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善后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轰!”

    剑光四射,血雨落下,转眼间,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变成了碎肉块,每块肉大小均匀,常猛怒目圆睁的脑袋变得粉碎。

    “轰!”“轰!”“轰!”

    地上出现一个大坑,长剑横扫,碎肉块被扫进坑内。长剑再度横扫,大坑被填平,地面再度变得平整,只是空气中多了一层血腥。

    柳寒看了看地面,感到没什么痕迹,转身离去,到了城边,顺手将手中长剑抛进护城河,而后跃上城墙,悄没声的溜回客店。

    回到房间后,柳寒没有点灯,摸黑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换下,也没睡觉,而是盘膝坐下,很快进入调息状态。

    常猛身死,尽管他毁尸灭迹,可究竟能不能瞒过,现在还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常猛被那人放在落马水寨,肯定有目的,现在他死了,就算那人找不到,失踪了,以那人多疑的性格,一定会派人过来调查,要是派来的是当年那人,以那家伙的敏锐,说不定能查出点线索,至少,毁尸灭迹做得不干净。

    柳寒心思不住转动,思考着常猛死后的带来的各种变化,除了惊动那人外,还有这彭城的局势。

    彭城局势今后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落马水寨上下被激怒,倾其所有要剿灭;其二是,与快刀堂和飞燕堂讲和,尽快平息彭城局势,如此可稳定彭城,断了漕帮反攻的希望,甚至可以裹胁快刀堂和飞燕门南下,联合淮扬会,再从漕帮手中夺下一块利益。

    常猛的死,对帝都的影响暂时还看不出来,他应该赶紧到帝都,脱离这危险之地。

    天亮了,柳寒一直等到日上三杆才施施然出门,这次出来,他换了身装束,变成了一个书生,手拿折扇,腰挂细剑。

    在城里绕了一圈,他还特意去了落马水寨暗舵外看了下,这落马水寨名义上是暗舵,实际上谁都知道,落马水寨根本没想掩饰。

    柳寒在暗舵对面的茶楼坐了半个上午,暗舵里没有一点警戒,里面的人都很悠闲,没有一点紧张,那模样跟常猛还在里面没有丝毫区别。

    “看来,这常猛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柳寒想明白后,便不由笑了,又待了会,便叫过小二算账,然后下楼,施施然朝城南去。

    走了段路,柳寒又拐进了条小巷,转过一道弯,柳寒站住了,过了会,一阵脚步声响起,两个小各自追过来,转过弯,看到柳寒好整以暇的站在那。

    两个家伙愣住了,柳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俩人整整衣衫,装作没事似的,绕过柳寒要走。

    “这就要走啊。”柳寒开口道。

    俩人愣了下,以他们的见识,他们不找这穷酸书生的麻烦就算好了,这穷酸居然还不依不饶,看上去是要找他们的麻烦。

    “怎么着,穷酸,还有啥事?”左边脸上有还块灰的家伙有些不服气,挑衅似的看着柳寒,似乎要压住柳寒的气势。

    柳寒什么都没说,淡淡一笑,那汉子眼前一花,剑尖便抵在他咽喉,那汉子愣住了,双腿一软就要跪下,柳寒剑尖轻轻一抬,那家伙便跪不下去。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柳寒忽然拉下脸来。

    “小的,小的,”边上那汉子还要稍微矮点,连忙说道:“没,没敢跟着大侠,真没敢跟着大侠。”

    “放屁!”柳寒骂道,手上微加半点力,剑尖刺破了脸上灰烬的皮肤,脸上灰烬吓得脸色惨白:“你们跟了老子三条街了,还没跟,说,你们是作什么的?!”

    “小的,小的,”矮个小子连忙说:“小的是神手帮的,看到大侠腰间鼓鼓囊囊的,想来弄一票,小的该死!小的该死!以后再也不敢了!”

    “神手帮?!”柳寒微微一怔,这就是个小偷组成的帮派,就算快刀堂飞燕堂这样的帮派也不会将他们看在眼里。

    “是,是,是,”小个子连连点头:“我们老大是城东头的狗爷。”

    柳寒眉头微皱:“你们知道快刀堂和飞燕堂上那去了吗?”

    小个子先是愣了下,柳寒冷冷的盯着他,小个子在街面上混,最是会察言观色,小个子背上寒气直冒,知道一言不对,立马便有杀身之祸,连忙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跑那去了。”

    柳寒手上一紧,剑尖又进去半分,血渗出来,灰烬汉子脸色扭曲,不敢开口,连连给小个子使眼色,小个子连忙说:“不过,我知道他们的一个暗舵,就在六槐街的香烛店,里面有三个人,都是快刀堂的人。”

    柳寒微微点头,收剑问了两个家伙的名字,然后说:“你们的名字已经知道了,如果我发现你们骗我,就别怪我手辣。”

    俩人将心放进肚子,连连点头,柳寒又问了几句落马水寨的事,没成想,一下挑动了俩人的伤心事,七嘴八舌的倒起苦水来。

    “这帮水匪,一来便改了规矩,咱们神手帮在这快快活活的,这帮水匪眼红了,以前快刀堂和飞燕堂在,都没管过咱们,可这帮孙子,一来便要咱们听他们的,每月都要上交银子。。”

    “这伙水匪到彭城后,肥羊少多了,这帮孙子还每月催钱,这不是要咱们兄弟的命吗!”

    “听说漕帮的好汉退到扬州去了,不管咱们了,这日子不好接下来可怎么好!”

    柳寒心中一笑,没有理会俩人,将俩人赶走,自己则向相反方向走了。

    六槐街并不远,柳寒很快赶到,街角的香烛店并不大,掌柜的看上去有三十多岁,颌下有短短的胡须,两个伙计看着倒挺精干,柳寒施施然进来。

    “客官,您要点什么?”正在擦洗柜台的伙计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过来招呼,掌柜的抬眼看了柳寒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便又低下头,继续打自己的算盘。

    “我要找飞燕堂的张梅张女侠,不知贵店知道她在哪?”

    这话一出口,店里的气氛立时变了,掌柜的神情微变,两个伙计警惕的看着柳寒,一个伙计赶紧关上店门。

    “这位客官如何称呼?我们都是本份生意人,不。”

    掌柜的话还没说完,柳寒便打断他:“废话少说,既然已经找到你们这里,就别说废话,免得弱了咱们快刀堂的名头。”

    掌柜的眉头依旧紧皱,小心的说:“阁下面生,快刀堂里好像没见过。”

    “当然没见过,我和张强张兄是朋友,几个月前,我们在离石分手,张兄没和你说过?对了,你没见过飞燕堂的俞美俞女侠,还有蔡勇蔡老弟?”

    掌柜的上下打量下柳寒,试探着问:“你是,柳漠柳大侠?”

    “大侠不敢当,正是柳某。”柳寒含笑说道,掌柜的松了口气,两个伙计也放松了警惕。

    掌柜的拱手见礼:“柳兄,咱们的人都退到城外去了,张兄弟临走前来吩咐过,如果,柳兄找来,请柳兄到城南的小杆镇,飞燕堂也退到城南,不过,她们退到城南的仙师观,那是所女观,只是,您要找的张梅张女侠是不是在那,我不知道。”

    柳寒微微点头:“多谢,我就不去小杆镇了,你可转告张兄,我已经来过,不过,我另有要事,就不多耽误了,若他有事,可在三日内到仙师观找我,三日过后,我可能就走了。”

    掌柜的有些意外,连忙问道:“柳先生这是要上那?”

    “这你就不要问了。”柳寒冷声道:“我到过这里的消息不要传出去,就算告诉张兄,也只告诉他一人。”

    掌柜的见柳寒神情严肃,不敢再问,不住点头,柳寒看看三人,心里略微琢磨想了想,转身便出来了。

    伙计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解的问掌柜的:“这就是张师兄说的那柳漠,这家伙胆挺大,就敢这样在城里晃荡。”

    掌柜的瞪了他一眼:“柳大侠到过这里的事,你们就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能说!明白吗!”

    两个伙计连忙答应,掌柜的生怕俩人年青不知厉害,语气又加了三分严厉:“听清楚没有,如果谁违反,以堂规处置!”

    两个伙计凛然答应,俩人各自忙自己的去了,掌柜的看着俩人轻轻叹口气,这两兄弟江湖经验还是浅了,这人明显要执行什么秘密任务,接触这样的人非常危险,为了保密,杀人灭口常见。

    柳寒还真存了这个心思,可出门之后,他便改了主意。

    常猛已经死了,那人势必要派人来,若同时再死这两个,这未免太巧合了,以那人的心思,势必要沿着这条线索追下来,很可能追到自己身上,倒不如留着这暗舵,让那人查。

    多思者,必定多疑,让那家伙猜去吧。

    柳寒没有立刻去仙师观,而是在城里逛了几处,在彭城有名的观湖楼看了半天风景,吟了几首诗,才施施然回到客栈,吃过晚饭便纳头便睡,第二天一大早便结账走人。

    出城之前,他到城南边的市场上买了头毛驴,骑着便出了南门,他的装束打扮行为与彭城常见的读书人没有两样。

    仙师观离城不算很远,在城外的草山,草山并不高,比起帝都周边的山来说,这也就只能算是个小山丘,仙师观便在草山山上,这仙师观还是所女观,供的是紫薇夫人,在本地的名气不算大,香火不旺。

    柳寒出了南门,没走多远,便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他微微皱眉,看到路边有个小树林,便骑着毛驴进去了,那尾巴也跟进来了。

    “你跟着我干啥?”柳寒站在驴子边,轻轻抚摸驴头,让驴安静下来。

    那人带着斗笠,斗笠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身材魁梧,腰上挂着把刀。

    那人摘下斗笠看着柳寒,柳寒忍不住笑了。

    ...  (..)(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