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如果痛那就咬吧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有一天,这世上有一个人,能够影响到我的心绪,我回亲手了解了她。

    那是少年时的沈修瑾,就有的觉悟。

    作为沈家的继承人,将来的掌舵者,沈修瑾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最严格,也最冷酷无情的,他的祖父,亲自将自己的亲孙子,教导成一个无情冷血的机器人。

    祖父说:“你不可以有弱点,如果有一天,出现一个人,她可以轻易地影响你的决定,影响你的心绪,那么,这个人,就是最可怕的敌人。阿修,对于敌人,你要亲手弄死她。”

    当沈修瑾和白煜行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同是少年的白煜行,除了震惊之外,觉得沈修瑾只是说说而已,那年少时候谁又没有说过几句当时自己自认为“很酷”的话,而长大后想起来,却觉得当时少年太匆匆?

    也许,白煜行也早就忘记了沈修瑾曾说过这样的话,也许,白煜行只是把那话儿当做玩笑听一听,就甩到了脑后去。

    可是……白煜行绝想不到,别人少年时光,和沈修瑾的,完全不一样。

    大床边,男人的手指,锁住了床上女人的喉咙……只是锁住,并没有用力。

    他疑惑了,为什么这该死的女人,总是能够轻易挑动他的情绪波动?

    为什么她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惹怒自己?

    又为什么她痛苦蜷缩的模样,会让自己控制不住地想要上前去查看一下。

    他坐在沙发上,他并不想因为她的一句痛苦的嘤咛声,就迫切的上前查看。

    他已经很努力地控制住“不要上前去查看”。

    他真的已经用尽了自制力……都是她不好!都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痛苦的嘤咛声!

    他的手指修长,指骨分明,很美的一双手,扣在她的脖子上……他咬牙,手指一点一点施力……没关系,只要再用一点力气,就可以解决掉这个轻易能够影响到自己情绪的女人。

    就不会再受到她的影响,就不会反常地大半夜载着她去医院。

    夏薇茗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呼……嘶……嗬……嗬……”她痛的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她又痛的拧起了眉头。

    满脸的冷汗,在床头壁灯的光线下,清清楚楚地印在了沈修瑾的眼中。

    他的手指扣着她的喉咙,猛然!松开!……做不到!下不去手!

    一旦松开手掌,沈修瑾一下子没了力气一般,手撑在床沿边,撑起他大半边身子,大口喘息了两下,才终于平缓。

    一抬头,那女人痛苦的扭动身体。

    先只是痛苦嘤咛,后来蜷缩成一团,但似乎依然很痛,只能够扭动身子,到最后,痛到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

    一下子扯到了手背上的针头,顺着盐水管,迅速的回血!

    沈修瑾一把按住她的手,她吊着盐水的手,动不了,其他地方更不安分,翻来覆去地扭动,沈修瑾无法,一不做二不休,另一只大掌,一把控制住她另一只手,他又用自己大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才制住了她乱动。

    “唔……放……”

    沈修瑾听着她不断的呓语声,分明痛苦的无以言表,猛然发现,从头到尾,她痛苦的嘤咛,发出毫无意义痛苦的单音,却从始至终没有喊一句“痛”。

    分明痛,却不喊……无来由,他心口一阵抽痛。

    “醒醒!醒醒!”他抬起一只手,粗鲁拍了拍她的脸蛋:“喂!快醒醒!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简童睁开眼,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身体的痛楚,却最先传递到神经末梢,那种痛……她咬牙!

    分明灰白的唇瓣上,一圈牙印。

    沈修瑾不满地眯眼,“你怎么回事?”

    啊……?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以为呢?”沈修瑾睇了简童一眼:“不是早和你说了,病没好就别上班,上班晕倒,还要给我添麻烦。”

    “对不……嘶~嗬……”又是一阵疼痛袭来,简童说着话,道着歉,陡然痛苦地睁大双眼!

    “唔!”那痛楚,能折磨死人,简童还有理智,还知道她面前,还有沈修瑾在。

    绝不想在沈修瑾面前,让他看到这一幕!

    绝不想叫沈修瑾看到笑话!

    就算她……已经在他面前,闹过许许多多的笑话!

    就算她……已经在他的面前,把自己演绎成了一个笑话!

    老天却和她不对盘,电闪雷鸣,她腰部空疼的感觉,更加严重,她的腿,就仿佛从骨头里传出来的痛!

    从前天变,也会痛苦难言,但,三年了,她习惯了,习惯了那痛之后,竟不觉得有最初开始时候那么难熬了。

    习惯了那痛之后,便也能够痛到骨子里的时候,拧着眉咬咬牙,忍过去了。

    而今天,这痛,又让她重新体会到失去左肾之后,最初的那种记忆尤深的痛楚。

    为什么……好久都没有这么痛过,为什么今日。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的东西很多,又乱又多,脑子里划过……也许,是今日的溺水,连日的发烧,多次的晕厥。

    她好像……很久没有这么痛过了,也很久没有好好珍惜过这具身体了……似乎是,自从少了那颗左肾开始吧。

    不知不觉,她把贝齿,更深陷入了唇肉里,死死的咬住嘴唇,不知不觉,嘴唇溢出了鲜红的血。

    沈修瑾压制住了她的手脚,却管不了她的牙齿咬住自己的唇瓣,看着她唇瓣溢出的血,沈修瑾不发一言,腾出一只手,捏开她的嘴,飞快的把自己的胳膊,塞入她的嘴里。

    “如果疼的厉害,”男人低沉的声音,寡淡地说道:“咬吧。”

    简童睁大双眼,不发一言地看了沈修瑾毫无表情的俊脸一眼,忽然!张嘴狠狠一咬!

    男人眉心微微皱了一下,但依然不发一言,任由她咬着他的手臂。

    简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真的会咬上去,可能在决定张口的那一刻,她是愤怒的,她的痛,是他给的,这痛,到底有多痛,她无法说出口,她无法用任何形容词去形容它,她只能张口这一咬……沈修瑾,咱们一起来体会一下,我现在,到底有多痛吧!

    咬住他的胳膊,嘴里腥咸的铁锈味……她知道,那是他的血,她的双眼,忽然溢出了两行眼泪。(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