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一件小事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娜并不是柳寒的妻子,严格的说,柳寒现在没有妻子,天娜三女随他从西域归来,身份乃胡女,大晋人骄傲,即便平民百姓也不能接受娶胡女为妻,更何况士子,柳寒若宣布天娜为妻,恐怕连秋戈都不会登他的门。

    青衿更不是他的妻子,甚至连妾室都不是,大晋律明文规定,纳妓为妾者,杖五十服役三年,丹娘菲儿四女,就更不行了。

    所以,柳寒现在法律上是未婚人士,中馈乏人。

    柳寒将内院的一切都交给了天娜,天娜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将府内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后院姐妹十分和谐,让柳寒可以全力处理外面的事。

    “现在修为进展如何?”柳寒松开天娜问道,这段时间,他几乎没上天娜三女这来,另外一个考虑便是让三女集中精力练功,上次天娜说快要破镜了,让柳寒惊喜不已。

    天娜闻喜滋滋的说道:“前天突破的,已经是八品了,美姬已经踏入五品上境界,正集中力量突击六品,米娅也突破了,进入四品了。”

    柳寒更加高兴:“好!不过,别只故着修炼内气,还要加强武技的修炼,另外,我教你们的战阵之术也要练,把这练好了,可以对付宗师级高手。”

    天娜郑重的点头,上次府里遇袭便充分证明了这战阵的强大,两个宗师高手居然没能杀散两个战阵,甚至没能重伤了其中一人。

    “我尽量抽时间帮帮你们。”柳寒说道,天娜更加高兴,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当年在月魄殿,柳寒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他的修为见识极高,而且他的功法很怪,走的几乎是纯阳的路子,与走纯阴路子的月魄殿功法有互补之效。

    度支曹没有多少事,延平郡王的那封信发出去后,依旧没有多少人响应,只有少数几个人来还债了,延平郡王对此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等待。

    虽然怀疑封起来的账册中有蹊跷,但柳寒依旧没有建议延平郡王查账,甚至连暗示都没有,不过,延平郡王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他从王府调了三组高手到度支曹,这三组人没有其他事,轮班守在库房门口。

    “王爷是聪明人啊!”柳寒看到库房那边说道对彭余说道,彭余不懂,眉头紧皱,十分不解的看看那边,然后看着柳寒,柳寒也不解释,带着他们继续巡逻,他只要到度支曹来,便要与士兵在曹内巡逻一次。

    延平郡王今天并不在曹内,丞相府派来的协作的阎智也没有来,只有王洵和几个小官守在衙内,几个人都无精打采,桌上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看到柳寒带队过去,王洵忍不住叹口气。

    几个小官听到王洵的叹息,互相交换个眼色,其中一个小官陪着笑问道:“大人怎么啦?”

    王洵苦笑下摇摇头,小官笑道:“大人何必忧心,该来的,迟早都要来。”

    王洵叹道:“唉,你们不懂,你们不懂。”

    小官笑了笑:“卑职明白,其实事情明摆着,还是那句话,该来的,迟早要来。”

    王洵苦笑下,摇头叹息,小官接着说:“您看那位柳队正,隔三岔五来一趟,人家多逍遥,那象我们,整天死盯在这,人家心里清楚得很,不到最后,咱们就得闲着。”

    “唉!”王洵苦笑,其实参与追债的度支曹官员心里非常清楚,一旦展开追债,就是一场大风暴,朝野内外,鸡犬不宁。

    柳寒在一天之后便又消失,对这种事情,张梅和左兰都已经习以为常,俞美觉着有些纳闷,向张梅打听,张梅照例告诉她是出去作生意了。看着张梅深信不疑的样,俞美只好将疑问藏在心里。

    那天柳寒没有留意,俞美其实还有点小伤,这伤也不是在飞燕门战斗中负的伤,而是在戏班负伤的,简单的说,有几个地痞在看节目时想要调戏戏本的女演员,双方打起来,她在这次拼斗中负伤。

    张梅发现之后,便没有安排俞美做事,尽管俞美一再说明没事,可张梅依旧要这样。

    俞美休息了两天,这两天里,柳寒一直不见踪影,张梅和左兰教她泡茶,带她到染坊去看如何染布,教她如何作糕点,让她在边上看如何接待客人。

    两天下来,俞美觉着伤好了,便向张梅要求上岗,张梅让她先在茶馆作,左兰在边上帮忙,至于染坊那边,要有所变化的话,得和范家嫂子商议。

    范家嫂子倒没这么多心,很爽快的提议让俞美到染坊干活,张梅觉着先这样,等柳寒回来再说。

    “你家男人又出去了,唉,整天东奔西跑,其实染坊就已经够咱们开销了。”范家嫂子叹息道。

    “唉,我也没办法,他们男人就是心大,总想着多赚点钱。”张梅也无可奈何的应道。

    “多赚点钱也没什么不好。”俞美在边上说道:“走江湖卖艺,不都是为了钱吗。”

    张梅微愣,随后点点头,看着范家嫂子说:“咱们小门小户,多赚钱,不都是”

    正说着,门外进来两条汉子,张梅一眼便认出是城隍五鬼中牛四爷的手下,连忙迎上去。

    “吴爷,今儿有空上我这小店喝茶。”

    “喝茶!”吴爷笑了笑:“今儿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以后每月的月例银改为七两银子,今天第一次。”

    “七两!”张梅不由惊叫起来,随即哀求道:“吴爷,我这小店,每月也只能挣六七两银子。”

    “你们不是还有个染坊吗,每月有十几两银子进账,算下来,每月还有七八两银子。”吴爷冷笑道,范家嫂子眉头微皱:“吴爷,染坊可还有我家的份子。”

    “不管那家,这里是我五虎帮的地盘,就得给我五虎帮上税。”吴爷傲慢的说道。

    “你!”范家嫂子有些生气,吴爷冷笑道:“我知道范爷现在在城卫军,但规矩便是规矩,你们就涨了二两银子,已经是看在范爷的面子上了。”

    张梅有点着急了,家里现在刚刚宽裕点,这一涨价,日子又要紧巴巴的了,而家里又添了人,每月就剩不下多少,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便经不起。

    “你们怎么能这样!”俞美柳眉倒竖,愤怒的叫道:“当我们好欺负!”

    “呵,小娘们!”吴爷冷笑着打量俞美,冲张梅阴恻恻的问道:“是你们店里的人?!这样不开眼,得好好教教!”

    俞美紧咬下唇,这要换以前,她恐怕就拔剑相向了,可跑了这么长时间江湖,也知道江湖凶险,她那点修为根本不值当。

    张梅也不知该如何处置,犹豫下说:“我当家的不在,改天你们再来。”

    “改天!”吴爷冷笑着,在桌上猛拍一掌:“少废话,爷们陪你们说了这么久,你当爷们没事,陪你们闲聊!少废话,拿钱吧!”

    张梅犹豫下,想着柳寒说过不要惹麻烦,便准备掏银子,柜台上没这么多银子,张梅说去取银子便到后院去了,左兰轻轻叹口气,倒了杯茶端到吴爷面前。

    “吴爷,请喝茶。”

    左兰放下茶杯正要退下,吴爷一把抓住她的手,左兰骤遇意外,不由惊叫起来,俞美大怒,上前一步,拍向吴爷的肩头,吴爷身后那年青人出手架开。

    俞美心中一凛,这年青人的身手不弱,刚才那一下,让她半条胳膊都发麻。

    “小娘们!越发水灵了,我瞅瞅。”吴爷对俞美视若未见,依旧握着左兰的手,不住摩挲,左兰使劲的挣扎,可她那挣得过吴爷,脸蛋涨得通红。

    “吴爷,江湖上可没这样的,牛四爷以前可没这规矩!”范家嫂子冷冷的说道。

    吴爷冷笑一声,依旧抓着左兰的手没放,还故意使劲往怀里拉,左兰被迫向前倾,吴爷冷冷的看着范家嫂子说:“范家的,好让你知晓,四爷将这一块交给我了,这一块现在爷们说了算!”

    说着低下头,将左兰的手抬起来,在鼻端嗅了嗅:“香,真他娘的香,难怪当初姓柳的肯出两百两银子,就这小手,就值两百两!”

    “啪!”

    俞美痛呼一声,连退三步,手臂便垂下来,显然已经受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干什么!住手!”范家嫂子连声叫道,这时张梅取了银子出来,一见之下,大惊失色,连忙过去,先护住俞美,举掌与年青人战成一团。

    俞美靠在柜台边上,不住喘息,她非常紧张,张梅的修为比她还弱,连她都败了,张梅岂是那年青人的对手。

    没成想,张梅掌影翻飞,居然将年青人逼得连连后退,这让她惊讶万分。

    “着!”

    张梅娇斥一声,那年青人暴喝一声,踉跄后退,吴爷脸色陡变,松开左兰站起来,略微惊讶的望着张梅,冷冷的说:“好啊,难怪,原来这小小茶楼居然还藏着个高手!说不得,咱们得比划比划。”

    虽然击退年青人,张梅就觉着内息翻滚,略微有些喘息,她迅速平息内息,抬头看着吴爷。(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