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清虚来人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寒再度抬头,四下看看,找不到丝毫线索,他从屋顶滑下来,四下看看,从院门出来,这才注意到,顾建的家门口居然有三条路,他默默的看了看,正面过来的这条应该是到前院,向左边的应该是到中庭,也就是书房方向,右边的则是到后院。

    他迅速排除了正面和右边,向左边追去,拐了两个弯,又是一个岔路口,柳寒略微迟疑便跃上边上的屋顶,在屋顶上四下张望,这一片是顾府下人的居住区,戒备很松,他稍稍大胆一点。

    想了想,他向右前方走去,果然,走了没多远便有一个小院,他慢慢靠近小院,隔着段距离便闻到一丝异味,他不由皱皱眉头,他趴在墙头看了看,这院子是马厩,厩里有几匹马正悠闲的吃草,在旁边的房间有灯光透出。

    柳寒微微皱眉,这要贸然进去,要惊动了马,势必惊动房间里的人,他四下看看,正要有所行动,门开了,顾建领头出来,一个白发老头提着灯笼跟在后面。

    俩人默不作声的走到门,老头停下,顾建回头看看他,然后转身走了,老头也转身进屋,半道上,他走进马厩,给马喂料,柳寒趁机一溜烟躲到屋檐下。

    老头喂过马后,回到房间里,柳寒朝屋里看去,房间里陈设很简单,就是个马夫的房间,一张木桌,几根长凳,灶台在外面的棚子里。

    老头将桌上的茶壶收拾了,然后在床头摸了摸,摸出个小竹筒,然后拿出张纸条,将纸条卷成一个小卷塞进小竹筒内,再将小竹筒塞进草席下,然后吹熄灯上床睡了。

    没有多久,老头发出低沉的鼾声,柳寒从窗户进去,到了床边,先点了老头的黑甜穴,然后从草席下找出小竹筒,取出纸条。

    点燃灯,凑在灯下,小纸条上写着:“顾正与吴雄晋亮合股,欲入盐业,望查此二人,已说动启动刺探刺史府和盐业商会,顾恒其人做事犹豫,瞻前顾后,才干不堪,另,宫里来人详情,望告。”

    柳寒冷冷一笑,将纸条塞入小竹筒内,然后放回草席下,略微沉凝后,解开老头的黑甜穴,老头没有动静,没一会便鼾声再起,他依旧从窗户出来。

    出了顾府,柳寒略微迟疑,他躲开巡城的郡国兵,很快找到小茶铺,范成睡得正香,忽然觉着不对,睁眼看见一个黑衣人站在他床前,心中一惊,正要开口。

    “不错,醒得很快。”

    听到这句话,范成松口气,翻身下床。

    “大人,有什么事?”范成沉声问道,这么晚跑到他这里来,绝对有要事。

    “顾府有个马夫,年岁五十多,天亮后,肯定出府,你盯着他,看看他都与什么人接触。”

    “明白。”范成没多问,立刻答应下来,柳寒又叮嘱道:“小心点,发现后,什么都不要作,这是其一;其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惊动他;若有被发现的危险,宁可放弃,明白吗?”

    范成再度点头。

    “第三,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露了行藏。”

    范成傲然一笑:“大人放心。”

    柳寒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要走,范成连忙问道:“这么晚了,大人还是留下吧。”

    柳寒摇头:“我先走,你这不能有生人。”

    范成闻言不再劝阻,他这小茶铺,正好在巷子口,天一亮便人来人往,万一被什么人看到柳寒从他屋里出来,不管是什么人,都是不妥的。

    扬州依旧热闹,上午士子们都在睡觉,起来早读的极少,商人们倒是起得挺早,码头上的船少了,这些天,无数江湖人雇船进了长春湖。

    城东的一个小码头上靠来一条货船,货船桅杆上挂着建康一个小船社的旗帜,靠岸后,从船上下来三个人,三人穿着普通,前面一个中年人,穿着棉布长袍,后面两个年青人,这俩人一人穿着青色长袍,另一人穿着白色长袍,最后的那个年青人看上去有些兴奋,东张西望的。

    三人上岸后没有停留,很快消失在岸边的柳林中,他们的身影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穿过柳林,前面那人回头看了看,见俩人还跟在身后,心里有些纳闷,这俩人是东家吩咐,必须送到扬州,而且必须秘密安全的送到扬州。这一路上,这俩人很奇怪,俩人看上去年岁差不多,可后面那个年青人却叫前面这个师叔,那个师叔话不多,整天待在船舱里,倒是那个师侄稍微活跃点,偶尔要到甲板上来,不过,这俩人象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好多东西都不懂,而且,俩人都不吃荤。

    按照记忆,他找到那个小院,小院里有人,走在前面的伙计连忙上去见礼,柳火看到三人十分高兴,连忙将三人迎进屋里,没一会,伙计又出来了,他直接到另一个码头,登上早已准备好的船,返回建康。

    “两位道长,我家主子现在不在家,我马上派人通知他,两位道长请先歇息。”

    那个看上去要年青点的道长微微点头,柳火见状,连忙出来烧水,这段时间,他并没有离开扬州,也没进城到瀚海商社,一直都留在这里,帮着柳寒打理这里的杂事。

    没一会,水烧开了,柳火提着水壶进来,给俩人泡上茶,然后便等在旁边,可待了一会,两个人好像没看见他似的,依旧盘膝而坐。

    柳火觉着没趣,便告欠一声便退出来了,对俩人的身份十分好奇,柳寒只是吩咐过,对来人称呼道长。

    柳火扮成一个中年士绅的样子,到村子里叫了条脚舟进城去了,这里离城并不算太远,很快便进城了,他在得福楼对面的院子墙角作了个记号。

    柳寒今天与晋亮顾恒上钦差行营上交保证金,从各地赶来交保证金的商人很多,三人等了好半天,出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柳寒还是第一次进钦差行营,这钦差行营原来是一家盐商的别院。

    交过保证金后,三人都觉着有点饿了,依照柳寒的意思,随便在那吃点便行了,顾恒非要拉俩人上得福楼,俩人不得不随他到得福楼。

    三人在得福楼觥筹交错,喝了不少酒,畅谈未来的设想,酒足饭饱后,三人就在酒楼前分手,约定三天后,在钦差行营前见面。

    柳寒顺路瞟到对面墙角的暗记,心中一震,他若无其事的转身叫了脚舟向城外行去,快出水门时,他忽然觉着不对,后面不知什么时候跟上了一条脚舟,他毫不迟疑的让船夫换了个方向,向城西驶去,拐过一道弯后,他让船夫靠岸。

    果然,跟在后面的脚舟也靠岸了,从舟里出来一个年青人,年青人上岸后急忙向前追,可柳寒选择的地点,上岸后没走多远便是坊间门口,除了人潮如织外,还是个三岔路口,年青人站在路口想了想便朝坊间里走去。

    柳寒看清跟踪者后,待其走后,便施施然回到水渠边,叫了另一条脚舟,出了水门向城东驶去。

    到了小院,柳火正在院子里,看到他不由松口气,正要开口,柳寒连忙使眼色,柳火立刻改口:“掌柜的回来了,两位道长正等着你。”

    “你就在院子里盯着。”柳寒吩咐道,不等柳火表示便快步进屋。

    转身将门掩上,屋里两个年青人同时睁眼看着他,柳寒嘿嘿一笑,躬身施礼:“见过师叔。”

    纯阳子微微点头,柳寒又冲另一个年青人施礼:“见过青灵师兄。”

    青灵呵呵笑道,拿出一叠符箓:“这是你要的,你说的那福地在那?师傅听说,都不敢相信,真的还是假的。”

    柳寒欣喜的看着手里的符箓,这里面出了飞剑符铁甲符外,还有几张他压根不知道的符箓。

    “当然是真的,就在不远的地方,今晚我们就去。”柳寒拿着一张符问道:“这是什么符?”

    “这是神枪符。”青灵说着过来,将他手上的符接过去:“这是天戈符,使出这张符,可以召唤天戈,威力极大,这是火焰符,使出这张符,方圆百米之内,会被天火笼罩,化为一片焦土;这是雷暴符,这是中阶符,可以对付炼体十层以上的高手,你们所说的大宗师,不在话下;这个是隐遁符,遇上强敌,使出这个符,立刻飞遁出十里以外,这玩意保命很好。”

    青灵一一介绍,柳寒眉头一展,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笑呵呵的说:“多谢,多谢,多谢师傅,多谢师叔,多谢师兄,师兄,有没有那种隐身符,这要有隐身符,咱们不就可以上皇宫玩玩了。”

    “隐身符倒是有,不过作起来太麻烦,这属于上品符箓,师弟,咱们现在就去看看,我可等不及了。”青灵笑道:“你可是本门福星,不但找回了本门失散数千年的典籍,居然还找到一个福地,你是怎么找到的?”

    柳寒笑呵呵的说:“师兄还是急性子,这地方是偶然发现的,就在前面不远的鬼见愁,是在水底,对了,水底还有上千年的竹节草,我不知道该如何保存,没有摘取,对了,这福地有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神识很强大,至少比我强,所以,我也没敢惊动。”

    “水底?”青灵略微惊讶,回头看着师叔纯阳子,纯阳子露出深思的神情,半响才点头:“原来如此,”抬头对青灵和柳寒说道:“福地被水锁住,灵气散发出来,被水融解了,所以这么长时间没被人发现,呵呵,紫竹院,呵,这紫竹院也是世外仙门中一员,就是福地灵气溃散,数千年没人跨过那道门槛,宗门也渐渐消散。”

    纯阳子说着欣慰的看着柳寒,青灵没说错,这柳寒真是宗门的福将,他的信到宗门后,整个宗门都震惊了,所有人都将信将疑,不敢相信外面还有灵气充沛的福地,玉清子决定让他带着青灵到扬州来看看,然后去参加隐世仙门二十年一次的聚会。

    福地,现在隐世仙门梦寐以求的地方,如果这块福地被隐世仙门知晓,恐怕天下的隐世仙门都会蜂拥而至,必定是一场惨烈的厮杀,恐怕到时候,这扬州城都保不住。

    “师兄,咱们待会再去,这地方距离紫竹院不远,万一惊动了紫竹院的人,就不太好了。”柳寒说道。

    青灵翕然一笑,毫不掩饰对紫竹院的轻蔑,纯阳子却点头:“这样也好,青灵,这事要慎重,先把福地确定了再说。”

    柳寒微怔,连忙问道:“师叔,这是什么意思?”

    纯阳子淡淡的说:“如果确定了,紫竹院就该易主了。”

    柳寒在心里苦笑,这隐世仙门都是些什么人啊,说抢便抢,希望那块福地不会牵扯到紫竹院,等等,这紫竹院是不是与那个人有关呢?若是,灭了也好。

    “师弟,这隐世仙门就这样,杀人夺宝,争抢福地,是常有的事,就说我清虚宗吧,若不是师傅和师叔,恐怕其他宗门早就杀上门了。”青灵看出柳寒的心思,便笑嘻嘻的解释道。

    “可这紫竹院万一还有高手呢?咱们先查清楚。”柳寒拐了弯劝道,纯阳子淡淡的说:“那是自然,若真确定了,掌门师兄还会亲自前来。”

    柳寒微微点头便没再说什么,屋里陷入沉默,纯阳子不是多嘴的人,青灵虽然有好些话想说,可在纯阳子面前,也不敢多嘴。

    纯阳子和青灵盘膝而坐,柳寒则拿出去符箓,一张一张的看,这次送来的铁甲符和飞剑符比较多,铁甲符有三张之多,另外还有一张与铁甲符类似的符,他拿着这张符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青灵在边上说这是更中品铁甲符,用这个符就算他一拳打在身上也能毫发无伤。

    “哦,师兄,能不能教我制符?”柳寒问道。

    青灵微微摇头:“你真要学?”

    柳寒点点头,青灵叹口气:“你的修为太低,制的符没多大效果,以你现在的修为,这些符一个都做不出来,你能制的符,最多也就是元气符,这元气符是快速补充灵气的符,这天下灵气匮乏,做这个没什么用,你要想学制符,先把修为提升到炼体十层以上再说吧。”

    柳寒闻言大为失望,半响才轻轻叹口气,青灵冲他摇摇头,即便是他,也制不出中品符,这次的两张中品符都是纯阳子出手制作的。

    天色渐渐黑了,柳寒起身冲纯阳子说:“师叔,可以去了。”

    纯阳子起身,柳寒开门出去,柳火依旧在院子里,看到三人出来,没有问什么,看着三人出了院子,向远处夕阳余晖下的山峰走去。

    无弹窗在线阅读w5du5手机同步M5du5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