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文 / 燕子回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清离握着她肩头的手劲有点大,握的她有点疼。

    周围的人朝这边看过来,蓝缨伸手,使劲拨掉他的钳制,“我没觉得你是疯子,但是我不想看到你这样纠缠。如果你是来旅行的,请你配合接下来的行程,如果你是来找我的,对不起,我的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拉扯,我不想消磨掉我对柴峥嵘最后的念想,也不想把最后的回忆都弄的难堪。”

    傅清离怔了怔,他问:“你现在有其他中意的男人,是不是?”

    蓝缨的脸上没有表情,她低垂着眼眸,回答:“我不敢连累任何人,我这样的人,或许天生就是该一个人。”她慢慢的整理着手里握着的小旗子,说:“我的身上,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负能量,也有着足够多的污点,我这样人配不上那些好男人,与其会以后让他们难堪,不如不要开始。”

    她抬头看着傅清离,说:“教官,你能远离我吗?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我不想我的生活再回到机构,我不想我的生命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我不想我睁开眼看到的是机构里的面孔。你放过我好吗?我不想自己逼着自己走上绝路,我爱这个世界,我想活的抬头挺胸,我想像其他人一样活着。我没有中意的男人,就算有,我也不会靠近他。或许我的存在本身就不应该,可我偏偏存在了。”

    她一点一点的把小旗子卷起来,“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到过我的心,你曾经想要的一切我都给了你。教官,我没有什么东西还能激发你的征服欲,你这样纠缠,不过是因为选择先离开的人是我,我对你而言早就没有了价值,你能远离我的生活还我一个平稳的环境吗?”

    傅清离死死的盯着她,说:“我没有得到过你的心,你爱的那个人是一个影子,你爱的是柴峥嵘,我要你的心,以傅清离的身份,你给我!”

    她摇头,“教官,你这样,只会让我厌恶和后悔我认识一个叫柴峥嵘的人……”

    傅清离踉跄着后退一步,他试图朝前靠近一点,她后退了一步,周围已经有人好奇的看过来。他盯着她,说:“可是,可是你的生活平稳了,那我呢?”他问:“我怎么办?我只想要你,只想要蓝缨,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

    眼泪不知不觉包裹了眼眶,她回答:“你会习惯的,就像我会习惯一样。”

    “导游!集合时间到了!”

    蓝缨快速的擦掉脸上的眼泪,她转身朝着那边跑去:“来了!”

    之后的两天行程,傅清离终于没有再围绕着她的前后,那两个女孩很快重新勾搭上了傅清离,后面的行程一直说说笑笑,甚至还因为傅清离让两个女孩起了内讧。

    蓝缨尽职的做着自己的事,定点清点人数,有掉队挨个打电话通知,直到人员到齐。

    三天的旅行结束,车开到旅行社,她收拾自己的行李,回家。

    她走在路上,那两个女孩乘坐着傅清离的车快速的从她身边穿过,蓝缨戴着耳机,听着里面的日语,一点一点的记忆着学到的新单词。

    时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她充分利用自己身边的每一点时间。

    小白菜三个月的时候,她和燕大宝去看望小姑娘。

    和刚出生的时候比,小白菜已经摇身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了。

    短短软软的小头发被宫五用一点点大的小夹子在头顶上夹了个小揪揪,一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赚,肉滚滚的小身体穿着小婴儿的小衣服,露出藕段似得小胳膊小腿,一蹬一蹬的。

    宫五已经出了月子,正靠着墙角做减肥瑜伽,坚决不让自己胖乎乎的。

    “燕大宝你不要欺负小白菜啊!”

    燕大宝正抿着嘴,拿着奶瓶喂小白菜,压根不理她,蓝缨蹲在旁边看着,觉得小白菜怎么看都可爱啊,和刚出生那会比,这会漂亮的像年画娃娃。

    小小肉肉的一个小人儿,被燕大宝笨手笨脚的抱在怀里喂奶,阿姨担心的在旁边盯着,生怕燕大宝给抱滑手。

    蓝缨手托腮,安静的看着小人儿,忍不住说了句:“小白菜长的真漂亮啊。”

    燕大宝立马骄傲的说:“对吧?我就说小白菜长的好看。”

    宫五瞌睡眼:“燕大宝你不要墙头草,我到现在还记得你说小白菜长的难看这句话的。要不是展姨骂你,你肯定还不吸取教训。”

    燕大宝赶紧跟小白菜说话:“小白菜,你要乖乖的哦,不要跟妈咪学,妈咪老是欺负姑姑。我们不学她……”

    宫五气死:“喂喂燕大宝,你不要误导我家小白菜啊,我们小白菜很乖的呀。”

    蓝缨笑着说:“她现在听不懂,等听懂了大宝就不能这样说了,小白菜会当真的。”

    燕大宝抬起小下巴,说:“我们小白菜本来就很乖的。以后会保护姑姑的。”

    宫五翻白眼,懒的搭理她。

    小白菜吃饱了喝足了,终于精神十足的回着小手开始玩了,宫五把婴儿小玩具提到她面前,她躺在床上,看着五颜六色的小玩具要抓。

    燕大宝蹲在旁边看的喜笑颜开:“小五我好喜欢小白菜啊,我想把她抱回家晚上跟我睡。”

    宫五立刻说:“燕大宝你抱走吧。我晚上快要被她折磨死了,嗷嗷哭着要吃奶,你看我的脸色,都黄了,简直是折磨啊,气死我了。”

    燕大宝一听,又不敢说话了,她不想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吵醒啊,她以为小白菜像洋娃娃那样,乖乖躺着睡觉就好了呢,结果晚上还要闹人吃奶啊!

    宫五瞌睡眼看着她,就知道这个大懒虫一听就不敢抱小白菜回家了。

    蓝缨在旁边忍不住说了句:“我能抱一下她吗?”

    燕大宝蹦跶着不让抱,说会哭,宫五过来,“可以啊。”

    伸手把小白菜抱起来,送到了蓝缨怀里,“要这样抱,托着她的脖子,小孩子这时候脖子特别软,一定要托着才行……”

    燕大宝在旁边抿嘴瞪眼,妒忌的要死。

    蓝缨小心的把小奶娃抱在怀里,怀里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奶味,她说:“小白菜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宫五嫌弃:“难闻死了,一个奶腥味。”

    燕大宝气坏了:“好闻,就是好闻,小五你嫌弃小白菜,我要跟妈咪说。”

    宫五不怕:“你去说啊,展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怕,展姨是向着我这边的。”

    展小怜经常过来看小白菜,宫五打算等满四个月的时候经常带过去让他们看,不让他们来回跑,自己年轻跑了没事的。

    小白菜在蓝缨怀里突然咧着粉粉的小嘴巴笑了一下,蓝缨急忙说:“快看,她笑了!”

    宫五点头:“有时候就会傻笑。”

    几个人正说话,步小八从外面跑进来,“哇,这么多美人姐姐在啊!姐姐,妹妹今天乖吗?”

    宫五擦汗:“小八,不是妹妹啊。”

    步小八不管:“就是妹妹。”

    坐到蓝缨旁边,“美人姐姐,妹妹可爱是不是?”

    蓝缨笑:“小白菜超级可爱,姐姐很喜欢哦。让姐姐抱回家好不好?”

    步小八赶紧摇头:“不好,美人姐姐你幸苦一点往这里多跑跑,不要带妹妹回家,我们都喜欢她,你带回去我们会很难过的。”

    小胖孩人认认真真的讲道理,不哭不闹乖巧的很。

    小白菜张开小嘴打了个呵欠,步小八立刻说:“妹妹要睡觉了!姐姐,妹妹要睡觉了。”

    宫五过来,“好吧,那让她睡觉吧。”

    哄了小白菜睡觉,几个人才有机会说话,蓝缨把自己整理袋笔记本拿给她看:“这是这么时间的笔记,你看看。”

    宫五高兴:“我过两天就去上课,之前我妈不放人,现在终于答应我去上课了,我要把之前的内容补上。蓝缨呢?你还在当导游吗?”

    蓝缨点头:“嗯,毕竟我要生活吗。亲戚不管我放我自由,我就没有理由再用他的钱,当然要自己找赚钱的途径,要不然就要等着饿死了。”

    宫五赞同,“就是,自己赚钱最实在。”她说:“我以后也要自己赚多多的钱。”

    燕大宝抬头挺胸:“我现在自己赚钱了。”

    宫五翻翻眼,懒的理她,那是她自己赚钱的吗?那明明是李一狄在赚钱,不过挂在她名字下的,她就认定是自己赚钱了。

    燕大宝不理她,跑过去跟小白菜一起睡觉,宫五一见,顿时吓的赶紧把小白菜抱过来,不能燕大宝在一块,跟她在一块睡觉,小白菜肯定得被打的哇哇哭。

    蓝缨发现宫五的心态真好,明明小白菜的父亲一直没回来,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小白菜的存在,结果她竟然自己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一个人养的还挺好,当然,前提是家庭条件要好,像宫五这样,一个人也有人帮忙还好,换个人家还真没办法。

    宫五跟她们说说笑笑,完全没有影响到心情,高兴的时候大笑,不高兴的时候骂两句,完全就是随性而为。

    她不知道自己如果是宫五的位置会是什么样的心态,也正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所以她才佩服宫五让她自己活的更好。

    从宫五家离开,她小跑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条林荫道上,路上成双成对的小情侣或哭或笑或闹,每个人都在演绎自己的人生。

    蓝缨看着他们的时候,心里也没有什么羡慕的想法,她只是觉得,这些人还有爱慕别人的勇气,真好。

    她已经失去了那种勇气,又或者,她正在重新积攒新的勇气,或许未来的有一天,她会有重新爱一个人的勇气和心情。

    她穿着浅棕色的上衣,有宽大的袖子,有慵懒的穗子,走路的时候衣袖摇摆,带着几分懒懒的风情,长长的头发迎着风,被吹的起伏连绵犹如河边被春风吹起的柳枝。

    走在人多的地方,她停下小跑的步伐,慢慢的朝前走着,唇边挂着笑,看人的眼神也少了曾经的凌厉和警惕。

    外面的世界像温柔的手,让她的脸上多了一份温柔。

    桑弓坐在车上,无意中的一撇让他看到了这个离开了机构、也离开了傅清离的女孩所有的变化。

    他半张着嘴,停下车,看着蓝缨从车旁走过,那属于女孩才有的气息灌入他的鼻中,刺激着他全身的神经。

    傅清离重新回到了公司,桑弓在公司的地方骤然降低。

    没有傅清离的公司盈利也没有好转,但是之前的收入足够维持桑弓一阵子,傅清离颓废了那么久,这一阵公司的收入都落到了他的口袋,其实桑弓那时候巴不得傅清离一直别去。

    桑弓对于公司无所谓,他只要钱,不管公司名字写的是谁的,只要钱给他,公司是谁的都无所谓。

    好在傅清离回来也没往他要之前的钱,当然,桑弓也知道了傅清离不去公司的原因,他知道,傅清离的把柄已经折断,蓝缨在得知他就是柴峥嵘的时候,就选择了离开。

    其实桑弓不喜欢这个结果,毕竟,要挟住傅清离,他才有源源不断的钱,可现在,这个把柄失去了,傅清离也就不会再受制于他。

    因为答应过傅清离,他又想要钱,他几乎快要忘了蓝缨这个人,结果今天,他在这条林荫大道上看到了她。

    他觉得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完全长开了五官,身上多了女人的温柔。

    其实桑弓更喜欢蓝缨以前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现在蓝缨的眼睛不像曾经那样,但是美丽依旧,桑弓从她的眼底看到了隐藏的倔强,他就是喜欢那样的女人,所以他的身边一直留着绯红,绯红跟半白那种类型的女人不同,她难以控制,厌倦了她会直接离开,招一声她就会回来。他喜欢绯红那样的女人。

    可惜女人老了,不如年轻的女人有味道,他没厌倦绯红,但是已经不愿意碰她了。绯红自动搬离了桑弓的豪华公寓,她离开的时候有钱,她愿意和桑弓共享,但是她不愿意给桑弓,所以她离开的没有负担,因为她有钱。

    有了钱的女人底气总是足的,她搬离桑弓的公寓没多久,自己买了一套公寓,她知道自己没哆嗦赚钱的能力,所以她先给自己买了套房,等手里的钱花完了,再想其他的办法就行。

    对绯红来说,她爱桑弓是一方面,她爱一个男人,做什么是自己的事,但是她不指望桑弓,毕竟,桑弓这么多年的喜好她了如指掌,他喜欢年轻的女人,而她不年轻了,被桑弓抛弃是迟早的事,她牢牢的握着手里的钱,离开的时候潇洒自如。

    桑弓有些贪婪的看着蓝缨的背影,美丽的女人,任何时候都美丽,何况,她比绯红年轻太多。

    在机构的时候,桑弓那时候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傅清离手下的七号,可惜那时候傅清离处处跟他做对,虽然没有明着来,可他始终没碰到七号这个事实,就是傅清离从中作梗,如今,少了傅清离的威胁,他似乎更容易成熟了。

    温饱思淫欲,桑弓的心思活跃,他就是想要那个女人,哪怕又一夜也行。

    这种执念在死灰中复燃,反正现在,傅清离已经管不到他了,自己捡傅清离玩过的女人,总不会也不行吧。

    蓝缨在前面慢慢的走着,开始没觉得,后来逐渐觉得身后似乎跟着一辆车,她顿了顿,随后慢慢的走着,手机倒印着那辆车,她站住脚,回头,车窗贴了暗色的膜,她站在侧面的位置,看不清里面的人,她没有证据这辆车再跟着她。

    她警惕性心起,一边朝前走,一边伸手给燕大宝打电话。

    燕大宝很快接了,“喂?缨缨?”

    背景音是小白菜的哭闹声,刚刚说走的,结果她又回去了,现在小白菜在哭,燕大宝蹦跶着看热闹。

    “大宝回去了吗?”蓝缨问。

    燕大宝呲牙:“没有来着。我在看小白菜。”

    蓝缨笑了下,“小白菜醒了?”

    “啊,缨缨你等一下,我一会给你打电话,小白菜换尿不湿洗屁屁,在哭呢。”她捏着鼻子过去,一边翻着白眼仁,一边一副要吐的模样,另一只手捏着小白菜沾了粑粑的尿不湿扔到垃圾桶,“呕——”

    宫五嫌弃的要死:“燕大宝你赶紧走,我们家小白菜的粑粑一点都不臭。”

    “不臭你吃啊!”燕大宝恶心死了,跑去洗手,一边大喘气一边说:“还不臭呢。”

    宫五瞌睡眼:“不臭的东西多着呢,每个都要吃?燕大宝你赶紧走,要不然我给展姨打电话,说你嫌弃小白菜拉粑粑,你问问她你小时候拉不拉粑粑。”

    所有嫌弃小白菜的人都是坏人。

    燕大宝不走,手托腮看着小白菜的脸蛋,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只要不看她的粑粑,小白菜还是很可爱的。

    一会她给蓝缨打电话:“缨缨,你刚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蓝缨看着已经停下跟着她的车,说:“现在没事了,刚刚有点事,现在解决了。没事了,大宝早点回去,不要自己回去,让小五让人送你回去。”

    她不知道跟着她的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要防止有人对付燕大宝,所以看到有人跟着她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燕大宝的位置和安全。

    虽然已经没有责任和义务,可这种本能始终还在。 ( 公爵 /62/6217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