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对付返虚强者的另类办法

文 / 神击落太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落英子在情急之下猛然出剑,狠狠一剑刺穿了大地魔的牙龈,手腕用力,勉强将自己固定在半空中,没有直接落入死灵生物的肠胃之中,然而此刻,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次运转神功了,因为他无法摆出运行神功需要的起手姿势。

    悬空的他,虽然单手结印,却因为体内没有元气流动,也就没法汇聚罡风,只能拼着自己的体力勉强向上爬,希望能逃出这个黏糊糊的陷阱,然而吞噬生灵的大地魔又怎会放过嘴边的肉,那腔肠动物一样满是利齿的巨口,轰然之间就朝着中心闭合过去。

    落英子的惨叫声中,灌注无尽的绝望,以及爆满的仇恨与不甘,他的下半个身子直接被死灵的利齿切断,仿佛受到腰斩酷刑一样鲜血飞溅,肠流满地。剧痛之下的他疯狂挣扎,居然硬生生从那恐怖的巨口边上爬出来,在沙地之上,画出一道差不多60厘米宽,三米多长的刺目血迹。

    现场的人,完全沉默。

    杨紫依躲在圆圈的最外面,瞳孔巨颤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是怕自己哭出来,而是怕自己吐出来。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和这个银发男孩作对的下场,不是战败生死,而是要被怪物吃掉呀!

    “三局两胜了,请你们让开道路。”魔法师的声音森冷又毫无感情,却仿佛天底下最不可违抗的命令一样,强迫所有散修乖乖地退到了两侧的废墟之中,不敢有任何异动。魔法师一挥手,众位金刀门的人终于从震撼之中反应过来,再次组成军势,缓缓地通过了这条布满血迹,焦痕,冰霜和恐怖的宽阔杀戮。

    而散修们,直到金刀门的人消失在视野之中,才回过神来。

    甄多实仿佛鼬鼠一样哧溜一下爬到了一根断裂的柱子顶端左右看了很久,才飞身下来,赶紧向他们原先埋伏起来的地点窜去,过了很一会儿,他才找到了一个极其隐秘的洞口,狗一样爬下去。

    下了洞口,里面居然是一条地下走廊,他慌里慌张地快跑几步,到了一座华丽的门前,在那门外猛然跪下来,咚咚咚地磕起头来:

    “主子!主子!俺们失败了!金刀门的人从大道上通过,向北方去了!俺们……还是请主子做主呀!”他一边磕着头,一边鼻涕眼泪一大把地哭诉着,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总算将银尘大败落英子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那所谓的主子。

    “你在里面见到了明泉了吗?”任由甄多实哭了很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嘶哑干涩,仿佛两片表面粗糙的金属片互相摩擦一样难听,一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因为过度嘶嚎而伤到了喉咙。

    “没有,奴才只见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看情况似乎是金刀门的人。”甄多实凝神想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见到过主子给他看的那画像上的人,何况他也见到过明泉真人呢。

    “金刀门的女人?哈,不用管那个村妇。”嘶哑声音的主人冷笑着说道:“你现在就去派人盯紧了金刀门的人,尤其那个银白头发的家伙,注意了,那小子感觉特别灵敏,你们的人要是欺进三百步之内,只怕真的会被他发现了,所以,只能拿着那些洋玩意远远看着,确定他们的动向!明白了么?”

    “奴才明白!”甄多实此时不磕头了,维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说道。

    “那就好,你分出一半人手去侦查动向,剩下的人,跟本宫去取那怪兽军团!”嘶哑的声音说着,那华丽又破败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五年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

    飞泉。

    她的装扮,神色,体型,甚至眼神和五年前相比都没有什么可见的变化,修为也基本上没什么长进,可是她的内心,已经彻彻底底接受了改造,成为炽白芍药的人间兵器。她的嗓子在这五年来不间断的地狱式训练中彻底毁了,而作为回报,她掌握住了另外一整套强大诡异的能力。

    她冷艳又无情地从那一件华丽又阴森的地下宫室中走出来,貌似很随意地转了个弯,朝走廊深处行去,甄多实没有跟上来,因为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胆量这么做。

    甄多实等到飞泉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了之后,才起身,鼬鼠一样飞快又贼头贼脑地原路返回,他没有胆量朝飞泉消失的地方看上一眼,因为他知道走廊的尽头有什么。

    走廊的尽头,是龙头蝎尾兽的巢穴,那里,挤着数不清的龙头蝎尾兽。

    ……

    当一天之中光线最足的时候,美王世子的营地中迎来了许多不愿意被请来的客人。

    被捆成粽子的美女们,被一个个神剑门的杀马特弟子解开了束缚,好言相劝着请到了一边,三位不断挣扎着的年轻人被六个杀马特制服,连拖带拽地“请到了”破旧大殿外面的大道上,宽阔的沙土路被神剑门和金甲禁军封锁住,几百人的壮观队伍围成了一处人造的小广场,在那广场的中心,赵美玉正有些慵懒地站着。

    他衣衫凌乱,双斜纹鎏金逆水冰蚕丝长袍的下摆上还沾着几许肮脏的不明液体斑块,显然刚刚临幸了某位“有福气”的神剑门小师妹。换做平时,赵美玉才不会这么无聊,在“外出征战”的时候依然想着酒肉美色,皮肤享受,可是如今他没有选择,他必须想方设法完成那“主神空间”里下发的任务。

    也就是从他开始修炼《龙傲天战决》的那一刻起,他身上的罡风气息就变成了王八之气,使他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皇帝般的威严与傲慢,无论走路,吃饭,说话,睡觉,玩女人,都让周围的人感觉到他身上隐隐的龙气,似乎他才是天命圣主,才是最有资格担当下一任南国帝皇的人。他身上的龙气和赵凌风身上的龙气完全不同,他是地龙气,厚重,威严,霸道之余,还有一股吸引异性的神秘磁场。赵凌风的龙气是天龙之气,沟通紫薇,辉煌浩荡,却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显露出来。赵美玉的龙气用来征服人,征服他的手下,征服他的后宫,而赵凌风的龙气用来征服物,征服圣器,征服国运,征服天地。两人的龙气稍微一比,高下立现,赵美玉的龙气远远不如,他身上的气息说白了就是即将化龙的王八气而已。

    此时此刻,天光正亮,两位神剑门的杀马特女孩一位为他辛苦第撑着华盖(遮阳伞)另外一位帮他整理着衣服,总算在那三个人被带上来之前弄得差不多能见人了。赵美玉天王老子一样傲慢地一挥手,整理衣服的女子就倒退着消无声息地下去了,此刻,三位年轻人刚好被六个杀马特大汉踹得跪下来。

    “怎么?身为国公家的孩子,连尊卑长幼都不知道吗?见了本尊还不主动下跪磕头?!”赵美玉冷声训斥着,身上的王八之气越来越浓重,周围的神剑门弟子都渐渐露出一副猪哥和狗腿小兵的杂交品种才会显露的标准痴呆相,可是跪在地上的三个年轻人,依然昂着头,仿佛它们的颈椎骨里掺了记忆金属。

    “给阉人当奴才的家伙,还有资格姓赵吗?”其中一位年轻人冷笑道,完全不把这个高高在上的亲王世子当回事。

    他的话成功的惹怒了赵美玉和赵美玉的手下,年轻的美王世子眼圈一红,女人一样漂亮的眼睛里瞬间满溢着血色,他张开嘴,正想大吼一声,却发现自己的手下已经先于自己的命令,直接对着那出言不逊的年轻人拳打脚踢。那年轻人自知不活,也不怎么反抗,只是可着劲儿地高声咒骂,那文雅的语句中饱含着无尽的下流与恶毒,简直比传说中的王爵天赋还要可怕一些。

    赵美玉一开始被他的话气得青筋暴跳,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反而冷静下来,似乎有点适应这样的精神攻击了,他赶紧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让手下停下来,为了能让喧闹着的手下听到,他不得不在嗓子里灌注了些许元气,结果这么一下很有总裁范儿的咳嗽声,差点震裂了自己的声带。

    神剑门的杀马特们头都停下来了,静静等待着赵美玉的吩咐。赵美玉毕竟是投了阉党的人物,就连阉党们的阴狠残暴都学来了不少,他静静瞪着这位硬脖子的国公之子,静静感受着那人从眼眶里往外辐射着的仇恨与鄙夷,突然裂开嘴,露出一抹老太监一样的阴毒笑容:

    “看在祖宗的面上,我本尊可不能让你死了,否则戕害同族的罪名扣下来,本尊的大计说不定会受到不必要的影响……不过,本尊讨厌你这样无知狂吠的小人,本尊非得让你眼睁睁地看着本尊将来功成名就,那个时候,本尊再来问你,你服不服……”

    “来人!”他一挥手,一位神剑门的弟子恭恭敬敬出现在她视野边角上,恭恭敬敬地一拱手,低声下气道:“贱奴在!”

    “把这个硬骨头的家伙拉下去,砍断四肢,去了势,割掉舌头,带回去扔进大缸里做成人彘!祖宗之法上说得明白,不准同族害命,本尊就不取他的命!”赵美玉仿佛领导讲话一样打着官腔说完,就听到一声不太对劲儿的答应声:“是……”

    赵美玉有点惊讶地转头一瞪,终于瞧清楚了那位出现在视野边角里的年轻人,他也同时想起来,那是将自己的亲生妹妹极力推荐给他这位未来圣主的神剑门第二席,王深海。

    赵美玉在那一瞬间,正好看到了王社海双腿在打哆嗦,便知道这个小子又胡乱发那善心了。赵美玉无所谓,他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因此也对手下偶尔发发善心管得不严,他想起这小子从到了秘境开始鞍前马后地伺候着,让他舒服极了,虽然时常被那所谓的大师兄骂着,可怎么也挡不住那一股善于伺候人的机灵劲儿。赵美玉自问,自家府上那些个丫鬟下人,都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个人的。

    “这是个有用的人,但不是个能当酷吏的家伙,算了,用人之长,避人之短,苛求他那么多做什么。”赵美玉的脑子里瞬间回旋过这样的念头,便高声叫道:“王都尉!王都尉!来人去传王都尉!”他喊了几声,一尊金色锁甲雕像就哐当哐当地跑了来,狠狠一个抱拳礼道:“末将在!”

    帝国律令,着甲将领见圣上不跪,因为就算是穿着锁甲,也基本上做不出来下蹲和下跪的动作来,锁甲虽然比板甲灵活许多,却依然不如布甲那样灵巧轻便,总有些不影响战场发挥的动作做不出来。赵美玉自然知道这样的常识,看到王都尉的动作,便很明显地点一下头,那意思就是:“本尊知道你在心里下跪磕头了,本尊依然看好你。”

    “这人交给你了。”赵美玉将刚才做人彘的话给给王都尉交代了一遍。王都尉重重一捶胸口,大声道:“得令!”他可是禁军都尉,在帝**队里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将所谓的是非观念丢到了不知哪里,整个人都快变成“服从上级”四个大字了。对于那位即将惨遭不幸的国公之子也没有任何同情怜悯可言,立刻叫上两个兵士将他架走了,至于那人之后要受到的非人痛苦,横竖和王都尉,和赵美玉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赵美玉打发走一个,再转回来看剩下的两位国公世子,就很高兴地发现他们的颈椎骨都突然不见了,大好的头颅使劲往胸口上垂下去,显然已经被震慑得服软了。赵美玉满意地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对两人说道:“想通了?”

    “世子大人,看在同族份儿上,还请饶过小的!”其中一人当先回话,语气里满是奴颜婢膝,另外一个也拼命点头附和。js3v3 ( 唯一法神 /60/609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