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谈判

文 / 吴欣100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路清河突然被老五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给拉走,黄玲芳脸色黑得都能滴出水来,对着李玉刚一脸怨气的嘲笑道:“你要是早下手的话,她这会可能就在你的床上了。你不是一直想着吗?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没把握住,李玉刚你还是不是男人呀?”

    被一个女人怀疑是不是男人,是男人都要生气的好么。

    然而李玉刚就是这么的不是男人的男人,只是举着下了药的酒杯,走到黄玲芳面前,一手拿酒杯,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就你这破计划书,有脑子的人随便看一眼就知道破绽百出,明显就是个骗局,你以为清河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么?

    黄玲芳,我今天搓成这个局,不过就是想看她一眼而已。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我提醒你一句,清河她并不笨,你要算计她,小心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她身边的老五,路学雷他们可都不是吃素的。

    林古村的人一向都是很护短的,别以为傍上了某个男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哦对了,我还没和孕妇玩过,不如,你今晚就让我尝尝大肚子的滋味?”

    李玉刚根本不需要黄玲芳回答,喝一口对上黄玲芳的唇,口对口的强迫她喝下去。

    李玉刚一点也不否认,六年多前对路清河的心动。

    但那也是少年时的心动罢了。

    让他把生意场上的手段用在自己初恋,哦不,是暗恋的女孩身上,他还是做不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来。

    今天同学聚会,给他震惊最大的除了清河外,就是黄玲芳了。

    她为了谄害路清河,居然做了这么多准备。

    他真的想不出,路清河对黄玲芳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以至于黄玲芳想着让他下药来对付路清河,再毁她清白。

    “唔,唔……唔。”

    “嗤!”

    “啪!”

    李玉刚舌头被黄玲芳咬破,甩了一巴掌,捏住黄玲芳下巴的手加大力度:“贱人,敢咬我。说你和谁合作了?”

    黄玲芳被打偏的脸正向李玉刚,嘴角的血珠带着她此刻的笑,看起来特别的狰狞得有些怨毒:“怎么,想帮她?做梦!我在外面五年,突然回来,就是想报复路清河。你以为,就你这样威胁我几句,我就会放弃?不可能!”

    当初如果路清河借钱给自己,那她又怎么可能会变成那样的下场?

    路清河她有能力帮自己,却眼睁睁的让自己在那样的家庭当中垂死挣扎……如果路清河不给自己一点甜头,黄玲芳也不会找上她,更不会去算计胡凤玲,也就不会在东莞被人卖到夜总会,更不会有那惨无人道的两年的地下生活……

    一切恶梦的开始,全都是因为路清河……

    “哈哈哈哈,我对她的恨,你们所有人都不可能理解。不过,还好,想要对付她、讨厌她的人不只我一个。想让我告诉你?呸,别说门了就是连窗也没有。

    之前网络上和电视上的事,没有把路清河臭名昭著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后面还有更多的精彩。你等着看好戏吧。哦对了,你不在玉云乡,不过没关系,你以后记得随时关注玉云乡和林古村的一切八卦,一定会给你惊喜的。

    哈哈哈哈哈……”

    “啪!”

    李玉刚又甩了一巴掌在黄玲芳的另一边脸上:“到这个时候还敢嘴硬,怎么药效出来了?也不知道,一会你这大肚婆会不会像你在东莞那样……”

    “会不会,你一会尝试一下就知道了。让我看看你那男人的根够不够大……”

    黄玲芳居然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喝了这下了媚药的红酒发作的样子,她只想着这一步没成,下一步该怎么走。

    而她胆大开放的豪,让李玉刚这个久经情场的老手,都愣怔了几分钟。最后不知是看在同学的面子上,还是其他,只扔下黄玲芳一个人在包厢,独自离开,连账单也没有买!

    看着李玉刚如此干脆的离开,黄玲芳露出狠毒的笑,摸出手机,按下那个标注老公名字的电话号码:“老公,我现在美好时光,你快过来,我的小妹妹特别的想你,都湿了呢……”

    声音要有多妩媚就有多妩媚……只要是男人,听了如此有诱惑的媚声,都要硬了,电话那头低吼了一声‘宝贝等我,马上到’就挂了电话。

    “路清河,欢迎你回来!游戏正式开始!”

    *****

    老五正向把路清河拦到身后,却被路清河拉开了。

    看着前面的六七个男人,没有半点惊慌的回答:“是我,你们在等我?难道,是想抓我们过去做筹码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路清河猜中心思,对方怔了几秒才说话:“哪里,我们只是过来带路而已。”其中一个大概二十七八的男人站了起来,让老五开着摩托车跟着走。

    老五犹豫看向路清河,等路清河说跟上去,他开点火开动摩托车。

    几分钟,大概是到了远河村的中心吧,那些人都停了下来。愛↑去△小↓說△網w  qu一个高墙外面围观着很多人:“到了,你们跟我一起进来吧。”

    果然,他们进去时就看到院子里面左右坐着不少人,而路强和路四才他们坐在左边,右边显然是远河村的村干部之类的,但是年龄明显年轻很多。大都是二十三十岁左右的。

    年龄最大的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而远河村后面的一间房里的大门大开着,里面蹲着十个人,正是路清河的大伯路军他们。

    路强看到路清河和老五过来,面瘫脸黑了两分,却还是拍了拍自己空位的长板凳,让他们会在自己的身边。

    “其实,我们也很好说话的。只要你们把河床让出来,其他都好商量。我们刚才说的那些条件,你们可以好好的想一想。”开口说话穿着一套军装,人也长得高大,看起来三十多岁左右。应该是一个当兵退役回来的。

    没一会老五的手机就震了起来,打开看到短信直接伸到路清河面前:“小四,你看看。”

    上面是老五的那上远河村的朋友发来的短信,短信里面全都是坐在他们对面人的资料。比如现在开口说话的这个人叫傅红军,今年三十五岁,是远河村的村书记,当过八年的义务兵。

    看完资料,路清河就问路强:“爸爸,三民叔和四才叔他们怎么说?”

    要知道路军他们把人打进了医院,现在人如何路清河他们这边完全不知道情况。而对方明显就是冲着河床来的,才会多欺少再把人扣下来。还说路军他们挖沙不讲究,直接沿着远河村村民的田梗就挖了。

    以后要是下个大雨,随便河边的水涨一涨就能冲垮田,到时发大洪水什么的,那周边的田地自然是保不了的。

    “他们的意思是让出来,但是怎么让,要看价格。这可是八年前买下来的,当时远河村的人干部和派所出的人都有做证的,只是现在派所出打出来的证明不见了。

    远河村的人不承认!现在远河村全都是年轻人当的家,不好善了!”

    很少说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会是一群年轻人当干部。就连村里的妇女主任都是个二十六岁的新妈妈。远河村在古院县,也算是远近闻名的村子了。路清河这边正听路强说他们之前谈到哪一步时,她被点名了。

    是坐在傅红军旁边的年轻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一头的卷毛,他叫傅建峰,是远河村会计,是远河村有名的大学生。

    “路清河是吧,路村长,我听说,你们当初组建挖队时还是路清河提意的对不对?听说只有她家出了两份的钱?不如,我们听听这位清河美女的意见呀?今天这事该怎么谈?”

    傅建锋说着就站了起来,在他们后面的桌子上,倒了冰茶亲自送过来:“清河,欢迎你来我们远河村,以后经常来玩呀。你的大名我们可是久仰很久了,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漂亮。”

    睁眼说瞎话,远河村那边坐着唯一的一个女村干部,叫傅婷婷的妇女主任,长得比路清河不知美多少倍。虽看不出素颜如何至少妆化得很好,穿的衣服也很靓丽。

    不像路清河这样穿得休闲。

    路清河这茶水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因为眼观林古村这边来的人,连路四才这样的村长都没得一杯茶水喝,她却有对方会计亲自倒来的茶水,只能接下:“谢谢傅会计,我不怎么渴,如果傅会计有心的话,麻烦给我们林古村在坐的各位也倒上一杯热茶,才是待客之道。

    怎么说,也得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诚意有几分。”

    路清河接下茶水,转手就递给了老五,老五也相当不客气的就一口喝掉了。还好不烫,要是开水,老五这会就惨了。

    傅婷婷在路清河说出此话后,还真的带着几个人,给路强,路四才他们一一都倒上了热茶。这会路清河也走到了路四才和路三民那边:“三叔,四叔,你们怎么看?我刚才了解了下情况,我大伯他们应该是真的把人伤得比较重。而且他们明显是不打算我们继续在这里挖沙了。

    你们有什么想法?

    远河村全年轻人当家做主,对面几个村干部,全都是从部队退回来的。都不是善茬,如果我们不让步,可能真的会闹起来。古院县这边我干爸管理起来,可能也不是特别的方便。而且就三个月前,他们村还有跟别人村抢地的行为,打了群架如愿得到了几十亩山地。”

    路三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清河,你来谈谈,按你的,思路谈。实在不行,就退出。我们,相信你。”

    路四民也鼓励道:“嗯,清河,我们这十几年来,在河源县和古院县因为沙场结了不少怨和仇。河源县已经再不能挖了,而古院县这边还有六个村,这六个村除去远河村,也就五个村,这五个村也只能挖三年就结束了。

    远河村是第一步,如果我们在这第一站谈不好的话,后面的几个村可能就会有一学一了。

    清河你脑子灵活,我和你三叔他们都一样,由你负责来谈。”

    当然,对方也好像一直就是在等林古村这边派人出来,最希望的就是最近电视上网络上最火的路清河出来谈。

    “好的,我明白怎么谈了。”

    路清河直接坐回了路强旁边开口道:“傅书记,你们的意思,我们知道了。你们看不如这样,沙场这事是个大事,一时半会也谈不好。我想我们约个时间,双方拿出自己的诚意与要求,喊上律师或者公证人一起当面谈如何?

    至于受伤的人员所有的医药费和务工费都是我们林古村负责,挖沙那边也都先全面停工。至少,我们林古村的这些挖沙人员,也先让他们回家。约好时间和地点,我们把当年签定的所有证明合同,都一起拿到桌面上来谈,这样可好?”

    确实是立马给答案,这也完全不现实。

    先让对方放人才是最重要的。

    路军可是亲大伯,路清河都不用去想,谢五妹她们肯定要炸火。

    路清河又站了起来:“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林古村反悔,林古沙场,我家占的股份最大,我说的话可以代表所有林古村的立场。如果方便的话,傅书记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受伤的人员?”

    傅红军和傅建锋以及那个四十来岁的村长三人碰头谈了几分钟,傅建锋也站了起来:“让他们回去当然是没问题,我们也相信清河的为人。为了代表我们的远河村的诚意,我们盛情邀请清河和那位林古酒吧的老五老板,在我们远河村小住两天。

    也好让我们敬敬地主之谊。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带着二位去看我们村的受伤人员,如何?”

    路强愤怒的站了起来,怎么可能让清河和老五在这里被他们押起来,做人质?

    这赤果果的威胁,简直欺人太甚!

    路清河按住路强的手摇头:“爸爸没事的,你要相信你女儿我的能力。你和三叔四叔他们回去,我会打电话给清源哥他们帮我安排谈判事宜。有老五陪着我出不了事的。

    对了,不要把事情告诉晨晨,这件事就像三叔和四叔说的那样,交给我处理吧。”

    路强明显的不同意,最后还是路三民和路四才走了过来,劝说了几句,他才勉强同意,让路清河手机随时带在身上。有事马上打电话,他会让谢长松就这几天回来。

    交待了好几句话,才过去领着路军他们一等人回林古村。

    半路还去了医院,给他们上药验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重生八八年 /58/588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