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差点断子绝孙

文 / 时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一琛你……”程海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

    陆一琛却压着她,一双眸子眸子赤红,身上更是烫的惊人,他在她的耳边低语,“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我的热情?”

    “陆一琛,你理智一点!”

    “我很理智,你不觉得现在跟七年前的夜晚,很像吗?”陆一琛问。

    程海安,“……”

    她真的要疯了,陆一琛身子烫的惊人,就连她的皮肤都感觉灼热,不敢碰他,可这个男人简直嚣张死了。

    “要不要我来帮你回忆七年前?”他问,说着,他的手开始沿着她的身线游走。

    他的手指像是有魔力似得,所到之处都点燃起一片星火,程海安都感觉自己要融化在他那设计的柔情陷阱里。

    正在这时,门被敲响,“妈咪,你怎么还不起来,上班要迟早了!”

    就是这一瞬间,程海安彻底清醒,一双眸直直的看着身上的男人,下一秒,一条腿弯膝,用力一顶。

    只见陆一琛脸色骤然一变,就连身子都弯曲了。

    “死流氓,臭流氓!”程海安骂了两句,趁空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溜烟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而床上的陆一琛,则是捂着身滚在穿上一脸抽搐……

    外面。

    宫悦正敲着门,程海安却忽然从里面跑了出来,宫悦吓了一跳,“妈咪你怎么了?”

    程海安也看着她,努力的平复激动的心,“没,没什么啊!”

    是吗?

    宫悦的脑袋忍不住往里探,她刚才听到很奇怪的声音,可是她的头刚探过去就被程海安给挡住了,然后程海安直接关注了门。

    “没什么好看的,走,我们下去吃饭!”程海安微笑着说,然后拉着宫悦就走。

    宫悦还是止不住好奇心,回头一再张望,但是除了紧闭的门,她什么都看不到。

    下楼之后,程海安在楼下的浴室简单洗漱了下,这才吃早餐。

    宫曜端着早餐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只有程海安坐在那边,开口,“爹地呢?”

    程海安脑海不禁脑补后面发生的事情,忍着笑意开口,“估计还在睡觉吧!”

    “哦!”

    她的话刚落音,楼上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陆一琛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剪裁得体的银灰色西装,身材挺拔,气质内敛,迷人帅气的脸庞尽显成熟男子的魅力,跟刚才在卧室里意乱情迷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不过这会正面面带怒意的瞪向她。<strong></strong>

    程海安赶紧调开视线,漫不经心的吃着东西,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宫曜看他,唤他,“爹地,吃早餐了!”

    “来了!”

    说着,陆一琛就下楼。

    可是刚下了一台阶,便怔住了,那张精致的脸有些微微的变色。

    该死的,程海安也太恨了。

    正在他懊恼的时候,宫悦忍不住问,“爹地,你怎么了?”

    她的一句话全把视线带了过去,大家都齐刷刷的看着陆一琛那怪异的动作。

    “没事儿!”陆一琛咬牙强忍着,然后一步步的往下走。

    即使伪装的再好,程海安也能看出端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宫悦跟宫曜的视线立即看向她,程海安吃着东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爹地,你怎么了?”宫悦天真的看着他问。

    “没事儿,腿疼!”陆一琛强忍着疼意,走了下来,走过去,看着一边吃的很香,笑的一脸幸灾乐祸的程海安就恨不得掐死她。

    “爹地,你的!”宫曜将早餐端给他。

    陆一琛接过,“谢谢!”可视线还是看着一边的程海安,瞪她,瞪她。

    程海安忍着笑,还不敢抬眸,整个早餐,她都能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狠狠的瞪着她。

    所以她吃的飞快,就连宫曜都忍不住开口,“爹地,妈咪,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啊?没有啊!”程海安否认,视线还是不看陆一琛。

    “可你们……感觉怪怪的!”宫曜说,那双小精明的眸在他们的脸上寻找端倪,还是觉得怪。

    “没有,想太多了,我吃饱了,先上楼换衣服了!”说完,程海安喝完最后一口牛奶,直接上楼去了。

    “爹地……”

    “我也吃饱了!”说完,陆一琛直接起身,跟着程海安朝楼上走去了。

    程海安正在换衣服,怎么也没想到陆一琛会忽然走进来,她吓了一跳,赶紧用衣服去捂,可就在那一刻,陆一琛直接将她的衣服拽掉,直接将她按在墙上。

    然后这一幕就产生了。

    陆一琛的胸膛贴着她的胸,程海安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内衣,胸前白皙而饱满,尽显性感,程海安有些激动,胸部伴随着她的呼吸此起彼伏,更为诱人。

    “陆一琛,你……”

    “我怎么?”陆一琛垂着眸逼近她问,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几点几公分,他温热的呼吸都喷在她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

    天知道,她刚才那一下,差点要了他的命。

    程海安侧过脸,无奈,一副认命的模样,“你想怎么样?”

    看着她这衣服逆来顺受的模样,陆一琛嘴角勾了勾,垂眸看着她胸前的雪白,“是不是我想怎么样,都可以?”

    “陆一琛,你不要太无赖,不要太得寸进尺!”程海安扭过头看着他说,“该死,你盯哪里看呢?”

    “你不是问我想怎么样吗,我想……”陆一琛暧昧不清的说着,眸子看着她的胸前,还特流氓似得朝那边吹了一下风。

    啊啊啊啊!

    程海安真的要疯了。

    看着陆一琛,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只能示弱,“陆总,我错了……”

    听到她说错了,陆一琛一扫之前的不悦,心情大好,“错了?哪里错了?”

    看着他这得寸进尺的样子,程海安真的很想扁他一顿,可是目前,除了委曲求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谄媚的笑着,“我,我不该那么对你!”

    “怎么对我?”

    程海安,“……”

    拳头紧握,程海安忍。

    “总之,我错了,你打底想怎么样,直接说吧!”程海安一副认命的样子,出来混,总是要混的,这句话她总算体会到了。

    陆一琛心情大悦,眸子微眯,一双深眸透着亮光,“是不是我想怎么样都可以?”

    那副欠扁的样子,程海安真的很想朝他的脸上挥几拳。

    “能不能先让我床上衣服再聊这个?”程海安看着他问。

    被陆一琛传染的,程海安就这么面对他也不觉得那么害羞了,淡定多了。

    “就这样聊吧,挺好的!”陆一琛说。

    程海安,“……”

    “你……”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那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那一下,差点让我断子绝孙?”陆一琛问,想起那一下,那种痛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并且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

    程海安咂舌,随后开口,“陆总,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绝对不会断子绝孙的!”

    意思就是,有了宫曜呗。

    陆一琛脸色一变,“所以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

    “我那只是下意识的防备,不是故意的!”程海安心虚的解释。

    “可是我怎么看你都是像故意的呢!?”

    这个……

    程海安眨着眸子,心虚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如果你不那么对我,我也不会那么对你啊……”

    “所以你还有理了?

    程海安,“……我已经saysorry了,你还想怎么样?”

    “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陆一琛反问,视线,语气,都咄咄逼人。

    “那你想怎么样?”程海安问,她已经不止一遍这么问陆一琛了。

    “怎么办……?”说着,他垂眸看着她,“两个选择!”

    “说!”

    “一是帮我试试它,现在还行不行!”

    “没戏,二呢?”程海安果断开口。

    陆一琛脸色变了下,“二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陆一琛一字一顿的说。

    程海安眸子睁的大大的,“陆一琛,你是个男人,你确定你要这么对我吗?”

    “你虽然没有下面,但是你有……上面!”他的眼神极为挑/逗,暧/昧。

    程海安也垂眸看着自己的胸,想伸手去护住,可是两条手臂却被陆一琛禁锢的死死的。

    “陆一琛,你敢!”

    陆一琛邪魅一笑,“这个世界上除了死,还没有我不敢的事情!”说着,他一只手轻巧的握住了她的胸。

    “陆一琛……”

    她一说话,陆一琛就用力的抓她的胸。

    “唔……”

    他没用劲,却是那种很恶意的挑/逗,程海安忍不住吟出声。

    抬眸,程海安瞪他,“你混蛋!”

    陆一琛却很享受这种感觉,“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我都还没有用力!”

    “你还不如用力!”程海安咬牙切齿的开口,大不了疼一点,也比她这个样子在他面前要好的多。

    陆一琛却慵懒的挑眉,“这可是你说的!”说着,陆一琛手上一用力,程海安整个脸都变了色。

    该死!

    混蛋!

    程海安疼的咬牙切齿,脸都涨红了起来。

    陆一琛却邪魅一笑,峻颜逼人,偌大的手掌包裹着那柔软,轻轻的揉着,“疼么?”他问。

    程海安瞪他,这算什么,给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是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feizw.

    手机请访问:m.feizw.<!--11420+dfiuwesz+6833165-->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54/548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