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早该疯癫了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修……”白煜行到嘴的话,没了声音,沈修瑾的模样很可怕。白煜行这样的人,看着,心里都发寒。

    沈修瑾没有理会白煜行,狭长凤眼,紧锁住简童的身上,他此刻的神情,十分可怖!

    面对这个女人,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心中发泄不出去的郁躁!

    “你真的,学不乖。”

    男人冰冷的声音,透着冷酷。

    白煜行为之胆寒。他的视线在沈修瑾和简童两个人的身上来回徘徊,屋子里的气氛,降至冰点!

    看似平静无波,实则暗流涌动!

    病床上的女人,在看到病房门口的那道身影的时候,同样的,肩膀瑟缩了一下。她恨这个人,但也怕这个人。

    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

    “三年,没叫你学乖,倒是让你变本加厉。”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冰渣子的冷,能够冻彻人心!

    尽管已经无数次,不敢再去碰触沈修瑾这个人,尽管失望了一次又一次,尽管已经告诉自己“我不在乎”,她只是想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还债,但是简童还是心口一阵撕裂的疼痛。

    “那你把我再送进监狱去啊!”她没控制住自己心里涌动的愤怒,狠狠吼道:“沈修瑾,你把我再送进监狱去!

    我还是告诉你,一个三年,两个三年,三个三年!

    无数个三年!

    就是我死的那一天,我依然用我的生命去诅咒夏薇茗下地狱去吧!”

    曾经她和夏薇茗有多要好,现在她就有多憎恨这个人!

    三年的时间,不见天日地关在那个地方,她有许许多多的时间,去想明白那一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三年时间,足够她想明白一些事情了。

    只是,直到她出狱的那一天,她依然不敢去相信,依然一遍又一遍地像是催眠一样,催眠自己,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有误会,一定是她在监狱里受过太多的折磨太多的羞辱太多的肮脏和黑暗,所以她的心变得丑陋了,她看谁都像是坏人了,她迁怒夏薇茗了。

    无数遍地欺骗自己,无数遍的告诉自己,不是夏薇茗的错,是她自己的心变得丑陋了,把夏薇茗往坏的地方想了。

    可是,当在东皇的包厢里,亚昆质问她为什么逼迫夏薇茗喝下一瓶威士忌的时候,简童再也没有办法去欺骗自己。

    原来,不是她的心在历经那么多磨难之后,变得丑陋了。

    而是从始至终,她都错信了那个有着最甜美笑容为可爱温柔腼腆笑容的女孩儿!

    夏薇茗,夏薇茗!

    自问不曾错待过这个人,而她却在自己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演着戏,每当她对自己说“其实我不喜欢瑾哥哥”的时候,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思!

    每当自己在追求沈修瑾而被无情拒绝的时候,夏薇茗就会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而自己还对她推心置腹的信任,感动。

    简童甚至能够看到,在她向沈修瑾一次一次告白失败之后,那个一直站在一旁看着一切的夏薇茗,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内心里笑话着自己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

    简童不想再去回想那些记忆,但是那些记忆却怎么也不肯放过她,如同潮水一般,溃堤地扑面而来,似要将她淹没!

    曾经的过往的那些记忆!

    夏薇茗一脸为难地说:我不喜欢瑾哥哥。

    夏薇茗像个小太阳一样安慰自己:没事的,瑾哥哥的性子就是那样,但是小童姐你也很优秀,瑾哥哥会明白你的心意。

    夏薇茗一脸娇羞地说:小童姐,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可是我怕瑾哥哥。你要赶紧把瑾哥哥追到手,这样我就不怕瑾哥哥了,到时候有小童姐帮我说服瑾哥哥。

    还有那天夜里夏薇茗满脸天真地拉着自己:小童姐,你带我去酒吧玩吧,我都没去过,好好奇哦,小童姐,我们就去‘夜色’那一家吧,听同学说,里面驻场的帅哥唱歌特别好听。

    可笑的是,自己天真的信任!

    后来呢……后来夏薇茗被强奸了,而自己呢,自己被沈修瑾送进了监狱里,这一呆,就是三年,受尽了屈辱折磨的三年,背负了杀人犯的罪名一辈子。

    憎恨!

    控制不住的恨意,她控制不住这股恨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控制不住一切了!

    她抬起头,嘴角牵扯出一道似哭似笑的弧度,她眼睛酸涩的厉害,却告诉自己,不许哭!

    “沈修瑾!你有本事就弄死我!

    你弄死我,我也是这么说!

    夏薇茗不得好死!

    夏薇茗死有余辜!

    夏薇茗她活该!

    夏薇茗去下地狱吧!我用尽余生去诅咒!夏薇茗永世不得超生!”

    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嘶吼,去呐喊!

    她几乎是一口气脱口而出,她出狱之后,说话从来没有这么顺,这么快,这么揭斯底里!

    她……快疯了吧!

    曾经多么信任,如今多么痛!

    曾经多么要好,如今多么恨!

    从亚昆在包厢里的那句质问开始,简童就快要疯了。她应该早就该这样疯癫了,还有什么比得上,被自己信任的最好的朋友,狠狠地背后插上一刀,而这一刀,致命的几乎要了自己的性命!

    不……不是几乎,就是已经要了简童的命了!

    没了一切的简童,没了傲骨尊严的简童……还是简童吗?

    她压抑了一切,压抑了思想,才压抑住现在这爆发的恨意!

    但终究,逃不过沈修瑾的三言两语,轻描淡写。他也总是有办法,轻而易举的一句话,让自己沦落崩溃的边缘!

    “夏薇茗去下地狱吧!我用尽余生去诅咒!夏薇茗永世不得超生!”

    “啪!”

    嘶吼声戛然而止,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的时候,这病房之中的空气,仿佛凝滞!

    病床上,女人的脑袋偏向了一边,发凌乱,遮住大半张脸,另外的半张脸,隐在阴影中。

    左侧的脸颊,动一下都痛,那痛丝丝扣扣入了心。

    她没有用手去摸,嘴角有一丝血迹溢出,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往下流,滴答……一滴鲜红,滴落被褥上。

    “简童,你不该当着沈修瑾的面,这么说薇茗。不要倔强,说句软话就算了吧。”白煜行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现在的情况,已经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又怕简童死鸭子嘴硬,赶紧和缓了声音,劝说简童服个软,此事缓和一下,他再把沈修瑾劝走,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吧。

    无论如何,简童刚才的那些诅咒,太狠了,何况夏薇茗已经过世了。怎样都不该如此辱骂一个过世之人……白煜行不赞同地拧了下眉头,扫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

    沈修瑾喜怒不容于色,但向来敢作敢当的沈大总裁,此刻那只手臂却像是被烫到一样,藏在了身后,而那只手掌,正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一双沉沉的眼,望着病床上的女人,在看到床褥上的血迹的时候,眼底涌现出一丝后悔……他那只手掌,藏在身后,颤动地非常厉害。

    不去评价夏薇茗的好与坏,夏薇茗的模样,他已经记不大起来,而这女人三年前的模样,却这么清晰的印在脑海里。

    他,无法放任简童!

    简童这女人,不该变成现在这副面目可憎怨天怨地的模样。他……不想看到这样丑陋面孔的简童。

    简童,应该是自信张扬,傲骨存心,肆意洒脱!

    如果简童变成这样丑陋的面目可憎的模样……他,不允许!

    “以后,这些话,不要再让我听到。”他沉沉说道。

    病床上的女人,无人的角落,牵动受伤的嘴角,无声的笑了……“沈总,要么,放我走,要么,把我再送进那个地方去。”扭过头看他,她无声地笑,绝望地挑衅!

    三年监狱关了她的自由。

    三年之后,他用权势关了她的自由。

    既然如此,在与不在监狱,又有什么区别?

    要么,放她走,从此自由。要么,送她去监狱,出来不出来都一样没有自由。

    出狱之后,首次,她高高扬起下巴,如果不看她狼狈的模样,她的神情,骄傲的耀眼,她的嘴角,放肆地上翘,勾起一道弧度,无声地笑着,这是挑衅,是绝望中的挑衅!

    飞蛾扑火的挑衅!

    沈修瑾,你选择吧!

    白煜行看呆了!

    沈修瑾看痴了!

    简童!

    两人的心中,几乎频率一致地,跳出了两个字!

    这是简童!

    这才是简童!

    简童!

    她狼狈,她大半张脸,肿胀难看,她嘴角溢出一行血迹,她分明很痛!

    她无声的笑,牵动受伤的嘴角,她眼睛也不眨一下,眉头都不拧一下。她骄傲地扬起下巴……这是简童!

    可是……她说什么?

    要么放她走,要么将她重新送进监狱去?

    沈修瑾眼底的痴意渐渐消散,寒气涌入,幽冷地声音,淡淡地说道:“出去。”

    白煜行心里一抖,他想张口说什么,一记冰冷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白煜行心一横,无声退到病房外,还贴心将门关上。

    “你可知道错?”

    磁沉的声音,淡漠地响起。(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