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7章 又逢冤案

文 / 山间老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美仪道:“我已经打听到,杨青青嫁到靖南去了,我今晚就会赶过去,你先不要过去,等我接近杨青青了解情况后再说,我希望动手的地方不在靖南。”

    彼端男子道:“为什么不能在靖南动手?完事后我会回到纽约,你也会回到东南亚你的活动范围,就算被大6警方追查,又怎能查到我们头上?亏你还是知名的杀手,想不到胆子这样要不要我调教你一段时间?”

    李美仪冷哼一声,道:“你还是去调较你的四肢吧!”说完冷冰冰的挂了电话。

    回到县城,李睿到招待所把车停好,与陈洋道别,第一时间赶奔单位,打算找代县长卜玉冰销假。

    敲开县长办公室的屋门,李睿微微吃惊,屋里不仅坐着卜玉冰,还有县公安局政委高建新和县府办主任张大雷,看高建新的模样应该是在向卜玉冰汇报工作。

    高建新与张大雷见他进来,先后向他问好。

    卜玉冰则脸色平淡的对他道:“你回来得正好,听听这件事。”又吩咐高建新道:“高政委你继续说。”

    高建新嗯了一声,道:“我已经让人问了被拘留的五名村民,他们根本没有冲击镇政府,也没有真来县里上仿,只是说如果镇里不管就去县里告状,结果就被里青镇政府认定为蓄意闹事、冲击党政机关,一个电话叫来镇派出所的人,把他们这五个闹得最欢的人给抓起来拘留了。”

    卜玉冰问道:“那所谓打药次数太多呢?”

    高建新道:“关于这一点,我也让人问了,他们五个都说,打农药的次数跟往年一模一样,也跟村邻们一样,根本没有多打,何况多打就意味着要多买农药,那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谁干多花钱不讨好的事情啊?”

    卜玉冰面色冰寒的说道:“他们还说什么了吗?有价值的内容,比如说,能够证明那家砖厂和镇里领导干部勾结的证据?”

    高建新回想了下,摇头道:“这倒没说,他们就是觉得屈枉,明明自家庄稼让那家砖厂给祸害了,可是村里镇里都不给主持公道,反而还把他们拘留了,一个个都觉得冤得很。有一个最觉得冤的,放话说出去就把那家砖厂的老板给捅咯”

    李睿听到这有些迷糊,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事情?县里又出事了?”

    卜玉冰对张大雷道:“大雷,李县长还不知道这件事,你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给他介绍一下。”

    张大雷点点头,看向李睿,道:“今天一天,我陪县长去县城东北的里青镇调研,调研过程很顺利,但是下午三点多从镇里返回的时候,在镇口被当地两家村民拦下告状。他们说,他们是旁边西里青村的人,一共是八户人家,在县城通往里青镇的主公路旁共有三十亩地,春冬种小麦,夏秋种玉米,收成一直还行。可是镇里前年招商引资来了一家砖厂,砖厂也建在公路旁,正好位于他们这三十亩地的中心。去年盛夏砖厂开工后,每天排放烟尘与热气,不出两个月就害得他们这三十亩地的玉米全部发黄发蔫,到秋收时是颗粒无收。”

    李睿听得皱起眉头,虽说现在村里大多数的壮劳力都出去打工赚钱了,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贴补家用,但事实上一户农家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多少钱,一家子老幼妇孺吃喝主要倚靠自家地里的庄稼,如果庄稼绝收的话,就会造成极其巨大的经济负担,甚至很多家庭会因此转贫,因此这件事绝非小事,不能轻视。

    “这八户村民认为是砖厂排放污染导致的,就联合起来找到砖厂说理。砖厂老板说我们的砖厂都是加装了环保设备的,排放的废气都是合乎国家环保标准的,你们少赖到我头上来。村民们自然不会满意这种说辞,就一起跑到村两委讨说法,结果村两委不作为,给和稀泥,村民们没可奈何之下,就一起跑到镇政府告状。镇政府接访了他们,还请来了县农业局的专业技术人员去实地调查”

    李睿听到这点了点头,插口道:“里青镇政府这不做得很好吗?”

    卜玉冰道:“你继续往下听呀。”

    张大雷续道:“技术人员跑到地里做了现场检测,最终得出结果,这三十亩地玉米之所以叶子变黄发蔫、颗粒无收,是因为打农药打得过于频繁,玉米全让农药给烧死了。那八户村民觉得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别说他们本来就没打多农药,就算打多了,也只能是一家两家打多,不可能八家全部打多,可结果却是八户人家的三十亩地玉米全完了,怎么可能和农药过多有关系?他们现场质问那个技术人员,那技术人员回复说是、农药虽然是液体,但也有挥发性,如果有一两家农药打多,那么喷射出去的农药就可能随风飘散挥发到相邻的地块上去,也就可能导致三十亩地绝收的结果。”

    李睿摇头道:“这个解释根本经不起推敲。”

    张大雷接着讲:“那八户村民都不满意这个解释,但是镇政府却采纳了这个检测结果,让他们回去好好种地,注意打药频率,不要再闹事了,再闹事就要处理他们。那八户村民虽然心里不满,可也不敢再说别的,就都回去了。然后到了今年开春,他们又发现,地里种的冬小麦也全都叶子枯黄,停止生长,而在这之前,他们根本没打过几次农药。这回他们怨气爆发,再次联合起来跑到镇政府讨说法。”

    李睿听到这有些明白刚进屋时他们讨论的内容了,问道:“然后镇政府就呼叫镇派出所,出动警力把他们抓了,这就是你们刚才谈论的那件事?”

    张大雷摇头道:“没那么简单他们跑到镇政府以后,头两天镇政府不理他们,第三天他们索性就在镇政府楼下静坐。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劝他们离开,他们谁都不走。就在这时候,那个砖厂老板出现了,他许诺这八户村民,只要老老实实回到家里,不再在镇政府闹事,那就每家每亩地赔偿一百五十块钱。八户村民谁也不答应”

    李睿心说那八户村民要是答应就怪了,两亩地,光是夏秋种玉米一季,就能收入两千元上下,再加上冬春一季的小麦,加起来能有三千多快的收入,尽管是毛收入,可最后落手里的钱也绝对比三百元多得多,那砖厂老板毁了人家一年两收的庄稼,才赔三百块,真是贪婪无耻到了极点,不过从他主动赔偿也能分析出来,造成三十亩地颗粒无收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砖厂。

    只听张大雷续道:“那砖厂老板就走了,然后镇政府某个领导就打电话叫来了派出所,派出所把其中闹得最欢的五个人给拘留了,这五个人是其中五家的代表,剩下的人吓得都跑回家去了。其中一家回到家里就接受了那家砖厂的赔偿,他家一共是两亩地,获赔三百元钱。另外两家依然拒绝赔偿,那两家村民听说今天县长来到镇里调研,就在县长回城的路上等着,看到县长的车过来以后,就上前挡住告状。县长这才知道这件事,回来路上让我联系高政委,和那五个被抓的村民嘴里了解下情况,高政委这是了解完了,过来向县长汇报。”

    李睿默然无语,没想到刚回来就碰到这种事,小小的双河还真是麻烦多呀,也不知道卜玉冰叫自己也听听是个什么意思,是只是随便旁听了解一下,还是她有意让自己处理这件事?说起来,这件事自己倒也管得,因为那个砖厂是里青镇招商引资到镇里落户的,八竿子里至少有一竿子是打得着自己的。

    他正胡思乱想,卜玉冰下命令了:“高政委,你先回去,马上让里青镇派出所把那五个村民释放,释放之前好好做一下他们的思想工作,排解他们心中怨气,另外告诉他们,这件事我知道了,马上会叫人处理,一定会给他们一个说法,请他们放心,不要再上仿告状。”

    高建新点头应承下来,和李睿道别后,回返县局。

    卜玉冰又对张大雷道:“大雷你先回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

    张大雷说了声好,迈步离去。屋里便只剩下李睿与卜玉冰。

    二人对视一眼,李睿笑道:“不用问了,你刚才说的叫人处理,这个人一定是我了。”

    “别嬉皮笑脸的!”卜玉冰脸色阴沉的斥道,表情很冷肃,语气倒是柔和。

    李睿无趣的摸摸鼻子,心说这位是不是大姨妈来了,怎么一见面就没好脸?

    卜玉冰借着他的口风道:“当然是你啦,不是你还能是我?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好几天,这回来也该干活儿啦?!”

    李睿回忆了下这四天的行程,好像只有昨天晚上能说是花天酒地,摇头道:“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是忙死累活好几天才对。”(一号红人..3838311)-- ( 一号红人 /54/5426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