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许久不见不打声招呼吗

文 / 淇老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果然烧到她这边来了!她果然就不该多事去帮秦沐沐!

    简童后悔的想死。

    “喂,问你呢,清洁工阿姨。”

    简童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那玩世不恭的声音笑的欢快,冲秦沐沐说道:“听到了吗?一个清洁工都比你会看情势,识抬举。”说着抓起那瓶酒,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喝光它。否则就叫苏梦过来。”苏梦就是给简童面试的梦姐。

    提到梦姐,秦沐沐有些害怕了,她家穷,来东皇做服务生,就是因为东皇的工资高。要是叫来梦姐,那么她的工作就没了。

    “不要叫梦姐!”秦沐沐抓起水晶桌上的那瓶酒:“我喝!”说着,还没喝,眼泪就下来了。

    “等一下。”黑暗中,一道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简童背对着黑暗的角落,她听到这道声音,身体不可抑制的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眼底爬上惊恐,呼吸也开始沉重。

    “转过身来。”黑暗中,那道声音命令道。

    简童的双腿像是灌了铅,动也不动。她拼命的对自己说:不是对我说的。

    “再说一遍,转过身来,清、洁、工、阿、姨。”

    “嗬~”简童心脏像是被人砸了一拳,她知道,她必须照做。她的牙齿“咯吱咯吱”上下打颤,穿着厚重的衣服,艰难的转过身去。

    气氛十分古怪,这时候,谁都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那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手指掐在唇边,愉悦的吹了一声口哨:“有好戏看了。”

    沙发上一个男人喝道:“郗辰你闭嘴,别打扰我看戏。”

    “卧槽,白煜行你真他妈坏到骨子里。”

    简童眼底爬满恐惧,她想要逃!

    三年牢狱,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她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从不见天日的地狱中爬出来之后,再也不敢有任何一点对沈修瑾的非分之想,剩下的,就是对这个男人刻到骨肉里去的恐惧和害怕。

    饶是对这个男人还有痴恋和爱意,也早就被她埋藏在心坟里,永不见光明。

    “抬起头。”那道声音徐缓的命令着,简童几乎是他一个命令她一个动作。

    灯光昏暗,而那个男人,隐匿在黑暗的角落,她进来的时候并不敢细看,难怪没有发现。

    沈修瑾如同帝王一般,优雅的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修长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手背支着下巴,优雅绅士,可那双戴着金丝边镜框的眼睛,饿狼一般的盯着她,随时随地会把她撕碎。

    三年时光,非但没有让他染上岁月的痕迹,反而使他经过岁月的打磨,越发的耀眼。

    那张脸,隐匿在昏黄的灯光下,像是镀了一层金光,他坐在那里,浑身散发出摄人心魄的魅力。

    但是……她不敢多看一眼!连忙死死的把头埋进身前厚重的胸襟里。

    “嗤,”沈修瑾一声嗤笑,笑意寒芒,声音危险的说道:“许久不见,怎么?不打声招呼吗?”

    简童面色惨白:“沈先生。”

    简童努力克制住心里的害怕恐惧,手指重重掐住大腿腿肉,尽可能的保持平静的外表。

    可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对面沙发上的男人看透。

    沈修瑾眯着眼睛,打量起简童……若不是今日在东皇见到她,他都差点忘记这个人了。

    她的变化很大。若不是那个服务生无意的一句“简童姐”,他都认不出这个女人。

    包厢的灯光昏暗,他也只能看个大概,但即使如此,沈修瑾都不得不承认,简童的变化之大,出乎他的预料。

    “什么时候出来的?”沈修瑾不甚在意的问道。

    简童一急,脸上血色全无,猛然抬起头,祈求的望向对面的男人……求求你,不要说,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我坐牢的事情,求求你了——那双眼睛里,分明写着这句话!

    沈修瑾挑了挑眉。猝不及防,抬起手指,指向秦沐沐手中的酒瓶,冲简童冷笑着勾起唇角:“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可以。只要你能够把这瓶酒全部喝下去,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简童一脸苍白的看着秦沐沐手中的那瓶伏特加。

    波士伏特加,是世界上比较出名的几种伏特加之一,度数在四十度左右。简童脸色苍白的盯着伏特加的瓶身,张了张嘴,她想说什么。

    沙发上的男人,像是猎人一样,逗弄着脚底下的玩具,黑眸戏谑地盯着简童:“我的耐性有限。”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简童面色更白。

    “我,我不会喝酒。”

    谎话刚说完,简童就觉得头皮发麻,她快要被那道有如实质的视线灼伤了。手掌,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悄然握成拳……她像是一个等待被判刑的死刑犯,煎熬的等待着最终的判决。

    “沈先生,你,你饶了我吧。”为了活着,简童可以抛弃自尊,匍匐在地的求饶:“求求你,放我一回,只要不让我喝酒,让我干什么都行。”她想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去还债。

    是的,她欠了好大一笔债。债主却绝对不是夏薇茗。

    男人隐匿在昏暗灯光下的侧容上,一闪即逝的讶然,随即,沈修瑾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只是一瓶酒,就为了不喝,轻而易举你就下跪?简童,你曾经的张扬满身的傲气,死死捍卫的尊严呢?”

    尊严?

    简童深深埋在地上的脸,露出一丝嘲弄和苦涩。

    尊严是什么?尊严能够吃吗?尊严能够让她活下去吗?

    她下跪,不是为了逃避去喝一瓶酒,她是为了——活下去!

    痛苦的闭上眼,只要一闭上眼,她的面前就出现一张张羞辱的嘴脸。只有一个人例外,而那个女孩儿,最终却因为她!因为她!死在了阴暗潮湿的监狱里!

    年轻的二十岁的生命,花样的年纪,就这么凋零在那黑暗潮湿的地方。

    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简童啊!

    这是罪,是债,还不清的罪和债!

    她不欠夏薇茗,她欠的是这个牢狱中勇敢站出来护着她,最后却不明不白死在监狱里的女孩儿!

    简童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她仿佛又看到那个女孩儿满身是血的躺在她的怀中,一声声喊着“简童姐”,弥留之际,用着简童这辈子都没有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诉说她的家乡和她的梦想。(蚀骨危情..8282790)--(蚀骨危情2424030)-- ( 蚀骨危情 /88/884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