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筹谋扬州事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苍黄最新章节!

    深夜,江风阵阵,带来彻骨寒意,月影昏黄,四周树影蒙蒙,宁静无声,连水流的声音都没有。

    一道黑影从天而落,落定之后,玉清子领头下来,飞剑随即没入他的体内,萧澜和柳骏习惯性的四下看看,玉清子和柳寒青灵却压根没管,径直走到一个石碑处,两人连忙跟上去。

    柳寒在石碑上画了几下,石碑缓缓向边上移动,柳寒扭头对俩人说:“这是开门阵法,不是机关,是画符,待会我教你们。”

    说完后,也不等俩人答话,便让到一边,待玉清子和青灵进去后,他才跟上。

    萧澜和柳骏进去后,便感到是一排长长的石阶,石阶有点陡,萧澜小心翼翼的下去,柳骏很快意识到了,萧澜现在还没修为,清虚诀再利害,也不可能让他三天便成功,这三天时间,只将他的伤势治疗好了。

    到了洞底,萧澜才松口气,这一段路不长,但不好走,其他人倒罢了,可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走这样的路很不容易。

    “师傅,这样上上下下,实在太困难了,再说了,这四周都是岩石,要种药草也不行,”柳寒开口说道:“咱们能不能打开个口子,让灵气就从这口子出去,就象喷泉那样,咱们在外面建一个院子,再设个宗门内的那种阵法,将灵气困住,如此,不就可以免这上上下下的。”

    玉清子向四周看看,这上上下下对修行者来说不算什么,没有光亮也没什么,这里除了萧澜和柳骏还达不到暗夜视物的境界外,其他三人都没有一点问题。

    但最大的问题是,这洞府内没法种药草,药草对修仙非常重要,那怕是在灵气充沛时期,丹药都是非常重要的辅助手段,现在就更加重要,没有丹药,要想突破,几乎不可能。

    丹药主要来自药草和魔兽内丹,现在魔兽几乎看不见,药草就是丹药的主要原料,所以,每个宗门内都有专门的草药,清虚宗占地数百公里,可只有十几个门人,大部分地方都用来种植药草。

    “嗯,等外面建好了再说吧。”玉清子转头看看众人,然后对青灵说:“这里就归你了,如何归置,你自己动手。这里的禁制已经设置好了,外人要想闯入,必触发禁制。”

    说到这里,玉清子顿了下:“我走之后,你可以重新设置禁制。”

    青灵嘻嘻一笑:“不用,我可不敢跟师傅相比。”

    玉清子瞪他一眼,青灵忙收敛笑容,郑重的点点头,玉清子转头看着柳寒:“帝都那个福地,你自己处理。”

    “多谢师傅。”柳寒躬身致谢,帝都的福地虽然不如这里,但现在福地是紧俏资源,每一个宗门对福地都非常重视,就算再薄的福地,也不会轻易分给弟子。

    清虚宗现在有三块福地,在修仙界中算福地最多的。

    帝都的福地,柳寒已经琢磨很久,这块福地灵气虽薄,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他从未想过筑基飞升什么的,但制符需要灵气,所以,这块有些鸡肋的福地,完全满足他的要求。

    青灵选了洞府,萧澜要在这住一段时间,也选了个洞府,柳寒和柳骏则随意。

    柳骏很好奇,但柳寒吩咐了他,不要乱走,没事就练功,柳骏心里明白,这些世外之人行为举止与常人不一样。

    “你要继续练剑,要超过你使刀的程度,否则,你就留在,不要出去了。”柳寒说道。

    柳骏心里一凛,抬头看看四周,忍不住打个寒颤,在这个黑洞洞的洞穴里过下半辈子....

    他赶紧找个地方开始练剑!

    这一夜,除了柳骏在大厅练剑外,其他人就没出过静室,都在打坐修炼,柳骏在客厅练了整整一天,就没见过一个人出来。

    第二天照旧是晚上,柳寒他们送走了玉清子,回到洞府,青灵什么话都没说便进了静室,柳寒看着他的背影不由苦笑,把萧澜叫过来,问他进展如何?

    萧澜告诉他,感觉有灵气入体,但前段时间受伤,身体亏损严重,现在边调养边修炼,进展极慢。

    “你呢,也别着急,慢慢来,一般,一年情况下可以修炼到一层,不过,我希望你第一年能突破一层。”

    萧澜略微沉凝,抬头看着他问:“当初你花了多少时间?”

    柳寒笑了笑竖起根手指,柳骏有些惊讶:“三个月!”

    “三年!”柳寒摇头说:“但我是在西域,没有找到福地,三年时间里,我只是略有气感,后来我误打误撞,走进一个山谷,在里面练了三个月,出来时,我已经达到二层巅峰。”

    萧澜倒吸口凉气,这也就是说,柳寒在三个月内达到了炼气二层境界,而且还是在没有任何丹药支持下。

    “我估计,我最快也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回帝都,所有,你至少有半年时间,将自己的修为提高到炼气二层。”柳寒看着萧澜说。

    “也就是说,明年春天,我要去帝都?”萧澜问道。

    “我倒是很希望你能留在江南,”柳寒说道:“你对江南的江湖,门阀,士族,都非常了解,是瀚海商社江南分店掌柜的最好人选,但....”

    这一声“但”,柳寒迟疑下没有说下去,而是看着萧澜,萧澜苦笑下,他当然清楚“但”字后面的内容。

    他的家族,萧家在江南;他杀了方震,可能否对漕帮也如此无情;他在江南有很多亲友,他能不能对他们下手。

    柳寒揭开了他必须要面对的面纱!

    看着萧澜的无奈,柳寒轻轻叹口气:“所以,我想你还是跟我去帝都吧,帝都也有个福地,虽然灵气远远比不上这,但对炼气期弟子来说,勉强可以满足需要。”

    萧澜没有回答,他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尽管他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

    现在柳寒毫不留情,残酷的拷问他。

    “好好想想,不需要现在就回答,明年春天还早。”柳寒叹道。

    萧澜步履沉重的回去了,柳骏轻轻叹口气,柳寒扭头看着他,柳骏苦笑下:“我现在姓柳,家主命令我干什么,我就必须干什么。”

    “如果,我让你杀掉你的朋友呢?”柳寒反问道。

    柳骏沉默下,抬头说道:“家主的命令就是命令!”

    柳寒凝视着他,柳骏神情紧张,带着些许苦涩,柳寒轻轻叹口气:“练剑吧,练不好,你就不要出去了。”

    “是。”

    柳骏提着剑,转身出去,没一会,客厅里传来阵阵呵斥声,他不由摇摇头。

    不用去猜,宫里已经下令,让他负责整顿整个扬州内卫,同时挑选扬州内卫总管,另外还要协助顾玮,拿下盛怀,整顿扬州官场,进而达到整顿扬州税收的目的;当然,还有另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在柳寒看来,已经完成了,那就是找出杀掉方震的隐世仙门中人。

    “王泽?”柳寒喃喃道,随即叹口气:“应该已经逃回冀州了。”

    他心里很惋惜,要是王泽还留在扬州,他不介意顺手将他除掉。

    “漕帮!”柳寒仰身躺下,看着有些明亮的屋顶,屋顶有颗很大的夜明珠散发着朦胧的光,每当看到这颗夜明珠,柳寒总是忍不住在猜测,这清虚宗还是很有料的,仅这夜明珠,就值上万两银子,若是在帝都拍卖,他有信心卖到五万两以上。

    “方杰,你会怎么动呢?”柳寒喃喃自语,方杰若坚持北上,他就不得不迎战,萧雨在帝都已经在准备了,彭城,将是第一战。

    “或许诱敌深入更好。”

    老前辈凭此招获得无数次胜利,或许可以借用。

    “让他们深入,或许可以逼一下朝廷,让朝廷出手。”

    想到这里,柳寒点点头,轻轻叹口气:“蓝蝶,会出手吗?”

    漕帮内卫都在蓝蝶手上掌握着,蓝蝶若不肯呢?她也必然有杀身之祸。

    “内卫?”

    “盛怀?”

    “顾玮?”

    柳寒觉着扬州的事一团乱麻,什么都搅在一起了,他随手掰下一块岩石,在石桌上放上几颗石子。

    “漕帮。”“内卫。”“盛怀。”“顾玮。”

    想了会,他又放上两颗小石子。

    “瀚海商社。”“百工坊。”

    呆呆的看着这六颗石子,眉头深深的拧成团。

    半响,他忽然起身,在屋里来回徘徊。

    “我是不是太被动了。”

    “到现在为止,我都是在被动防御,见招拆招,我应该掌握主动,主动出击!”

    “对,应该这样。”

    他返身坐下,又在石桌上添了两颗石子。

    “江南会,”“淮扬会。”

    他的目光盯着这两粒石子,先是拿起江南会,迟疑会,又放下拿起了淮扬会。

    “你们这些私盐贩子,该为朝廷出点力了。”

    他嘴角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

    在心里琢磨好主意后,他盘膝坐下,渐渐的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

    .............

    漕运渐渐进入尾声,扬州慢慢安静下来,顾府的风流八卦传得满城都是,可热度也慢慢过去,只是偶尔有人带着消息上府,可很快便被赶出去,有几个江湖人不忿,动起手来,却被顾府家丁打得头破血流扔出府外。

    方震的死引起的震动也慢慢消去,漕帮及其盟友上下搜遍扬州,却没有找到萧澜半分线索。

    在方震四十九天葬仪结束后,方杰受到漕帮上下一致拥戴,继位漕帮帮主。

    继位之后,方杰对萧澜下了长河令,然后亲自率重兵南下建康,威慑吴县,江南会大惊之下,连忙集结重兵与漕帮在建康外围对峙。

    一叶扁舟,逆水飞驰,在夕阳的余晖下悄然驶入扬州城,小舟在城内的一处偏僻处停下,一个身材硕长,带着斗笠的蓝衫青年悄悄下船,宽大的斗笠遮住了他的面容,只能看到刀刻般的下颌,他下船之后,没有丝毫迟疑便跳上静候的马车,马车随即启动。

    马车穿过渐渐安静下来的街道小巷,进入一处宅院的后门,马车在后院停下,蓝衫青年跳下马车,顺手摘下斗笠,交给早已静候在边上的一个麻衣汉子。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