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清理顾府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色渐浓,本就十分安静的顾府变得更加安静,顾建展开小纸条,仔细读了上面的内容后,轻轻叹口气。

    “怎么啦?”顾维也叹口气,自从顾硕死后,府里便很少有笑声,顾建更是忧心忡忡,他则更是忐忑不安。

    顾建摇摇头:“没事,与咱们无关,漕帮,嘿嘿,方震!嘿嘿,风光几十年了,这江湖....”

    说着将纸条拿到油灯上烧掉,问道:“最近他在忙什么?”

    “还不是盐号的事,”顾维答道,顿了下,他小心的问:“这事是不是还没过去?”

    顾建叹口气,没有回答,这段时间顾府安静多了,宫里来人将联络方式和名单拿走后,府里收到的情报大幅度下降,之所以还能收到情报,是顾硕以前悄悄埋下的钉子,这几枚钉子没有上名单,是顾硕为自己悄悄留下的。

    俩人低声闲聊了会,顾维就准备告辞,还没出门,外面传来脚步声,俩人交换个眼色。

    “维哥!在吗?”

    顾维松口气,他听出了是个熟悉的家丁,他开门问道:“在呢,啥事?”

    “老爷让你过去。”

    “好,马上去,啥事呢?”

    “不清楚,对了,总管在吗?”

    “在呢,”顾建走到门口,那家丁赶紧施礼:“总管,老爷让你也过去。”

    “好,我待会就去。”顾建答道,那家丁应了声,转身就走,顾建和顾维交换个眼色,俩人都没什么觉着有什么异常。

    “你先去,我马上就过去。”顾建吩咐道,顾维点点头。

    顾恒坐在书房里,神情有些揣揣不安,不时瞟瞟角落的黑衣人,黑衣人很安静,黑色面巾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顾维在门外请见,顾恒让他进来,顾维进门就看到黑衣人,连忙冲黑衣人施礼,黑衣人一点都没反应,顾恒示意他站在边上。

    “主子,不知道有什么事?”顾维小心的试探着问道。

    “等顾建来了一起说。”顾恒说道,神情中有两分奇怪,黑衣人依旧保持平静,就象没看见似的。

    顾维有些不安,可心里又觉着没什么,过了会,顾建也来了。

    “今天把你们都叫来,是这位大人有事要吩咐。”顾恒起身说道,然后冲黑衣人说:“大人,都到了,大人有什么吩咐?”

    黑衣人抬头看看顾建和顾维,开口道:“方震死了,他怎么死的?漕帮内部现在情况怎样?”

    顾维悄悄松口气,他一般负责内务通信等事,外面的事不归他打理。

    顾建摇摇头:“没有消息,大人,我们现在没有情报,我们看到的,扬州城内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知道的,扬州城内所有人都知道。”

    顾维略微意外,他悄悄瞟了眼顾建,顾建神情依旧不卑不亢。

    黑衣人冷笑一声:“呵呵,看来心里有怨气啊。”

    说完黑衣人站起来,走到门边:“府对面那座茶楼是谁的?”

    顾建微怔,顾恒连忙解释:“对面的茶楼是家父和几个股东一起开的。”

    “伙计是那的?”黑衣人又问:“为什么要修这么高?”

    “具体我不知道。”顾恒很是为难的看着顾建,顾建这时开口说道:“大人明鉴,先老爷知道那茶楼的重要,当初那茶楼是城内一家人的,老爷用了番手段才将茶楼拿下,大人,这茶楼是不是有问题?”

    黑衣人点点头,缓缓说道:“如此说来,顾硕还算有点脑子,唉,不过,他也该死。”

    顾恒大惊,顾建神色陡变,内息自丹田涌出,眼前一花,正要闪避,胸口几处大穴一麻,内息顿时溃散,倒下之前,瞧见顾维也同样倒下了。

    顾恒大惊失色,慌张的叫道:“这,这,!”

    柳寒转头看着他,吩咐道:“还有一个人,顾建的老婆,立刻拿下。”

    顾恒定定神,发现没有针对他,心里顿时松口气:“大,大人,这,这是为何?”

    柳寒静静的看着他,顾恒顿顿神,醒悟过来,连忙到门口,叫来家丁,吩咐他们将顾建的老婆拿下。

    “多去几个,小心点,他家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不准动,要有人看守。”柳寒在后面吩咐。

    家丁疑惑不解的看着柳寒,顾恒立刻原样下令,家丁这才赶紧去执行。

    顾恒十分紧张,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柳寒看着他:“你不要紧张,该死的是你父亲,你没什么事。”

    “大,大人,这是为何?”顾恒小心之极的问道。

    “待会就知道了。”柳寒好整以暇的说道。

    没有多久,家丁将顾建的老婆押来,顾建的老婆并没有修为,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她脸色苍白,看到顾恒和黑衣黑巾蒙面的柳寒不由浑身发抖,再看到倒地的顾建和顾维,神情更加害怕。

    “待会我的人要进来,你们不要阻拦。”柳寒说着甩出一枚信号,没一会,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黑衣,同样黑巾蒙面的汉子。

    “带他们去顾建和顾维的房间。”柳寒吩咐家丁,然后对黑衣人吩咐:“仔细点。”

    “遵命。”黑衣人躬身应道。

    “所有人都退出这个院子,擅自进入者,杀!”柳寒冷森森的下令道。

    除了顾恒外,其他人都退出了院子。

    柳寒将顾建拍醒,没有先问话,而是先检查了一遍他的嘴巴,里面没有发现什么,但从他衣领上找出一粒药丸。

    柳寒拿着那粒药丸,药丸在手心滴溜溜转动,他凑上去闻了闻,没有任何气味。

    “这药丸叫什么?”柳寒问道。

    “大人!”顾建叫道:“大人这是何意?”

    “何意?你不知道?”柳寒冷冷的,带着几分讥讽,抬头看着他老婆,问道:“那个卢舟,你知道吗?”

    女人慌乱的摇头:“不,不知道。”

    “不知道?!”柳寒笑着摇头:“你昨天还去了的。”

    “我,我,是去吃面,不,不知道他叫什么。”

    顾恒神情一变,他已经听出其中不对了,柳寒哈哈一笑,摇头问:“你从那知道他是卖面的?”

    女人这才明白,顿时惊慌失措,慌张的看着顾建。

    柳寒踱到顾建面前:“宫里早就怀疑扬州内卫被渗透,这些年,扬州上报的情报中,有众多的假情报,我这次到江南来,就是调查这事。”

    “那个齐氏便是你们一伙的吧。”柳寒突兀的问道。

    顾恒大惊失色,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建,柳寒淡淡的说:“那天晚上,齐氏杀了顾硕后,便出走了,到了卢舟那,卢舟杀了她,沉尸于屋后的水渠中,哼,我的人一路跟踪,一直跟到卢舟那。”

    “不要抵赖,我亲耳听见你老婆问你,齐氏去了那,所以,你们是一伙的,说说吧,你背后的主子是谁?”

    顾建面如死灰,顾恒反应过来,愤怒之极:“顾建!大人说的是不是!你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顾家那点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

    顾建闭口不言,女人浑身发抖,双腿一软,噗通,跪在地上。

    “处心积虑,打入顾府,”柳寒盯着顾建:“说说吧,谁派你来的?”

    顾建还是不说,柳寒叹口气:“你好好说,痛快点,我饶你女人一命。”

    顾建依旧闭口不言,柳寒也不再催促,反手将顾维拍醒。

    顾维睁眼一看,顾建和顾建的女人都在,知道东窗事发,脸色刷的变得比纸还薄。

    “他不肯说,你说说吧,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是谁指使你们杀了顾硕的?”柳寒问道。

    “没,没有,我没杀老主子!”顾维结结巴巴的说道。

    “齐氏是你们一伙的,难道你不知道?”

    “不,不可能,我问过总管......”顾维没说完便住嘴。

    顾恒震惊之极,愤怒的看着顾建和顾恒,顾维反应过来,看着顾恒叫道:“少爷,主子,我没杀老主子!我发誓,我真没杀老主子。”

    “先别叫了,你先说说,你的真主子是谁?”柳寒打断他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听总管的,总管怎么吩咐,我怎么作。”顾维说道:“老主子遇害,我还问过总管,是不是他干的,他说了不是。”

    “不是!”柳寒冷冷一笑:“你呀,你呀,色迷心窍,女人,那没有,非要看上那女人,你看上去也不老,怎么迷上那女人了。”

    顾维神色陡变,苍白无比,顾恒冷冷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骂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来人!”

    “住口!”柳寒抬头看着顾恒,森然说道:“你要再胡乱下令,别怪我不客气!”

    顾恒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歉:“是,大人!小的,小的气糊涂了。”

    “干内卫,第一条便是脑子永远要保持清醒!”柳寒冷冷的说:“记住,冲动,松懈,会让你送命。”

    “是,大人。”顾恒赶紧应下。

    柳寒看着顾建,又问顾维:“你是顾家家生子,你父母老婆,兄弟姐妹,全在顾家,你老实说,我饶了他们的命。”

    顾维听后,脸色苍白如纸,他一家子都在顾家,兄弟姐妹好几个,这刀砍下去,就是十几条人命。

    “机会,给了你了,你若不肯,那就别怪我了。”柳寒淡淡的说。

    “我,”顾维冷汗直冒,女人抬头直勾勾的盯着他,他诺诺的,柳寒冷冷的冲外面叫道:“来人。”

    两条人影跑来,到门口站住,顾恒一看,来的不是顾家家丁,而是两个穿着黑衣黑巾蒙面的汉子。

    “把顾维的父母兄弟姐妹,包括老婆孩子,全抓过来。”

    “别!”顾维慌忙叫道:“我,我说!”

    软到在地的女人突然跃起,扑向顾维,半空中忽然闷哼一声,再度摔倒在地上,手上握着一把锋利的剪刀。

    “在我面前杀人,胆子不小。”柳寒冷笑道:“把她拖到边上去。”

    一个黑衣人上来,抓住女人的头发,将女人拖到边上。

    “说吧。”

    “我不知道背后是谁,”顾维说道:“每次都是总管吩咐,下面收到的报告,也是先给总管,不,顾建看,老主子下的命令,也是他送来,他让发,我就发,有时候,他会改了再送。”

    “下面的也改?”

    “下面的改得少些,宫里的才改,总,不,顾建背后是有人,这我知道,有时候,他过上两天,才把改过的拿过来。”

    柳寒明白了,顾建还是很谨慎,背后的那人,始终没有透露给顾维,说明,他也不完全相信顾维。

    柳寒走到顾建面前,顾建依旧闭着眼睛,精神虽然萎顿,神情却很倨傲。

    “看来,所有秘密都在你身上了。”柳寒神情平静:“你们出去吧,记住,任何人乱说乱动,杀了再说。”

    “是。”黑衣人应声后,转身出去了。

    顾恒吓了一跳,背脊上冒出一串冷汗,看着黑衣人的背影,今晚这位大人倒地带了多少人!!

    柳寒今晚带的人不多,只有七个,其中六个是瀚海商社的护卫,是从西域一路跟着回来的,剩下那个是神眼林淮。

    顾建依旧瘫坐在地上,柳寒也不说话,伸手点了他数处穴道。

    “这套逼供手法叫蚀骨**,不痛,但很**。”柳寒很平静的说道。

    顾建神情淡淡的,似乎没有听见。

    顾恒不明所以,茫然的看看柳寒,又看看顾建。

    柳寒提起茶壶,摇了摇,然后吩咐顾恒把火炉拿来。

    柳寒悠闲的烧水煮茶,顾恒迷惑不解的看着顾建,顾建好像没有什么,可过了一会,顾恒看出情形不对了。

    顾建先是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慢慢的身体开始发抖,越抖越凶,没有一会,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叫声,身体歪在地上,缩成一团,脸色涨得血红,脖子上青筋直冒。

    柳寒还没完,解开他双手,依旧封住他的双腿和内息,让他双手可以活动。

    顾建双手一可以活动,便疯狂的在自己身上抓挠,很快将衣袍撕开,脸上胸口,抓住一道道血痕,喉咙的嚯嚯声更加嘶哑。

    顾恒看得暗暗心惊,顾建是个很硬的汉子,是个宁可流血也不流泪的汉子,可现在却没有丝毫气概的在地上乱滚,这前后对比的巨大反差,让难以置信,也恐惧无比。

    而柳寒更让他恐惧,他的神情依旧十分轻松,眉宇间没有一丝怜悯或不忍,顾恒现在看着他就心寒。

    慢慢的顾建平静下来,他扭头看着柳寒,眼神中有愤怒也有不屑。

    “这才第一局,喘口气,好好歇息下,待会有第二局,这套刑罚总共九层,你才刚刚过第一层,以后,每一层都是前一层的一倍。”

    顾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