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访甄娘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顾硕讲述当年之事,柳寒心里很平静,是有这样一次行动,他们从不关心目标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只管有没有完成任务。他没有参加那次行动,那次行动损失惨重,书生带了十二个人出去,只有三个人回来,人人带伤,最重的一个让药老花了近一个月才让他恢复。

    从顾府出来,与厉岩会合,俩人回到柳寒租住的院子,沿途俩人都默不作声,回到家里后,俩人也不点灯,柳寒倒了杯凉水,咕噜咕噜喝下后,才拿出被子扔给厉岩。

    厉岩还象昨晚那样,将被子铺在桌上睡。

    “下一步我们作什么?”厉岩终于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明天,你去租套院子,用商人的身份,安顿好以后,咱们再商量下一步行动。”柳寒答道。

    “他一点线索都没有?”厉岩纳闷的问道。

    黑暗中传来柳寒低低的嗯了声,厉岩没再问,躺在桌上,眼睛却睁得大大的,良久,传来柳寒的声音:

    “这顾硕老了,心思也不在内卫了,这人...。”

    厉岩想了下,还是问道:“他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有倒是有,他自己都没信心,觉着是两条假消息,这百工坊,哼,藏得够严实。”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柳寒简单的将顾硕报告的部分内容讲述了一遍,厉岩听后,想了下说:“这两条是假消息,那我们要不要去证实下?”

    “不用,这顾硕虽然老了,可经验还在,他断定是假消息,那十有八九是假消息。”柳寒说到这里停顿了下,过了会,他才接着说:“我倒是有点线索,明天,你去找房子,我要去个地方。”

    厉岩嗯了声,过了会,才问:“要我陪着去吗?”

    “不用,租房后,你去找一个人,这人在盐市口,王记伞铺,你进去就说,要一把飞龙伞,他会回答没有,只有梅花伞,你回答,你只要美人戏蝶伞,他会回答,有两把,你回答说,你要五把半。记住了?”

    “记住了。”厉岩答道,柳寒又说:“你找他,问问最近一次,百工坊在扬州举办的拍卖会,最后都是那些人得标;第二,然后你上长春湖转转,宫里有记载,百工坊第一次举办拍卖会便是在长春湖。”

    厉岩明白了,这长春湖是扬州城外的湖,但有一小部分与扬州相连,扬州水门便是开在长春湖。

    长春湖面积极大,有南北长约数百里,东西宽也有数百里,沿岸良田无数,湖上风光秀美,湖中有岛屿数百,河湾港汊众多,当年,太祖为征江南,曾在这训练水师,原来这里还有一支小水师,现在这支水师已经划归盐铁监,负责盐税稽查。

    第二天,厉岩走后,柳寒依旧在房间里停了半天,换装之后才离开。

    茶马街是扬州最富庶的商业街,这条街道从头到位,有三十多家商铺,这些商铺全是盐号,可以这样说,如果一把大火烧了这条街,半个天下的晋人都吃不上盐。

    这条街上,看上人并不多,可无论行人还是伙计,每个的穿着都透着富庶,伙计一律青衣布袍,客商大多穿着绫罗绸缎,身后跟着的账房或伙计,也都穿得整整齐齐。

    广昌裕,在这条街上并不显眼,店面并不大,上门的客商也不多,看上去有点萧条,可这条街的掌柜和伙计都知道,这家商号背景深厚,财力雄厚。

    柳寒挑帘进去,一个眉清目秀的伙计迎上来,热情的问道:“客官来了。”

    柳寒轻轻嗯了声,伙计依旧很热情:“客官要什么?本店什么盐都有,您是要精盐还是粗盐,要多少?”

    二掌柜站在柜台后面,正对着账本拨弄算盘,很随意的抬头看了眼,正要接着算,忽然愣住了,又抬头看了眼,慌忙放下手中活,从柜台后面出来。

    “主子,您啥时候到的?”二掌柜向柳寒施礼,今天柳寒是原汁原味的真面目出现,二掌柜朱炽是瀚海商社派来的,自然认识他。

    这广昌裕是几家合股,但老实说,几个王爷要避嫌,百工坊从来只分红,不派人加入具体经营,甄娘经营青楼很拿手,可这商号嘛,还得看瀚海商社。

    “昨天到的,”柳寒神情轻松随意,朱炽连忙要请他到后院,柳寒摆摆手:“我来也就是看看,这里咱们也投了不少银子,就不到后面去了,店里坐一会就行,哦,甄娘今儿来吗?”

    朱炽还是将他让到里间,伙计见状赶紧上茶,朱炽接过茶杯看了眼,瞪了伙计一眼,吩咐道:“换今年的狮峰毛尖。”

    伙计连忙出去,朱炽才说:“回主子,现在生意一般,盐田这才开始生产,今年不过只产出一批,不过,咱们的工艺很好,比普通盐田高出五成,所以,今年产盐两万石,明年就要好些,今年的还能再收一茬,过了十月,天气变冷,盐田转入修整。”

    柳寒也不知道现在的制盐工艺,可看朱炽的神情,似乎很是满意,便含笑点头。

    “嗯,还不错,销路如何?”

    “虽然都卖了,可都是些小商人,多的买上十石二十石,少的也就三四石,而虞家的,一般都是三四百石,多的有两三千石,咱们的牌子还不响。”

    柳寒笑了笑,伙计将茶端来,这茶与刚才明显不同,刚进门便有股清清的茶香,柳寒点点头:“好茶!”

    朱炽也笑呵呵的解释:“主子,这是今年的狮峰茶,真正的狮峰,比进贡给宫里的还好。”

    “哦,”柳寒端起来看看,茶叶青翠,根根竖立,茶香也与其他不同,不似花香,也不似带着丝清幽和孤:“比宫里的还好?这是如何说的?”

    朱炽嘿嘿笑起来:“主人,我也没喝过宫里的狮峰,我也是听的,这茶今天还是第一次用,这是东家给的,说用来壮门脸的,规定,五百石以上,才用这茶招待。”

    “呵呵,”柳寒笑了:“这就过了,开门经商,来的都是客人,没有必要这样,再说了,门脸不是用好茶就行的。”

    朱炽赔笑着:“主子说的是。”

    正说着,又进来一个中年人,这中年人穿着粗布布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进来看到柳寒,便躬身施礼:“原来真是柳大家,见过东家。”

    “胡掌柜,咱们就别这么多礼了。”柳寒起身回礼,胡掌柜是甄娘委派的,柳寒派来的人也有几个,一个便是朱炽,另外几个在盐田上,负责盐田生产。

    “心里老是放不下,过来看看,没有其他意思,对了,甄娘在吗?”柳寒问道。

    “东家在宅子里,平时并不到店里来。”胡掌柜说道。

    柳寒喝了两口茶起身说:“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朱炽,你带路,我去甄娘那。”

    胡掌柜也不挽留,陪着他出门,在街上分手,朱炽则和一块,俩人边走边聊,朱炽有武徒修为,但天资有限,到了武徒中品后便很难进步,开始被派到护卫队,可他去申请当伙计,柳寒考察他后答应了,他从伙计开始,三年后便被派到分店当掌柜,回大晋时,他也跟着回来了。

    在路上,柳寒问了下百工坊的事,朱炽告诉他,百工坊从未到店里来。

    “很怪,他们也不派人,也不到店里来,完全放手,这,做生意没有这样的,真是奇怪。”朱炽很纳闷,总觉着这里面有什么不对。

    “人家有人家的作法,咱们就不管了。”柳寒说道,在派他们来之初,他是想让他们留意百工坊的,可老黄反对,老黄认为百工坊肯定有准备,倒不如不告诉他们,如此,就算他们被百工坊抓住了,百工坊从他们嘴里也榨不出什么东西,而他们不知道,心里也就坦然,平时也就不会露出破绽。

    俩人边走边说,出了茶马街,转了两条街,朱炽指着前面的院子告诉他那就是甄娘的住宅,柳寒看到后,便打发他回去,朱炽有些不舍的离开了。

    到了门口,这宅子看上去很普通,大门比起帝都来,气魄小多了,门上还有些陈旧,隔着院墙便能看到梅树的枝叶,此刻正是秋初,树枝上的绿叶正在凋零,看着有几分萧瑟。

    柳寒上去叫门,门开了,一个侍女装束的女子出现门口,看到柳寒忍不住有些惊喜。

    “柳大家!您,您什么时候到的?”

    侍女显然是百漪园带出来的,百漪园的女子都认识柳寒,这个一掷十万银,买下青衿的豪客。

    “昨儿刚到,甄娘在吗?”柳寒含笑问道。

    侍女小嘴一撅,佯装不满的说:“柳大家就记得妈妈,浑不知我们姐妹。”

    柳寒微怔,努力想了下,确认自己压根就不记得与眼前的女人有任何接触,便含笑道:“是,是,怪我,还请教小姐芳名?”

    侍女噗嗤一笑,那双娇媚的月牙眼,立时眯成一条缝,笑盈盈说:“柳大家眼里只有青衿姐姐,奴家庸脂俗粉,那入得了柳大家的眼。”

    柳寒呵呵干笑两声,正要开口,从里面出来个秀美的女子,那女子看看侍女和柳寒,秀眉微蹙,不悦的说:“在门口聊什么呢?仔细家主的家法,还不请客人进来。”

    侍女闻不害怕,冲柳寒做个鬼脸,才让开路,还故意给柳寒行了个礼:“柳大家里面请。”然后转身对那女子说:“还请姐姐通报家主,帝都柳姐夫来了。”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