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劫狱事件

文 / 万刃藏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好吧,我会全力支持那两个人。”长衣心情平抚下来,恢复以往的自信,然后快步离去安排珈蓝交代的事。

    本来珈蓝打算过段平静的日子,可那些麻烦事情总是不断出现帝都最大的监牢竟然发生暴乱,而且还是里应外合,监牢里出了细作。这种数十年未遇的责任自然要落在负责帝都城防的珈蓝头上。

    “混蛋!”珈蓝大骂一声,带着轩辕若华与亲兵直奔监牢。

    “大哥,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罪犯?”路上轩辕若华问道。

    “这还用问我吗?我上任没多久竟出这种事,我不相信背后没人指使。”珈蓝冷声说道,“既然他们要看我的反应,那我就给他们展示一下,什么叫恐怖!”

    以前珈蓝还是慕容蓝的时候就对打劫慕容家的山匪进行过报复,那场面血腥至极,自那以后,无人再敢打劫慕容家此刻,那隐藏在“背后”的人再次将杀神唤醒,这将是让人终身难忘的一夜。

    来到监牢,外面前来劫狱的人联合那些重犯正在与狱卒混战。珈蓝施展雷霆万钧之力,从天而降,巨大的雷鸣将混战的人全部震住珈蓝站在大牢的墙上,俯瞰着那些人,而劫狱之人以及狱卒都看着浑身缠绕雷电的珈蓝。

    “我上任没多久,你们这么做就是在与我为难!那就不要怪我啦!”话音刚落,睥睨众生一般的珈蓝就纵身落下,落地同时身边四名重犯立时毙命,被雷电击成黑炭。

    “狱卒何在!?”珈蓝大声喝道。

    “在!”一名四十岁左右,身上带伤,穿着狱卒衣服的人跑了过来。

    “这些人按律,该当何罪?”珈蓝问道。

    “劫狱,按律,当斩!”

    “血兰,给我杀!”珈蓝面带邪笑,大声喊到!

    “是!”血兰化作一片血雾,四处乱窜,每过一处就有数人变成干尸而且这血雾外观是一样貌奇特的妖兽样子,珈蓝看得出来,这是龙家的兽魂印,之所以样貌奇特那是因为血兰吸收了多种神兽的精血,导致施展兽魂印样子奇特,可以说有些四不像的味道,但这无碍血兰的强大。

    轩辕若华按珈蓝先前交代的,带着亲兵将监牢围起来,不让任何一人逃走,同时也被血兰的疯狂杀戮感到震撼而珈蓝却是在场中游走,挑选实力强劲的人进行“吞噬”。至于那些狱卒早就被轩辕若华叫出来,与亲兵一同协防。

    片刻之后,监牢的广场上躺满尸体“若华,将这些尸体用木桩立起来,就立在监牢墙上”

    “大哥”轩辕若华咽了咽口水,“这是不是,不大好?”

    “哪里不好?他们不是想看我什么反应吗?我给他们看最真实的一面,我要他们不敢再与我作对。”珈蓝大声喝道。

    “等一下,大哥,你是说,这件事是那些地下势力做的?”轩辕若华也知道珈蓝站在二皇子长衣这边,开始还以为是其它皇子要打压珈蓝此刻想明白,原来是地下势力在与珈蓝叫板,想来是因为那些地下势力被华一凯他们打压,激起他们反抗的心,而珈蓝的偏袒使得那些人将矛头指向珈蓝,劫狱更是一举两得的事,即可向珈蓝报复,又能将珈蓝关押的人救出去。

    不过这次事件也让珈蓝得到很好的机会,正好可以一举将那些抓来的人全部解决掉,即解决当前的问题又可将自己做的那些事全部遮掩起来,从此死无对证。这次对方本是想打击珈蓝,结果反而是成全了他,让他将所有的事一次性解决。

    二皇子长衣被珈蓝命人叫来,向世人彰显长衣做事认真、及时长衣也明白珈蓝的心意,所以来了后将事情从珈蓝手中接手,第一时间进行查探,这样的话,就是其他皇子想插手也掌握不了第一手资料,很难跟二皇子争这次的功劳。

    不过珈蓝的做法也有些过激,好在没有违背律法但在珈蓝的要求下,长衣对珈蓝进行了罚俸的处罚,这也解了珈蓝站在长衣一边的言论,使得长衣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完全变得是长衣自己的“功劳”。

    佯装气愤离去的珈蓝,让丽香他们将帝都的地下势力打探清楚,他可不想总有这些小人给自己捣乱。

    三日后,寒雨心来到珈蓝的将军府,“大人”寒雨心媚声媚气地说道,要说寒雨心什么地方比得过皇甫无双,那就是这媚态以及胸前的高峰,媚态肯定是后天培养的,但那双峰让珈蓝很是疑惑,寒雨心扮成男人是如何掩盖的呢?

    “已经打探清楚了,帝都还能跟咱们作对的就剩地下四天王他们了。”寒雨心说道。

    “天王?哼,叫得倒是大气,我都没称王。”珈蓝嘴上不屑一顾,但心里却在想,如果黑崖在,是不是就不会出这些事来?黑崖肯定能将那些人收买为自己所用。不过,这事发生也有好的一面,所以也无需再后悔。

    “是啊,大人”寒雨心说话的时候,眼神不住地看着皇甫无双,挑衅的意味十足,不时还挺了挺胸脯。

    “约他们十日后去城西的五味斋,我请他们吃饭。”珈蓝看着寒雨心。

    “这呵呵,明白了。”寒雨心领命离去。

    珈蓝又叫来轩辕若华、骡马二人,“你们与华一凯联系下,十日后,准备全力攻打那四天王的地盘。”

    “大人不是要请他们吃饭?”轩辕若华问道。

    “两回事,不冲突。”珈蓝说道,“好了,你们下去赶紧安排吧。”

    “兄长,那我做什么?”皇甫无双问道。

    “跟我赴宴就好。”

    “得嘞”皇甫无双开心地跑开。

    转日,长衣借口问案情,来找珈蓝,“哎呀呀,真是对不住,因为我还要你受些委屈。”一进来长衣就道歉地说道。

    “这无妨,都是小事。”说着,珈蓝带着长衣来到衙门里设置的一间密室,“这次也是机会,你可以借题发挥,说监牢建造得有问题。”

    “你是要直指青木侯?!”

    “不是要针对他,而是为其说话不过这之前要有人上书,陈述青木侯的失职。”珈蓝说道。

    “那这样做是为何?”长衣问道。

    “四皇子可没什么能力为青木侯开脱,你为其开脱,他还不念你个情?”珈蓝微笑着说道,“但你出面前腰做些铺垫,要将劫狱的责任按在青木侯头上,就以监牢修建得有问题为由,虽然这监牢不是这任青木侯修建的,但他没有及时改善这一点还是可以做些文章。”

    “这些倒是好做,那些清流会做得很好。”长衣说道,“为什么四弟不能为其开脱?”

    “因为监牢做得没什么地方不对。”珈蓝说道。

    “那”

    “但我有更好的监牢建造图纸,喏!”珈蓝将一卷图纸交给长衣,“这里指出原先监牢的不足,然后还有全新的建造图纸。”

    “呵呵,你做事真是”长衣不由得笑起来。

    “其它的事,你那些跟随者应该能做好吧?”珈蓝问道。

    “当然!”

    两日后,四名清流指出监牢的不足之处,他们的文采还真不错,将珈蓝的图纸上说监牢问题的内容说得绘声绘色,真正做到有图有真相青木侯见到珈蓝画的那些图,一眼就看出,这座被劫狱的监牢果然有漏洞。这使得世人的矛头直指青木侯,渐渐忽略其它事情,包括珈蓝杀死重犯的事情。

    次日,朝堂上还是一致谴责青木侯,不过这时长衣站出来,为青木侯开脱,一顿慷慨陈词之后,青木侯眼睛也是由灰暗慢慢变得明亮起来,长衣将这变化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开始做最后的总结,“所以,我认为,过去的青木侯在那时建造的大牢没什么问题,只是现在与过去很不相同,就如战场上,攻城的方式都换了好几代,所以我们最该做的是重新修建大牢。”

    “长衣殿下说的有理,过去的大牢已经不适于当下了。”一些清流站出来慷慨陈辞。

    最后焦点成功地转移到是不是该重新建造大牢一事上,经过两日争论还是无果长衣在争论之后,将珈蓝准备的图纸送与青木侯,让其用这图纸挽回声誉,这让青木侯对长衣很是感激青木侯用了三日时间,终于重新得到帝皇的认可,并筹划重新修建大牢。

    散朝后,青木侯不顾四皇子怨恨的目光,直接找上长衣,“长衣殿下,不知这次修建大牢,你与我”

    “侯爷,你可不要为难我,我哪懂牢狱之事。不如你与京兆府商量一下,毕竟大牢与他们还是有很多关联的,而且现在刑部还空着,你也不好因这事去见护国公。”长衣直接拒绝与青木侯一同建造大牢。

    “也好,听说那珈蓝很有学问,那我就去找他吧。”青木侯说道,前段时间珈蓝为厚土侯治病的事他还是从小道上听到过,这珈蓝还真是个全才。

    “嗯,那我就告辞了。”长衣略微施礼,然后离去,一切做得非常到位,既不过于交流,也不是什么都不留下,让人琢磨不透,可越是琢磨不透越是让人记忆深刻。

    (..) ( 雷恸九天 /79/796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