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 月夜下的暗之大公

文 / 如倾如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应该差不多了吧?”

    站在清冷的街道上,方里一边以流畅的动作将手中的月刃给收起来,一边看着倒在周围墙上的人造人和碎在自己周围的碎石,这般喃喃着。

    没过多久,方里便等到了自己想等的东西。

    那是一只乌鸦。

    乌鸦没有发出叫声,甚至没有散发出生者的气息,就像是比较逼真的人偶一样,从远方的城塞的方向飞了过来,来到方里的头上。

    紧接着,一张颇具年代的羊皮纸便从半空中飘下。

    方里将其接了过来。

    在那粗糙的羊皮纸上,犹如有火焰在窜动一样,渐渐的形成了一行行火红的字眼。

    “承蒙远道而来,不胜荣幸,还请入城一见————达尼克-普雷斯通-尤格多米雷尼亚。”

    然后,羊皮纸上的字便重新化作火焰,将羊皮纸给燃烧殆尽了。

    方里随手挥开手中的灰烬。

    旋即,仿佛连一点犹豫都没有一样,缓缓的向前走去。

    向着米雷尼亚城塞的方向。

    ……

    从历史的角度上来看,图利法斯的岁月堪称苦难连连。

    这里曾经遭受过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

    这里曾经遭受过黑死病的大流行。

    这里曾经在近代的战争中遭受过轰炸。

    这样的事件,都在给图利法斯带来不少的苦难,

    可是,遭受了这么多的图利法斯中,只有那座城堡自中世纪以来,其拥有者便从来没有变更过。

    尤格多米雷尼亚。

    一群当年从北欧迁移至罗马尼亚的魔术师们。

    眼下,城塞之中可谓是颇为热闹。

    不仅是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的魔术师而已。

    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造人正面无表情的手持远远落后于时代的战斧在城中巡逻。

    眼中发光的石像像是活人偶一样到处走动。

    城中灯火通明。

    而当方里来到这里时,守城门的人造人就像是接到了命令一样,一言不发的将其迎了进去。

    方里走在戒备森严的庭院里。

    “嗯?”

    这时,方里仿佛心有所感般的抬起头,看向了城堡的最高处。

    在那里,竟是有着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纤瘦却异常高挑的男子。

    男子的身上穿着一件仿佛由影子所构成一般的黑色长袍,拥有着一头白金般的长发,皮肤是那种宛若能够驱散周围的黑暗一般的苍白色,眼睛则刚好相反,如同可以融入周围的黑暗中一般,异常深邃。

    “喔?”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低下头,看了过来。

    视线,似能够捏住人的心脏一样,充满了压力。

    “————”

    方里身边的两个人造人直接被定在了原地,僵住了。

    只有方里,如同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让自己的视线迎了上去。

    这一个瞬间,对方的眉头似乎微微一挑。

    然后,对方便是笑了。

    “一个人类,居然能够在余的面前做到这般无畏,实在有趣。”

    留下这样如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般的话语,对方便似真的融入黑暗中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状,方里有些漠然的笑了笑。

    “那就是从者吗?”

    当然是从者。

    人类的话,在这个世界里,可是很难带来这种压力的。

    从对方的身上,方里感觉到了足以媲美龙级怪人的强大压力。

    “恐怕,在从者当中都是属于绝对的一流吧?”

    结合对原著的记忆,方里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或许,很快就能见面了。”

    如此喃喃自语以后,方里看向了身边的两个缓缓的恢复过来的人造人。

    “继续带路吧。”

    人造人机械般的点了点头,似刚刚的事情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带着方里,往前走去。

    ……

    方里被带到的地方乃至一间会客室。

    像是辉煌的大厅一般,到处摆满了昂贵的家具的会客室。

    或许,白金汉宫的规格都差不多只是这个级别而已。

    但是,在这里,这种规格却仅仅是一间会客室。

    而在这间会客室中,有一个人已经在这里等着。

    “欢迎光临,远道而来的客人。”

    如宫廷里出来的贵族一般,青年穿着奢华的白色礼服加长袍,手中握着镶满宝石的手杖,向着被人造人领进来的方里行礼。

    “请容许我给你做个自我介绍,我是…”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方里便是干脆利落的出声打断。

    “我想,自我介绍应该是没有必要的。”

    方里注视着眼前的青年,撇嘴一笑。

    “你就是达尼克-普雷斯通-尤格多米雷尼亚吧?”

    这个在六、七十年前便已经存在,并参加了冬木市的第三次圣杯战争,夺走了大圣杯的尤格多米雷尼亚的家主,方里怎么可能不认识?

    在魔术协会里,达尼克还是一个颇具传奇的魔术师。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除了个别特殊的以外,几乎所有的魔术师都隶属于魔术协会。

    这个以互助交流为名义而存在的协会,那是名符其实的位于魔术界顶点的存在。

    历史足足有两千年以上,总部则是在伦敦,全世界的魔术师都聚集在其中,并于此日夜刻苦钻研魔术。

    因此,以达尼克为首的尤格多米雷尼亚家自然也位列于其中。

    然而,魔术师可是为了抵达根源而可以不择手段的群体。

    理所当然,为了这个目的,结成派系、竞争权力、获得预算、争夺神秘,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使魔术协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内部的构造极其复杂,各派系与贵族间的关系更是如大杂烩一样混来混去,无法理清。

    而达尼克在魔术协会中本来是一名二级讲师,极为擅长权力操作。

    可惜,魔术协会终究不是尤格多米雷尼亚的舞台。

    在魔术协会里,为了抵达根源而努力了数百上千年的古老家系并不是没有。

    而无论是何种知识,钻研的年代越久远,那就越深厚跟权威。

    换言之,越是古老的家系,其所流传的魔术与神秘便越高深,离根源自然也就越近一步。

    于是,在魔术协会里便有了所谓的「贵族」的说法,指的便是那些传承久远的魔术家系。

    其中,甚至还有传承了上千年历史的大贵族。

    尤格多米雷尼亚在魔术协会里却不是贵族,注定无法登上顶点。

    有鉴于此,达尼克才想利用圣杯,推翻魔术协会。

    这样的达尼克…

    “你想得到我的魔眼,一方面是为了证明家底,一方面也是为了获得神秘吧?”

    方里似笑非笑般的对着达尼克说着。

    “真不愧是魔术师,果然够势利。”

    空气,顿时微微凝滞了起来。 ( 直死无限 /75/75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