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分道扬镳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没等柳寒看明白,廖飞左手拔剑,长剑发出尖厉的啸声,一道黑龙自剑尖生起,咆哮着卷向柳寒,柳寒眉头微皱,同样拿起筷子,朝着黑龙头部轻轻一点。

    筷子很细很小,在黑龙庞大的头部面前,就像一个小不点站在疯狂奔来的大象面前,举起他细小的胳膊要阻挡大象。

    对比是如此强烈,让人难以相信。

    可细小的筷子,就像一根针,钉在在黑龙的头部,黑龙挣扎着,咆哮着,可那双筷子是那样稳定,那样可怕,无论黑龙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黑龙猛地昂首咆哮,而后迅速回卷,柳寒略微惊讶,那一瞬间,他觉着局面已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上,可没想到廖飞还真有几分本事,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脱身而出。

    廖飞完全没有挫败感,两眼放光,兴奋不已的盯着,跃跃欲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战意。

    柳寒眉头紧皱,心里很是无奈,刚才的剑势虽然看上去气势迫人,可剑势中蕴含的杀意并不浓,所以他也就没趁势追杀。

    可这廖飞居然不知进退还要打,而且斗志还高涨起来。

    满天黑光扬起,织成一张大网,遮断了天空,隔绝了阳光,罩向柳寒。

    黑云翻腾,滚滚而来,秦晚晴温晚云被逼得连连后退,很快便退到窗户边,脸色无比苍白。

    黑云之中忽然生起一点亮光,就象在漆黑的夜空下,有人划燃一根火绒,点燃火把,火光很微弱,却很坚强,微弱的光线划破了黑云,黑云拼命向下压,要熄灭这微弱的光线。

    火光坚强的燃烧着,眨眼间便长成熊熊大火,房间照得通亮,黑色乌云迅速退去,刹那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廖飞脸色苍白,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原本黑得发亮的剑,现在变得暗淡无光,就像蜕去羽毛的苍鹰,再也找不到一丝神采。

    只有眼色还是亮,越发明亮。

    “不错”柳寒赞赏的看着廖飞,这个年青人才二十多岁便已经看到宗师门槛了,赶得上柳铁的修为了。

    大晋真是人才济济,随随便便冒出个年青人便有武师巅峰修为。

    “我打不过你。”廖飞有些丧气,将剑重新背到背上,柳寒早就注意到他是左撇子,别人的剑都是从右向左,而他正好相反。

    “我在你这个年纪时,比你差远了。”柳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将筷子放下,随着这个动作,廖飞身上庞大的压力立时烟消云散。

    廖飞的神情轻松了几分,看看四周,他的沮丧更深了,柳寒的劲气一直锁定着他,没有一丝外泄,整个房间的其他东西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深深的看了柳寒一眼,穿窗而出,随即消失在大街上。

    柳寒看看凌乱的房间,忍不住叹口气,食欲顿消,招呼小二上来,老半天掌柜才战战兢兢的上来,柳寒让他结账。

    “这些东西可不是我损坏的,可不能由我来赔。”柳寒似笑非笑的说道。

    掌柜稍稍稳定下情绪,陪笑道:“不敢劳客官破费,施公子已经给过银子了。”

    柳寒稍稍有些意外,掌柜连忙解释:“施公子他们每次这样后,都要给银子的,这上面倒从未有过差错。”

    柳寒闻言对施漳三人的稍稍有了点改观,这三个家伙看来还不算很坏,否则他倒不介意去找找他们的麻烦。

    “两位女侠的菜还没上,不知。”掌柜的犹豫下问秦温二女。

    “算了,我们换个地方。”温晚云快言快语,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她实在提不起胃口。

    从酒楼出来,柳寒先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盯着他们,便问秦温两女要上那。

    此时,两女看柳寒的神情与以前大不相同,无论斗笠客还是廖飞,修为都远远高于她们,俩人想起来都有些后怕,若再遇上这样的人,恐怕她们到不了任城。

    “多谢柳先生仗义相助,”秦晚晴冲柳抱拳寒施礼,柳寒淡淡一笑,秦晚晴接着说:“柳兄这等修为,该为江湖正义出一把力。”

    秦晚晴言语中有招揽之意,柳寒露出一丝淡淡的讥笑:“江湖正义漕帮就是江湖正义他们作了什么走私贩私,欺行霸市,这也算正义你们啊,动动你们美丽的脑袋想想,别人家说什么便是什么。”

    “落马水寨就是一帮水匪,漕帮行侠仗义,不帮他们难道还要帮落马水寨”温晚云争辩道。

    “他们不过五十步百步之别,其实都是一丘之貉。”柳寒说道:“你们完全可以站在岸边看风景,谁死谁活都行。”

    “这怎么能行,”温晚云秀目圆睁,很是惊讶,又有些不满,要不是先前柳寒给她们解围,恐怕已经拂袖而去,倒是秦晚晴露出思索的神情。

    柳寒又朝周围看看,然后说道:“刚才那三人乃此地门阀之子,有权有势,你们最好尽快离开此地,不要在这里逗留。”

    说完之后,他转身便走。

    “哎”温晚云正要叫住他,秦晚晴拉住她,冲她摇摇头,温晚云有些疑惑,秦晚晴看着柳寒的背影说:“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更何况,他是商人,那懂江湖道义。”

    温晚云惋惜的看着远处的柳寒,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可惜了,他的修为真的好高,师姐,你说他有宗师修为没有”

    秦晚晴露出深深的羡慕,良久才惋惜的叹口气。

    柳寒没有立刻离开潞县,而是找了家客栈住了一晚,他以为会出点什么事,这样他便有理由将这里发生的事彻底解决了,可惜,他等待的人不解风情,一晚上都没动静,让他好生失望。

    第二天,他依旧在城里雇了辆马车,他没有往任城去,而是向东南方的谯县。

    落马湖很大,南到徐州,北到兖州,东靠青州,西邻豫州,方圆数千里,湖中岛屿数百,大小不一,大的可住数千人,小的仅为方寸之地。

    落马水寨便设在落马湖最大岛神女岛,神女岛相传昔日落马湖有恶蛟兴风作浪,周边百姓多受其害,惊动天庭,神女自天而降,与恶蛟一番恶战,将镇于湖中,自己化作一岛,从此落马湖风平浪静,再无蛟害,百姓将此岛名为神女岛,在岛上为其设观,名为湖神娘娘。

    神女岛很大,方圆有数十里,岛的北面有神女山,湖神娘娘观便在山顶;南面则是一串起伏的丘陵,岛上有岛民上万人,均以打渔为生。

    落马水寨其实不是寨,整个神女岛都可以看作落马水寨,整个神女岛有大小码头七八个,主要集中在岛的南端,沿着岛上唯一的镇子分布。

    镇子没有名字,周围的渔民过路的商船都顺口叫落马镇,镇南端的市场是岛上最热闹的地方,落马湖盛产白鱼、螃蟹和湖珠,来自各地的行商都聚集在这里交易。

    在最后一丝晚霞消散后,萧雨和柳铁的船在岛北的一个小码头靠岸,俩人悄悄登上神女岛。

    尽管柳寒提醒了,漕帮可能已经猜到风雨楼和落马水寨结盟,但萧雨还是没有公开走任城,而是在东边的谯县下的一个小镇找了条船,只和柳铁一块到岛上。

    柳铁现在化妆成黄脸汉子,将鼻子稍稍垫了下,变得有些高,额头上添了道刀疤,简单的改变后,整个人都看上去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俩人没有去市场,而是悄悄的进了镇北的一个小酒楼,这家小酒楼看上去不引人注目,比不上镇南的飘香楼,那里到现在还喧嚣热闹,而这里已经冷清下来,除了在柜台边上打瞌睡的小二外,再没有其他人。

    小二有气无力的将萧雨他们请进店里,这店很小,没有雅间,不过,在萧雨出示了何东信牌后,小二立时变得热情并谨慎起来,将他们请到后院,然后报告了掌柜。

    这个不起眼的小店是落马水寨的暗舵,神女岛是落马水寨的总舵,但岛上鱼龙混杂,安全问题尤其重要,何东很聪明的设计了两套系统,明面上,落马水寨的总舵便在神女山脚下,分寨在南面的丘陵,各地客商有什么问题可以到镇里的公所解决,那里也是落马水寨的人。

    但暗地里,岛上还有几个暗桩,这几个暗桩由何东常猛亲自掌握,就像朝廷的内卫一样。

    整个神女岛就象个**王国,朝廷的税官上不了岛,官军上不了岛,落马水寨制定这里的一切规则。

    掌柜的匆匆进来,萧雨告诉他,他要见何东,请他尽快通报,他明天便要离岛。

    掌柜的离开后,小二将酒菜送上来。

    和萧雨一块上岛的,除了柳铁外,另外还有个汉子,萧雨给柳铁介绍,叫回旋镖杨烁,从名字上便知道,这人擅使暗器。杨烁看上去很普通,丢人堆里便认不出,不过,柳铁在路上便注意到,他的手很灵活,便知道他在暗器上的造诣不凡。

    “这里是他们的暗桩,先吃吧,这里的烤白鱼很有名,柳,,吴兄弟先尝尝。”

    萧雨指着桌上的烤白鱼,白鱼是落马湖特产,鱼肉细腻少刺,异常鲜美,畅销各地。

    白鱼并不大,比起黄河鲤鱼来要小多了,在长长的瓷盘里,外黄内嫩,酱汁淋在上面,葱花切得细细的,撒在上面,让人食欲大振。

    萧雨对柳铁很客气,柳寒也没客气,提起筷子便夹,一块子下去,半条白鱼便没了,萧雨含笑看着,夹了一小块,在上面的酱汁上沾了下,才进嘴慢慢咀嚼。

    柳铁没有在意,随意的嚼了几下便咽下,喝了口酒,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大哥说得对,是很好,大哥以前来过”

    萧雨淡淡的笑了笑:“这白鱼是这里的特产,不但这神女岛,落马湖周围的渔民都会,就说这,水平算一般,真正好的,这鱼,外面要黄,脆,里面要嫩,更重要的是这酱汁,酱汁不能太浓,要鲜。”

    柳铁没明白,可也没想细问,随意的点下头,又夹起块鱼肉,在酱汁上沾了下,才扔进嘴里,学着萧雨的样,慢慢咀嚼,可也没感觉到什么。

    萧雨看出来了,忍不住在心里摇头,这西北大汉,吃的大块牛羊肉,喝的大碗烧刀子,怎么体会得到中原饮食的细腻。

    杨烁一直没说话,只是慢慢的喝酒吃菜,柳铁其实也不擅长言谈,三人很快便不再说话,风卷残云般,很快将桌上的饭菜扫荡一空。

    酒足饭饱后,何东还没来,萧雨有些纳闷,掌柜的进来了,告诉萧雨,消息已经报上去了,上面回话说,何大掌柜的有客,暂时来不了,让他先安排他们住下。

    “知道是谁吗”萧雨没有纠缠发火,随意的问道。

    掌柜的摇摇头:“总舵里的事,我不清楚,我这里只负责上报,没有允许不许到总舵,说实话,我已经五年已经进总舵了。”

    掌柜的说着露出个苦笑,掌柜有五十来岁,皮肤黝黑,眼睛有些浑浊,土黄色的袍服下露出的手臂干瘦,青筋纠葛,看着便知道,是一双长期操劳的手。

    萧雨沉默了会点点头,让掌柜的带路,掌柜的没将他们安排到客栈,而是就在小店里,找了个空房给他们。

    掌柜的很有眼色,送了茶后便没再出现,杨烁随即也出去了,然后便没再进来,柳铁找了角落,盘膝坐下,萧雨躺在土炕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