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任(四千字大章)

文 / 小僧湛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江宽阔,孤舟独行。

    琅琊王陈道子面上含笑,望着白城远去的方向,嘴角处挤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之意。

    白城答应陈道子的邀请之后,却未立即赴任,而是借口有要事安排,先行操舟离去。两人约定半月之后,在建业城外陈道子的一处庄园相见。

    眼见白城远走,蹲在小舟后面的雄壮老者直起身子,大步来到陈道子身旁,狠狠吐了口唾沫,骂道:“老子最看不起这种口是心非的小人,心里明明想做官,却偏偏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王爷刚刚说起让他担任潜龙供奉的时候,他都快笑出声了,也就他自己以为别人没看出来!”

    陈道子悠然说道:“想做官总比不想做官的好,想做官才会听话,不想做官的都去做了反贼,咱们岂不是麻烦?”

    雄壮老者眉头皱起,说道:“潜龙乃是咱们皇族机密,他若是都知道了,万一将来想退出”

    陈道子摆摆手,说道:“他若会退出,当年就不会应皇兄之邀,出任御林军统领,更何况,潜龙是什么地方,只怕他进得出不得”

    雄壮老者点点头,面上露出阴冷的笑容。

    白城离开陈道子,约定十五日之后见面,并非是故弄玄虚,而是真有要事去做。

    他要迅速通知葛道长,去江北剿灭一处寺院香积寺!

    当日在九曜列岛之上,楚西鲁带来一枚罗汉级舍利,并仰仗这枚舍利,布下五行阵法,催发舍利之中蕴含的力量,以此作为擒拿风诺道长的底牌。

    楚西鲁告诉梁九功,手中这枚舍利是向北方佛门首领净虚神僧所借,但实情却并非如此。事实上,楚西鲁虽然继承了佛门一脉,但还不够身份去见这位佛门神僧,他手中舍利来自于江北一座籍籍无名的小寺“香积寺”!

    楚西鲁在江北游历时,偶遇香积寺主持圆光长老,楚西鲁见识广博,圆光长老佛法精深。两人一番谈论,竟然一见如故。

    一番会晤之后,圆光长老尚不尽兴,索性请楚西鲁来到寺中,在香积寺畅谈三日三夜,闲谈之中,他无意中说起寺中还有一样至宝罗汉级舍利。

    楚西鲁将此事记在心中,故此,他在此次伏击谢道人一门之前,特地向圆光长老借来这枚舍利。只不过他并未直言舍利来自何处,而是向梁九功宣称,舍利来自于净虚神僧。

    据葛道长言讲,楚西鲁并不知道,所谓的香积寺圆光长老,并非是香积寺中人,乃是佛门首脑净虚神僧的座下弟子之一,所谓的香积寺至宝,便是净虚神僧手中珍藏。

    楚西鲁与圆光的偶遇,也并非真正的偶遇,乃是圆光长老的精心安排,为的便是在陈国扎下楚西鲁这一颗钉子。

    陈国皇室虽然有意倒向北方佛门,但与之接洽的并非净虚神僧一脉,而是佛门另一支脉,故此,净虚神僧才埋下圆光这一后手。

    白城今日泛舟北去,原本已做好两种打算,若是陈曜遣人来请最好,若是陈曜并未派人前来,他便以楚西鲁的身份去见圆光长老,趁势混入佛门之中,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法子。

    不过,陈道子既然已经前来,他便不必再去香积寺刺探机密,不仅如此,而且他还要与葛道长联手,一举将香积寺抹去。否则,圆光翌日派人来江南追究舍利一事,只怕冒充楚西鲁的事情便要曝光。

    十日之后,白城从江北返回,此去江北颇为顺利,除了白城与风诺道长、葛道长之外,还有葛道长请来的数名高手。

    数位炼神宗师联手,以雷霆万钧之势,轻而易举便将香积寺覆灭,亦将圆光长老击杀。其实在白城看来,此行最难的并非击杀圆光长老,而是模仿佛门另一支脉的手法击杀圆光。

    十五日后,建业城北。

    一条林荫大道之上,一名灰衣人缓步而行,向道路尽头一处庄园走去。

    这名灰衣人修为极高,在世人眼中几与神仙无异,看似缓步而行,但却似慢实快。

    眨眼之间,他已穿过数百丈距离,迈步来到庄园门前,他也不与门前军士答话,径直越门而入,直接往庄中走去。

    这座庄园位于建业城以北三十里,唤作“九曲庄”,因庄园之中一条九曲清溪得名。九曲庄乃是琅琊王陈道子的产业,庄园之中长期有精锐军士留守,莫说寻常百姓,便是江湖好手,也不敢轻易靠近。

    庄园门前几名军士远远瞧见一名灰衣人前来,正要张口询问,眼前忽然一花,几人抬头再看时,这名灰衣人已绕过众人步入庄园之中。

    几名军士大惊,连忙呼喊庄中几位高手一起追击灰衣人,不过几位高手身法随快,这灰衣人身法更快,不过几步之间,便已迈步进入庄中大厅之中,径直坐在厅里。

    噌、噌、噌!

    几名高手一起冲入厅中,手中长刀出鞘,将灰衣人团团围住。不料,灰衣人竟不慌不忙,随手端起手边一盏茶来,大模大样品起茶来。

    几名高手又惊又怒,正要出口呵斥,却见一名蓝袍文士快步走入厅中,冲着灰衣人深施一礼,说道:“楚统领大驾光临,九曲庄蓬荜生辉,还请楚统领稍后片刻,琅琊王即刻便至!”

    这名蓝袍文士乃是九曲庄总管高有方,亦是琅琊王最为信赖的几人之一,虽然没有官职,但却极有权势,便是遇上一二品的大员也不过微微点头,今日对这灰衣人竟持礼甚恭。

    几位高手瞧见这等场面,纷纷放下手中兵刃,悄无声息退在一旁。

    这名灰衣人自然是白城,他轻轻扫了蓝袍文士一眼,脑中早已浮现出他的资料,微微一笑,说道“高总管客气了,不知琅琊王现在何处?楚某随高总管一同前去即可,岂能让琅琊王久候?”

    蓝袍文士正要张口,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笑声,“哈!哈!哈!哈!原来是楚统领到了!”

    随着笑声传来,一名雍容华贵的锦衣中年人迈步走入大厅,此人一入厅中,四下众人尽皆跪倒在地,就连白城亦是深施一礼,恭声说道:“楚某参见琅琊王!”

    陈道子一把扶起白城,笑道:“楚统领怎么如此多礼?”

    白城笑道:“楚某今日乃是前来投奔琅琊王,今后便是王爷属下,又岂敢在王爷面前自傲?”

    说话之间,白城面含微笑,双目紧盯陈道子面上表情,似是要看出些什么。

    陈道子微微一怔,随即呵呵笑道:“楚统领玩笑了,你我皆是为皇上分忧,又岂有高下之别?楚统领还是不要折煞小王了,小王已在花厅备下薄酒,咱们先去花厅歇息片刻。”

    白城笑道:“敢不从命?”

    大厅之外,陈道子早已安排人将沿途布置妥帖,可谓五步一美人,十步一娇娘,皆是一手提香炉,一手折桂枝。

    白城见此情景,笑道:“王爷有心了!”

    陈道子呵呵笑道:“楚统领大驾光临,小王又岂敢怠慢?”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花厅之中,花厅之中早已有陪客等候,见两人前来,急忙上前问好。

    这几名陪客不是周边武林大派的掌门,便是朝中的大员,,或是军中的将领,皆是一时之俊杰。

    陈道子有心拉拢,白城有心逢迎,几名陪客有心吹捧,自是宾客尽欢。

    酒足饭饱之后,陈道子又亲自安排客房,待白城住下之后,方才依依不舍的退去。

    “道子,我瞧这楚西鲁虽然对官位极为热心,但却对身份拿捏的紧,还有些讨价还价的意思!”一位身材极为雄壮的老者说道。

    “二叔,您老说的不错,他今日还曾出言试探小侄,想要与小侄平起平坐。”陈道子悠然说道。

    原来这名身材雄壮的老者竟是上一代陈国皇帝的亲兄弟,亦是当今皇帝的叔父。

    “平起平坐?他想的到美!”雄壮老者怒道。

    “二叔莫要生气,小侄不但要与他平起平坐,而且要将他捧上一捧,将他捧到小侄上面去。”

    “啊?你又打的什么主意?”

    “二叔,潜龙虽是利器,但却不能久持,待到大业已成,还是要将其废除的,到时候总要给朝野双方一个交代!”

    “好!好!好!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样我就放心啦!”

    自从白城入住九曲庄之后,此后一连数日,陈道子皆是曲意奉承,每日宴席不断,安排诸多娱乐,一时之间,白城竟有目不暇接之感。

    直到十余日之后,白城觉得时日不短,方才找到陈道子,主动问起潜龙之事,打算正式入驻。

    陈道子却未曾立即答应,而是推说“潜龙”之中事务繁多,一旦接手之后,恐怕再无暇休息,故此要多玩几日。

    白城不得已,又在九曲庄中居住几日,实在忍不住,再次找到陈道子,说起潜龙之事。

    陈道子此次再未推脱,而是径直唤出一辆马车,载着白城往建业城以东行去。

    在建业城以北三十里处,有一座世袭一等的“清波侯府”,当年清波候狄万愁追随太祖陈霸先征战沙场数十年,最终被封为世袭一等侯,侯府便建在此处。

    当代清波候名叫狄青羽,此人十年之前,不过弱冠之年,便以一手绝强刀法名满京华,如今更是鼎鼎有名的世家公子,门下门客无数,门前冠盖云集。

    马车穿过侯府大门时,白城透过缝隙,瞥见“清波候府”四个字,心中有些不解,不知陈道子为何会带他来这个地方。因为据葛道长的资料,狄青羽虽与陈道子有些交情,但却是泛泛之交,除非

    白城心中不解,瞧了一眼对面坐着的陈道子,陈道子面上含笑,却笑而不答。

    马车穿过重重门卡,停到后院游廊旁边,刚刚停下便有两名仆役上前撩开门帘,邀请两人下车。

    陈道子与白城两人缓步走下马车,顺着游廊来到一处书房之中。白城本以为狄青羽留在此处,不料书房之中竟空无一人。

    陈道子对此处似是极为熟悉,随手搬动书房之中的一处机关,只听“咔嚓”一声轻响。

    书房之中书橱滑开,露出一条暗道来。

    白城心中暗自惊讶,他刚才进入书房之后,便已施展神念之力对四周进行扫描,却未发现此处暗道,看来暗道之中布有阵法,这才能隔绝他的扫描。

    陈道子头前带路,白城跟着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暗道之中,这条暗道又宽又长,不断向下延伸,两人行了许久,方才顺着暗道来到一座大厅。

    大厅虽在地下,却是灯火辉煌。

    白城抬头瞥了一眼,不由心中一阵,大厅之上竟悬着数百颗夜明珠,这些珠子嵌在顶上,组成一幅地图,正是陈国万里疆域图。

    陈道子见白城惊讶,笑道:“昔年建造此处时,陛下亲自挑选明珠,布下这副万里疆域图,还看得过眼吧?”

    白城轻叹一声,说道:“这幅图恢弘大气,璀璨夺目,确非寻常人所能布置。”

    陈道子微微一笑,却未答话。

    “这幅图可不单单是一副疆域图,乃是一座阵法的阵图,布置此图之人阵法造诣也算勉强值得一观了,绝不是那位皇帝所制。”清虚道德真君的声音忽然响起。

    白城闻言,不由一动,自从他再次遇到风诺道长之后,清虚道德真君便退回心神世界之中,每日里不断测试白城收集到的材料性能,再未与他交谈。这方修行界许多材料与清虚道德真君所知都有些许差异,需要不断测试性能,方能因地制宜,炼制法宝。

    不过,今日与陈道子来“潜龙”之前,白城还是前去心神世界拜访清虚道德真君,请他出手相助。

    “前辈为何判定这阵图不是陈曜所制?”白城在心中问道。

    “这阵法可比九曜列岛的五行阵法强得多了,想要布下这样阵法,没个几百年的钻研想也不要想,更何况,从这阵法风格来看,并非人族高手布置,乃是妖族中人布置。”

    “啊?”白城心中大震,忽然想起遍布天下的妖物世家。。 ( 道战无敌 /60/608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