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1章 调查之行

文 / 山间老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睿哂笑道:“那有什么影响?随便他们怎么看怎么说,咱俩行得端坐得正,不惧人言。”

    夏燕犹豫了下,道:“还是找个包间吧,我下去看看。”

    二人来到楼下餐厅,夏燕刚给找到一个包间,李睿还没走入,就见餐厅门口走进来代县长卜玉冰。卜玉冰走进来一眼也看到了他,与他对视一眼,走近前问道:“吃饭?”

    李睿面带浅笑说道:“是啊,一起呗?”说着指了指包间。

    卜玉冰也不跟他客气,迈步走进包间,连头都没点一下。包间里夏燕刚要出来,见她进屋,忙打招呼,请她落座。李睿也走进屋里,坐在卜玉冰下首位。

    夏燕见两位县领导要一起吃饭,自然就没有自己这个小小的大堂经理的位子了,给李睿一个眼色,示意自己不陪他吃了,道:“我去叫服务员,县长您稍等。”说完走了出去,顺手把屋门关了。

    卜玉冰等她走后,斜眼睨向李睿,道:“你不是早下班了吗?怎么才来吃饭?”

    李睿好笑不已,道:“你怎么知道我早下班了?你以为我从你办公室出来就是下班了?我还去找玉明安排了下明天的工作好不好?不过我确实来了一会儿了,还碰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儿。”

    卜玉冰没好气的斜着他,道:“少卖关子,要说就说,不说就闭嘴!”

    李睿呵呵一笑,将刚才怒怼孙长宝的经过讲出来给她听。

    “你盯着这样的小脚色干吗?”卜玉冰听完后蹙起秀眉,满面不解的瞪着他,目光里是恨铁不成钢之色。

    李睿听她话里另有深意,奇道:“那你说我该盯着谁?”

    卜玉冰抬起纤手,用食指中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数下,道:“你应该盯着常务副县长尤功杰、常委副县长苏韬!”

    李睿一下愣住:“你什么意思?”

    卜玉冰骂道:“笨!你的短期发展目标就是常务、常委这两个职位,你达到副处级已经一年多了,再有不到一年就要升正处前提是你打算卡着点儿升,但你不可能一下从普通副县长升到正县长,你必须先拿常务、常委中的一个过渡一下,但尤功杰和苏韬不下去的话,你怎么做常务或者常委?所以他们必须下去一个,也因此你必须要盯着他们,抓他们犯错的机会”

    话还没说完,敲门声响起,接着点菜服务员端着茶壶走了进来。

    卜玉冰收起话头,吩咐李睿道:“你点菜!”

    李睿点了三菜一汤,等服务员出去后,好像不认识似的看向卜玉冰,敢情这个女人也有阴暗的一面。

    卜玉冰续道:“这下你能明白你刚才针对孙长宝这种小脚色的愚蠢了吗?你就算惩治了孙长宝,甚至惩治十个百个他这样的不良干部,对你晋升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是纪委s吗?又或者你是想通过孙长宝来对付他的领导孙中华?如果你的目标是孙中华,那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可如果不是,你就太愚蠢了。”又道:“倒水!”

    李睿面带笑意给她打开一次性餐具,拿出杯碗碟,先用热茶将这几样餐具都清洗一番,才给她倒上热气腾腾的茶水。

    卜玉冰目不转睛看着他忙完这一切,脸色似乎是欣赏,又带有几分埋怨,叹道:“我以为你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一定有着高远的目标与广大的心胸视野,但你有时候做的事情又让我觉得你非常幼稚,就像你现在给我洗餐具,请问这是你一个堂堂的副县长应该做的事情吗?”

    李睿也不生恼,笑着反问道:“请问现在是上班时间吗?再请问我们现在是以正副县长的身份吃饭,还是以朋友的身份吃饭?”

    卜玉冰听得一愕,呆了呆,道:“话是那么说,但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完全抛掉公职身份。”

    李睿笑问:“你让我给你倒水,这又是我堂堂副县长应该做的事情吗?”

    卜玉冰被他说得一阵无语,俏脸上已经浮现出嗔怒之色。

    李睿笑着说道:“你既然让我倒水,那我顺便给你清洗一下茶杯,也就是理所应当的分内之事,你居然还瞧不起我这么做,我好心好意还被你嘲讽,敢情我成吕洞宾啦?”

    卜玉冰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暗喻自己是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拿起筷子,在他端杯的手上轻轻一击,嗔道:“就你话多!”

    李睿笑眯眯地说:“你话也不少,咱俩彼此彼此既然你嫌弃我干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那以后啊,就请你自己清洗餐具吧,我是不管了,我要端着架子当我堂堂的副县长。”

    卜玉冰好笑不已,抬腿从桌下踢了他一脚,斥道:“不行,以后凡是咱俩吃饭,你都要负责给我清洗餐具,哼!”

    李睿笑了笑,又收起笑容,道:“说正事,你让我盯着尤功杰和苏韬的位子,虽说有些阴暗,却是为我好,我心领了,但不会那么做。我想晋升的话,会通过自己的成绩上位。”

    卜玉冰鄙夷的撇撇嘴,又叹了口气,道:“我都是瞎操心,以你的背景,确实怎么玩都行,不用盯着谁的位子也能一路青云。”

    李睿柔声道:“你没有瞎操心,我很谢谢你为我操心。”

    卜玉冰莫名其妙的脸孔一红,狠狠白他一眼,骂道:“滚,别理我!”

    饭菜上桌后,二人各自吃喝,也不怎么对话,偶尔对视一眼,女方都会表现出爱答不理或者满满的嫌弃之色,但在对方看不到的彼此内心深处,却流淌着欢欣荡漾的美丽心情。

    次日早上,李睿与马玉明乘坐公务车,先去农业局接上那位技术人员,然后驱车赶奔县城东北里地外的里青镇。李睿的打算是,先去那座砖厂所在附近的田地,实地检查一下受害的庄稼,确认受害原因后,再决定下一步的动向。

    驶出县城后,李睿先给那个技术人员简单介绍了下此行的工作内容,最后问道:“董股长,以现有的技术手段,能够当场检测出受害麦苗的病因吗?”

    对方是县农业局农业生产科教股的副股长,姓董,三十七岁年纪,肤色较黑,短平头,戴着一副破旧眼镜,脸容很是憨厚,是从山南省农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在一线农村的田间地头摸爬滚打了十几个年头,委实算得上是农业生产方面的专家,对于农作物种植生长、病虫害防治、灌溉施肥等方面的技术了如指掌,马玉明找他同行算是找对了人。

    他听了李睿的问题,憨憨一笑,道:“李县长,你说的这件事我早就听说了,我们股的股长曾经受里青镇n的邀请,去那座砖厂旁边的玉米地里实地检测过”

    李睿道:“哦,原来里青镇n请去调查玉米绝收原因的技术人员是你们股长。”

    董股长小心翼翼的说:“那次我们股长调查回来,随口提了一嘴,说是农药打多了,因为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就没有多问,没想到那户村民又闹起来了,而且还闹得这么大,李县长您都亲自出动调查事情真相了”

    李睿听到这里打断他的话,说:“我也是受县长的委派,卜县长非常重视这件事。”话里隐申含义就是,你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还要再提高一级,不要拿我这个副县长的等级看待此事。

    董股长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表情还是憨憨的,道:“我对这件事还是有些个人看法的,我也想跟李县长您剖析一下内情,不过我担心担心我的话传出去以后,跟我们股长的话相悖,那他很可能会对我产生看法”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

    李睿心头一动,意识到董股长应该知晓一些内情,否则不会这么说,忙道:“你放心,你的话绝对不会传出去,而就算你今天的检测结果与你们股长的结论不同,我也会维护你的,你放心大胆的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我再给你留个手机号,以后你被任何一个领导针对或者报复,都可以联系我,我会给你主持公道。”

    董股长听到这里放了心,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首先说我股长,其实我们股长根本不是农业口儿的科班出身,他是大专函授毕业后考上的非专业技术干部,原先在兽医站作库管,后来调到局里,他根本不懂农业种植生产,就算后来参加了一些培训班,也自学了一些内容,但从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还是连一知半解的水平都没有,他甚至连农药的水溶性与脂溶性都不懂,因此我其实非常怀疑他的调查结果,我也不知道他当天是怎么现场检测的。”

    李睿听得笑起来,这事情可是越来越有趣了,一个几乎完全不懂农药的家伙,却给出了“农药打多了”的调查结果,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道:“继续说。”

    3(一号红人..3838311)-- ( 一号红人 /54/5426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