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赵玉衡的死里逃生5

文 / 神击落太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王爷……不会死的!……”赵玉衡哭得有点“梨花带雨”,显然被赵飞流临死托付的悲壮感染,甚至于他身边的王雨柔等的人也稍微感动,默不作声地守卫着他们。而对面的杜无心,则彻底没了主意。

    “玉衡,不要为本王的死悲伤,本王死了,也好过在北人手里受辱!”赵飞流虚弱地说着,慢慢变得苍白的脸上,努力地挤出一副真挚的表情:“拿着本王的剑,去尽量斩杀北人吧!”他转过头,尽量看着呆立不动的杜无心,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出了他一生中最后的,也是最诛心的话:“杜姑娘,毒龙教落在建州奴儿手里,那绝对万劫不复!你若再不做点什么,将来就是毒龙教的罪人!”他说完,就上不来气了,一只手死死按住赵玉衡的肩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赵玉衡的双眼,翕动着早已变成黑紫色的双唇,用赵玉衡最不可能理解的唇语,传达给他了四个字:

    “本王,爱你!”

    爱!

    这在风源大陆上只限于亲生骨肉,或者男女之间的字眼,如今,无声无息的传达到了赵玉衡哪那里,将他不为人知的一种性情,彻底点燃。赵玉衡的脑子里刮起风暴,他想起了得了梅毒而死的小男仆,想起了自己相似日久的小伴读,想起了自己打赏过许多的那个走南闯北的戏子小生,这三个人是给他带来不可名状的幸福的人,然而最后一死两散,他们之间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禁忌。

    赵玉衡喜欢女子,只因为将自己当成女子,他真正的心里需要,是俊俏的男人。

    这是他不可能流露在外的感情,这是他从未告诉三人之外的任何人的秘密,这是赵飞流绝不可能知道的禁忌,然而那一刻,赵玉衡很清楚地感觉到了赵飞流这个王爷心中,对他的一片真情。

    他们两人,其实才是真正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两人,其实才应该具备真正共同的秘密和幸福,然而相知的伊始,却也是诀别的终末。

    赵飞流瞪着眼睛,微微张着嘴,停止了呼吸。

    赵玉衡抱着他,仿佛抱着三世相恋的爱人,轻轻地,无意识地迈出一步。

    没有阻拦,没有围杀没有捕获,甚至,没有声音。

    他就那样抱着他,走向远方。他身边跟着三位千娇百媚的少女,他们身边跟着伶仃几个膀大腰圆的神罗门弟子,他们身后,包括杜无心在内的所有人行注目礼。

    “好歹也是王爷,死者为大吧。”杜无心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用她那特有的冷酷倨傲的声音制止了手下弟子上前的冲动,就让他们这一行人,真正地掏出了生天。

    毒龙教的弟子们没有异议,暗中监视着的长老们也没有异议,因为他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相信这几个家伙逃出了生天,正如他们之中从来没有人相信银尘能逃出他们的手掌心一样。

    毒,这种东西织成的网是看不见的。

    杜无心表情平静,可平静得也只是表情而已,她知道,从自己误杀赵飞流的那一瞬间开始,自己就再也不可能逃出生天了。

    “建州奴儿的女奴……希望纳兰老爷看在我年幼的份儿上,下手轻点吧!”少女战栗地想着,可是涉世未深的她,根本不知道,建州奴儿对付女人的方法,那是下手越轻越难以忍受啊。

    ……

    赵飞流最后被埋葬在东海秘境的废墟之中,他的那把下品玄器宝剑成了赵玉衡的佩剑,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极端潦草地葬了一位帝国亲王之后,赵玉衡并没有如同赵飞流嘱托得那样踏上复仇之旅,生性懦弱的他此刻早已成为惊弓之鸟,满心希望能找到那个早已经被自己遗忘在不知名的角落里的姑姑,他不知道杨紫依是解语宗的人,所以,他在之后的几天,特别没有方向感。

    知道和他混不会有什么可见的好处,那些神罗门的弟子也一哄而散了,这些人成为了东海秘境中第一批散兵游勇,他们结成一伙,靠着自身那微弱到可笑的力量,在中国级别难度副本的秘境之中奢求着那一点点生存的希望。

    于是,在光线再次暗下来的时候,一男三女四个人,不得不踏上未知的险途。

    赵飞流的死,暂时在秘境之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仿佛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死了一样。然而他的死在赵玉衡心中重于泰山,因为他的死,赵玉衡更坚定了自己的某种信念,当日后崇王府的变故来临之时,他就是凭借着自己这种信念,度过了心理上的难关,当姐妹们从钟鸣鼎食之家陡然沦落为风月女,乞丐女之时,他自己却在没有美丽女子相伴的极端困苦之中,明悟出了一条道路,过上了自己认为幸福的生活。

    他给这股信念取了个名字,龙阳。

    ……

    银尘随意一挥手,将文明终端的画面驱散,赵飞流的死并没有给他带来丁点震撼,王铮的死让他十分满意,现在的问题是,明泉还活着。

    “这次可真成了三姓家奴了。”银尘冷笑一声,语气中没有多少被背叛的愤怒,只有一丝丝森冷的轻蔑。他从来没有相信过明泉,自然也不会有被人背叛的感觉,他倒是觉得,那位凌华皇后才是最该被激怒的人吧。

    银尘能够知道明泉的一举一动,都因为她脖颈上的那个深雪之寒刻印,明泉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成为银尘的间谍,而赵美玉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要对付的人已经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计划,魔法师,从来都不会像战士或者潜行者一样行事。

    “遥控什么的,最好玩了。”这是法师们的共识。

    拉着弩车行走的机器傀儡突然停下来了,原本自然垂在两侧是手臂突然举起来,随着“多重锁定系统已开启”的电子合成声,几道狙击光束瞬间照亮前方出现的鬼祟人影。

    七个人摆七海座的军势从一处废墟中冒出来,大大方方地将金刀门的队伍拦下,紧接着,周围出现了一丛丛穿得红红绿绿的人,有年轻女子,有秃顶老头,但更多的是穿着长袍的“大猩猩”。这些人手里歪七扭八地拿着短弩,对着下面的人,也有从袖子里摸出一些飞镖之类的暗器,准备偷袭的。他们这些人离金刀门还有差不多六十米的距离,太远了,根本不可能做出有效的攻击,而那一声“开启多重目标锁定系统”的怪叫,将原本布置得天衣无缝的伏击圈报废掉。

    此时金刀门的两侧是破烂木头垒成的垃圾山,前后只有这么一条道。在躲避过了伏击之后,他们陷入了强攻或者撤退的选择之中。

    “银尘,能知道那些家伙的修为如何吗?”拜狱从最前面返回来,站在高大的弩车下面问道。

    银尘翻身下车,随手将傀儡收起来,想了想,又将弩车一起收进奥术空间:“不知道什么势力的,入体到化气境界的一群……没有化气八重或者以上的,人数一百三十……我们应该恩能对付?”

    “简单。”拜狱松了口气,接着大声命令道:“准备结阵……”

    金刀门的人迅速行动起来,纪律严明得如同军队,然而那边的人突然窜出来几个,仿佛自投罗网一样朝这边过来。

    “奥术飞弹。”银尘冷哼一声,对陌生人充满敌意是他的作风,手中亮光一闪,一把紫色的机枪初选在手中,略一瞄准,扣动扳机。

    和普通机枪突突突的噪音相比,魔法实体化的机枪几乎毫无声息,一道道紫色的光流仿佛暴雨一样扫射过去,冲过来是三个人还没来得及闪避就被撂倒在地。

    不,不是被子弹一样的奥术飞弹放倒,不能杀人的奥术飞弹根本不可能打倒这些神功武士。准确地说,他们在被击中的瞬间,就被那巨大的动能轰击得腾空而起,草叶子一样在空中转着圈儿飞到了十米开外。

    此时他们离离金刀门的队伍还有三十米。

    七海座的军势中传来一声怒吼,或者说什么号令,一百多人顿时抄起家伙集体冲锋。金刀门的二十人军势往里一缩,干脆摆出了防御阵型,一把把亮瞎眼的光器大夏龙雀被抽出刀鞘,一股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将冲过来的人吓得猛然刹车。

    一直跟在弩车后面低调走着的杨紫依冷笑一声,慢慢仰起头,返虚十二重的恐怖罡风爆炸一样从身体里散发出来,在空中混合成一道流岚一样的剧毒龙卷,几天玄女的罡风和恶暗王权的罡风完全不同,毒属性的罡风里不存丁点阴冷的水雾能量,反而像火一样灼热霸道,毒素之中没有水寒的侵蚀力,反而具备火焰的融化力,任何被这种罡风沾染到的东西,都会像蜡一样融化开来,变成一团红色的液体。

    “什么人也敢在本尊面前猖狂。”杨紫依的声音很冷。

    “杨师太,你抢了在下的台词了。”蒋力士的声音稍微有点不满,当然语气中更多地是开玩笑的意思。眼前的敌人虽然人数众多,可修为有限不说,最要命的就是没有强力的军势加持,看看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什么大罗三,什么四象阵,最厉害的不过一尊七海座,这样乱七八糟的军势杂合在一起,能和她恩二十人一体的“巨狰狞”相比?简直笑话!

    “抱歉,是我太心急了,只是,这些小喽啰当在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杨紫依当场道歉,不过她对平白无故挡住别人道路的行为依旧缺乏最起码的宽容:“剪径做无门买卖的话,麻烦你们先将自己的斤两称清楚了再说!”

    “呔!此路是我……”七海座军势中传来一道银尘有点耳熟的声音,结果还没有将开头说完就被杨紫依一声利喝挡了回去,对面的一百多人乱嚷嚷了一阵,便安静下来,而此时处在军势最前面的蒋力士瞪起眼睛一个一个地鉴别过这些人的脸,最后冲着七海座中的某个人冷笑道:“我说,甄多实你这个家伙居然沦落到当散修的地步啦?”

    “什么?散修?”银尘听了直挠头:“散修盟的?”

    “是,三休门的!”蒋力士笃定地说道:“真难得呀!五年前的秘境奇灾加上天变,居然还没有灭了你们!”

    蒋力士后一句话说得皮笑肉不笑,在气势上早就压过了散修盟的人,与此同时,杨紫依也不愿意和这个粗豪汉子多争执,只是轻轻对银尘说道:“散修盟的人别看很弱,实际上他们是最不容易被灭门的一些人,毕竟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会成为散修……”

    “他们又不是什么有传承的门派,灭不灭门有什么要紧?”银尘一语道破关键,同时伸直了手臂持枪指着刚刚被击倒的三个人,这三个家伙终于从眩晕和冲击之中恢复过来,在地上躺了足足三秒才站起来,狼狈地归了队。此时散修们已经在金刀门前方三十米处形成了一颗很宽的弧形包围线,却一个个都安静下来,很有默契地不吱声了。

    “怎么?真想打劫呀?”蒋力士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自己当先走出来,身后的军势无声无息地再次合拢,浑然天成。蒋力士站在金刀门军势前方三米范围内,朝着散修们一拱手,皮下肉不笑地冷声说道:“各位是想自己让开呢?还是我们请你们让开?”

    他说到那一个拖长了音节的“请”字时,金刀门剩下的没有参加军势的而是人突然苍后面散开来,稀稀拉拉地摆出一座跨度很大,却依然连为一体的军势,这种大跨度的军势是金刀门和银尘共同研发出来的神秘军势,叫做大破灭天笼地锁阵,主封锁,杀伤力小但是防御力反而奇高,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所谓的“方向”,从任何一点向大阵进攻,受到的压力都一样,绝难突破,这种阵势摆出来,只要一步一步地稳稳推进过去,就可以硬生生碾碎敌人的军势开出一条道来。这种龟壳一样的阵仗摆出来,那绝对是要硬闯了,金刀门连魔威阁毒龙教尚且不怕,会在乎什么散修盟么? ( 唯一法神 /60/609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