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陆少群迷上花语

文 / 时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听着宫曜的话,陆少群眉头蹙了起来,“我告诉你,你别乱说,你这是诽谤,我可以告你的!”

    “告?我都绑架你了,还怕你告我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去啊!”宫曜轻松惬意的说,丝毫不把他当一回事儿。<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你――”

    “你什么你,有什么好你的,人在屋檐下,还不得不低头呢,你现在都被绑架了,还那么嚣张!”宫悦白了他一眼说。

    看着这两个孩子在他面前一唱一和的,陆少群简直气的肺要炸了,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呢,“你,你们这两个野种给我闭嘴,再乱胡说八道,我就跟你们不客气了!”

    野种?

    宫曜跟宫悦眉头蹙了起来。

    他们还没发飙,只听到身后噌的一声,随后就是一阵风带过,花语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他们身边了。

    一脸冷笑的看着陆少群,精致的无关,美的不可方物,“野种,你骂谁呢,再给我骂一个试试!”

    陆少群一怔,只感觉有一阵凉意,抬眸看着面前的女子,他整个人脑袋都空白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美的人。

    啪的一声,玫瑰一巴掌摔在了陆少群的脸上。

    陆少群整个人都懵了,回过神来,看着花语,“你,你干什么?”顿时,气势都弱了几分。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我看你不顺眼!”说着,花语拳头便在他的身上展开,咚咚好几拳。

    宫曜跟宫悦原本还有些生气,不过看到花语这个样子,也没气了,反而脸皱在一起,替陆少群感到悲剧。

    花语可是练过的,虽然只是几拳,可也要比别人厉害的多。

    就连李恪也都退的远远的,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一句话,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啊―唔―”

    听着陆少群的惨叫声,几个人同时别过脸,太惨了。

    狠狠的揍了一顿,解气之后,花语这才看着陆少群,眼神轻蔑的扫过他,“我警告你,以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然,绝对不会像是今天这样!”

    陆少群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花语,在心里暗想,长的这么漂亮,下手怎么这么狠。

    “草包!”

    留下这两个字,花语转身走了回去,再次回到沙发上吃泡面。( 棉、花‘糖’小‘说’)

    接下来,陆少群也安分多了,没有再跟宫曜宫悦吵架,而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坐在客厅里的花语,晦暗不明。

    宫悦跟宫曜也懒得再跟他说什么,走了回去。

    “花语,谢谢你!”宫悦扑到她的怀里撒娇。

    花语摸摸她的脑袋,一副鸡妈妈保护小鸡的姿态。

    对宫曜跟宫悦而言,花语也说不出来有一种怎么样的情感,但只有一点,谁都不准伤害这两个小家伙,这就是她的底线。

    接下来四个人坐在那边商议事情,也是光明正大讨论怎么能把程海安交换出来,可陆少群在一边听着,感觉跟自己没有关系似得,眼神一直围绕在花语身上,充满亮彩……

    尽管,他鼻青脸肿的。

    ……

    啪的一声。

    一个耳光打在了程海安的脸上。

    宫爱琳怒火无处可泄,可怎么也没想到,陆一琛会为了这个女人绑架陆少群。

    再不济,他们也是兄弟。

    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宫爱琳愤怒极了。

    而程海安则是被这一巴掌打的莫名其妙,“你干什么?”

    “干什么?打你看不出来吗?”宫爱琳反问。

    这一天,程海安想了很多,排除慕晴在外,她实在是想不到会有谁能做出这件事情,而如果真的是慕晴的话,她完全没有必要隐藏自己。

    所以,她十分肯定不是慕晴。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陆殷正。

    可这分明是个女的,然后意外的想一下,是宫爱琳。

    这个想法有点疯狂,毕竟两个人没见过,对宫爱琳也不是多么了解,她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除了她,程海安无人可想。

    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怒意,程海安也无计可施,只能受着,“看来,你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

    “看来,陆一琛为了你,真是什么都肯做!”

    陆一琛?

    听到这个名字,莫名的,程海安心跳加速了一下,“什么意思,他怎么样了?”

    “他没怎么样,不过,很快他就会怎么样!”对方冷笑着说。

    程海安蹙着眉头,愈发的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怒意,只是生气,真正的愤怒,是来自于陆一琛。

    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肯定面前的人就是宫爱琳。

    多少,她也听陆一琛说过。

    “你就这么恨陆一琛?”程海安忽然问。

    “是,恨不得他死!”

    “那你恐怕想太多了!”

    “你说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宫爱琳吧!”程海安凭着直觉,看着面前的人问。

    宫爱琳愣了下,随后笑了,“看来,你还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意思就是我猜对了!”

    “猜对了又如何?”

    果然是她。

    这一刻,程海安没有那么多的震惊,有的只是平静,说不出的平静。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子的事情,但凭良心,陆一琛真的做过让你恨的事情吗?”

    “他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就是我的恨!”宫爱琳一字一顿的说,语气充满恨意。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这么多年,你对他做的,也是够了,如果真是有个人要恨,那个人也是他才对,该他恨你!”

    “你说什么?”宫爱琳眉头皱着,一张脸难看的看着程海安,一把扯掉了她眼睛的黑布。

    光芒的亮度,让程海安有些不适应的闭了下眼睛,随后慢慢的睁开,一点点适应这光线。

    看着面前的女子,四五十左右,精致的妆容,休闲装,尽管很普通的着装,但是看起来也是非富即贵的气质。

    然而,此时此刻,她面色怒意的看着程海安。

    “你还是肯让我看到你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还怕你看到吗?”

    “所以呢,你这是要灭口吗?”程海安问。

    宫爱琳笑笑,“怎么,怕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听着她的话,程海安无所谓的声音,“我不是怕,只是怕你后果负担不起!”程海安悠然惬意的说。

    这句话,她不是在说陆一琛,而是在说宫曜,他现在可是帮会的头目,势力更是不容小觑。

    如果知道她出事儿,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这话,宫爱琳却觉得她在说陆一琛,目光微眯,“看来,你对陆一琛,很有信心!”

    她误会成陆一琛,程海安也没多做解释,因为宫曜的身份,不便多说,她不想给他造成无谓的困扰,更不想让宫曜深陷危险当中,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解释。

    宫爱琳凑上前,看着那张美的耀眼的脸,“你跟陆一琛都一样,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听着她的话,程海安不屑的笑了。

    那样的笑容,在程海安看来,跟陆一琛如出一辙,都是那样的讨厌至极。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的可悲!”

    “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你所讨厌的人,碍到你利益的人,都是不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那你有没有想过,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不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宫爱琳脸色大变,“你再说一句!”

    她越是生气,程海安就越是风轻云淡,“就算你跟陆一琛的母亲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那也都是上一代的事情,你不该把怨恨发泄在陆一琛身上,这么多年,你对他做的,也够了!”

    “闭嘴,你知道什么!”宫爱琳愤怒的大喊,一张原本看起来精致的脸,此时此刻变的失控起来,“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事情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家,都让她给毁了,还有他,他就不应该出现,他的存在就是我的耻辱,让我永远都记得我被丈夫背叛的事实!”

    “你的丈夫背叛你,那是你跟他之间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陆一琛的母亲也是个受害者,你觉得你自己遭受了背叛,可她还遭受了欺骗呢,最后还忍痛离开,如果她真的有心跟你争,你觉得你还有现在的安稳日子过吗?”程海安看着她反问。

    宫爱琳一怔,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每个人在命运面前,都得低头,她比你的命要悲惨多了,可她从没有恨过,反而觉得对不起你,所以才会离开,尽管思念的狠,也没有去找过他,如果不是最后她不行了,放不下自己的儿子,哪怕她有一点的力气,都不会让陆一琛回到陆家去!”

    听着程海安的话,宫爱琳蹙眉,“你说什么,说的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这是事实,不是吗?其实你什么都知道,只是无法去接受这个事实,这么多年,陆一琛在你的阴影下生活,你对他做过什么,你心里有数,就算你再觉得自己悲惨,也该适可而止了,他不是不反抗,而是在他的母亲临死前叮嘱过他,不要恨你,不然,你真觉得,以陆一琛的势力,想报复你不可能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feizw.

    手机请访问:m.feizw.<!--11420+dfiuwesz+6833193-->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54/548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