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画舫谈判(下)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寒到现在为止,依旧无法确定这个白衣人便是那个人,紫竹院最后一任掌门,可也不一定是那个人。

    有几个迹象可以推断,这个人以前见过他。

    知道他的诗词,对他的称呼,对他流露出的招揽之意,所有这些都可以推断,就是那个人。

    可在内心里,他完全无法相信,那个设立杀手营,强迫那些六七岁七八岁的孩子自相残杀,凶残无比的那个人画上等号。

    他在心里无数次想过那个人的形象,完全无法与眼前这个白衣飘飘,悲天悯人的公子挂钩。

    他不敢确定,也不愿意相信,就是这个人。

    柳寒看着白衣人,似乎要看穿面巾下的面容,现在这双眼睛有些担忧,也有些决绝。

    “在扬州,你的人针对我采取了三次行动,”柳寒斟酌着说道:“如果是因为宫里要查你们百工坊,我们有很多机会谈谈,对我而言,天下事,与我何干,所以我一到扬州便与甄娘联系上了,希望能与张兄谈谈,可我万万没想到,张兄居然对我下手,而且还是连续两次,这应该算第三次了。”

    白衣人神情稍缓,依旧紧盯着纯阳子,纯阳子负手而立,神情倨傲。

    柳寒顿了下,沉声道:“所以,你要给我个交代。”

    白衣人听出柳寒的意思,眉头微皱,想了想问道:“你要什么交代?”

    “这得看你的诚意了。”柳寒淡淡的说:“今天我们是战还是和,就看阁下的意思。”

    白衣人心思高速转动,他有些怀疑了,张掌柜没有向他报告便对柳寒采取了行动,最糟糕的是,他采取了行动却没有能杀死柳寒,这一下被柳寒抓住机会,顺藤摸瓜,一路查下来,安插在内卫中的暗线受到威胁,进而不得不杀死顾硕来转嫁,这又进一步惊动了朝廷。

    张掌柜实际叫曲张,对柳寒的行动是他擅自做主,柳寒追到牛福那,曲张亲自带了一个小组伏杀,被老总管察觉,老总管及时赶去,才算救下他的性命,否则以今日所知,曲张必定难逃。

    曲张不得不向他报告,同时怀疑这柳寒便是当年的狼牙。当年他并没有看到狼牙的尸体,狼牙很可能没有死,而是逃亡西域,现在回来一定有目的。

    白衣人难以接受曲张的解释,生气之余将曲张禁锢在家里,同时不许老总管再出手。

    曲张的冲动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特别是布置在内卫中的暗线,权衡利弊,几番取舍后,最后决定舍弃顾硕,一定要保住顾府的暗线。

    可万万没想到,柳寒无中生有,利用逃离顾府,已经死了的小妾齐氏,悬赏追捕,闹得满城风雨,更要命的是,柳寒一步一步引导,将众人的目光集中到长春湖,对他造成严重威胁,迫使不得不断然决定,招揽柳寒,或者杀掉他。

    恰好这个时候,甄娘那传来消息,柳寒要求见面,于是他布下这个局。

    杀死柳寒,不是那么容易的。

    柳寒本身便是上品宗师,老总管怀疑他是隐世宗门中人,他相信老总管的眼光,所以,今天今天他决定亲自出马,不给柳寒任何机会。

    可万万没想到,柳寒带来的人居然是隐世仙门中人,此举虽然证实了柳寒隐世仙门中人的身份,可也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危险。

    纯阳子看上去年青,但已经跨过那道门槛,自己即便借助师门重宝,再加上埋伏的重兵,能不能保住性命也很难说,可即便保住性命,在场的老总管,还有那些精心培养的精锐,恐怕都得折在这。

    对方虽然只有三个人,可三个都是世间罕见的高手!

    “好,今天就按柳先生的意思办。”白衣人本就是果决之人,很快作出决定。

    柳寒淡淡的说:“第一,你得让我能向宫里交差,没办法,兄弟还得关心下自己的前程;第二,你得让我相信,今后,你不会再针对我和我家人下属。”

    白衣人轻轻哼了声:“柳先生这两条,呵呵,第一条没有问题,第二条,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

    “江湖上,和为贵,”柳寒淡淡的说道:“你干你的事,我****的事,愿意修炼的修炼,喜欢挣银子的挣银子,我想不明白,贵坊为何一再针对我,我相信我没有针对过贵坊,这次来查百工坊,也是宫里派下的任务,你们觉着杀了我,宫里便不会再派人来了?!我告诉你,宫里会更加重视,派来的人更利害。”

    白衣人心里承认,柳寒说得不错,他若死了,加上顾硕,宫里势必更加重视,后续手段恐怕更加凶狠,百工坊势必受到更大的威胁。

    想到这些,白衣人决心更加坚定,想了想,他说:“说得好,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明天,我会给甄娘一个东西,可以让你在宫里交差。”

    “我要至少七成是真的,”柳寒淡淡的打断他。

    “好,没有问题,”白衣人毫不犹如的便答应下来:“至于第二条,我只能以人格作保证。”

    “我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让我相信你的人格!”柳寒调侃道。

    白衣人语塞,迟疑下苦笑道:“既然如此,你说该怎么办?”

    柳寒沉默下来,皱眉想了想:“我说让你摘下面巾,让见见你的真面容,恐怕你也不愿意,所以,这样吧,你交一样东西给我,让我可以在你毁约后,有办法制约你。”

    白衣人微微摇头:“在下一向不喜欢受人挟制,这样好不好,我交给你一块福地?”

    “福地?你还有福地?”柳寒故意装作意外,心里大约知道是什么了。

    “对,在帝都,我有一院子,有灵气,只是灵气稀薄。”白衣人说着目光紧盯着柳寒。

    “帝都还有福地?”柳寒佯装意外,纯阳子和青灵都有些动容,纯阳子眉头微皱,传声过来:“帝都有福地吗?若是皇宫内,或皇宫边沿,就不要答应。”

    柳寒微微点头,白衣人看出纯阳子在传音,他没有在意:“帝都内,只有皇宫有一处灵脉,可实际上,这条灵脉很长,只是皇宫中的最浓,我在外城有处院子,在这挖出了灵脉,只是灵气很薄,柳先生若不信,回帝都后,可以去看看。”

    柳寒没有回答,而是传音给纯阳子:“师叔,你看怎样?”

    “若真是如此,倒是可以答应。”纯阳子答道:“只是不知真假。”

    白衣人见俩人嘴唇微动,知道他们在商量,便没有打搅,静静的等待。

    不过,这段世间,从岸边和船舱里,陆续出来十几个人,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衣,以黑巾蒙面,手里无一例外的端着强弩,少数几个人还拿着圆球样的东西。

    白衣人挥了挥手,这些黑衣人向后退出数十丈,船上的黑衣人则退到岸上,全程没有一个人出言发声,可见白衣人治下之严。

    “好。”柳寒转头对白衣人说道:“不过,你要将百工坊真正的总店位置告诉我。”

    白衣人迟疑下点头:“可以。”

    随后以传音入密方式告诉了他,柳寒眉头微皱,心里苦笑,点头说:“好,我会派人去证实,我保证不告诉宫里。”

    白衣人点头,柳寒转身对纯阳子说:“师叔,事情解决了,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纯阳子看着白衣人:“紫竹院居然还有你们俩,真是令人意外,好吧,看在同为隐世仙门一脉,这次的事就这样,如果再有下次,老夫会把紫竹院从世上抹去。”

    白衣人恭谨的拱手道:“前辈,我和令师侄的纠纷不过是世俗纠纷,与仙门无关,将来,贵师侄不针对我,我自然不会针对他。”

    纯阳子没有说什么,转身抬步就到了岸上,柳寒和青灵同时迈步上岸,待三人身形消失,白衣人才松口气,湖风一吹,忍不住打个寒战,这才发现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

    正要开口,忽然紫府一阵翻滚,喉头一田,一口精血喷出,白色面巾立刻染红。

    “公子。”老总管飞过来,神情关切,话刚出口,忽然感觉不妥,连忙冲后面挥挥手,岸上的人立时退后消失,船上腾起数条身影,很快消失在岸上的夜色中。

    “要紧吗?”老总管低声问道。

    白衣人服下一粒药丸,运气将药丸化去,过了会,才长舒口气:“好厉害!”

    老总管稍稍松口气,随即也叹口气:“跨过那道门槛,唉,这下麻烦了。”

    显然,柳寒的真正身份也同样出乎老总管的意料,他背靠清虚宗,再要对付他,不管是谁,都要掂量掂量。

    “没有什么麻烦的,”白衣人缓步走到船舷边,望着岸上黝黑的树林,柳寒三人刚才就是消失在林中。

    “你看这柳寒是狼牙吗?”

    老总管犹豫下,摇头说:“狼牙十年前是什么样,没有我更清楚的,他一身修为,就算是天才,能达到上品宗师,可他在那修炼的清虚宗修为?至少有五层修为,若他是狼牙,他是在那修炼的?公子修炼速度已经是天才了,他就算是天才,他在那找的福地和功法?所以,我觉着他不是狼牙。”

    白衣人略微思索便点点头,随后淡淡的说:“就算他是狼牙,也没什么,对大事,只是略微干扰,没什么了不起,倒是百工坊,哼,这次曲张误了大事。”

    老总管迟疑下,低声道:“曲张是公子一手培养出来,这些年辛苦主持百工坊,对公子也是忠心耿耿,这次虽然闯祸了,公子处罚时,还请多斟酌。”

    这也是老总管才敢说的话,其他人,没有谁敢在公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哼,若不是想到他以往的功劳,这次不死也要废了他。”白衣人依旧十分生气,老总管却放心了,轻轻的叹口气:“曲张一向谨慎,这次也是大意了,带上几个人就想杀死一个上品宗师,唉!”

    “骄兵必败!”白衣人神情平静下来:“这些年,咱们太顺了,一个个眼光都顶到天上去了,必须严肃整治。”

    老总管迟疑下轻轻叹口气,白衣人又说:“这柳寒倒底是个商人,看来他不想与咱们直接冲突。”

    老总管点点头,眉头微皱问道:“那真要把那福地让给他?”白衣人点点头:“那福地不过鸡肋,您修炼了多少年了,有多大的效果,让给他们算了,再说,清虚宗若占势必进入帝都,宫里的注意力恐怕就要转到他们身上,咱们的压力也就小点。”

    老总管再度点头,白衣人又说:“看来前几天,院里受到的袭击,便是他们干的,这柳寒还是够精明的,这么快就摸到我们的总舵。”

    老总管没有反驳,百工坊的总舵不在长春湖,也不在紫竹山,而是在长堂,可白衣人的总舵在长春湖,也在紫竹山后院。

    狡兔三窟!

    长春湖和紫竹山后山,是白衣人的两个总舵,长塘则是另外一个。

    这长塘不是塘是一个湖,这个湖很大,横跨虞海和延陵两县,也是丹阳郡和吴郡的郡边界。

    百工坊就在长塘的西南岸边,在这百工坊是以由三个不大的庄园组成,名义上这三个庄园分别由三个不同的人为庄主,实际是在曲张控制下。

    “我无法确定他就是那个人,或者说,我最多只有七成把握。”

    面对纯阳子的问题,柳寒解释道:“其二,我还没查清他倒底要做什么?师叔,老实说,有了这些符,我并不害怕与他们放手一战。”

    “他要做什么,很重要吗?”青灵不以为意的随口问道,在修仙者看来,压根不用去查,找到元凶,干掉就行了,管你要做什么。

    柳寒点点头:“对,师兄,我有几条线索,这些线索让我很迷惑不解,但可以断定,这家伙在干一件大事,很大的事,这些事,我还没摸清。”

    说到这里,柳寒叹口气,看着崖下的江面,江面上黑漆漆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江水的哗哗声。

    “我一直搞不清一些事,当年他为什么要这样作,与我家有什么仇,既然要灭门。”

    青灵听出了柳寒语气中的仇恨,叹口气上前轻轻拍拍他的肩:“今天不动手也可以,以后要杀他,也不难。”

    纯阳子略微沉凝说:“你若想以那几张符便能对付这俩人,那是找死,走吧。”

    说完,柳寒身不由己的腾身而起,三人再度潜入洞府内。

    有了上次的经验,柳寒一点不惊讶,包括对自己身上没有沾上丝毫水滴,纯阳子看着他说:“那俩人的修为都比你高,那白衣人的修为已经到了炼体十二层,不是你能力敌的,不信,你用符攻击下青灵,青灵,陪他练一下。”

    青灵一笑,随随便便的站在边上,柳寒略微迟疑,疑惑的看着青灵,青灵含笑鼓励。

    柳寒手上出现一张飞剑符,再度看看青灵,青灵再度鼓励,柳寒将飞剑符抛出,剑符化作一道白光,向青灵肩头飞去,青灵神色凝重,手上忽然出现一团白光,白光迅速罩住飞剑。

    柳寒一惊,他感觉到飞剑隐隐有脱离掌控的迹象,他心念猛地一动,飞剑挣脱白光掌控,迅速转到青灵身后,贴地攻击青灵小腿。

    青灵犹若幽灵一般,柳寒压根没看见他如何转身,抬脚便将飞剑踩在脚下。

    柳寒一惊,又是一张飞剑符落在手上,白光一闪便飞向青灵后肩,速度之快,压根就看不清,连柳寒自己都没看清,可青灵身后却突然冒出一张盾牌,飞剑扎在盾牌,微微一顿,瞬间便被一团白光包裹,眨眼间,飞剑与柳寒的联系即告中断。

    柳寒傻了,两张飞剑符就这样简单的被青灵破了,而以他的修为,可以操纵的飞剑符最高也就两张。

    符箓分两类,一类便是飞剑符这样的,在使用时,必须由操纵者通过神识操纵;另一类,便是雷火符这样的符箓,扔出去,神识激发便不管了。

    神识越强大,可以操纵的灵符便越多,以柳寒的神识,最多也就操纵两张。

    “对付雷火符这样的符箓要稍微麻烦点,”青灵说道:“但也不是不能对付。”

    柳寒苦笑下,看来这灵符对付世俗界的高手没有问题,要对付修仙界中人,就难了。

    看到柳寒沮丧的样子,纯阳子笑了笑:“你得培养自己的本命物,另外,还得尽快提高修为。”

    柳寒闻言苦笑不已,自己现在压根无法脱身,那有时间去修炼。

    “三个月,以三个月为期,将修为提高到七层,然后再以一年为期,突破到九层。”纯阳子严肃的说道。

    “帝都那个福地怎么办呢?”青灵忽然问道。

    “对那块福地不要抱太大希望,”纯阳子说道:“如果灵气浓的话,他绝不会交出来,嗯,这样吧,柳师侄,到时候,我随你去帝都看看,如果行,就和掌门商量下,如果不行,就留给你吧。”

    柳寒微怔,随即苦笑下点头。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