“我错了”,那认真的眼神,就像是当年的她,一遍又一遍地站在他的面前,向他一遍一遍的告白时候的神情,一模一样!

    男人的眼,死死盯着病床上的女人,她的神情……和当年和自己告白时候一样的认真……那张扬骄傲的女人当年告白的场景,犹在眼前,可此刻,这张脸,却用着和当年一模一样的认真的神情,告诉他“她错了”!

    她说她错了,她要改!

    她要改什么?

    心口无来由地一阵闷痛,有一股疯狂的情绪,快要破表而出!

    他只知道,这该死的女人,她迫不及待地要离开自己,要去和陆琛双宿双飞!

    不允许!

    “简童,我有没有说过,即便是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别想要碰一下?”沈修瑾的声音,出奇地柔和下来,但,在此时此刻,这柔和轻柔的声音,却更让人毛骨悚然。

    简童呼吸局促起来,死死地扣住了身下的被褥,不知不觉,她屏住了呼吸,眸子紧张地睁得大大,盯着面前正向自己一步一步踱步而来的身影。

    哒哒……哒哒……

    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每一步响起,简童的内心就忍不住局促一分,

    那男人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过来,一股压迫感扑面,压得她快喘不过气。

    他离她越来越近,简童的面色,也越来越惨白,却依然高高扬着下巴,不肯垂下她的头颅。

    惨白的脸上,慢慢浮现病态的红潮,她的手指,将身旁的被褥,扣得更紧……无论她如何掩饰,都抹不去她怕他的事实。

    男人漆黑的眼眸,将一切看在眼底,她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神态,一丝不落地全部看在眼中……她怕他!

    简童怕他!

    意识到这一点,男人眼底涌现出一股戾气!

    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简童怕他的这个事实,比简童辱骂夏薇茗的那些话,更让他难以接受!

    “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简童,”他修长的身躯,已经立在她的面前,垂下眼皮,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的女人,冰冷无比地说道:

    “你我之间,从来都不是你说了算。”

    在沈修瑾的脑海里,固执地认定:

    简童只能爱沈修瑾,简童也只能属于沈修瑾,简童的一切,都必须是沈修瑾的,即便是她的一个目光,一记眼神,都不该属于任何一个人!

    除了他,谁也不行,夏薇茗也不行!

    他气愤的不只是这该死的女人,用了三年时间,将自己变得尖酸又刻薄,他想要的是,三年前的简童!不是这样尖酸刻薄一颗心丑陋无比的女人!

    他气愤的还有这该死的丑陋的尖酸刻薄的女人,她竟要用余生去诅咒一个已经死去三年的死人!

    简童想要用尽余生去诅咒夏薇茗,简童的余生都是他沈修瑾的,简童凭什么用属于他的东西,去诅咒一个死人?

    无论是陆琛,还是夏薇茗,无形之中,都在沈修瑾的眼中,成了碍眼的障碍物。

    沈修瑾更没有发现,他此刻这种将简童视为自己所有物的心态,十分的不正常,更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这个女人情意深种。否则,便不会在将来,悔恨不已!

    陡然之间!

    硕长的身躯,突然地俯身而下,长臂伸出,一把揽住了她,巧劲一带,便将她整个人揽入怀中,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畔,炙热的呼吸,徐缓地喷薄在那只小巧的耳郭上,

    她想要自由,便是想要离开他,这该死的女人想也别想,他唇瓣绽放出一抹冷笑,贴在她的耳郭上,凉薄地说道:

    “我的东西,我不要,别人也别想碰一下。简童,你想要幸福想要自由,这辈子都别做梦了!杀人犯也配拥有幸福吗?”

    这该死的女人,想要和陆琛双宿双飞,想要和别的男人幸福的生活,她做梦去吧!

    沈修瑾清晰地感受到,被他紧紧锁在怀中的女人,身子顿时僵硬无比,心口又涌起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痛楚,很快,就被他压制住……她让他不舒服了,她让他不痛快了,她让他心口闷闷的难受了。

    简童眸子骤然收缩,每一下的呼吸都烧灼一般的痛……简童,你想要幸福想要自由,这辈子都别做梦了!杀人犯也配拥有自由和幸福吗?

    她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她不是杀人犯。她没有害死夏薇茗。

    但下一秒,到嘴的话,顿在了喉咙里……不,她是杀人犯,她欠了一条人命,沈修瑾……没有说错。

    她是!

    杀人犯也配拥有自由和幸福吗?

    是,是,杀人犯也配拥有自由和幸福吗?阿鹿为了她丢掉了一条性命,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她欠下的,这辈子也还不清!

    她的脸上,血色褪尽,灰白的唇瓣,泛着青色,哆嗦着说道:“沈总说的对,如我这样的人,还要奢望自由,便是最大的错。”至于幸福,更是奢望。

    沈修瑾冷厉的言辞,是在简童的心口上插一刀。

    亲口承认,是简童自己在自己的心口上,再插一刀!

    她僵硬的身体,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力气,软软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任由沈修瑾抱着。

    沈修瑾,你又赢了。……简童缓缓地闭上眼睛,遮住了眼底的伤痛。

    “别再用余生去诅咒夏薇茗,”男人的声音,轻缓地说道:“你哪儿还有什么余生?”你的余生,都属于我,和别人没有一丝的关系……他在心底,补上这句话。

    却不知,已伤她入骨。

    她唇角旋出一道弧度,“是,沈总说的都对。”分明想要挣扎,分明那么撕心裂肺地去怨恨夏薇茗了,分明让他看到了她的撕心裂肺,最后不过一句“你哪儿还有什么余生”,便把她所有的怨和恨,堵在了她心底深处。

    她哪儿还有什么余生啊……哪儿来的余生,可以让她去怨和恨着夏薇茗呢?

    所以,这怨和恨,便不能再去怨和恨了吗?

    今天,她鼓足了勇气,去挣扎,最后,却累得再也没有力气去挣扎了。

    沈修瑾,我放弃了,我不挣扎了,我累得没有力气,再去做任何的努力去挣脱去挣扎了……

    一股自暴自弃的想法,涌上了心头,她想,她就不再挣扎了,她就这样木偶一样,等着他厌倦这一切,等着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将她丢到角落里蒙上尘埃,那时候,便可以悄然地逃了。

    “简童,不要再去诅咒夏薇茗,她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因为一个死人,便把自己变得尖酸刻薄,何其可悲,并不值得。”一个死人,不值得这该死的女人将自己变得尖酸刻薄,不值得!

    简童微微愣住,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听出沈修瑾话中别样的关心,但……这怎么可能?哈~微微勾起唇瓣,她的左半张脸已经痛的麻木,心却已经沉到了深海去,冷得透骨。

    下一秒,简童便发现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还没有弄清楚状况,下意识里,便伸出手,紧紧环住男人的脖子。

    察觉到那双手紧楼主自己脖子的力道,沈修瑾削薄的唇瓣,微不可查的勾起一道弧度,横抱住怀中女人,踱步走出病房:“出院。”

    男人抱着女人,一路向电梯走去。

    “我可以自己走。”简童说着就要下来。

    但是抱着她的男人死死抱着怀中女人:“要乖。”

    怀中的简童,却在这轻柔的两个字下,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她眼底又涌出了一丝恐惧,不敢再动。

    沈修瑾将简童安置在副驾驶上,俯身给她扣上安全带:“我送你回宿舍。”

    一路上,简童神经都绷得紧紧……她害怕这个人。(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