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陆一琛是GAY

文 / 时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最新章节!

    宫曜跟宫悦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

    从小到大,妈咪为了他们,没少受别人白眼,他们发誓,以后再也不让妈咪受一点点的委屈。

    这个女人竟然敢不怕死的惹妈咪!

    这时,宫曜给宫悦示意了一个眼神,宫悦立即领会,在程海安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忽然开口,“妈咪,这个婆婆好凶啊,我要告诉爹地去!”

    呃?

    程海安看着他们,有些迷茫。

    宫悦故作害怕的样子。

    程华天一听,立即开口问,“你爹地是谁?”

    “我爹地就是……”宫悦刚要说,却看着程华天,萌萌哒的开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爹地很厉害,很有钱,他说过,谁惹妈咪,他就让那些人吃不了兜着走!”

    程海安,“……”

    程华天,“……”

    她这么一形容,怎么形容出一种黑涩会的感觉。

    袁琳听着,“那你爹地是干什么的?”

    虽然很不想理会这么女人,但宫悦为了妈咪,还是决定赏她一句,“是什么公司的总裁!”

    程海安抚额,这丫头绝对是在炫耀!

    不过她何尝不知道,宫悦跟宫曜是怕她受委屈。

    听到这个,程华天跟袁琳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还是程华天开口问程海安,“真的假的?你到底有没有结婚?”

    程海安不知道该怎么说,尤其跟陆一琛处于一个不清不白的阶段,她没有办法在一段感情还没有受承认的时候拿出来说。

    想了想,开口,“爸,这是我的事情,我不想多说,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说完,不再等他开口,拉着宫曜跟宫悦便走了。

    但不得不承认,宫悦刚才的话,起了作用!

    程华天跟袁琳半信半疑,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假的。

    从程家走了出来之后,一路上程海安都没有说什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宫悦跟宫曜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妈咪……”宫悦叫了一声,看着程海安,“你还在生气吗?”

    即使再生气,程海安也不会把气撒在两个孩子身上。

    “没事儿!”程海安冲他微笑。

    这时,宫曜也开口,“妈咪,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跟妹妹啊!”

    没错。

    程海安点头,“我知道,你们放心,我没事儿的!”

    说起这个,她还有些抱歉,“对不起,妈咪说要带你们去玩的,结果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玩什么时候都可以玩,没关系的妈咪!”宫悦嘴甜的说。

    程海安笑着点头,尽管在笑,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很快便到了小区,他们打算今天出去玩的,家里也没什么食材,宫曜看着宫悦,“你跟妈咪先回去,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好的哥哥!”

    “一起去吧!”程海安说。

    宫曜微微一笑,“不用的妈咪,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回来!”

    “一起!”程海安坚持,她无非就是想告诉宫曜跟宫悦,她没事儿。

    不过看着她这么坚持,宫曜也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从超市回来,一进家门,海安就累的把鞋子都扔了,直接到浴室里,洗澡。

    宫曜无奈的摇摇头,妈咪在外人看来,多么标准的一美女啊,回到家里就这样邋里邋遢的。

    不过,宫悦也是如此,跟程海安如出一辙的动作,脱了鞋子直接去洗澡了。

    看着一大一小,宫曜无奈的鞋子放好,然后买的东西也都放好,就进厨房开始做饭了。

    听着里面的洗澡声,宫曜想着刚才在程家发生的事情,再看现在。

    他顿时感觉很幸福。

    妈咪即使再生气,也从来不会把气带到他们的身上。

    他很开心,能有这样的妈咪。

    洗完澡,程海安睡了一觉,宫曜做了吃的,想叫她,最后也没叫。

    这一睡,程海安直接到了晚上才醒。

    从房间走出来,他直接倒在沙发上。

    宫曜坐在客厅里玩电脑。

    “妈咪,醒了?”

    “嗯!”程海安点了点头。

    看着她,宫曜合上电脑,坐了过去,“妈咪,你还有不开心吗?”

    “没有!”程海安摇头,其实这些事情,她早就想通了,只是见到,还是不免会有些生气,现在睡了一觉,已经没事儿了!

    “那妈咪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宫曜问。

    他想要学着为妈咪分担和承担事情,不想什么事情都让妈咪一个人承担。

    听着这个,程海安看着他,“你真的要知道?”

    宫曜点头。

    于是,程海安想了想,决定告诉她,宫曜虽然年纪小,但是心智却很成熟,既然他问起来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于是,程海安就把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宫曜先是一阵沉默。

    “这些事情,已经很久了,妈咪都记不太清楚了!”她模糊的说。

    可是为什么宫曜却觉得,妈咪还是有些难以释怀呢?

    他也没想到,原来妈咪承担了这么多。

    被自己的父母放弃,那是一种多么难受的感觉,此时此刻,他更感激程海安,生下了他。

    “妈咪,你放心,在未来,你一定不会再承受这些,我一定会让你过上无比舒适的日子!”宫曜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

    程海安却冲他一笑,“这就是妈咪的目的啊,养你们两只,以后我可轻松了!”

    看着她强颜欢笑,宫曜却一头栽进她的怀里,“妈咪,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跟妹妹会一辈子爱你的!”

    程海安的眼眶,还是不由的红了,她摸了摸宫曜的头,“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煽情呢!”

    宫曜管他呢,此时此刻心里舒服了再说。

    两个人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宫悦出来,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眨巴着眸子,“妈咪,哥哥,你们怎么了?”

    两个人没说话,宫悦也扑过去,“我也要抱抱!”

    看着这两只,程海安笑了。

    宫曜说的没错,再苦,再难,也都过去了。

    只要有这两只,她就觉得很幸福。

    三个人也不知道说笑了多久,宫曜这才去做饭。

    宫悦看电视,程海安则是拿起一边的ipad看新闻。

    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陆一琛在公司里发火的那一幕,什么事情会让他发那么大的火?

    秘书说,他每次接到家里电话的时候,都会这个样子,难道他跟家里的关系也不好?

    海安正在想着,忽然电话响了起来,她吓的一跳,回过神来,她伸出手去拿起桌子上的手机。

    没有署名的号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号码,她就不由的变的紧张起来。

    犹豫了下,按了接听键,“喂,你好,我程海安……”

    “你在哪?”对方,声音低沉而又磁性。

    那一刻,海安以为自己幻听了,愣了片刻,她问,“哪位?”

    “陆一琛!”

    ……

    果然不是幻听,可是他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不由的,海安心虚的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宫曜,声音压低。

    “陆总,有什么事情吗?”她小声问。

    陆一琛那边皱皱眉头,“现在,出来!”

    “啊?”

    “你现在出来,或者我进去找你!”陆一琛没什么好耐心的说。

    “现在已经很晚了,陆总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天早上说吗?”海安幽幽的问。

    “程海安,不要跟我讨价还价,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一件事情!现在马上出来!”陆一琛说道。

    “……”

    海安还能说什么吗?

    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风了,大半夜的要出去,但是海安的确答应过他一件事情。

    “好吧!”

    “还有,记得换件像样的衣服!”陆一琛提醒。

    海安直接无视,以为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呢!

    挂了电话,海安起身,想着要怎么跟宝贝说,于是走到厨房门口,海安看着宫曜,“宝贝,妈咪要出去一下……”

    宫曜却连头也没有抬一下,“好!”

    ……

    宫曜太利索了,竟然什么也没有问,这样她都有些不太习惯。

    “你不问妈咪干什么去?”

    “你是个成年人,是不需要被约束的年纪,我相信你知道自己做什么,所以,我不担心!”宫曜一字一顿的说。

    这话说的太过哲学了,她想想,只是朝宫曜说了一句,“恩,我很快就回来!”

    “恩!”

    海安到房间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出去了,根本把陆一琛的嘱咐抛之脑后了。

    刚下楼,就看到一辆车子听在了面前,海安一惊,在看到陆一琛的时候,更为惊颤。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海安惊恐的问,眼眸那种担忧,没有逃过陆一琛的双眼。

    陆一琛上下将她扫了一眼,“女人就是墨迹,马上滚上车!”

    海安真心觉得陆一琛太没品德了,之前看着他还一副绅士的模样,现在就跟大姨妈来了似得,经常让人滚来滚去的,可是也只能乖乖的爬上车。

    省的陆一琛看到不该看的。

    刚上车,海安忍不住问,“陆总,你抽风了?”

    这话一说出,程海安便后悔了。

    陆一琛的视线狠狠的瞪向她,程海安立即谄媚一笑,“开玩笑的!”

    ……

    陆一琛忽然眯起幽深的眸子,凑近她,低声开口,“你好像很担心,我来在这里找你……”

    海安心脏一窒,连忙后退,白皙的小脸清纯可人,“有吗?”

    “你说呢?”他反问。

    程海安故作镇定,“我……”

    陆一琛锋利的双眉一挑,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海安,那眸光,看的海安心里没底。“怕你男朋友看到?”

    程海安,“……”

    能让他这么误会也好,她点点头,“对啊!”

    陆一琛狠狠的瞪了她两眼,随后看着她身上随便穿出来的衣服,“我不是让你穿件像样的衣服吗?”

    海安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浅色的休闲裤,同色系的宽大的棉线上衣,头发随便扎住了,很轻松,很舒服的打扮啊,有什么问题吗?

    “陆总叫我出来,该不会就是要评价我穿的衣服怎么样吧?”海安问。

    “酒会穿成这样,应该更加别具一格,出尽风头!”陆一琛笑的邪恶。

    海安一愣,顿时皱起眉头,“酒会?什么酒会?”随即反应过来,“你让我陪你去酒会?”

    “不然你以为我让你出来干什么?”陆一琛睨着她说道,那双黝黑的眸子,亮的让人心惊。

    “这事情,你不是该找你的女朋友吗?”海安反问。

    “如果她在,我就不会找你了……”陆一琛说。

    ……

    原来如此。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海安在听到这句话心里竟然怪怪的。

    替补的感觉,真不好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陆一琛猛然开着车子,疾驰而去。

    车子刚开走。

    楼上的阳台上就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身影,小手撑着下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看着车影消失,嘴角勾起一抹笑。

    劳斯劳斯。

    如果他没记错,他进入爹地的档案库,他也有辆一抹一样的车吧!

    好像,不用他做些什么,事情就已经按照他发展的轨道在前进了……

    “妈咪真是个骗子,明明说跟爹地不可能的,还要大半夜出去!”宫悦看着车影消失的方向说。

    宫曜挑挑眉,“这样不好吗?”

    宫悦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哥哥,你说,妈咪不会再给我们来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说起着,宫曜一本正经的点头,“有的话,最好了!”

    宫悦,“……”

    ……

    陆一琛直接开着车子带着海安到了一家造型店。

    海安坐在副驾驭座上看着他,“你该真的不会让我穿成这样出现在酒会上吧?”

    陆一琛猛然踩煞车,车子停下,他拉开安全带,看着她,“你不嫌弃丢人,我都嫌弃丢人!下车!”说完,酷酷的推开车门下了车。

    ……

    海安嘴角抽搐了一下,扭过头看着外面,才知道他是要带她做造型,于是,赶紧下车。

    陆一琛跟着海安走了进去,一个长相风华绝代的人走了上来。

    “陆总,你好久都不关顾我这里了呢……”说着,整个人都扑了上去,芊芊玉指,细皮嫩肉,长得很小白,很小受,海安在看到他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娘炮!

    可是刚走进陆一琛,陆一琛却伸出一只手挡住了他的靠近,“距离!”

    “讨厌!”箫声娇嗔一声。

    然而在看到一旁的海安时,眸子眯起来了,朝着陆一琛暧昧的眨眨眼睛,“又换妞了?”

    陆一琛眼眸轻扫过他,“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多话了?”

    “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吗!”

    “不需要,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陆一琛说。

    箫声打量着程海安,休闲装,宽松不已,长发挽起,脸上还带着一个大大的镜框,怎么看怎么……箫声先是一阵摇头,随后开口,“再差的人,我都能给你变凤凰,等着吧!”

    陆一琛这才满意的点头。

    程海安却不满了,什么意思,说她什么,差?

    “既然这么为难,就算了!”说着,程海安转身就走。

    陆一琛却一把抓住了她,“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这也包括在内?”

    “最起码,不至于让我丢脸!”

    程海安白他一眼,在心里暗自吐槽,不过却又没有办法,出都出来了,只能任由宰割了。

    扫了一眼箫声,“麻烦你快点!”

    箫声还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丫头,“你怎么说话呢?”

    “是你要给我化,又不是我求着你,你想让我怎么说话?”

    “你——”

    “你什么你,还不快点!”

    箫声,“……”

    看着程海安走了进去,箫声气的不行,看着陆一琛,“你看她……”

    “还不快点!”陆一琛也说。

    箫声,“……”

    气的跺脚,无奈只能跟了上去。

    程海安坐在化妆桌前,摘掉了脸上的镜框,箫声看到的那一刻,愣了下。

    素颜,却也是难得的漂亮,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却不卑不亢,只是那双眸子,却亮的惊人。

    箫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面前的女人,跟陆一琛之前的女人不一样。

    尤其是慕晴。

    根本是两种风格的女人。

    面前的女人,有种他说不出的感觉。

    看着没那么讨厌,箫声开口,“你跟一琛什么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他会带你来我这里?”

    一听这个,程海安就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带我来你这里就关系非同寻常,你们之间的关系……才不正常吧!?”程海安奇异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

    箫声却不以为然,得意的扬起下颚,“那当然!”

    “你什么关系?”

    “反正比跟你的关系好!”

    程海安连连点头,“看的出来,不过你也别介意,我跟他之间只是同事关系而已,你别吃醋!”

    箫声,“……”

    箫声,世界著名化妆师,造型师。

    23岁的时候,就已经拿过世界大奖,专为好莱坞的明星化妆,只是现在邀请他化妆,也要看他的心情了。

    不过这只是他表面的身份,真正的身份却是鬼门的某个堂主,跟陆一琛的关系很是好。

    他只所以来这里,也是为了培养暗地里的权利,作为他的后盾,随时都准备好迎接事态的发生。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54/548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