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隐痛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长的手指,碰上了那道疤痕。

    指腹上传来的额触感,凹凸不平。

    刚碰到那道疤痕的时候,沈修瑾指尖仿佛被烫了一下。

    “那样缺了零件的身体,沈修瑾,你老实说,你怎么下得去手的?”电话还没有挂断,白煜行半认真半调侃道。

    电话这边,男人就像没有在听白煜行的话一样,他的拇指,细细地摩挲那道粗糙的疤痕,突然,他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整个手掌,盖在了那道疤痕之上。

    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

    和白煜行的通话一直连接着,白煜行听着电话里没有了动静,通话的那一头,真的很安静,安静的就好像是电话的主人,忘记了挂断通话。

    然而,白煜行并没有主动掐断通话,从床头拿起一支烟,“咔擦”一声,点燃,细细的品位尼古丁的滋味,这时候,电话那头的男人,突然莫名其妙地说道:“比我的手掌还要长啊。”

    “什么?”白煜行愣了一下,但三秒之后,反应了过来,“哦,你是说她腰上的刀疤吧?”到底是多年的好友,这样都能够猜出来沈修瑾话中的意思。

    “比你的手掌还长啊?”白煜行重重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白雾之后,

    “那只能说,当初给她操刀的医生技术很差,差到……

    嗯,这么说吧,我读医的时候,实验课上第一次对着福尔马林里捞出来的标本,进行这个摘除肾脏的手术怜练习的时候,刀口都没有那么长。”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很可能……不,是肯定的,给她操刀的那个医生,或许,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你知道黑刀吗?就是那种。”

    黑刀,没有行医执照的一群人。

    “拍照她伤疤的照片来。”白煜行又说道。

    沈修瑾犹豫了一下,但白煜行说:“我看一眼她的伤口刀疤,至少能够看出你看不出来的,却又真实存在,而又被隐瞒了的一些事情。想知道吗?”

    白煜行呼出一口白雾:“想知道,就拍照来。”

    说真,他不认为他能够说服沈修瑾,沈修瑾这个人孤高情冷,至少长这么大,他自己是没有看过沈修瑾为什么事情服过软,除了下夏薇茗,还真没有见过沈修瑾在乎过谁。

    哦……其实就算是夏薇茗,白煜行也不认为,那是在乎。顶多算是将夏薇茗这个人给圈在了自己的圈子里了。

    但白煜行又不认为这是沈修瑾的错,他们这些人,很难真的在乎一个女人。而把一个女子,圈入自己的圈子里,这就已经是一种认可。

    “等着。”白煜行本就没打算,沈修瑾真的拍来照片传给自己,他也就是顺口提一提,却在他准备“哈哈”一笑,把这话题揭过去的时候,电话的那头人,突兀地蹦出这两个字。

    “嘶~”吓得白煜行手里的烟掉了下去,烫到了另一只平放在大腿上的手臂,突如其来的烫,痛的白煜行倒吸一口凉气。

    操,烫死!“等下,你说什么?”

    话刚问出,手机里突然响起一条未读短信提示音,“额……”不是吧,沈修瑾不会真的拍了照片发过来了吧?

    连忙伸手点开……还真的是一张刀疤照片,真的“只是”刀疤照——一条狰狞的疤痕,照片上再也看不到其他的地方!

    看着照片,白煜行心里突然的觉察出一股怪异感——他怎么觉得,沈修瑾不太愿意让他看到简童多余的一寸裸露的肌肤的?

    这感觉,在他再三研究了一会儿那张刀疤高清照之后,更加确定了。

    “看完没?看清楚了吗?”突然的,电话里,沈修瑾不太高兴地问道,白煜行咳嗽了两声,连忙说:“看完了,看清楚了。”

    “你看出什么了?”

    “我看出给她操刀的一定是个黑刀,操蛋的缝合了三次,而且还缝歪了。连一个有行医执照的医生都不请,这么省钱,强烈怀疑这些人给人动手术的时候,会不会使用麻醉药。”

    沈修瑾的下颚骨凸了凸,白煜行的话,不由得让他脑海里浮现出那样一副阴暗的画面,挣扎的女人,被摁在手术台上……心脏,陡然剧烈的收缩!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你心里不是已经猜到了吗。”白煜行直言打断沈修瑾,“你怪不了他们,难道你不知道,你对简童的态度,你表现出来的意愿,决定了那个可怜的女人,这三年里的处境吗?”

    白煜行今天就是故意嘴贱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今天看到的这道疤痕,也许只是简童三年牢狱之灾中的冰山一角,

    她还是简大小姐的时候,你尚且不知道她所经历的事情,她被关在那么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你就更不知道她这三年来的经历,她这三年来是怎么过的了。”

    当这话说出口的时候,白煜行自己却也愣住了,突然之间,能够明白,当初那个张扬自信的简童,变成了如今畏畏缩缩的模样,突然之间,就有些理解了。

    又想到自己今天还当着简童的面,说了那些对她失望责怪她为什么变了的那些话,现在想想,自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摇了摇头:“之前去给她看病的时候,确实不严重,我又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突然又昏阙了过去,

    但我建议,你现在带她去医院,溺水、发烧、昏阙,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事情,别说她那个病怏怏的破烂身子,就算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大活人,谁也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折腾啊。

    带她到医院,她那身体,也最好养养吧。”

    “好,我现在就开车载她去医院。”

    “那行,那我现在也赶到医院去。”

    两厢说好,沈修瑾挂断了电话。

    沈修瑾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脑海里还回响着白煜行的那些话:你难道不知道,你对简童的态度,你表现出来的意愿,决定了简童这三年里的处境吗?

    是这样吗?

    他心知肚明:是这样的。

    但却没想到,有一日,会在她的身上看到这么丑陋狰狞的一道伤疤的时候,他想杀人。

    弄不清楚这乱七八糟的情绪,沈修瑾弯腰替床上的女人整理号身上的衣服,转身从衣橱里翻出一件宽大的呢子大衣,紧紧将她包裹,这时候,才忽然发现,平日里看起来稍有些臃肿的人,其实内里已经瘦成这样。

    他弯腰,将她抱在怀中,简童清醒着的时候,他总是用扛的,只有当她无知无觉的时候,才得到女人最想要的公主抱。

    电梯抵达一楼,叮的一声,门开。

    一个俊美不凡身材高大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娇小的人儿,在层层或好奇,或窥视,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下,穿过东皇低调奢华的大堂,修长的腿,迈出了大门。(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